第028章 玉面神君,轻生闯秘道

上一章:第027章 求火羽箭,重赴墨礁岛 下一章:第029章 夫妻联手,击败钓魂叟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赫青花大声道:“好家伙,你神通越来越大了,这把火你是怎么放的?”

东方白道:“说穿了一钱不值,前七八天,我逃脱了钓魂叟的追踪之际,故意让他知道我们相会的时间地点,钓魂叟这,以为得了大密,到了至尊宫中,立即献计,不令武林中知道他已在至尊宫,已作一网打尽之算。”

赫青花道:“妙哇!”

东方白又道:“我却在这几天中,到处搜买炸药硫磺火硝等物,堆在附近,今日他们一出动,我便将之搬到了至尊宫中,一晃火摺子,便自成事了!”

赫青花道:“你事情是做得好了,只是还有一件不对。”

东方白笑道:“可是我下手迟了一步,你们便身遭不幸,或是六指琴魔不回来,我反而弄巧成拙,害了你们的性命吗?”

谭升道:“都不是,这两个可能,都可以预先料得到,而是你这一把火,却害了一个好人。”

东方白一笑,道:“谭兄,你当我是何等样人!”

谭升立即会意,道:“东方兄,黄心直已经被你,救出来了吗?”

东方白又点头道:“自然!”

吕麟等人,一听得黄心直并未在至尊宫中罹难,心中尽皆高兴不已,赫青花道:“那你已得了火弦弓了?”

东方白道:“没有,我正要问你们,火羽箭可得了吗?”

吕麟道:“也没有,火羽箭还在唐古拉山的魔宫宝库之中。”

东方白一听,不禁呆了半晌,植:“那是怎么一回事?”

吕麟自怀中,取出了那张天孙上人的遗书,递给了东方白,东方白接过来看了一遍,才明白其中的道理,立即道:“你们且跟我来,看可有什么人,能说服黄心直,令他交出火弦弓来,这七枝火羽箭,包在我的身上!”

七煞神君道:“这是什么话?”

吕麟也道:“师傅,你不必去,我去。”

东方白先向谭升,后向吕麟,各自望了半晌,突然大笑道:“你们两人,已经都得了要得的,这一件,难道还不让给我吗?”

东方白一说出这样的两句话,谭升和吕麟两人,不禁无话可说。

东方白话中,虽未明言,但是他们两人,却全都听出了他话中无限心酸之意,那是指二十多年前,他苦恋赫青花,但是赫青花却投入了谭升的怀中,而二十多年后,他恋上了谭月华,结果却又是一场闭而言!

赫青花道:“东方兄,你恨我吗?”

东方白淡然一笑,道:“只要你不阻我去取火羽箭,我恨你作甚!”

吕麟还想再说什么,谭月华向他使了一个眼色,吕麟心知谭月华另有用意,便即住壁不言。当时,至尊宫附近,仍是乱哄哄地,也根本没有人注意他们七个人,就在不远处。

他们七人,又看了片刻,才由东方白带路,向外面走去。

走出了两三里,来到了一个山谷中,迳向一个山洞口子上走去,那山洞口上,有一块老大的石挡着,东方白来到大石旁边,双手一掀,将那块大石,掀了开去,大石才一推开,一条人影,自洞内飞掠而出,势子之快,无以复加!

若不是赫青花眼快手快,又恰好拦住了去路,一伸手将之抓住的话,只怕虽然有七个人围在洞口,仍不免被他走脱!众人就着月色,定睛看时,只见被赫青花抓住的那人,正是黄心直!

黄心直满面惶急之色,道:“快放了我吧!”

谭升道:“心直,你放心,我们自然不会来害你的。”

黄心直右手,紧紧地按在胸前,道:“那火弦弓,我……不能给你们。”

众人一见他的情形,便知道火弦弓就在他的怀中!若论此际的情形,任何一个人,只要一伸手,便可以将火弦弓夺了过来的。可是,他们也都知道,如果将火弦弓从黄心直身上,硬夺了过来,黄心直固然是不会反抗,但是他心中,却必然痛苦之极!东方白等人,都受过黄心直的救命之德,此际要他们出诸硬抢一途,却是谁也不肯下手的!

