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狼口余生,雪魄珠解毒

上一章:第023章 无风起浪,吕小侠脱困 下一章:第025章 宿梦重圆,荒岛渡良宵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天孙上人,在昔年明都老人死后,来峨嵋吊丧,便一去不归,令得长白派从此式微,这件事,也一直是武林之中的一件谜。

直到吕麟在墨礁岛上,得睹天孙上人的遗字,方知这一代异人,已和斑龙仙婆在墨礁岛上,斗了个两败俱伤,一齐死去。这一个谜才被揭了开来。

可是,谜虽被揭开,对于寻找火羽箭的下落,却并无帮助。

因为铁神翁将火羽箭给了天孙上人,火羽箭现在何处,自然只有天孙上人知道,可是天孙上人,却早已死去!

如果说,火羽箭是在长白派手中的话,则长白派弟子,有此异宝,也不致于武功低落到连关外马贼也打不过,被马贼逐出了长白山了。

火羽箭既不在长白派手中,那么,又是在什么地方呢?

唯一的可能,便是天孙上人,随身携带,带到了墨礁岛上。

可是,吕麟在墨礁岛上,一住三年,实是没有理由,不发现火羽箭的?

谭月华的心中,一阵一阵地发凉,她实是感到了绝望!

本来,要寻找火羽箭,已然是极其渺茫的一件事,但终算知道了火羽箭落在魔龙赫熹的手中,但是却偏偏,又作了赫夫人的陪葬物。

而且,在赫夫人的墓穴之中,还找不到火羽箭,烈火祖师,好不容易,藉着一块麻巾,认出那是铁神易的物事,断了的线索,便算是续上了,但铁神翁的下落,又只有谭月华一人知道。

谭月华将这个密,讲给了吕麟听,吕麟又未曾见到铁神翁,便身落人手。

幸而谭月华因一念之得,在铁神翁临死之际,赶到他的面前,得知了火羽箭的下落。

但是,火羽箭却是给了天孙上人,所有的线索,到此又断了!

再要找到那七枝火羽箭,只怕比登天还难!

谭月华想了好一会,才黯然地离开了当地,向峨嵋山外走去。

一路上,她仍然在想,天孙上人得了火羽箭之后可能作什么用途,但是却不得要领。

她出了峨嵋山,已然是第二天晌午时分,这才陡地想起吕麟来。

吕麟未曾去见铁神翁,所遭遇到的意外,极可能是遇上了苗疆七魔中的红绿两魔!谭月华想到此处,便急急向前赶路。

出了娥嵋山之后,便碰到一拨武林中人,乃是想到青云岭去的。

谭月华并没有与他们动手,只是向他们问了几句,便已然获悉,红魔厉空,绿魔杨赛环两人,捉住了吕麟,将吕麟钉在木板之上,解往至尊宫,作为向六指琴魔进见之礼一事!

谭月华当时,便自忧心如焚,立即向前赶去。

可是,她和红、绿两魔,相差三日的路程,自然追赶不上!

却说吕麟,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暮色越来越浓,终于,天色渐惭地黑了下来。那麻痹之感,也已然来到了腹际。

吕麟眼睁睁地望着天上繁星,心中泛上了一片茫然之感。

这时候,他已然不知道什么叫悲伤,而且是阵阵地怅惘。

因为,他一个人躺在地上,已然将近三个时辰了,四周围一直静到了极点。

在开始之际,他想起自己,不免要化血而死,心中突然不免难过,但是过了三个多时辰以后,他全身都几乎麻痹了,已生出了一种懒洋洋的感觉,感到就此睡去,永远不醒,似乎也没有感到了什么痛苦。

当然,他仍是难免想到,六指琴魔未除,父母的血海深仇未报,甚至自己最想见的人,到死前也不能见上一面。

因此,在他的心中,乃会产生那种怅惘之极的感觉。

夜越来越深。到了午夜时分,吕麟除了感到自己的心还在跳之外,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天上的繁星明月,都像是在飞舞盘旋,成为一道一道银色的光芒,又像是一张银色的大网,要向他罩了下来一样。吕麟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去看它。

