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先让五招,有心降小侠

上一章:第025章 宿梦重圆,荒岛渡良宵 下一章:第027章 求火羽箭,重赴墨礁岛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谭月华话一讲完,钓魂叟“嘿”地一声冷笑,向前跨出了一步。

也一向前跨出,甲板之上,“喀”地一声响,一块厚达半尺的甲板,立时断裂。吕麟一横手中紫阳刀,身形已然微矮。

谭月华低声道:“麟弟,我们两人,切不可分了开来!”

吕麟刚来得及点头示意间,只见钓魂叟胸前银髯,如为狂风所佛一样,飘动起来。同时只见他身形陡长,双掌一齐向前推出!

吕麟的一刀,本来已经挥出,但是钓魂叟双掌一推,一股其强无比的方道,疾推而至,他已将发出的一刀,竟被硬生生逼了回来!

吕麟这一惊,实是非同小鄙,身子晃动间,一连被那股大力,涌出了三四步,他和谭月华,相隔已有丈许远近!

谭月华急叫道:“麟弟,快……”

可是她下面,一个“来”字,尚未出口,钓魂叟已经突然身子一转,双掌齐向谭月华推了过去,刹那之间,甲板之上,狂飙呼号,声势之猛,难以言喻,吕麟一跃向前,一指“鸿蒙初开”,指风汇成一股其强无比的方道,向钓魂叟的背后,疾袭而出!

钓魂叟却并不反击,只是身子向前疾滑了出去,顺着向前滑出之势,先将吕麟的指力,卸去了一半,尚有一半,便硬接了下来!

而钓魂叟身子向前滑出,那双掌之力,也更加来得强大。

谭月华被那股大力,涌得连连后退,已然将到船舷边上!

若是她再不能稳住身形的话,再后退一步,便要跌落海中!

谭月华不是不知道自己危在顷刻,但是钓魂叟那股掌力,一道一道,源源不绝,方道之强,实是无可比拟。谭月华站在舷上,身子不住摇动。

吕麟一见这等情形,连忙跃向前来,但是钓魂叟此际,内家罡气迸发,吕麟逼近他的身前之际,便觉如同有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一样!

眼看谭月华身形晃动,越来越是厉害,吕麟一声大喝,手挥处,紫阳刀化为一道紫虹,脱手向钓魂叟背后飞去!

钓魂叟身子一侧,“刷”地一声,紫阳刀在也身旁掠过。

紫阳刀在他身旁掠过之后,余势未尽,竟直向谭月华飞了过去!

谭月华用力和钓魂叟所发的大力相抗,本来已然是岌岌可危,紫阳刀一奔她面门飞来,她不得不向侧一避,而钓魂叟大力,趁势涌到,谭月华一声大叫,身子向后一仰,已然跌了出去!

吕麟一见这等情形,不由得大惊失色,一时之间,混身发热,竟不知如何动作才好?

那时候,所发生的事情,一步紧着一步,简直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谭月华一跌下船舷去,身子正好落在那只挂在舷旁的舢舨之上。

她足尖一点,正待一跃而上之际,却不料紫阳刀落了下来,又怡好将扣住舢舨的绳子削断!

绳子一断,谭月华只来得及抓住了紫阳刀,便连人带舢舨,一齐向海中跌去!

吕麟在片刻间,心中又是一喜,因为谭月华既是连舢舨跌下去的,总不致于绝望。

只见片刻间,舢舨已然飘远,谭月华在舢舨上,执着紫阳刀乱挥大叫,但大船行进,何等迅速,转眼之间,已只剩下一个小点了。钓魂叟“哼”地一声,转过身来。

吕麟仍然愣愣地在望着茫茫大海,但谭月华带那只小舢舨船,早已然看不见了,吕麟心中,实是难过到了极点。因为,谭月华连人带舢舨跌入了海中,虽然说比没有舢舨好得多。

但是,在这样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中,谭月华既无食粮,又无淡水,即使是不起风浪,也是凶多吉少,难有幸理。

因此,一时之间,吕麟只是站着发呆,心中难过之极。

直到钓魂叟“哼”地一声,他才突然惊起,倏地转过身来。

只见钓魂叟双眼之中,精光四射,望定了吕麟。在他的身后,还有七八个高手,作扇形排开,只要钓魂叟在一挥手间,他们便可以一拥而上,群起而攻!