谭升道:“心直,我们只不过要和你讲几句话,你不给也不要紧的。”

黄心直似信非信,道:“谭前辈,你要和我说些什么?”

赫青花叹了一口气,手一松,道:“我们不必多费时间了,让他自己去罢!”

赫青花原是看出就算自己说得唇乾舌焦,黄心直也断然不肯交出火弦弓昀,是以才如此说法。她将手松开之后,黄心直却不逸去。

谭升想了一想,道:“心直,我有一件事要问问你。”

黄心直忙道:“谭前辈只管说。”

谭升道:“我为你取这个名字的缘由,你可记得不记得?”

黄心直点了点头,道:“我自然没世不忘,那时,我在鬼宫之中,身为鬼奴,人人都瞧不起我,但只有谭姑娘、吕公子,将我当作朋友,东方大侠和谭前辈,也一样看重我,所以才为我取了这个名字。”黄心直的那一番话,讲得极其诚恳。

谭升背负双手,踱了几步,道:“原来你还记得,我为你取这个名字,便是看出你心地耿直,绝非奸邪之徒的缘故。”

黄心直又道:“我知道。”

韩玉霞在一旁大声叫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肯将火弦弓给我们?”

黄心直转过身来,向着韩玉霞,怯生生地道:“韩姑娘,难道一个人……和自己的生身之父作对,便算是心直了吗?”

这一句话,问得韩玉霞睁大了眼睛,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东方白沈声道:“心直,需知你父亲乃是十恶不赦的武林大毒!”

黄心直道:“这我早就知道了,但不论怎样,他总是我的生身之父,火弦弓在我身上,我不能抬你们,不能给!”他讲完了那几句话之后,便紧紧地抿着嘴唇,不再出声。?东方白等几个人,面面相觑,呆了一会,谭升道:“既然如此,令尊正在至尊宫的废墟之中找你,你快点去吧!”

黄心直的面上,露出了大是不信的神色,犹豫了一下,道:“各位……肯就这样……放我走了?”

东方白一声长笑,道:“心直,你这话可说得不对了,我们与你,非但无仇无怨,而且还多蒙你数次相救,你既不愿,我们自然不会强人所难!”

黄心直咧开了阔嘴,面上现出了一个极其丑陋,但却也极其真诚的笑容来,道:“我知道,你们几位,全是好人……”

他讲到此处,忽然叹了一口气,住壁不言,只见他身形连晃之间,便已经转过了山角,踪影不见了。众人望着黄心直的背影,俱都半晌不语。直到黄心直看不见了,韩玉霞才急道:“谭伯伯,那我们怎么办?”

谭升沈吟道:“如今,我也想不出办法来,但是我想终有办法的。连七枝火羽箭,这样湮没已有数百年的东西,几经波折,如今也有了肯定的下落,何况火弦弓就在他的身上!”

众人都点了点头,赫青花道:“那我们只有先将火羽箭取到手中再说了!”

东方白双手一伸,道:“取火羽箭,与你们众人无干,是我的事。”

七煞神君谭升道:“东方兄,纵使是你的事,我们大家难道不能一齐到唐古拉山去走一遭吗?”

东方白发出一声长笑,道:“那当然可以,但到峙,却又不得再有异议!”

谭升和赫青化两人,含糊地答应了一声。

东方白道:“我们这样一闹,六指琴魔也断然不会不知道是我们这几个人所干的事。如今他气候已成,眼线广布,我们动身前往西域,总难免显露行迹,其余人来伏击,我们当然不怕,但如果那贼子自己亲自追来,却也是麻烦!”

