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求火羽箭,重赴墨礁岛

上一章:第026章 先让五招,有心降小侠 下一章:第028章 玉面神君,轻生闯秘道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当天晚上,东方白和谭月华两人,急驰了一晚,未曾停息。

第二天,天色微明之际,他们已从早起的农民口中,知道那钓魂叟等一干人,只不过在前面七八里远近处。东方白一面急驰,一面道:“月华,一遇上了他们,你不可现身。”

谭月华愕然道:“为什么?”

东方白道:“先由我一人现身,我一出手,便先打发了其他人,再和钓魂叟动手,你则趁我和钓魂叟动手之际,带了麟儿便走!”

谭月华道:“你……你不是说钓魂叟的钓魂丝十分厉害吗?”

东方白沈声道:“月华,如果你想救吕麟,便要听我的话!”

谭月华只得道:“是。”

东方白又道:“你一救了麟儿,立即回到海边,就乘那艘大船出海,到墨瞧岛去,那艘船如此之大,只怕遇有风浪,也不会损坏,一定可以安然到墨礁岛的。”

谭月华道:“那……你呢?”

东方白一声长笑,道:“就算我打不过钓魂叟,难道不会走吗?”

谭月华呆了半晌,道:“好。”

东方白道:“你们取到了火羽箭后,和你父母相约会面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再共商取火弦弓之策,除去六指琴魔一事,便有指望了。”

谭月华听出东方白话中之意,好像是以后的事情,已然没有他的份一样,她心中动了一动,可是却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两人,一面说话,一面向前急驰而出,没有多久,已然见十余骑骏马,正在前路疾驰,有两匹马上,撑起两道布幡,一书“武林至尊”一书“六指琴魔”,和那艘大船帆上所写的八个字一样。谭月华一见便道:“这就是钓魂叟他们了?”玉面神君“嗯”地一声,本来,他一直和谭月华并肩而驰的。

在“嗯”地一声之后,沈声道:“依我所言行事!”一个“事”字才出口,只见他身形一矮,一阵轻风过处,他人已向前,疾滑出了四五丈。

谭月华连忙足尖一点,一个起伏,向前追了上去,但是东方白真气连提之间,前进之势何等快疾,谭月华如何追赶得上?

片刻之间,东方白已然越过了谭月华大半里的路程,渐渐追上了那十余骑骏马!

东方白抬头看去,只见那十来骑骏马之上,俱是武林中人。而在最前面一个老者,正像是昔年曾经见过几次的钓魂叟。在钓魂叟的马上,手足齐为铁所缠的吕麟,正伏在马背之上。

东方白一见钓魂叟走在最前面,正合自己之意,除了钓魂叟之外,其余人,根本未曾放在他的眼中,而钓魂叟走在最前面,则方便也行事许多!

他真气再提,身形起伏,已然和十余匹骏马,一齐在路上急驰。也就在此际,东方白气纳丹田,一声长啸!他那一下长啸之声,猝然而发,啸声铺天盖地,响遏行云,惊人之极,自钓魂叟以下,所有人莫不为之面上变色!

谭月华一听东方白发出了长啸,知道他立即就要动手,因此连忙向前,掠出了丈许,隐身在路旁的草丛之中。

玉面神君东方白长啸甫发,身形已经拔起。钓魂叟也是非同小鄙的人物,他一听身后,突然响起了惊心动魄,如此锐厉的一声长啸,也立即知道,有武林高手,赶了前来。

可是钓魂叟却无论如何料不到,来者竟会是玉面神君东方白!

一时之间,他还以为是六指琴魔已经知道他来到了中原,因此派出至尊宫中的高手,前来迎接。所以,他虽然立即回过头来,心中却是并无戒备。

而玉面神君东方白,出手何等快疾,就在钓魂叟才一回头来之际,他长啸之声未毕,双臂齐出,早已将两个人,从马背之上,硬生生地抓了下来,向钓魂叟疾抛而出!

