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无风起浪,吕小侠脱困

上一章:第022章 清理门户,大闹峨嵋山 下一章:第024章 狼口余生,雪魄珠解毒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厉空和杨赛环两人,本来便不认得宫无风的。

但此际离至尊宫已近,宫无风又气度非凡,他们两人,自然可以猜到,来的是武林至尊之宫中,有地位的武林高手。因此厉空一拱手,道:“在下苗疆七魔之中,红魔厉空!”

厉空这句话,才一出口,宫无风的面色,便自微微一变。

但是他却立即恢复了常态。

厉空一心前来投奔六指琴魔,也未曾觉察到宫无风的面色有异。

反倒是在一旁,被铁箍箍住,身在木板上的吕麟,觉察到了宫无风面色上的变化,心下不禁一奇,暗忖这是什么原故!难道宫无风和苗疆七魔,曾有什么仇恨不成?可是看他们的情形,却又分明未曾见过!

当下宫无风忙道:“久仰!懊仰!这位呢?”

绿魔杨赛环尖声道:“在下姓杨名赛环!”

宫无风“呵呵”一笑,道:“武林至尊,得知两位到来,定必大是欢迎!”

厉空一笑,道:“我们此来,还有一些薄礼,送来给至尊!”

他一面说,一面便向钉在木板之上的吕麟,指了一指,宫无风早已看到,钉在木板上的人,乃是六指琴魔务必要找到的对头之一。

也正因为这一点,他听到厉空报出名头之际,面色才会微微一变!

原来宫无风此人,不但诡计百出,而且,野心也是极大。

在金骷髅未到至尊宫之前,他在至尊宫中,玩弄权术,俨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金骷髅一到,和黑神君两人,深得六指琴魔信任,金骷髅又随侍在六指琴魔的身侧,宫无风在武林至尊之宫中的地位,已然打了一个极大的折扣!

而厉空和杨赛环两人,乃是苗疆七魔中的人物。那“苗疆七魔”,各有所长,当年声名何等暄赫。虽然败在明都老人手下,只有两人漏网,但是邪派中人,提起他们来,仍然是十分钦佩。一到至尊宫,又必然受到重视!当然,宫无风首先便考虑过,能否将这两人,拢络为己用。

但是他立即放弃了这个念头。

一则,也师门有两个人,是死在苗疆七魔之手的,双方有着梁子。

二则,这两人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到了至尊宫后,自然可以看得出金骷髅和黑神君两人,势力比自己更大,也不会受自己的拢络。

他这人极工心计,片刻之间,已然将两人一来到至尊宫后,所可能发生的情形,俱都想了一一遍,心中已暗自有了主意。

可是从表面上,却一点也看不出来,只见他笑容满面,道:“两位这份礼,定可得至尊欢心,在下宫无风在至尊宫中,忝为四大座主之一,尚祈两位,以后多加指教!”

宫无风最后那句话,原是试探一下,厉空和杨宝环两人,究竟为人如何。

厉空“哈哈”一笑,道:“岂敢!岂敢!”竟老实不客气起来!

宫无风心中,勃然大怒。

但是他面上,仍是不动声色,向后一挥手,那七八人,一齐调转马头,向着至尊之宫,疾驰自去,宫无风又道:“两位且跟我来。”

他一面说,一面也牵动马头,向前驰去。厉空和杨宝环两人,满怀高兴,带着吕麟,跟在后面。吕麟在木板之上,拼命运气,希望在最后关头,可以挣脱那些铁箍逃走。

可是,“苗疆七魔”所用有毒药,实是厉害无比,吕麟始终难以令得全身真气,通畅无阻,身子也仍是软绵绵地。吕麟心中,又长叹了一声。如今,他只有最后一个希望了。那希望就是,如果到了至尊宫,黄心直知道了这件事的话,他可能会再坚持的救自己一次!除此以外,吕麟实是想不出什么可以脱身而去的办法!