吕麟忙道:“师傅,我们可以化装了上路,在路上,诈作不识。”

东方白道:“我也正是此意。”

当下众人又商量了几句,便离开了那个山谷,来到了附近的一个镇上,谭升、赫青花两人,扮着了大商家夫妇,韩玉霞扮成了丫头。而东方白则扮成落第书生,游山玩水,谭翼飞扮成他的书仆。吕麟和谭月华两人,则扮成一双少年夫妻,远出投亲。

一共是七个人,分成了三起,虽然一齐上路,但是在路上却并不交谈,到了晚上,投宿之际,也是各睡各的客店。

这样走法,一路行来,果然瞒过了六指琴魔,广比天下的眼线,直到出了川康,已经踏进了西域,沿途荒凉之极,人迹罕至,七人才各自恢复了原来的面目,日夜兼程赶路。

前后算来,足足在路上经过了三十七天,才到了唐古拉山之中。

众人一到了唐古拉山后,心情不禁十分紧张起来。

因为魔龙赫熹所设的四十九煞,通天道,在武林之中,大是有名,人人皆知道,在通天道的尽头,那宝库之中,藏有不少学武之士,梦寐以求的宝物,而且可以任取无妨。

可是,多少年来,却绝无一人,敢于轻易地来试上一试!

那并不是说,武林中人,并没有人想得到宝库中的宝物。

而且,如果能够通过了那四十九煞通天道的话,就算取不到宝库中的宝物,其人也必然声名大噪,成为武林之中,人人所敬仰的人物。

这一切,当然是为了人人都知道魔龙赫熹之能,人人皆知,那四十九煞通天道,既然曾经他悉心布置,自然是非同小鄙。宝物再可爱,总是生命要紧,所以便也没有人来轻轻尝试。

武林中,也另有传说,说是多年以来,武林内常有突然失踪,不知下落的人物,那便是进了通天道,在内遇了难。总之,从来也没有人,能够进了通天道,取到宝物出来过,因此江湖之上,也是人言人殊,莫衷一是,倒反而将这四十九煞通天道,疽染得更加神,更加不可思议了!

眼下谭升等七个人,无一不是武功造诣极高,胆色智慧俱全之士。

而且,七人之中,谭升、赫青花、谭月华、谭翼飞等四人,和魔龙赫熹,还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但是他们七人心中,仍一样地紧张。

那一天中?七人已经来到了魔宫的附近,吕麟抬起头来,望着对面的一个小山峰,沈声道:“赫老前辈,便是在那上面自尽的。”

东方白道:“赫前辈此举,实是千古传诵的义行,我们理应先去凭吊一番!”

赫青花忆念父母,早已落下泪来。

众人便先不去探勘魔宫,一齐向那个小峰而去,到了峰顶,全都肃然而立,吕麟用极其沈痛的声音,将魔龙赫熹,当时为了顾及武林命运,又不愿违了自己对赫夫人的誓言,便慷慨赴义的经过,又讲了一遍。

这件事的经过,众人早已听吕麟讲过,可是此际,只讲到了一半,人人眼眶之中,却禁不住润湿起来,对这位千古奇人,生出了无限敬仰之意!

他们一直在小山峰上,耽到了黄昏时分才下来,等他们进魔宫之际,天色已黑。

魔宫之中,本来有大傻、二傻两人在打理,但两人死在烈火祖师手下之后,便没有人管了,处处积尘,凄凉之极。

众人来到了通天道的入口处,停了下来点着了火把,东方白道:“你们在外面等我,我进去之后,若至天明,尚未出来,便是已遭不幸了!”他在讲那几句话的时侯,语言显得十分平静!但是听的人,心中却反而感到了阵阵地难过!谭升踏前一步,叫道:“东方兄!”

东方白不等他多说,手掌连摇,道:“到时不得异议!”吕麟道:“师傅,我去!”

他一面说,一面身形晃动,便要向前,冲了出去!鄙是他才冲出了几步,东方白一声大喝,身子一横,倏地滑出,手臂伸处,五指如钩,已经抓住了吕麟的肩头,紧接着,手臂一振,将吕麟如断线风筝也似,疾挥出了丈许远近!