而吕麟则非但只有一个人,而且紫阳刀,也已然不在他的手上!

吕麟心知眼前的情形,实是自己艺成以来,所遭遇到的最为凶险的场面,他身形略动,向后退出了一步,真气运转,贯于右臂,严阵以待。

只听得钓魂叟扬声大笑,道:“吕小侠,你莫非还要作困兽之斗吗?”

吕麟一声冷笑,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你吹什么大气?”

钓魂叟更是扬声怪笑,道:“好,难怪你能扬名天下,原来当真胆识过人,若是我倚多为胜,谅来你死不瞑目?”

吕麟一听得他如此说法,心中便不禁为之一动,暗忖只是钓魂叟一人,已然是极其难以应付。

如果船上所有的高手,再一哄而上的话,只怕自己,更无幸理。

如今,听钓魂叟的语气,像是依老卖老,颇有和自己单打独斗之意,自己何不以言语将之套住,就和他一人,见个高下?钓魂叟虽然成名已久,但自己只要小心些,只怕也不致于落败,无论加何,总比和他们许多人一起动手好得多!

也主意打定,冷笑一声,道:“即使你们一齐上,我又何惧?”

钓魂叟阴恻恻一声冷笑,道:“你不必使激将法!”

吕麟“哼”地一声,道:“钓魂叟,你如果多少有点骨气,何以会想出投奔六指琴魔这样的念头来。像你这种人,还配什么激将法?”

钓魂叟一听吕麟此言,面色不由得陡地一沈。他面色一沈之际,双目之中,那种绿幽幽的光采,也顿时大盛,连吕麟看了,也不禁暗暗吃惊。

需知这钓魂叟,绝非普通人物,他由旁门左道,而练极其高深的内功,已然到了内家真气,可以收发自如的地步。

武林之中,以旁门而入正途的人物,自古以来,虽然不是没有,但是却也屈指可数。

钓魂叟若是能再有几年工夫,进一步令内家真气,凝练如同实质,则和正宗内家罡气的威力,不相上下,实已到了一代大宗师的地步。

此际,钓魂叟的武功,虽然还未曾到这一个地步,但是吕麟一再在言语之中,对他表示了极大的轻视之意,也心中一怒,貌相也是威严之极!

只听得也“桀”地一声怪笑,沈声说道:“冲着你这句话,我倒要好好地叫你见识一下天下武学之广!”

吕麟竭力镇定心神,道:“好啊!”

钓魂叟手向后一挥,只听得“呼”地一股劲风过处,在他身后的七八人,一齐身不由主地,向后疾退出了七八步去。

钓魂叟也身形耸动,也未见他有若何动作,已然掠开了丈许,来到了甲板的中心,手一伸,向吕麟拍了拍。

此际,钓魂叟离吕麟,足有两丈五六尺距离。

可是,在他抬手一拍之间,吕麟却隐隐感到有一股极是强劲的潜力,涌了过来,他连忙真气下沈,稳住了身形。

只听得钓魂叟道:“你乳臭未乾,我与你动手,实是大失身分,但是你既然不知天高地厚,当然要叫你见识见识!”

吕麟心中,全神戒备,但是表面上,他却作出若无其事的神气,淡然一笑,道:“你快动手吧,哪有这么多的话要说!”

吕麟一面说,一面心念电转。

他已经想到,此际自己身在大船之上,四面皆是茫茫大海,如果胜了钓魂叟,当然艺压全船,无话可说,但是在钓魂叟一举手,一投足之际,均皆带起一股极大潜力这一点来看,想要胜过他,只怕绝对不是什么容易之事!

如果败在他的手中,难道当真由得他带到至尊宫去不成?

钓魂叟和红绿两魔不同,即使宫无风再施奇计,只怕也难以脱难。

吕麟心中想,已经暗暗地打定了主意,如果一败,便投身碧海之中!

吕麟在近几年来,武林阅历,增进不知多少,在陡遇强敌之余,心中虽然紧张,但是却也并不慌乱,盘算得十分妥当。

怎知人算不如天算,以后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却是钓魂叟一听得吕麟如此说法,“哼”地一声,道:“我既然和你动手,自不能先出手,由你先攻裁五招罢!”

