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夺火弦弓,一招败四老

上一章:第017章 逆瀑攀山,存亡系一发 下一章:第019章 爱才一念,华山派收徒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四牒软鞭,一齐扬高了七尺,在半空之中,只听得“拍”、“拍”、“拍”地三声,四条软鞭的鞭梢,已然搭在一起!

刹那之间,四条软鞭,看来已然成为两条交叉成为十字的长索,向吕麟的头上,如网罩鱼也似,迅疾无伦,带起一股柔韧已极的劲道,压了下来!

吕麟一见这等情形,心中不禁大是骇然!心想自己自家遭钜变以来,闯荡江湖,天南地北,也不知到了多少地方,会了不少高人,但是像这样诡异绝伦的招式,却是罕见!

那匹条软鞭的下压之势,何等迅疾,实是不容得他多作考虑,反手一挥,已然将紫阳刀掣在手中,荡起了一道紫虹,向上疾迎了上去!

吕麟那向上的一刀,止是一式“饿虎扑半”,势子何等强大。可是他这里出手快,海心因老的变招,更是快绝!

电光石火之间,那缠在一起的四条软鞭,突然又分了开来!而且各自迅即向下一沈,那四条软鞭,竟又同四枝又细又长的铁笔一样,被海心四老,抖得笔也似直,左点吕麟腰际的“带脉穴”,右攻吕麟胁下“气海穴”,前打“璇拢”,后攻“灵台”,竟是一丝不差,同一时间内攻至!

吕麟向上一刀撩空,已然觉出四面俱都响起了劲疾无比的破空之响,百忙之中,匆匆一瞥间,心中更是大惊,心知已然遇到了有生以来,尚未遇到过的强敌,看来此四人的武功,犹在那四个瞎子之上!

百忙之中,吕麟立即撤招回刀,反手一刀,自右向后砍出。将右、后两鞭的攻势封住。

同时,左手抬处,中指连弹两弹,“拍拍”两声,正弹中前、左两条软鞭的鞭梢,将两条软鞭,弹得向上,疾扬了起来!

吕麟虽然在晃眼之间,解了自身之围,可是他想起刚才之险,实是间不容发,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连忙身形展动,向外欺去。

可是他这里身形才动,海心四老,始终不跃起身来,只是在地上滚动身子,仍是将他,围在当中,四条长鞭,重又呼啸攻到!

吕麟心知不将这四人杀败,只怕绝对冲不出也们的包围圈外!

因之,他身子掠出了七八尺后,便凝立不动,紫阳刀幻成一道紫虹,反覆不断,施出“飞虎三式”,将全身尽皆护住!

而海心四老的长鞭,招数也越来越是紧密,黑影纵横交错,宛若是一张严密无比、黑气森森的大网一样,将吕麟完全罩在网中!片刻之间,双方已然各施了近二十招二只见四条长鞭所幻成的大网,渐渐向内收拢。

吕麟也已感到四周围排山倒海也似的压力,越来越强!

也刀法之中,虽然远没有破绽,可是在挥刀之际,却是显得吃力之极,那柄紫阳刀,像是有数百斤一样!吕麟心中,不禁大急,暗忖这下落了单,只怕不但火弦弓要得而复失,自己本身,也难以逃出这些人的包围!

那海心四老,才一上来时,分明曾被自己一式“四象并生”击中,又如何他们能若无其事?

吕麟在心念转动之间,四条长鞭上的压力,又增加了一倍!

吕麟情知这样下去,自己实是有败无胜,不如孤注一掷,来得好些。

也主意打定,一面仍是三招齐发,将自己全身,尽皆护住。

同时,陡地两声巨喝,随着大喝之声,左臂一振,接连两式,“混沌初开”,“鸿蒙未辟”,已同时使出!

那两式,乃是金刚神指之中的十一、十二两式,也是威力最强的两式,吕麟全力以赴,指风交织,向外强撑了开去,陡然之间,将海心四老长鞭交织而成的大网,撑开了数尺!

吕麟一见奏功,紧接着,又是一声长啸,足尖点处,刀在先,人在后,“呼”地一刀,砍在一条长鞭之上,将那条长鞭,砍得向外,疾荡了开去,大网便已然现出了一个缺口!

他人也连忙在那个缺口之中,向外疾射而出,迳向施不羁,疾扑而出!

他去势之疾,实是难以形容,简直连人带刀,都幻成了一道紫虹!

施不羁的武功,本也是极高,但一见吕麟的来势,如此之猛,却也不敢撄其锋芒,立即闪身向外,避了开去!在施不羁的身后,本来还有几个人,一见施不羁避开,也慌不迭后退!

