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爱才一念,华山派收徒

上一章:第018章 夺火弦弓,一招败四老 下一章:第020章 光团救险,暗器杀凶徒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黄霸呆了片刻,又大声骂道:“六指琴广乃是天下第一大混蛋,大王八,臭龟蛋,娘子养的,俺再也不认他是武林至尊了!”

黄霸那几句话一说,宫无风等人,莫不大惊失色。宫无风究竟见多识广,他已然想到,黄霸突然失却常态,一定是烈火祖师已然使出了华山传,“眩神法”功夫!

他心中也不禁大吃了一惊,叫道:“黄霸,还不快回来!”

可是吕麟也在此际,大声叫道:“黄霸,像你这种人,活在世上,也没有多大用处,快些自尽算了吧!”

黄霸大声道:“是!”

只见他一个“是!”字甫出口,突然双拳并举,向自己顶门劈下!

只听得“扑”地一声,他那全力以赴的两拳,竟将他自己的天灵盖,砸了个粉碎,鲜血恼浆,迸射而出,他身子晃了几晃,“砰”地跌倒在地,恰好和刚才那个,被东方白吓死的人,并列地上!

这一来,连宫无风也不禁向后,疾退出了两丈开外!

宫无风一退,众人更是大乱!

施不羁高叫道:“我说如何?”

他一面叫,一面掉转了马头,向前疾驰而出!

其余众人,纷纷抢上马背,在混乱之中,叫声连天,片刻之间,连宫无风在内,三四十人,跑了个乾乾净净!东方白、烈火祖师和吕麟等三人,一见众人远去,不由得哈哈大笑!

烈火祖师道:“东方先生,究竟还是你了得,一出声,便吓死了一人!”

东方白笑道:“老烈火,你可别对我便眩神法,我还不想自击天灵盖而死哩!”

东方白虽然未曾正面地称赞烈火祖师,可是他的话,谁也可以听出,正是对烈火祖师推崇备至。烈火祖师位尊艺高,一生之中,也不知听到了多少阿谀奉迎之词。

但是这样的话,出诸同是一流高手的东方白口中,便大不相同!

因此,他心中大是高兴,呵呵笑道:“东方先生,你要是早肯讲这样的话,咱们两人,也不致于元气大伤,提心吊胆了!”

东方白剑眉一扬,道:“老烈火,你又为何不肯讲刚才的话?”

两人相视,又是一阵大笑,在这一阵大笑之间,两人原来心中所存的芥蒂,尽皆消去。

缓缓地站了起来,东方白一俯身,正要将火弦弓拾了起来,放入怀中之际,突然听得树上,传来“哈哈”一阵笑声,一条人影,飘然而下!

东方白,烈火祖师和吕麟三人,不由得齐皆大吃了一惊!

东方白不由自主,呆了一呆之际,那条人影,已然疾掠了下来,抢在东方白的前面,向火弦弓扑去!东方白这一惊,实是非同小鄙,反手一掌,便向那人拍出。

本来,东方白的一掌之力,足可裂石开碑,但是此际,他一掌拍出,虽然出手仍是快疾无比,招式也是神妙之极,但是却没有什么力道!只听得“拍”地一声,那一掌,正击在那人的背脊上上可是那人却一声大笑,已然将火弦弓抢在手中,向前疾滑而出!

烈火祖师和吕麟两人,连忙赶了上去,却被那人“呼呼”两掌,逼退了开来!

只见那人身形,在丈许开外站定,体态潇,只见他一身银白色的长袍,约莫四十上下年纪,衣襟上以金线诱出一个骷髅,若不是眉宇之间隐有邪气,也不失为一个颇是神俊之人物!

只见他手持火弦弓,“哈哈”一笑,又道:“东方先生,烈火祖师,在下今日此举,未免有趁火打劫之嫌,但兵不嫌诈,想来两位,也必然不会责怪在下的!”

烈火祖师、东方白和吕麟三人,听了他的话,不由得面面相觑!

他们三人,绝未料到,好不容易将宫无风、施不羁等人吓走,却不料金骷髅又会突然出现,将火弦弓夺在手中!