吕麟一听此言,心头不禁大喜过望!

他本来绝无可胜钓魂叟的把握。

可是他却也料不到,钓魂叟居然如此自大,会让他先攻上五招!

试想,金刚神指,威力至猛,五招之中,实是大有取胜的可能?

当下他剑眉轩动,喝道:“你说了可算数?”

钓魂叟冷冷地道:“自然算数!”

吕麟一声大叱,道:“好!”

随着一个“好”字,也身子连跨出了四步,每一步跨出,他脚下的甲板,都传来“格格”之声。留下了深约半寸的脚印!

可知吕麟在那片刻间,真气鼓荡,已到极限!

也四步一经跨出,钓魂叟已经只不过丈许距离,身形微矮,道:“第一招!”

随着招字出口,右手一扬,中指疾竖,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一股凌厉无匹的指风,已然随之疾袭而出!

那正是金刚神指中的一式“一柱擎天”。

金刚神指,一十二式,本来是越到后来的招式,威力越猛。

吕麟一上来,并不使出威力最猛。“混沌初开”和“鸿蒙未辟”,只使出了第一式“一柱擎天”,乃是想试一试钓魂叟用什么方法,来硬接自己五招之故。

只听得指风轰轰发发,电涌而出,钓魂叟身子,仍然立不动。

眼看指风将要袭中他的身上,才见也陡地右足提起,左足支地。

指风一到间,他就以这一个“金鸡独立”之势,身子向旁一侧。

只听得轰然巨响过处,他整个人,如同陀螺也似,转动起来。

也就在转动之际,吕麟那一式足运了九成功力的金刚神指,竟被他顺顺利利地化去,指力迸射,只听得“拍拍”之声不绝,在风帆之上,出现了七八个老大的破洞!

巳麟心中,不禁为之一凛,一声长啸,身子再向前跨出一步。

他知道钓魂叟既已夸下了海口,要硬接自己五招,当然不会半途反悔。

因此,他即使离得钓魂叟极近,也不怕钓魂叟会出手突袭。

也在一步跨出,身形尚未站稳之际,手腕一抖,一式“四象并生”,已然攻出!

指风虽然无形,但是吕麟此际的内力,已然达到了一流高手的境地,再加上金刚神指,乃是至阳至刚的武学。

刹时之间,像是可以感到,有四股风柱,挟着排山倒海之力,向钓魂叟撞了过去!

甲板上其余人,莫不面上失色。

而钓魂叟的面色,也显得极其神肃,吕麟一招才发,他已然抬起了右臂,自上而下,在他自己身前,疾挥而过!

在那一挥之下,衣袖震荡,内家真气,幻成了一堵无形的墙壁,已将他身前,丈许方圆的一片地方,一齐挡住!

他们两人,几乎是同时发动,吕麟四股指风,一袭到钓魂叟的身前,刚好撞在那一片内家真力之上,刹时之间,只听得轰然巨响,密如战鼓,轰、轰、轰、轰四声过去,吕麟只觉得自己的指力,几乎全震了回来,连忙手臂向外略移。

又是一声巨响,甲板之上,所有东西,都为劲风所卷,来回滚动,旁观的七八个人,更是如风中残烛一样,摇摆不已。

钓魂叟身形,虽然立不动,可是他脚下一声巨响,尺许厚的甲板,也裂了开来,可知他也是用尽全力,力保不退!

吕麟见两招无功,一声长啸,就着身形晃动之势,向下一侧,在一侧之间,双手齐发,右手“混沌初开”,左手“鸿蒙未辟”,已然几乎在同一时间,使出了金刚神指中最厉害的两式。

刹时之间,在甲板之上,除了指风轰然之声以外,竟连浪涛海风之声,也一无所闻,二十来股指风,四下交织,如一张无形,但是又含有不知多大力量的大网一样,向钓魂叟疾罩而下!

而吕麟指风,所荡起的大力,远溢数丈力圆,有几枝一握粗细的副柱,已然齐齐折断!