他眼中,不由自主,流出了眼泪,心中长叹了一声,只觉得自己的神智,已然越来越迷糊,终于,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之中。

他心中不断地想着:我要死了!我立即就要离开人世了……

反正死亡,已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他反倒希望死亡早些来临。

吕麟知道,红、绿两魔的毒药,极为厉害,一等那麻痹之感,到达心房附近,也就万无生理,思潮反覆,静待死神的降临。

那时候,他全身的麻痹之感,已来到了心口的附近。

吕麟在半昏迷的状态中,只觉出心还在跳,还没有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之间,他耳际起了一阵一阵的鸡啼之声。

吕麟一听到了鸡啼之声,不由得心中起了奇怪之意,暗忖难道天亮了?还是自己已然死了,在阴间也有鸡啼声?

他勉力地、缓幔地将双眼睁开了一条缝来,刺目的阳光,立时使他又闭上了眼睛。

吕麟心中,又是陡地一呆。

阳光如此之盛,自己当然不是已死了。

但是,为什么自己竟然能捱过了一夜,而不致于化血而死呢?

他心中模模糊糊,设想了许多可能,都不能作为完满解释。

但是吕麟总知道了一个事贾。那就是:自己可能不会死!

虽然,这个可能,来得十分渺茫,但是却又有了希望。

那夜,吕麟的心中,根本已然没有了希望,此际,他居然捱过了一晚上,虽然身子仍不能动弹,但是却并未死去,他心中希望一生,精神又为之一振,又勉力睁开眼来,只见四周景物依然,天色也十分好,万里晴空,白云飘荡。

吕麟吸了几口气,仍然卧在地上不动。

在不知不觉间,又过了一天。

天色再度渐渐地黑了下来,吕麟仍然未曾完全丧失知觉。

他没有死去,但是,却也只有心口部份,尚未曾有那股麻痹之感,全身仍是丝毫也不能动弹,不死不活地躺在地上。

吕麟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心想这样下去,自己只有多受苦痛的折磨,结果,仍是难免一死,造化弄人,未免太甚!

等到暮色渐浓之际,吕麟忽然听得远处,传来了几下狼嗥之声。

待吕麟再要去定神细听时,那狼嗥之声,却已经不再响起。

吕麟心中一凛,转过眼去,在离他不远处,绿魔杨赛环的体,仍然远在。

他吸了一口气,心知就算附近没有狼的话,在这样的情形下,也可能将狼引来的。

他静静地等着,过了没有多久,只听得在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极其轻微的“悉索”之声,吕麟猛地一愣,转眼看去,只见黑暗之中,出现了两点绿幽幽的亮光,正在向前移来。

吕麟心中,生出了一股寒意,闭上眼睛,不再看下去。

片刻之间,他已听得一片撕骨裂肉的咀嚼之声,他忍不住又睁开眼来看时,只见自己身旁,正蹲着一头老大的青狼!

那头青狼,离他只不过尺许,一蓬骚的热气,几乎喷到了他的脸上!

而另外还有两头青狼,早将绿魔杨赛环的体,嚼吃乾净,不一会,在吕麟的身旁,蹲了下来。吕麟心知那三头青狼,刚吃了一个人,腹中并不饥饿,是以暂不发动。

但是,谁知道那三头青狼,什么时候,会对自己动口,将自己作为腹中之食呢?

吕麟想闭上眼睛,不去看眼前的情景,更不去想可能发生的事情,只当自己,在昨天晚上,已然死了。但是也却做不到,他不能闭上眼睛,他眼睁睁地望着那三头青狼。

那三头青狼,蹲在他的身旁,六只眼晴,发出青幽幽的光芒,也望着他。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那三头青狼,突然嗥叫了起来,嗥叫之声,惊心动魄,叫了片刻后,其中一头,突然利爪一伸,向吕麟的胸口抓到!

吕麟此际,全身不能动弹,简直连一点反抗的力道都没有。

只见狼爪过处,“嗤”地一声响,胸口传来一阵剧痛,已经连衣服,带皮肉,被狼爪抓下了一大片来,吕麟暗叫道:完了!