若是三人未曾受伤,根本不消烈火祖师和东方白出手,只要吕麟一人,只怕金骷髅便难以接得上三招“金刚神指”!鄙是此际的情形,却是金骷髅占尽了上风!

东方白首先一笑,道:“自然不来怪你,但你要此弓何用?”

金骷髅一笑,道:“自然是带到至尊之宫去,只要我将火弦弓交给六指琴魔,在至尊宫中,我也任便可以在四大座主,四大殿主之上!”

东方白冷冷地道:“不错,这倒是卖身投靠的一个好办法。”

金骷髅面上,笑容顿,道:“东方先生,你出言要谨慎些!”

东方白又是一声冷笑道:“是吗?”

金骷髅扬声怪笑,道:“自然,我早已隐身树上,你们三人的底细,我尽皆知道,莫非如今,还敢对我出言不逊吗?”

东方白一听,心中暗忖,自己也是隐身树上,扑了下来,和烈火祖师动手的。金骷髅一定是在自己和烈火祖师动手之际赶到此间的,悄没声地上了大树,以致自己全然不知!

吕麟在一旁,见到金骷髅行为嚣张,不由得大怒,喝道:“你竟敢对我师博,这样讲话吗?”

金骷髅将火弦弓在怀中一放,一声冷笑,道:“臭小子,你死期已至了,还不知吗?”

东方白一听得金骷髅如此说法,同是看出他眼中杀机隐现,心中不禁大惊。

他暗忖自己这一方面,虽有三人之多,但是金骷髅武功甚高,真要是他起了杀机,动起手来,只怕自己纵横一世,结果却要阴沟里翻船,命丧于金骷髅这种二流人物之手!

当下他心念电转,忙道:“麟儿不必多言,由得他去吧!”

东方白强忍胸心怒气,如此说法,无非是想金骷髅得了甜头之后,不再打他们三个人的主意,就此离去,则虽然失了火弦弓,还可以慢慢设法。

可是金骷髅的为人,极是猾,他心中早已打定了主意,知道眼前是一个绝其难得的机会,如果不趁这个机会将三人除了,只怕后患无穷。

因此,东方白才出口,他已然道:“东方先生,不济事了?”

东方白神态自若,仰天一笑,道:“好!好!老烈火,你有话说吗?”

烈火祖师面色铁青,一声不出。

吕麟明知自己此际,不是金骷髅之敌,可是他性子极烈,实在按捺不住,心想反正难免死在他的手中,何不拼上一拼?

他主意才一打定,手中紫阳刀疾挥而起,跃向前去,毕刀便砍!

金骷髅一声长笑,身形微侧,便已将吕麟的这一刀避开。

同时,他右手伸出,在吕麟的腰际,抓了一把,向外一挥间,吕麟已然身不由主,向外跌出了丈许,“叭”地一声,跌倒在地!

烈火祖师一声怪吼,喝道:“金骷髅,你敢望一望我吗?”

金骷髅抢上几步,足尖起处,已踢中了吕麟的腕间,将紫阳刀踢飞了开去,转过身来笑道:“老烈火,你此际的眩神法,只能治治黄霸这流人物,如何奈何得了我!”

他一面说,一面果然向烈火祖师正视,烈火祖师尽力施展,但金骷髅的内功甚高,烈火祖师却是未能将之迷惑!

金骷髅哈哈大笑,续道:“东方先生,老烈火,实和你们说,若只是将火弦弓送去至尊宫,只怕我在至尊宫中的地位,仍不能在四大座主和四大殿主之上,但如果将你们两人的首级,一并送去……”

他讲到此处,东方白和烈火祖师两人,心中不禁大是骇然!