只见钓魂叟身形,陡地一矮,发出了一声惊心动魄的长啸之声,双臂猛地向上一振,内家真气,骤然涌发,将吕麟的指力撑住。

吕麟一见这等情形,再不怠慢,踏中宫,走洪门,揉身直上,立即又补上一招“梅花五出”!

那一式“梅花五出”,又是五缕指风,无声无息,自无数股指风之中,倏地穿入!

本来,钓魂叟硬以内家真力,全力以赴,已然可以渡过这两招的攻击。

可是吕麟那一招“梅花五出”,来得无影无迹,突然攻入,钓魂叟一时不防,五股强劲指力,已经一齐撞中在他胸腹之间!

虽然钓魂叟内力深湛,已臻绝顶,一和人动上了手,内家真气,便遍布全身七十二关穴内,全身坚逾精钢,寻常刀剑,也伤不了他。

但是金刚神指的指力,岂是泛泛可比?

五缕指风,一撞中在钓魂叟的身上,他也觉得一阵剧痛,真气几乎散去,闷哼一声,不敢再硬挺不动,身子一闪,向后退去。

他腾腾腾腾,向后连退出了六步,才将指力,卸去了一半。

吕麟见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钓魂叟也只不过面色一变,向后退出了六步,并未曾倒地,心中也不禁大是骇然!

如果两人只是此试武功,点到就算,那么虽然钓魂叟并未出手,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钓魂叟也已经算是输了。

可是,他们两人,此际却是势不两立,生死相拼!

吕麟知道五招已过,钓魂叟已可还手,只怕自己更难讨好!

因此,他连忙趁势,一掌贴地扫出,攻向钓魂叟的下盘,想令钓魂叟站立不稳,跌倒在甲板之上,再以“混沌初开”,“鸿蒙未辟”这两招胜他。

怎知钓魂叟一被吕麟那一招“梅花五出”,硬生生逼退之后,早已恼羞成怒,吕麟一掌才扫出,他真气一提,已经拔起了三尺高下!

吕麟想不到钓魂叟在身形未稳之际,居然也能随意拔起!

他一掌扫空,已然知道不妙,立即身形一矮,一式“双峰插云”,向上攻出。

但钓魂叟拔起三尺之后,真气再提,左脚在右脚脚背上一踏,身子又“刷”地拔起了七八尺,居高临下,双袖飞舞,内家真气,化成排山倒海也似的大力,向吕麟压了下来。

同时,他十指如钩,卷起锐利已极的呼啸嘶风之声,也疾抓而下!

刹时之间,吕麟只觉得钓魂叟,像是一头力大到不可抵挡的怪鸟一样,自上飞扑而下,他心知若是要硬接,一定不易讨好,因此立即身形一矮,着地向外,疾掠而开!

这一切,本来只是电光石火,一刹那间的事情,吕麟才一向旁开,钓魂叟身形,已然扑下!

吕麟避得虽快,可是钓魂叟扑下之势,更是快得出奇!

只听得“嗤嗤”两声响,一只衣袖,已经被钓魂叟十指撕裂。

同时,吕麟的手臂之上,在钓魂叟十指掠过之际,也觉得好生痛疼!

吕麟心中,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因为,只不过相差半寸,只怕便是断臂折骨之祸!

因此,他连忙身形一拧,又斜刺里向外面,逸出了丈许。

但是钓魂叟已经是如影附形,双足贴着甲板,疾如旋风,欺了过来!

他一欺到吕麟的身前,右掌一翻,一掌已然拍出!

吕麟刚才连避两避,已经落了下风。

他自然知道,若是再退避下去,钓魂叟身形如风,不断追击,自己更难讨好!

因此,他一见钓魂叟一掌,当胸拍到,竟犯险不再躲避,中指倏伸,反指钓魂叟掌心的“劳宫穴”,钓魂叟手掌向下一沈,化掌为抓,五指已然自下而上,反抓吕麟脉门。

吕麟想不到对方变招,竟然如此之快,连忙一缩手时,钓魂叟怪笑声中,那一抓,又已然变抓成掌,当胸拍到!

他由掌而抓,由抓而掌,这两个变化,都是在一眨眼的工夫之间完成的。

吕麟在他再一变掌逼到之际,已经和他,相隔不过三尺!