可是,也就在此际,他陡然之间,只觉得眼前,出现了一片银辉。

同时,只见那三头青狼,也各自向后,退出了一步,吕麟呆了一呆,转目向那片就在自己身旁的银辉望去,心中更是又急又喜!

同时,他也已然明白,自己虽然身中化血毒雾之毒,何以竟能挨过两夜一日,并未死去的道理!那一片银芒,乃是一颗龙眼大小,晶莹已极的珍珠所发。

那颗珍珠,正是玉面神君东方白,化了二十年心血,方始取到的雪魂神珠!

看官,那雪魂珠,本来是可以化解任何奇毒的亘古至宝,但吕麟上次,用以吸毒之后,全珠银辉顿失,变成了漆黑的一团。

吕麟只当那雪魂珠,已然失去了效用,所以虽然一直放在身边,却并未曾加以注意。却不知雪魂珠乃是亘古以来,冰雪之精华所化,焉能就此失去效用?只不过因为吸的毒太多,需要较长的时间将吸入的毒化解而已。

上次,吕麟在莲花峰上之际,那两条大毒蟒,不敢游近他的身边,实际上也没有什么神之处,那只不过是因为雪魂珠其时,已将吸到的奇毒,化去了一小半,是以毒蟒便不敢游近而已。

吕麟中了红、绿两魔的“化血毒雾”,本来,实是非死不可的。

但总算是他,命不该绝,雪魂珠恰在此际,将以前所吸的奇毒化尽。

如果吕麟早知道这一点,趁身子远能动弹之际,将雪魂珠取出,在身上滚动一遍,则化血毒雾,立时可被吸去,也不会躺在地上,而一动也不动的了。

而吕麟却未曾想到这一点。他将雪魂珠放在怀中,刚好贴着胸口,所以,“化血毒雾”的毒气,便未能攻入心口,尽管身子不能动弹,却也不致于因此死去。直到此际,他胸前衣服,被狼爪抓破,他才知道,自己是因为雪魂珠,才保住了性命!

雪魂珠在也怀中滚出之后,落在他的右胁下,吕麟只觉得阵阵清凉之感,自胁下“极泉穴”处透入,眼看一条右臂,已然可以活动,是以他心中,实是大喜过望。

但是,也就在此际,那三头青狼,似被雪魂珠的银辉激怒!

只听得它们,低嗥一声,其中两头,又已然窜前一步,各伸利爪,向吕麟的大腿抓到,吕麟四肢麻痹,根本不知疼痛,但是狼爪何等犀利,那两抓之下,大腿上,也已然出现了十道极深的血痕!

吕麟心中,焦急已极!

他若是不能在那三头狼,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之前,令得右臂能以活动的话,则只怕仍然不免死在那三头青狼的利爪之下!

吕麟想将那雪魂珠挟在胁下,但是也右臂虽然生出了阵阵清凉之感,暂时却仍还不能动弹,那两头青狼,在吕麟的腿上,各抓出了一道血痕之后,已是白牙森森,待向吕麟腿上咬来!

而另外一头,则长舌之上,涎点滴,已伸到了吕麟的咽喉之上!

吕麟眼看命在顷刻,不由得大是着急,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陡然觉出,右胁之上,已然轻了一轻,他连忙扬起手臂来,反手一掌,向奔他咽喉咬来的那头青狼的脑门拍下!

只听得那头青狼闷嗥一声,向旁一滚,已然口角流血,死于就地。

吕麟精神一振,手腕一振,“呼呼”两掌疾扫而出,另外两头青狼,正向他大腿咬来,被他掌风,扫得向外翻跌了出去!

只听得那两头青狼,连声怪嗥,滚出了丈许,又狠狠地扑了上来。

吕麟此际,已有一条手臂可以活动,自然不会再怕那两头青狠。

他觑得真切,一等其中一头扑近,五指如钩,向那青狼的头顶骨处,疾插而下,只听得“噗”地一声,五指已然深入狼头之内,那头青狠,连声都未出,便已然死去!吕麟顺手一挥,“砰”地一声响,死狼和另一头青狼相碰,将那头狼摔出老远,夹着狼尾,一溜烟地向外逃去!