因为,根据金骷髅的盘算,自己两人,实是有死无生!鄙是,金骷髅的话,才一讲到此处,却陡然地停了下来。同时,只见他面色陡地为之一变。东方白等三人,不禁大是奇怪。

他们俱看到,金拓髅像是在自己的身后,发现了什么东西,是以才会如此奇怪的。因此,他们三人,一齐回头看去。他们三人,才一回头,只见一条人影,向前疾掠了过来!那人身形之快,实是难以形容,快到他看来根本不像是人,而只是一股轻烟而已!鄙是三人,一看便已认出,除了黄心直以外,谁也不可能有那么好的轻功!黄心直突然前来,当然是因为他遇到了宫无风等人,讲起自己在此之故!

转眼之间,黄心直已在三人的面前站定。三人一见黄心直赶到,心中不禁又是高兴,又是难过!他们知道,金骷髅既然也和乃兄黑神君一样,起了投靠至尊宫的念头,当然不敢得罪黄心直的,而黄心直也一定不会肯让他加害自己,这便是他们三人心中高兴的原因。

可是他们三人却也知道,黄心直一来,火弦弓已然失定了!

火羽箭未曾找到,好不容易得了火弦弓,总算有了一半希望,但是却又得而复失,以后再想夺取火弦弓,不知又要费多少手脚!

因此三人一见黄心直赶到,尽皆不语。

黄心直一到,便向东方白行了一礼,道:“东方先生,你将火弦弓,给了我吧!”

东方白苦笑一下,道:“心直,火弦弓已不在我这里了!”

黄心直一愣,急得几乎要哭了出来,道:“在什么地方?”

吕麟向金骷髅一指,道:“在他身上。”

黄心直心知东方白和吕麟两人,绝不会说谎,他向金骷髅望了一眼,也不认识他是什么人,忙又道:“这位朋友,可能将火弦弓给我!”

金骷髅自从在峨嵋青云岭上,被七煞神君谭升赶走之后,便和黑神君分了手,他一直在这一带,一个山谷之中隐居。

也是东方白等三人合该有事,这一日,金骷髅追逐一头梅花小鹿,来到此处,发现东方白和烈火祖师两人,正在激斗,他便匿身树上。

此际,他也风闻乃兄黑神君已然投奔了六指琴魔,位居四大座主之一。他自然也想前去投靠,但是他为人极攻心计,心想不去至尊宫则已,一旦到至尊宫,则一定要居于极高的地位。

因此,他才迟迟未曾成行,直到他发现了东方白和烈火祖师,才发现那是自己最好的进身之阶,因此,才在宫无风等人退去之后,突然出手,将火弦弓拿到了手中!

而且,他远要取东方白和烈火祖师两人的首级,前去至尊宫!

此际,他一听得黄心直对他如此说法,心中不禁有气,道:“你是什么人?”

吕麟冷笑道:“提起他嘛,只怕你要替他叩头哩,他便是如今僭称武林至尊,凭八龙天音横行天下六指琴魔之子!”

金骷髅一听得吕麟如此说法,心中不禁陡地吃了一惊。吕麟的话,金骷髅立即深信不疑!因此,他虽然未曾见过黄心直,但是却也听到过,六指琴魔有一个儿子,容颜奇丑,轻功之佳,世无其匹,就是原来魔宫中的鬼奴。所以他一听吕麟说出眼前这个丑陋无此的人,就是六指琴魔的儿子时,他实是丝毫也不怀疑!

当下他愣了一愣,道:“原来是黄心直公子,当真失敬得很!”

黄心直忙道:“火弦弓可是真在你这里吗?”

金骷髅点了点头道:“不错。”

黄心直不禁大喜,道:“快给我!膘!膘!”

金骷髅心中,不禁大是犹豫。他得了火弦弓,本来就准备去交给六指琴魔,以换至尊宫中的高位的,照理来说,此际给黄心直,也是一样。

但是,他却又怕黄心直在得了火弦弓之后,完全不在六指琴魔面前提起他来!

因此,他想了一想,便道:“黄公子,在下冒万死之险,得了火弦弓,本当亲手献给令尊,以求令尊收录的……”他讲到此处,便住壁不言。

黄心直“啊”地一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可是要我爹重用你吗?你既然得了火弦弓,不但我爹会对你另眼看待,我也十分感激你。”

金骷髅心中大喜,又道:“黄公子是否以为,在未到至尊宫前,那张火弦弓,还是由在下保管,来得妥当一些!”