钓魂叟的掌势,又来得极快,在百忙之中,吕麟除了硬接他一掌之外,实是无法可施!

他连忙手臂一曲,一掌迎了上去!

两人出手,尽皆是快疾无比,只听得“砰”地一声,双掌已然相交!

吕麟掌力疾吐,想将钓魂叟逼退。

但是他功力虽高,总难和钓魂叟数十年苦练之功相比较!

电光石火之间,他只觉得一股大力,涌了过来,身不由主,向后连退出了三步!

钓魂叟大声怪笑,十指箕张,在吕麟后退之际,又疾扑而至!

吕麟本来,虽然被钓魂叟连逼退了三步,可是仍可以站稳身形。

但是他一见钓魂叟又立即扑了过来,心知这两抓,实是难以避过!

心念电转之际,他已然有了主意,就着后退之势,身形向后一仰,竟然自动倒在甲板之上。

他刚一倒下,钓魂叟身形向前一俯间,双手已然疾抓而下!

吕麟屏住了气息,心头怦怦乱跳,就在钓魂叟十指,离他面门,只不过尺许,眼看两抓抓下,只怕连整颗头颅,都要为他抓裂之际,陡地右手疾出,一式“双峰插云”,向钓魂叟肚际攻出!吕麟此际,已然是拼命的打法。他那一击,在险中求胜,实是万无一失。就算钓魂叟双手抓下,将他头颅抓梨,腹际也必然被吕麟袭中,只怕也要受重伤!两人出手之快,实是间不容发,吕麟一式攻出,钓魂叟在电光石火之间,竟呆了一呆!钓魂叟这一呆,下手不免慢了一慢,恰是给吕麟以莫大的真机!吕麟手上一紧,那一式“双峰插云”,已经攻中了钓魂叟的腹际。他手指一攻中对方,连忙向旁一滚。也就在那瞬息间,只听得钓魂叟大叫一声,同时,又有“叭”,“叭”两声巨响,传了过来。

任百忙之中,吕麟也根本不及去观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只是觉得,两股锐风,在颊边掠过,自己已经避开了钓魂叟的两抓!

他仍是继续向外滚出,又滚出了几滚,才一跃而起,只见钓魂叟面色铁青,正在踉跄后退,在刚才吕麟所躺的地方,甲板之上,有着十个乌溜溜的深洞!

原来刚才,钓魂叟一见吕麟,向自己的腹际攻出了一招之际,也知道吕麟是困兽之斗,存心拼命。他也知道吕麟的金刚神指之力,非同小鄙,若是被直接袭中,也不免受伤。

而在钓魂叟的心目中,只当自己和吕麟动手的结果,胜的一定是自己,在吕麟而言,可以拼命,在他而言,虽然可以致吕麟于死命,自己却是不愿意受伤,因此才会在最紧要的关头呆了一呆。

怎知高手过招,性命相搏,实是没有一丝一毫可差!

他心中一呆,手上只是略慢了一慢,那慢的时间,实是微不足道,跟本觉察不出来的。

但就是这样,他们两人之间的情势,却完兮不同,反为吕麟制了先机!

吕麟手指,在钓魂叟腹际,连攻了两下,钓魂叟立即双手疾插而下时,吕麟已经向外滚开,钓魂叟十指,直插入甲板之中!

而吕麟那两指,虽是在仓皇之中攻出,未曾认准了他腹际的要穴,但直接袭中,金刚神指之力疾吐,也将钓魂叟整个人震得向上腾起,气血翻涌,若不是他功力绝顶,只怕更是禁受不住!

当时的情形,如果吕麟在一避开钓魂叟的一抓之后,不继续向外滚出,立即再发招应敌的话,只怕便可以取胜了。

但那时候,吕麟只觉得能以逃出钓魂叟的这两抓,已然侥天之幸,怎敢再有奢望?因此便失了一个取胜的机会。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25章 宿梦重圆,荒岛渡良宵 下一章:第027章 求火羽箭,重赴墨礁岛
热门: 黑鹰传奇 腊面博士 怪笑小说 隗家村 白玉老虎 底牌 五次方谋杀 御手洗洁的旋律 民国秘事2:朱雀堂 风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