没有多久,宫无风和红、绿两魔,已然驰出了五六十里。刚才跟着宫无风而来的那七八人,早已然跑得踪影不见。只见眼前的大路,越来越宽,显然是最近才修而成的。

大路的两旁,也有着不少的亭子,想是供至尊官人,来回驰骋之际,作憩息之用。

吕麟见了这等情形,心中更是禁不住一阵一阵地难过。

他此际心头难过,倒不仅是因为这次,落在六指琴魔的手中,便万难逃脱,而且,还因为四面八方的巨大恶,闻风来投的,越来越多,至尊宫的势力,也是日盛一日,火弦弓仍在至尊宫中,火羽箭虽说有了线索,但仍是渺茫之极。

这样下去,只怕武林之中,噩运难止!

他想到此处,胸中愤懑之极,不自由主,热泪夺眶而出!

又过了不多久,只见宫无风突然一勒马,在一座老大的凉亭子旁,停了下来。

红魔厉空忙道:“宫座主何以不再前进?”

宫无风一笑,翻身下马,道:“请两位下马,在亭中稍候。”

绿魔杨赛环两道刷子也似的浓眉一竖,尖声道:“为什么?”

宫无风仍是满面含笑,道:“至尊曾立下规矩,凡是前来参加至尊之宫的英雄,在未到尊宫前,必须在此凉亭,候上片刻,待接引之人,带着谒见之礼,见了至尊,听至尊令下,方始决定,是否延请入宫!”

杨赛环道:“我们两人,也不能例外吗?”

宫无风心中暗骂“好跋扈的东西”,口中却道:“两位不消候上多久,定然可蒙至尊召见,何必坏了规矩,以令至尊不快!”

厉空和杨赛环两人,互望了一眼,“哼”地一声,一齐下了马。

厉空伸手挟起了吕麟,一齐来到了凉亭之中。

宫无风向吕麟望了几眼,道:“两位,这小子面色萎黄,是中了毒吗?”

杨赛环怪声大笑,道:“下错!”

宫无风忽然双眉一皱,道:“在下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杨赛环猪眼一瞪,道:“什么话!”

宫无风一笑,道:“以两位的名头而论,一到宫中,自然为至尊重用,在下以后,多半是两位属下,因此才敢说这话。”

宫无风这几句话,捧得厉空和杨赛环两人,心中大喜。

他们两人,本就是目空一切的人物。

而且,“苗疆七魔”,除了昔年,在明都老人手中一败之外,也的确未曾在任何人手下吃过亏,横行无忌,自尊自大。

他们来到至尊宫,还曾立定了主意,若是“八龙天音”,不如传说中的那样厉害时,便取六指琴魔的位置而代之!

所以,宫无风的阿谀,正中两人下怀,两人一齐扬声怪笑,道:“你说吧!”

宫无风见两人已被自己说得相信,心内暗喜,道:“这小子,至尊对他,恨之切骨,而且武功又高,所擅金刚神指,不知伤了至尊宫多少兄弟,他如今被钉在铁环之中,自然难以逃脱,若是两位结他服了解药,岂不是更显得两位英雄无匹!”

厉空和杨赛环两人听了,沈吟不语。

吕麟在一旁,虽然被钉在木板上,但是宫无风的话,他却是听得极其清楚。

当下他心中不禁奇怪已极!因为宫无风绝不是什么善心之人,在吕麟等众侠的手下,还曾吃过大亏,受过重伤。可是他此际,却向红、绿两魔,索取解药!

表面上听来,宫无风似乎完全是在为红绿两魔着想,理由也极为冠冕堂皇,但是吕麟却知道,他心中一定另有所图。

可是一时之间,吕麟却也想不出宫无风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心中实是希望,红、绿两魔为宫无风说动,给自己服下解药,因为一服下解药,那几个铁箍,凭自己之力,要挣断也并非难事?

宫无风见厉空和杨赛环两人,犹豫不决,又说:“还有一点,至尊必定是要以‘八龙天音’,令这小子受尽痛苦而亡。如果他身中奇毒,只怕‘天龙八音’一起,这小子便自死去,难免使至尊不乐,两位尚祈深悉!”

红魔厉空道:“你说你要先带这小子去见六指琴魔吗?”

宫无风道:“至尊如此规定,在下也实无他法可想!”