吕麟泪如雨下,道:“师傅……”

东方白厉声道:“你身负峨嵋、华山,两派掌门重责,怎可轻生?烈火祖师为什么舍身救你,离道你不明自吗?”

吕麟哭道:“师傅,那么你难道便可以轻生了吗?”

东方白却并不回答,只是“哈哈”一笑,一伸手,取起一个大火把来,左掌向前推出,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过处,已经将通天道的入口之处打开,向内望去,只见黑沈沈地深不见尽头,也不知有多么长。

七人全都听吕麟讲起过他曾经进过通天道的一次经过。

但是那次经过,对众人来说,却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因为那一次,端木红、吕麟、烈火祖师三人,乃是由魔龙赫熹亲自带领前去的,所有埋伏,完全没有发动。

而在所有埋伏,完全没有发动之际,那四十九煞通天道,只不过是一条普通的隧道而已,实是没有丝毫出奇之处的。

东方白一掌将洞门劈开之后,举起了火把,向前踏出了一步,才又回过头来,道:“若等到天明时分,未见我出来,必已失败,你们可以不必再等,另派人进道去便了!”

众人见他的主意,如此坚决,自然不能再动,唯有黯然点头而已!

东方白话一说完,立即转过头,大踏步地向内,走了进去。

站在门口的六个人,全都心头“怦怦”乱跳,一言不发。

在开始的一盏茶时,还可以见到东方白的身形,在火把的照耀之下,向前面走看,可是在片刻之间,火把像是突然熄灭了,众人眼前,又是一片漆黑!

吕麟一见火把熄灭,心中不禁大惊,急叫道:“师傅!”

他一面叫,一面身形便向前扑去。但是却被谭升和赫青花两人,双双拦住,喝道:“麟儿不要胡来!”

吕麟心中,五内如焚,不住地在洞外,踱着方步。这时候,六个人心中,没有一个不急,也没有一个不像是一颗心悬在半空一样!他们都知道,东方白在七人之中,武功实是最高。如果他也不能够成功,那么别人纵使前仆后继,勇不畏死,成功的希望,自然更少!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

六个人全都聚集在通天道的入口处,侧耳向前,用心倾听。

道之中,静到了极点,一点声音也没有。

众人俱都难以料定吉凶如何,心情紧张得如同拉紧了的弓弦一样。

时间在过去,但是众人因为心情实在太过紧张,竟不觉得时间的飞逝。在他们的心中看来,东方白进了四十九煞通天道,只是一刹那的工夫,但是猝然之间,他们却发现,天色已经亮了!

第一线阳光,越过了山峰,照到他们的身上!一时之间,众人都呆住了!

呆了许久许久,吕麟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叫道:“师傅!师傅!”他是对准了通天道的入口处狂呼的,他的叫声,在道中激起了空洞的回声,好半晌不绝!

谭升等人,也是泪水盈眶,赫青花厉声道:“大家不必难过了!”

吕麟身子一挺,抹去了眼,泪道:“轮到我了!”

谭月华忙道:“麟弟,我和你一齐去!”

七煞神君谭升道:“且慢,月华,你们年纪还轻,由我与你母亲,进去试试。”

吕麟忙道:“不!谭伯伯,你们……”

七煞神君谭升面色一沈,道:“怎么?我们两人,武功反倒不如你们吗?”

吕麟听得谭升讲出这样的话来,心中大吃一惊,不敢言语。

但是他心中大却是难过之极!

东方白进入通天道,已经过了一夜,信息全无,分明已经遭了不幸。

如今,谭升和赫青花两人,又要犯险进去,自然也是凶多吉少,虽然众人之中,没有一个是怕死的人,但是眼看着自己人一个一个地去送死,精神上的痛苦,实是可想而知!

谭升和赫青花两人的面色,十分庄肃,两人各自一伸手,从地上取起一个火把来。

但是您们才一取火把在手,谭翼飞和韩玉霞两人,却双双纵向前来,在两人的身前,跪了下来。

赫青花立即道:“干什么?我们两人,一定死在里面了吗?”