东方白将内力蕴在那被抛出的两人身上,那两人扎手扎脚,向钓魂叟疾飞了过去,带起排山倒海也似的大力,钓魂叟在瞬刹之间,也根本辨不清飞来的两个,乃是自己人。

他只当是有两个强敌,猝然来袭,因此立即双掌扬起,“呼呼”两掌拍出!

那两掌,正击在凌空飞到的两人身上!只听得“叭叭”两声过处,那两人只不过惨嗥半声,便已经死去!钓魂叟身手,也确然不凡,那两人一死,他立即改掌为抓,十指一伸一屈,不等那两人的体坠地,已将两人凌空抓住。他一将两人凌空抓住,定睛一看,才知道毙于自己掌下的,乃是自己人!

钓魂叟心中这一惊,实是非同小鄙,他连忙双臂一振,弃了那两具体,向前看去,不看犹可,一看之下,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原来,那时候,东方白出手如风,早已将钓魂叟带来的那几个武林高手,一一从马背之上,击了下来。钓魂叟一瞥之间,刚好看到东方白一掌,按在最后一人的心口之上!

那人口中,鲜血狂喷,一个倒栽葱,从马背之上跌下,立时气绝!钓魂叟在这时侯,仍然未曾看清突然来犯的敌人究竟是谁。但是,他所带来的那些人,虽然算不上一流高手,却也皆非平庸之辈,而来人竟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将之全部击毙,由此可知来人武功之高,只怕绝不会在自己之下!

钓魂叟想至此处,立即发出了一声厉啸!而东方白在将最后一人击毙之后,也倏地转过身来,两人打了一个照面。

钓魂叟一见眼前之人,面如冠玉,鼻若悬胆,英俊无匹,除了他头上头发,已现花白,说明他不是年轻人之外,当真是少年英侠之士,也没有他那么俊朗!

钓叟在早数十年,原曾和玉面神君东方白,见过几次。事情虽然已隔得如此久远,但是东方白的外形,却并没有什么变化,所以钓魂叟一看便自认出,在自己面前的,正是明都老人得意弟子,玉面神君东方白!

他立即扬声一笑,道:“东方郎君,当真是久违了!”

按照东方白原来的计划,是将其余人都击毙之后,再和钓魂叟单打独斗。就算钓魂叟在一动上手之际,就以钓魂丝来对付自己的话,少说总也可以支持上一个时辰,纵使不敌,也可从容逃去。

而在这一个时辰之中,谭月华早可以带着吕麟,驰出五六十里开外了!但此际,钓魂叟尽管眼露杀机,面现怒容,但却并不下马来。而且,他一只右手,还似有意,似无意地按在吕麟的背心之上!

那时侯,吕麟身虽被制,但是神智却是十分清醒,他早已听出,师傅已经赶到,心绪激动之极,也想出声警告东方白,钓魂叟身边的银丝,十分厉害,但是穴道被封,却又出不了声。

东方白冷冷地道:“不错,多少年未曾见面了,钓魂叟,你虽然身在旁门,但是却也是一代巨匠,同以竟生出了投靠他人之念?”

钓魂叟一声冷笑,道:“八龙天音自古以来,即为所向无敌的绝顶武功,谁又能与之相抗?又何得谓投奔他人?”

东方白“哼”地一声,道:“钓魂叟,想不到你如此无耻!”

钓魂叟面色一变,道:“你如今意欲何为?”

东方白冷冷地道:“钓魂叟,先师生前,每以你狡兔三窟,闻风远避,未能将你除去为憾,如今我要代行先师遗志!”

钓魂叟一听,突然扬声大笑了起来,道:“好一个不自量力的娃娃!”

东方白名震天下,但是钓魂叟成名却比他更早,而且,钓魂叟乃是和天河四老,同一辈的人物,是以才将东方白称之为“娃娃”。

东方白只是想将他引下马来,与自己动手,一听得他如此说法,立即道:“钓魂叟,你一跨上中原之际,便当知我绝不能放过你,你所带来的那些人,全都去阴司地狱了,他们没有了头儿,岂不惶惶然做鬼也不安心?你快快也到阴司地狱去见他们吧!”