厉空道:“那你却要小心些,解药一施,半个时辰之内,他便可以功力全复了!”

宫无风道:“半个时辰之内,这小子已然身在至尊之宫了!”

厉空这才“嗯”地一声,突地伸出手来,中指“拍”地一弹。

就在他一弹之际,只见一片彩蓝色的薄雾,已然随之而发!向吕麟头部,罩了下来。

宫无风在一旁见厉空如此出手,心中不禁又吃了一惊。

他心中暗忖,武林之中,善于使毒的邪派中人,自己也曾会过不少,但是像厉空那样,出手如此神奇,一弹指间,便已然有一片薄雾飞出,事先却一点迹象也没有的,却是绝无仅有!

吕麟身在木板之上,不能动弹,一觉出那蓬彩蓝色的薄雾,向自己迎头罩来,也不知是吉是凶,反正他无法趋避,只得听天由命。

片刻之间,他鼻端已然闻到了一股异样的辛辣之味,全身不由自主,震了一震。

也就在那一瞬间,那一片蓝雾,也已然随风而逝,不知去向。

厉空道:“解药已施,你将他带走吧!”

宫无风道:“阁下如此神技,确是罕见!”

宫无风那两句话,倒的确是存心而发,并非过分阿谀之词。

厉空“呵呵”一笑,道:“我们两人,所使各种毒雾,相克相成,刚才这片彩蓝色的薄雾,若是未曾为另一种淡黄色薄雾所迷,全身软弱,不能动弹,一经吸入,便癫狂而死。但如果已然中毒,却又能解毒,些须小技,宫座主何必盛赞!”

这一番话,听得宫无风出了一身冷汗,暗忖若是这个人,有了害人之意,谁能够刻刻提防,不为他们的毒药所趁!

他心中吃惊,更是不敢和两人,久在一起,忙道:“两位在此稍待,在下在一个时辰之中,必然可以回来,接两位去见至尊的。”

厉空和杨赛环两人,在凉亭中坐了下来。

宫无风挟起木板,飞身上马,便向前驰去。

吕麟在那股辛辣的异味,一入七窍之后,没有多久,便已然觉出,任、督二脉,断续的真气,首先已然连接了起来。

他心中虽还不知宫无风的真正用意何在,但是却也大是欣慰。

因为,红魔厉空所发出的那片蓝雾,确是可解自己所中的奇毒。

而只要武功一复,要挣脱铁箍,并非难事,只怕未到至尊之宫,便可走脱!

吕麟一想及此,更是希望陡生,也不管宫无风策马疾驰,只是紧闭双目,运转真气,不到小半个时辰,已然觉得全身真气,将可以畅通无阻!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吕麟忽然觉出宫无风已然停了下来!

吕麟的心中,不由得陡地一凉,暗忖莫非已然到了至尊宫?

他连忙睁开眼来,却又是一呆。

因为算来,这些时候,宫无风已然可以来到至尊宫的附近了。

可是吕麟睁眼一看,只见身在一个阴暗无比,怪石嶙峋的小山谷之中。那小山谷的形势十分隐蔽,四面危崖高耸,连阳光也晒不进来,是以十分阴暗潮湿,也静到了极点。

吕麟心中刚一凛间,宫无风手臂一振,已然将吕麟震出了丈许,落在地上,他也接着,飞身而下,吕麟心知宫无风将对自己不利,连忙再运转真气,希冀在宫无风赶到之际,便能挣脱铁箍。

但是,真气运转,却是急不出来的,吕麟刚一鼓动真气,宫无风已然扑到,手腕翻处,一柄尺许长短,明晃晃的利刃,倏地出手,刀光已然指住了吕麟的咽喉,吕麟只觉得凉飕飕地,只要宫无风手向下一压,他立时要死于非命!

当下,吕麟苦笑了一下,道:“想不到我竟死在你这种下三流的手中!”

宫无风冷笑一声,道:“小子,我是救你,你当我来害你吗?”

吕麟向抵在自己咽喉之上的那柄利刃,望了眼,哈哈大笑,道:“天下之大,当真是无奇不有,救人这样救法的!”