黄心直忙道:“不!不!你快交给我,我再也不能令此弓在外人手中了。”

金骷髅想了一想,又道:“那么,黄公子切莫忘了在下!”

黄心直道:“自然?”

金骷髅向东方白等三人,望了一眼,道:“黄公子到这里来,我将弓给你。”

他话一说完,身形瓢动,已然向外,疾掠开了五六丈去。

那显然是他对东方白等三人,仍然心有所惧,只怕自己火弦弓取出,便会发生意外,被三人夺去!金骷髅才一向外掠身,黄心直连忙跟过去。

东方白等三人,只见他们两人在五六丈开外,金骷髅自怀中取出了火弦弓,交给了黄心直,又指着三人,讲了几句话,黄心直却摇了摇头。

三人虽然听不清楚他们两人在讲些什么,但是也可想而知,一定是金骷髅还想取三人的性命,而黄心直却不答应。

只见他们两人,交谈了片刻。黄心直遥向东方白行了一礼,便一齐向前,驰了出去,转眼之间,两人便已然一齐不见。直到两人驰开,东方白才苦笑了一下,道:“弄来弄去,火弦弓仍然回到了六指琴魔的手中!”

吕麟道:“师傅,只要六指琴魔不将这张火弦弓毁去,我们总有法子取到手中的!”

东方白道:“如今,也只好作如是想了!我们还是快一点避开的好,只怕金骷髅这,会再向后转,又对咱们不利!”

烈火祖师恨恨地道:“这若是落在我的手中,叫他受尽痛苦而亡!”

三人说着,吕麟拾起了紫阳刀,东方白和烈火祖师两人各折了一根树枝在手,支着向外走了出去,一个时辰,才走出了十五六里,来到了一个乱石岗子上,三人拣了一个陷下去约有丈许,四面皆有乱石围遮的土坑,便存身其间。

一连七八天,三人甚至不交谈一句,只是潜心运转真气。

三人之中,还是吕麟的伤势最轻,当天晚上,便已然大有起色。

因此,连日来,皆由他猎捕野味,寻找泉水,供东方白和烈火祖师两人充饥。到了第十天头上,东方白和烈火祖师两人,元气均已然恢复了八九成,两人才迎着朝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烈火祖师伸手在吕麟的肩头上拍了拍道:“小娃子,这几日可多亏你了!”

吕麟自然知道,这样的一句话,自烈火祖师之口,是表示他已然对自己极有好感,便道:“晚辈自然应该如此!”

烈火祖师强自打了一个“哈哈”,仰天不语,好一会,才道:“东方白,六指琴魔除了之后,你峨嵋派有这小娃子在,还可以重兴,华山派要再寻传人,可是万难了!”

玉面神君东方白听出他话中有意,道:“怎么,可是要与我抢徒弟吗?”

烈火祖师向吕麟望了两眼,叹了一口气,道:“确有此意。”

吕麟一听得两人,如此说法,心中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他心中暗忖,莫非两人伤势才一复原,又要为了自已,大起争斗吗?

可是,玉面神君面上,又毫无愠色,吕麟望了望两人,刚要开口时,东方白已然道:

“此子资质人品之佳,实是令人垂涎,老烈火,不是我说你,华山派广收门徒,未免有点龙蛇混杂,各正派之中,除了华山一派中,有人投靠六指琴魔之外,其余各派,可说没有!”

烈火祖师“哈哈”一笑,道:“你如此说法,徒弟难保了!”

东方白一笑,道:“老烈火,你若是有意,我不妨叫他,拜你为师!”

烈火祖师立即道:“此言当真?”

吕麟忙叫道:“师傅,这……”

东方白道:“麟儿,你莫小觑了华山派,也莫小觑了老烈火,他有几般神技,确是非同小可!”

吕麟道:“师傅,我总是峨嵋派的人!”

东方白笑道:“那你兼学华山武功,有何不可,武功一道,还怕太多吗?”