钓魂叟在乍一见东方白之际,想起昔年曾为明都老人,苦苦追赶,以致中原藏身无地,不得不远海外一事,心头本就恨极。但是他不立即出手,乃是因为早在三十年前,东方白的武功,已然得到明都老人五六分真传,在这三十年中,他纵使不能达到当年明都老人的程度,至少也有明都老人九成功力,自己能否取胜,也是没有什么把握,所以才迟迟不动手。

直到东方白一再以言语相激,钓魂叟旧恨新仇,一齐勾起,心想若是就此离去,自己一心想要在至尊宫中,取得高位,但是跟随自己前来的人,却全在半途上死去,这乃是大失面子之事,只怕连六指琴魔,心中也会瞧自己不起!但如果能够将东方白也擒住,和吕麟一齐,带往至尊宫的话,只怕便大不相同上他心念电转,眼中的杀机更甚,阴恻恻一声冷笑,道:“你自问是我的敌手吗?”

玉面神君东方白叱道:“少废话,我念你在武林之中,地位甚尊,是以才不将你从马背上揪将下来,令你死也死得风光些!”

东方白的话,说得如此不堪,钓魂叟再也按捺不住,一声怪笑,也未见他有若何动作,身子已经离鞍而起,形如怪鸟,向下落来,东方白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钓魂叟已站在自己的面前!

东方白一见钓魂叟的身形,如此快疾,心中也不禁为之骇然!

他本来就并无把握,可以打得过钓魂叟,如今一见这等情事,心中一凛,心知这一场争斗,一定是前所未有的激烈,因此,钓魂叟才一站定,他身形一矮,左掌当胸,右掌立即带起“轰”地一股掌风,向前面疾推了出去!他这里一掌甫发,钓魂叟身形略晃,也是一掌,反迎了上来。

两人刚由分而合,便各自发出了一掌,电光石火之间,只听得惊天动地,“砰”地一声巨响,竟然隐隐有金石相交,渊渊之声,两人已经硬拼了一掌。

只见东方白的身子一摇,腾腾腾向后,退出了三步,方得站稳。而钓魂叟的身子,也是不住向后退出,却一连退出了四五步,方能站稳!两人这一硬拼掌力,高下已分,分明还是东方白略胜一筹。

这时侯,东方白的武功,几乎已可得明都老人,十成真传,无疑是当年明都老人复生。

而在这三数十年来,钓魂叟虽然也勤功苦练,但是却也比不上峨嵋真传,内家正宗的武功,所以相形之下,仍然是钓魂叟,略输给东方白一筹!

东方白一见这等情形,精神陡地一振,才一站稳,立即一声大喝,飞身扑上去,人尚未落地,便一连攻出四五掌。

共见掌影蔽天,在电光石火之间,已经将钓魂叟全身罩住!

钓魂叟在内力方面,虽然比东方白略差了一点,但是却绝不会相去太远,再加上他数十年苦心孤诣,招式之奇幻,身法之美妙,也都已臻绝顶。

东方白掌影漫天而来,形成了一个丈许方圆,由无数掌影交织而成的大网。但是在这张“大网”之中,却也翻起了无数掌影,钓魂叟身形乱晃,东方白的五掌,一齐为他化开。

东方白五掌一过,人已离得他甚近,身形一矮,真气运转,将全身功力,凝于双臂,右掌向前,疾推而出,左手五指如钩,带起锐利已极的嘶空之声,向钓魂叟腰际抓下!

他双手在同时间内,使出了两招不同的招数,实是已臻武学的巅峰!

钓魂叟一见他这两招攻到,心中也大是骇然,他刚才已然试出,东方白内力,在自己之上,此际焉敢硬接!因此,当东方白如万马奔驰也似的掌力,疾袭而至之际,一声长啸,足尖一点,凌空拔起!

东方白和钓魂叟两人,一动上手之后,虽然已经过了七八招,但是他们两人,出手尽皆快绝无伦,那七八招,只不过是电光石火,一刹那间的事。

谭月华躲在一旁,一见两人动上了手,心情便大是紧张,也就在钓魂叟为了避开东方白那两招,身形疾拔而起之际,谭月华身形如飞,已经向吕麟疾扑而出!她藏身之处,离吕麟本来只有两三丈远近,一扑即至。才一扑到,手臂一伸,已经将吕麟抓了起来,几乎是毫无停顿,便又立即向前掠出!