宫无风冷笑一声,道:“臭小子,你死在临头,还神气什么?”

吕麟一面在和宫无风讲话,一面也在迅速地猜想宫无风的意思。

他已然可以料到,宫无风要红、绿两魔,给自己以解药,但此际却又以利刃,将自己的咽喉抵住,必有要利用自己之处!他既要利用自己,当然也不会下手,杀害自己的!

吕麟一想及此,胆气又是一壮。

当下他一声长笑,道:“大丈夫死则死耳,何足惧哉?”

宫无风呆了一呆,忽然又满面堆下笑来,道:“吕小侠豪气凌云,确是令人佩服。”

吕麟一声冷笑,道:“你不用忽硬忽软,若是你存心救我,快将利刃,移了开去!”

宫无风道:“吕小侠,你也是明白人,又何必我细说?”

吕麟冷冷地道:“你想藉此要挟,要我作不能作之事,却是做梦!”

宫无风一笑,道:“在下自然知阁下仁侠可风,也不会要你去作不能作之事,只是想藉手阁下,除去红、绿两魔!”

吕麟一听,不由得陡地一呆。

在他的心中,对于宫无风的要求,实是难以想像!

因为刚才,宫无风对于厉空和杨赛环两人,还在笑语晏晏。

但是,不到半个时辰,却已然要自己下手,将两人除去!

吕麟呆了一呆之后。问道:“为甚么?”

宫无风道:“苗疆七魔,与在下师门有仇!”

吕麟道:“只怕我一人之力,敌不过他们。”

宫无风摇了摇头,道:“我却没有办法帮你的忙。而且,你如果答应了我的要求的话,远要罚下毒誓,绝不将你我之间的话,讲给第三个人知道,我才能将你放开!”

吕麟此际,一面和宫无风说话,一面不断运真气,全身真气,已然畅通无阻。

但是,他却仍然不敢动弹。

因为宫无风手中的利刃,已指在他的咽喉之上,他一有异动,宫无风仍然可以致他的死命!

当下吕麟想了一想,冷笑道:“你的计策不错啊!若是我胜了红、绿两魔,便代你报了仇,若是我败了,于你也毫无损失!”

宫无风一笑,道:“吕小侠究竟是明白人,这叫作一石二鸟之计。”

吕麟“哼”地一声。

宫无风不等他讲话,又道:“但对吕小侠而言,此际却大是有用,你到了至尊宫,非死不可,如今,却还可以搏上一搏!”

吕麟冷冷地道:“若是我一脱身,不去战红、绿两魔,反倒与你为难呢?”

宫无风“哈哈”大笑,道:“吕小侠,你为人光明磊落,普天之下谁不知道!既已答应了我,怎还会出尔反尔,言而无信?”

吕麟听了,默然半晌。

宫无风的几句话,确却然说得一点不错,他除非不答应,若是答应了,当然会犯险去大战红、绿两魔,而不会就此离去的!

他默然不语,宫无风又道:“吕小侠可曾打定了主意?”

吕麟忽然想起了黄心直来,道:“你说我到了至尊宫,必然难免一死,只怕未必!”

宫无风乃是何等精灵之人,一听得吕麟如此说法,已然知道吕麟的心意,一笑道:“吕小侠,烈火祖师死后,至尊怒气未息,将黄公子禁于地下密室之中,至今未曾放出,你到至尊宫,也绝不能知道!”

吕麟闻言,又呆了半晌。

眼前的情势,除了接受宫无风的条件之外,似乎并无他怯可想了!

和红、绿两魔动手,能否取胜,吕麟实在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但是无论如何,确如宫无风所说,总可以搏上一搏,比束手待毙好得多!

因此,他长叹一声,道:“好,我答应你!”

宫无风道:“吕小侠,你若是再为他们两人擒住,我也无能为力了!”

吕麟叱道:“少废话!”

宫无风“哈哈”一笑,手臂一缩,利刃提离了吕麟的咽喉。

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间,吕麟真气鼓荡,双足双手,一齐用力一挣,只听得“拍拍拍拍”四声过处,他手足上的铁箍,已然一起被他挣断,人也立即离开木板,站了起来!