吕麟松了一口气,抛开了手中的死狼,取起雪魂珠来,遍体滚动,雪魂珠滚到何处,何处便觉得一阵一阵的清凉。

前后只不过半个时辰,他已然四肢都能够活动,看雪魂珠时,银辉黯淡了许多,仔细看去,银辉滚转,像是天际的云雾一样,变换不定!那雪魂珠已然多次救了他的性命,他郑而重之地将它收了起来,才又盘腿,打起坐来。

到了第二天天明时分,吕麟已然觉得神气清爽,功力全复。

到这时侯,他再回想前两天的遭遇,简直像是做了一个恶梦一样!

也在附近,徘徊了片刻,拾起了紫阳刀,心想自己在峨嵋山中,未曾找到铁神翁,反倒遇到了红、绿两魔,几乎身陷鬼门关中,已然耽搁了不少时口,如今侥幸无恙,自当再向峨嵋山去!

主意打定,他便一直向西而去,当天中午时分,吕麟来到了一个小镇之上,在一家饭店中打尖,刚一坐下来,便见到宫无风带着两个大汉,走了进来。吕麟自然不怕宫无风,但是他此际,却不想生事,幸而他坐在一个角落上,连忙转过头去,宫无风也未曾在意。

吕麟等他们三人,坐了下来,才转过头去,偷偷地看了他们一下。

只见宫无风等三人,并未曾注意自己,心想还是快些离去的好。

他正想出饭店,刚一欠身,便听得一个大汉道:“宫座主,谭月华那丫头,以我们三人之力,并不是打不过她,你何以放她走了!”

吕麟一听此言,心中不禁猛地吃了一惊,连忙又坐了下来。

只听得宫无风“哈哈”笑道:“你们知道什么,我自有道理。”

那两个大汉齐声道:“我们也知道宫座主必有缘故,愿闻其详。”

宫无风道:“以我们三人之力,虽然可以打得过谭月华,但是你们可知道,黄公子十分喜爱她吗?就算我们将她捉住,解往至尊之宫,黄公子心中,也不会高兴,虽说至尊对黄公子所为,心中不满,但他们究竟是父子,所谓疏不间亲,你们可明白了!”

那两个大汉笑道:“宫座主果然好主意!”

宫无风道:“至尊难免要死,他死后,八龙天音绝学,自然传给黄公子,我们岂可开罪于他?”

那两个大汉又道:“看谭月华的去路,好像是正向着至尊之宫而去的,不知她又去作什么?”

吕麟本来,听得他们提起谭月华来,心中不免大是吃惊。

可是他听了宫无风的话,知道三人并未曾敢与她动手之后,已然放下心来,如今一听得那大汉说谭月华是向至尊宫去的,又不禁倏然而惊,忙又再用心,听他们交谈。

只听得宫无风又是一阵大笑,道:“我已知她去至尊宫为什么了?”

那两个大汉道:“莫非她回心转意,愿意嫁给黄公子了吗?”

宫无风道:“自然不是,她这一辈子,绝不可能嫁给黄公子的!”

那两个大汉,面上出现了疑惑不解之色,道:“那么,她是为了什么?”

宫无风得意洋洋地说道:“她是为了吕麟这小子!”

吕麟一听得宫无风突然间,提出了自己的名字来,心头更是紧张。

宫无风道:“她一定是听到了吕麟已被红、绿两魔,解到至尊宫来一事,所以前去救他的。却不料已被我略施小计,令得吕麟和双魔火拼,两败俱伤,谭月华到至尊宫去,公子正被至尊幽禁,也是凶多吉少,但是黄公子得知,又怪不到我们头上,哈哈,人家一石二鸟,我这乃是一石三鸟之计!”

宫无风讲完,那两个大汉,更是连声奉承不已,吕麟在一旁,越听越是冒火,也越听越是吃惊,他想了一想,手按紫阳刀柄,站了起来,身形一晃,已然来到了宫无风的身边。

宫无风正在洋洋得意,绝未想到吕麟就在自己的身边!

等到吕麟来到了也的身旁,他仍然不知道,远当是店小二,一挥手,道:“再打两斤好酒来。”

吕麟冷冷地道:“宫座主,不要喝得太多了!”