烈火祖师也已然听出了东方白的意思,是要吕麟,兼投华山派,拜两个师傅,身兼两家之长!这样的情形,在武林之中,不是没有先例,但身受者必须是资质人品,尽皆上乘的人物。

如今看吕麟,确可当之无愧!因此,烈火祖师不等吕麟回答,便道:“我同意了!”东方白笑视吕麟,吕麟知道师傅也已然有此意思,他心头不禁“怦怦”乱跳!

因为武林之中,门户之见极严,像这样的情形,对于学武之士来说,可以说是千载难逢最难得的机会!既然东方白也同意他,兼拜烈火祖师为师,他当然也不会轻易失去这样一个难得的好机会的。

但是他心中,却又感慨无比,一时之间,呆住了作声不得。

原来他想起自己,在武学上的际遇之好,实是无出其右!

如果他再学得华山派的各种技之后,已然等于身兼三家之长,因为,在黑礁岛上所学成的金刚神指功力,是不包括在峨嵋、华山两派武功之中的。而在唐古拉山魔宫之中,他又曾服食了可遇而不可求的七色灵芝,令得内功陡增!

这一切绝佳的际遇,实是可以令得任何学武之士,心满意足!

可是,吕麟反过来一想,想及自己在情场之上,却遭遇到如此坎坷,实是心中,感慨万千!

他一个人愣愣地想着,东方白还可以知道一点他的心事。

烈火祖师在一旁,见他不言不语,却全然不知他在想些什么,还只当他不肯答应自己,心中不免大是有气,只听得他“哼”地一声,道:“你难道当真小觑华山派的武功吗?”

吕麟忙道:“晚辈绝无此意!”

烈火祖师“呵呵”一笑,道:“那么,你难道还不知东方兄之意吗?”

吕麟向东方白望了一眼,东方白向他,微微地点了点头。

吕麟忙道:“弟子自然明白!”

也一面说,一面早已推金山,倒玉柱,向烈火祖师,拜了三拜!

烈火祖师站着不动,受了他一个全礼,才踏前一步,将他扶了起来,满面笑容,道:

“麟儿,华山掌门,收徒之礼,本来乃是一件大事,不知有多少铺排,还要广邀武林同道,前来观礼,但如今六指琴魔肆虐,一切也只好从简了!”

东方白笑道:“老烈火,你这人就是好讲排场,收一个徒弟,也有这些罗嗦!”

烈火祖师面色,陡趋庄严,道:“麟儿,你心中可在想,为师武功虽然足以惊世骇俗,但为人却是十分不堪吗?”

吕叫不由得吃了一惊!

因为他刚想及烈火祖师在唐古拉山上,对付自己和端木红两人的行为,心中在想,自己兼拜他为师,自然只是为了要学他华山传绝技,却不料他正在想着,烈火祖师已然这一言道破?

当下吕麟忙道:“师傅,弟子不敢!”

烈火祖师道:“我在唐古拉山对你,确有过分之处,但如今我们既成师徒,这一切,自然也不必再提起了,是也不是?”

吕叫心知烈火祖师如此说,分明只在向自己认错。以他在武林之中,辈分之尊,性格之刚强能够向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已然是难得之极!因此他忙道:“谨遵师命!”

烈火祖师这才又恢复了满面笑容,道:“好!果然是好孩子!”

吕麟笑而不言。东方白又向他问起,何以会得了火弦弓一事。

吕麟便将自己如何如何追纵那四个瞎子,又如何邀得谭月华为助,得了火弦弓,又遇上了六指琴魔,仗着爆布声的掩遮,才得逃脱一事,原原本本,向两人详细说了一遍。

吕麟说完,烈火祖师才道:“原来如此。”

他讲到此处,便顿了一顿,又道:“火弦弓虽然得而复失,但是仍在至尊宫,取时只不过冒些危险,总还不是难事!”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18章 夺火弦弓,一招败四老 下一章:第020章 光团救险,暗器杀凶徒
热门: 第十年的情人节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天机·第四季:末日审判 电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园4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拜见教主大人(重生之魔教教主) 长眠不醒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敲响密室之门 七夜怪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