谭翼飞仰起头来,道:“爹,妈,有事弟子服其劳,如果我眼看你们进了通天道,日后我焉有面目见人,实是生不如死!”

谭月华乃是何等聪明之人,他一见哥哥和韩玉霞两人,向父母跪了下来,已经知道了其中的意思,因此,谭翼飞话才讲完,她也连忙一拉吕麟,向谭升夫妇,一齐跪下。

她一跪下之后,便道:“爹,妈,儿子和女儿一样,你们都不要偏心!”

谭升和赫青花两人,呆了半晌,才互望了一眼,突然间,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谭升一面笑,一面点头道:“好!好!青花,我们有了这样一双好儿女,也不枉了此生了?”

赫青花道:“自然。”

谭升一挥手,道:“你们起来。”

谭翼飞和谭月华两人齐声道:“爹,你若是不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死也不起来的!”

谭升道:“好,我答应你们了!”

谭翼飞和谭月华两人,互望了一眼,又一齐叫道:“爹!”

谭升缓缓地道:“月华,你是女孩子,总得让着你哥哥一步!”

谭月华急道:“爹,女孩子就不是你所生的了吗?”

谭升长叹了一声,道:“月华,你可得想想,若是爹准你先去犯险,你哥哥日后,怎能见人?”

谭月华低头不语,谭翼飞已经站了起来,转身道:“妹妹,爹既已决定,你你也不必多说了?”

谭月华和吕麟两人,无可奈何,只得也站了起来。

谭翼飞和韩玉霞两人,一伸手,从谭升、赫青花手中,接过了火把。韩玉霞同时,右臂一振,“嗡”地一声响,已经将烈火锁心轮,掣在手中,谭翼飞则绰了长剑在手,两人一齐向洞口走去。

赫青花沈声道:“你们两人,千万小心!”

谭翼飞回过头来,道:“如果到天黑,我们还不出来,总是已步东方大侠的后尘,爹,妈,你们心中,不必难过。”

谭升和赫青花两人,固然是一代异人,但是眼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去犯如此奇险,心中实也是难过到了极点!

赫青花甚至几乎要出声,叫谭翼飞不再进去,自己也不再去取什么火羽箭,就此远遁海外,由得六指琴魔,在武林肆虐?

七煞神君谭升,像是看透了妻子的心意一样,一双神光四射的眼睛,注定了赫青花,一眨不眨。赫青花一抬头,和丈夫的眼光一接触,心头一凛,不禁感到了极度的惭愧,要说的话,也了下去。而就在这一个耽搁间,谭翼飞和谭玉霞两人,已经并肩向内走去!

谭升等四人,在外面看着,只见两人才一进去不久,火把便突然熄灭!

在火把熄灭之际,像是听得韩玉霞出声呼喝一下,道:“什么人?”

谭升等四人,全都隐隐听得韩玉霞的这一声呼喝,他们心中,不由得大急,吕麟失声叫道:“咦?通天秘道之中,难道有人先到了?”

赫青花道:“绝无此理,不知是玉霞遇到了什么埋伏!”

四人只讲了两句话,便又立即,屏气静息,侧耳细听动静。

但是,自从火把熄灭,韩玉霞发出了那一下呼叱之后,他们两个人,便像是在通天道之中,突然消失了一样!无论谭升等四人,怎么凝气静听,道内一点声音也没有!

四人的面色,都显得严重之极。他们的心中,也都已知道,可能就在韩玉霞一声呼喝之际,两人已遭不幸!

他们在道之外,等了一个来时辰左右,仍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吕麟急道:“月华,我们两人,进去看看他们!”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27章 求火羽箭,重赴墨礁岛 下一章:第029章 夫妻联手,击败钓魂叟
热门: 富士山禁恋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流星之绊 黑信封 绑架游戏 隆庆天下 四万人的目击者 挂剑悬情记 美艳冥妻(摄魂灵妻)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