宫无风虽然诡计多端,机智绝伦,可是陡然之间,听得吕麟的声音,在自己耳际响起,他也不禁猛地一愣,整个人直跳了起来。

吕麟一声冷笑,道:“宫座主,这又何必!”

此际,宫无风身旁的那两个大汉,一见吕麟突然现身,也是大吃一惊,各自手腕一翻,一掌已待击出,吕麟一声冷笑,道:“谁敢动手?”

那两个大汉,面面相觑,坐在椅上,竟被吕麟一言镇住!

宫无风面如死灰,道:“是……老弟,你竟敢言而无信吗?”

吕麟道:“什么人言而无信!”

宫无风已然缓过了气来,道:“我与你约好你要代我除去红绿两魔的!”

原来,宫无风以为茁疆七魔,昔年在武林之中,享有何等威名,如今蛰伏多年,武功只有更高,吕麟虽然得天独厚,但只怕在力战双魔之余,他也是自身难保,不能幸免!

因此,他此际看到吕麟活生生地站在面前,还当作吕麟未曾履约。

宫无风却不知道,他所料本来一点不差,吕麟虽然竭力除了红绿两魔,也自身中奇毒,但是,却仗着雪魂珠之力,而能幸免于难!

当下吕麟道:“是啊,红魔、绿魔,已然都死在我的手下了!”

宫无风一听,心中更加吃惊,猛地站了起来,身子已然禁不住在微微发颤,道:“吕公子……果然英雄年少……在下佩服……得很,我们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别过了?”

他一面说,一面语音已然禁不住发抖,一讲完,转身便想走开。

吕麟不等他转过身去,立即沉声喝道:“宫座主,识趣的,坐下来。”宫无风苦笑了一下,道:“吕公子……”

吕麟道:“少废话,你坐不坐下?”

宫无风心知自己这一方面,虽然有三个人,但是若要动起手来,只怕不是吕麟的敌手,无可奈何,只得又坐了下来。

吕麟忙道:“你们是在什么地方,遇到谭姑娘的?”

宫无风道:“在离此约莫七八十里之处。”

吕麟道:“她可是当真上至尊宫去的!”

宫无风不敢玩什么花样,只得道:“看情形确是上至尊宫去的。”

吕麟想了一想,冷冷地道:“宫座主,你要是想我不下手害你,就得带我,混入至尊宫去!”

宫无风一听,面上色变,道:“这……如果叫至尊知道了,还……当了得?”

吕麟一声长笑,右手中指,已然倏地竖起,他虽然将金刚神指之力,蓄而未发,但是气势已然是十分慑人,只听得他道:“宫座主,你自问可当得起我金刚神指的一击?”

宫无风呆了半晌,迅速地在想着对策。

他心中暗忖,若是要在此处,和吕麟动手,当然不是对手巳但如果将他引到了至尊宫中,突然翻脸,只怕吃亏的仍是他!

因此,他点了点头,道:“吕公子,我将你带到至尊宫,这事不难,但到了至尊宫,只怕你自已,也是难得幸免!”

吕麟早已洞穿宫无风的心意。他自然知道,自已此去,固然极其危险,但为了救谭月华,却是不得不去。闻言立即道:“到了至尊宫,若是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一定死在我的前面!”

宫无风一厅,倒抽了一冷气,吕麟喝道:“快走!”

宫无风和那两个大汉,面面相觑,一齐站了起来。那两个大汉,乃是宫无风的心腹,宫无风一站起之后,吕麟一伸手,便已然抓住了他的脉门,那两个大汉,更是不敢妄动。

四人一齐向外走去,来到了门口,三匹骏马拴在柱上,吕麟和宫无风两人,共乘一骑,撒开僵绳,三匹马便向前疾驰而出。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23章 无风起浪,吕小侠脱困 下一章:第025章 宿梦重圆,荒岛渡良宵
热门: 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 七宗罪14:小镇狂魔 只有他知道一切 幽冥怪谈1:夜话 灵异怪谈 莫斯科情人 佛医古墓 王道剑 黑信封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