他动作极快,宫无风一步未曾退出,吕麟已和他对面而立,相距尚不及一尺,宫无风心中,不由得大吃一惊,面上也为之变色!

吕麟“哼”地一声,道:“你放心,我如今绝不来伤你!”

宫无风连忙一连向后,退出了几步,方始定下神来,道:“吕小侠,不论如何,在下这次,总算对你,有相救之德!”

吕麟冷冷地道:“胡说!”

宫无风一笑,道:“在下还有一处地方,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的。”

吕麟道:“什么地方?”

宫无风伸手在怀中,摸出一只人皮面具来,向吕麟扬了一扬,道:“你戴了这只面具,到那凉亭之中,冒充是至尊宫里的人,厉空和杨赛环两人,必然想不到会是你,可以趁机下手。”

吕麟心中暗忖,对付厉空和杨赛环这等穷凶恶极的人物,原用不着讲什么武林道义,宫无风此计,却是大妙!一伸手,接过人皮面具来。

只见那人皮面具,制作得十分精巧,不但眉髯齐全,而且皮包,和生人无异,吕麟顺手将面具套在面上,宫无风道:“妙极!妙极!你出幽谷后向西行上六七里,便可见到凉亭了!”

吕麟“嗯”地一声。

宫无风道:“在下坐骑,可借你一用。”

吕麟不再说什么,身形展动,掠出了两丈,足尖点处,便已然上了马背,双腿一挟,便即向山谷之外,飞驰而出!

跑出了山谷,没有两里,便见到一条清澈之极的小溪。

吕麟就在马背之上,俯身向溪水中照去,只见溪水中映着的,乃是一个虬髯汉子,完全不是自己的本来面目。吕麟虽然看出自己的面目,完全不同,但心中仍不免十分紧张。

因为厉空和杨赛环两人,本身武功如何,不得而知,但是他们身上,几乎无处不毒,用毒的本领,确是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一动上手,的确是防不胜防,难以预料后果如同!

他在溪边,并没有停了多久,便又向西驰去,片刻间,已上了大路。

那一座大凉亭,也已然在望。

吕麟伸手,在马屁股上拍了两下,那马旋风也似,来到了凉亭之前。吕麟手在马背上,轻轻一按,人已然腾空而起,飘然而下!只见厉空和杨赛环两人,正坐在凉亭之上,向也冷冷望来。吕麟大踏步地走到凉亭之中,粗声道:“两位可是缸魔厉空、绿魔杨赛环吗?”

红魔厉空冷冷地道:“你是谁?”

吕麟又踏前了一步,道:“至尊请两位到至尊宫去,侯他召见。”厉空和杨赛环互望了一眼。

杨赛环尖声道:“宫座主呢?”

吕麟又向前,踏出了两步,厉空和杨赛环,似乎也已然觉出,事情有异,两人一齐站了起来。

吕麟道:“宫座主有事,在下前来相请,也是一样的!”

此际,他离开厉空和杨赛环两人,已然只不过四五尺远近!

厉空道:“阁下如何称呼?”

吕麟道:“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吕,名麟!”他话一出口,真气运转,一招“双峰插云”,两股劲风,已然向厉空和杨赛环两人的胸前,轰然而出!

这一招,吕麟足运了九成功力,而且又是猝然而发,厉空和杨赛环两人,虽然也看出了来人的态度,大是有异。

但是一任他们猾无比,也万万想不到,被宫无风带走的吕麟,竟会突然回来!指风一起,两人身形向旁一闪,想要躲避之际,却已然慢了一步,指风锐啸之中,正好撞在他们两人的胸口!这两股指风之力,何等强大,两人本身武功,虽也不弱,但一被指风撞中,却也是眼前金星乱冒,站立不稳,向后倒去!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22章 清理门户,大闹峨嵋山 下一章:第024章 狼口余生,雪魄珠解毒
热门: 密室之不可告人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 九鼎记 千劫眉·两处沉吟(第五部) 暮光之城1:暮色 艳情乡村 与鬼厮混的日子 代号D机关3:PARADISE LOST 吸血鬼日记5:回归-暮色降临 必须找到阿历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