东方白对谭月华,曾经嘱咐过,叫她将吕麟救到手中,立即远驰,走得越远越好。谭月华当时,也知道自己留在原地,并无用处,但是她对东方白的安危,总不免关怀,疾掠出了三四丈之后,身形一凝,回头看去,只见钓魂叟仍然身在半空,尚未落地,而他手挥处,则有一股细如蛛丝,银光闪闪的细丝,向东方白当头挥了下来。

东方白面上神情,极是严肃,身形晃动,向后退了开去!

谭月华一见这等情形,芳心不禁“怦怦”的乱跳!她自然知道,钓魂叟手中的那股银丝,就是厉害无匹的“钓魂丝”。而从东方白身形疾退之中,她也已看出,东方白并没有法子,可以对付这股钓势丝,显然,他已经落了下风!再下去,不知会有什么结果!

一时之间,谭月华的心中,矛盾到了极点,不知是应该立即冲向前去,去帮东方白好,远是立即带了吕麟,离开此处。她一耽搁间,钓魂叟身形,已经落了下来。因为钓魂叟始终只是背对谭月华,所以谭月华已经救了吕麟一事,他也未曾知道,身形一沈之后,钓魂丝疾挥而起,又向东方白攻去。

东方白却是可以看到谭月华的,他一见谭月华救了吕麟之后,只掠出了三四丈,便自转过身来,凝立不动,已经知道了她的意思,而他却又不便出言喝叱,叫谭月华快走!

因为,他只要一出声的话,谭月华未曾走脱,钓魂叟一定早已挥动钓魂丝,转而追向前去了!因此,东方白一见钓魂丝重又挥到,立即一转身子,向外电也似疾地掠了去!

钓魂叟“哈哈”怪笑,叫道:“玉面神君,你刚才的气,哪里去了?”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东方白此时的目的,只想将自己引开,好供谭月华逃走。他还只当自己钓魂丝一出手,东方白便亡魂失魄,只顾逃命,是以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谭月华一见东方白和钓魂叟两人,向前疾掠而出,心中已经知道,东方白看出了自己,正在犹豫不决,是以才将钓魂叟引开的。

她心中长叹一声,不再多踌躇,一个转身,夹着吕麟,便向相反的方向驰出。

驰出了二十来里,她才将吕麟放了下来,掣出紫阳刀,断去了吕麟手足之上的铁,又解了吕麟的穴道。那钓魂丝一触身,便令人四肢麻痹,无物可解,但至多也只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毒气自消,是以吕麟的穴道,一被解开,人便一跃而起!

他跃起身来,第一句话便道:“月姐姐,师傅呢?”

谭月华道:“他将钓魂叟引了开去,好令得我们离开钓魂叟!”

吕麟急得顿足道:“月姐姐,钓魂叟的钓魂丝,只怕师傅也难以应付,你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和钓魂叟在一起?”

谭月华叹了一口气,道:“麟弟,我岂是想不到这一点?但是他一定要我这样做,要我一救了你之后,立时回到海边,乘钓魂叟的那艘大船,一齐到墨礁岛上,去找火羽箭。”

吕麟叹气顿足,道:“月姐姐,那你也绝不应该答应他的。”

谭月华苦笑了一下,道:“麟弟,我在大海之中,与他相遇,我们之间的事,他……他已经知道,他伤心之余,意志更决,我……强不过他。”

吕麟听了,更是大吃了一惊,道:“如此说来,他岂不是存了必死之心!”

谭月华眼眶润湿,道:“那……只怕不致于,也总走得脱的!”

吕麟道:“不行,我们非回去看个明白不可,若是师博他老人家,因此……遭了不幸,我此生此世,内疚之深,实是比死还痛苦!”

他一面说,一面足尖一点,已然向前掠出,但是谭月华赶向前去,一伸手,将他的手臂握住,叫道:“麟弟!”

吕麟忙道:“月姐姐,你不要阻我!”

谭月华道:“麟弟,就算你追了上去,又有什么用处,你倒说说!”

吕麟呆了一呆,叹了一口气,道:“我只求心中安宁……”

他一句话未曾讲完,谭月华便道:“他一见你不肯听他的话,只怕心中立时大怒,我们还是依他所言,到墨礁岛去吧!”谭月华一面说,一面也已然是泪如泉涌!她心中岂又忍令东方白落在钓魂叟之手!便是为了顾全大局,她却也无法可施!

吕麟呆了好半晌,才长叹一声,道:“月姐姐,我实在太对不起师傅了!”

谭月华幽幽地道:“麟弟,事已至此,还多说什么?就算……遭了不幸,若是我们除了六指琴魔,只怕他也会含笑九泉……”

谭月华只讲到此处,吕麟已经尖声叫道:“别说下去了,他不会死的,就算打不过钓魂叟,难道逃也逃不脱吗?”

谭月华道:“既然如此,我们更应该听他的话,一齐到墨礁岛去!”

吕麟点了点头,两人立即向海边而去。一路之上,两人都是一言不发,一夜急驰,第二天一早,又已经回到了那个镇的码头之上。

只见那艘大船,仍靠在岸边,两人一齐向大船奔了过去,跃上了甲板,谭月华以一锭黄金,说服了船主,将他们载往墨礁岛去。

船上恰有两个老水手,知道墨礁岛的方位,立即扬帆出海,不一会,陆地已经只成了一条线!两人站在船头,因为不知道东方白和钓魂叟相斗的结果,究竟如何,心情尽皆黯然,各自一言不发。他们两人,连日来并未好好休息,在甲板之上,躺了下来,睡了几个时辰。

等到醒转来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一问水手,知道当天晚上,便可以到墨礁岛上,两人只盼到了墨礁岛之后,立即能够找到火羽箭,再赶回中原,和七煞神君夫妇等人相会,商议盗取火弦弓,除去六指琴魔。船越离目的地近,他们两人的心情,也越是来得焦急。等到天色黑了下来,月亮升起,已经可以看到海心之中,有两座高峰,耸天而立!

吕麟一见那两座高峰,想起多年之前,和韩玉霞两人,一齐飘流到此的情形,心中又不禁一阵感慨。午夜时分,大船已经在离墨礁岛不远处泊定,谭月华和吕麟两人,另以小舢舨划上岛去。

当夜月色虽明,但是要寻找东西,却也不能,吕麟在墨礁岛上,曾过了三年之久,岛上的地形,自然是熟悉之极,他将谭月华引到了当年栖身的洞中,点着了火把,照向洞壁上,道:“月姐姐,你看,天孙上人留字,说岛上有三件宝物,但是我却始终只找到两件,还有一件,一定是火羽箭了!”

谭月华细细一看天孙上人壁间留字,果如吕麟所言,心中也充满了希望。

当晚,两人便在寒玉床上,过了一宿,第二天一清早,便满岛上下,仔细搜寻起来,可是整整找了一天,却一无所获!

两人直到天色黑了下来,才各以乾粮甘泉充,歇了下来。

吕麟叹了一口气,道:“月姐姐,四年之前,我也曾仔细搜寻,但是却一无所获,不知其中,是否另有变化?”

他们两人,才一天中,几乎已将全岛搜遍,谭月华的心情,也是十分黯然,闻言道:

“只怕天孙上人,不致于妄言。”

吕麟点头道:“照理来说,天孙上人,的确不会故意留字,多说一件宝物,以致令得后来者白费心神,但是……”

他才讲到此处,突然顿了一顿,双掌一击,道:“我知道了!”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26章 先让五招,有心降小侠 下一章:第028章 玉面神君,轻生闯秘道
热门: 侦畸者 鬼谷尸经 白猿客栈 鬼吹灯同人之过路阴阳 七宗罪3:肢解狂魔 美丽的凶器 笼鸟 迷心罪 精绝古城 天空之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