眼看吕麟大展神威,就可以冲出那么多人的包围圈之外了!

可是,就在此际,只见海心四老中的一人,陡然之间,一跃而起!

他一跃而起之后,一条长鞭,已然无声无息,向吕麟的背后,砸了下来!吕麟正在只顾向前冲去,待到觉出背后卷起了一股阴风,已经慢了一步,忙一扭身间,“叭”地一声,被那条长鞭,重重地抽在背之上!

那一鞭的力量,实在是大得出奇,只抽得吕麟,眼前金星直冒,身不由主,“砰”地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吕麟只觉胸口发甜,情知自己,已然受伤,但是他一倒地之后,左手用力在地上一按,一跃而起,已然又向前掠出了两丈许!

这一下,倒也是大出于海心四老,和施不羁等人的意料之外!

因为,吕麟能够未曾立时死在那一鞭之下,已是不容易之事。

而在中鞭之后,立即又能一跃而起,更是令众人大感愕然!

吕麟前面的那些人,本来已然纷纷让开,他勉力一跃出两丈许,已突出了包围圈之外!

但是,也受伤之后,再勉力一跃,胸口甜味陡增,“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同时,他只觉得身子一软,又再吹跌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海心四老等人,一见他再度跌倒在地,纷纷欢呼,一齐赶了上来!

可是,就在此际,只听得斜刺里传来了轰雷也似,一声大喝!

那一声大喝,声响之巨,实是可以当得上“惊天动地”四字!

大喝之声,自在众人耳际,“嗡嗡”不绝,一个身材高大已极的人,己打横疾掠了过来,向吕麟飞扑了过去!

施不羁的心中,不禁既惊且怒,大喝道:“你是……”

可是他只讲出了那个字,那身材高大的人,反手一掌拍出,劲风陡生,狂飘乱卷,将施不羁下面的一个“谁”字,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海心四老一见情形不妙,立即涌身向前,四条长鞭,盘旋飞舞,向那人当背击下!那人连身郡不转,左手一探,已将吕麟抓住,右手向后一挥,衣袖扬起,一股其强无比的劲风过处,只见海心四老,身形摇晃,各自被逼退了三步!

而就在海心四老,向后退出之际,那人提着吕麟,已向前飞驰而去!

那人之来,事先毫无迹象,而暴喝、现身、发掌、扬袖,刹那之间,将施不羁和海心四老,五个高手,一齐逼退,提着吕麟,向前飞驰而出,总共也不过是电光石火间的事!

其人的身手之高,当真是匪夷所思,令得众人,尽皆为之一呆!

只见那人的去势极快,灰袍飘飘,迅即驰出了老远,也就在此际,只听得黄心直发一声喊,一缕轻烟也似,也已然越众追出!

施不羁一见黄心直追了出去,一则怕他有失,二则,火弦弓又是六指琴魔,志在必得之物,一声怪啸,道:“上马!追!”

刹那之间,众人纷纷跃上了马背,蹄声急骤,得得不绝,惊心动魄,一起向前追去!

但是在他们这干人,向前疾追而出之际,不要说那身材高大已极的灰袍人,已经早已望不见,连黄心直也只剩下了一个小黑点,一闪不见!

却说吕麟,在他二次跌倒之后,只道自己这番,一定性命难保!

陡然之间所传来的那一声巨喝,也令得他心神大为震动,他觉出立即被人抓了起来,向前飞驰而去,心知那人能够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带了自己离开,其人的武功之高,确是难以想像!

可是吕麟在一时之间,却又无法知道救了自己的是什么人!

因为那人现身之际,一声巨喝,声若雷鸣,震得人耳际嗡嗡有声,根本不可能辨出那是什么人所发的声音来。而吕麟第二次跌倒,也是面对着地上跌出的,那人提住了他背上的衣服,却又似有意似无意地,将大姆指按在他背后的“灵合穴”上。

吕麟“灵合穴”为也所按,不但无法运气疗伤,连想回过来,看一看那人是谁,都在所不能!吕麟只觉得那人的轻功,可称好到了极点,心中暗忖,难道是飞燕门掌门丘君素吗?

想起了丘君素,吕麟不禁宁愿不要被救!因为丘君素在,端木红一定也在,自己见了端木红,又怎么对付她才好!

可是吕麟却立即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刚才那一声巨喝,无论如何,不可能出自女人之口!正在他思潮起伏间,只觉两耳风声呼呼中,那人舍了正路不走,突然向旁,窜了出去!

吕麟觉出,那人在向旁窜出之间,身形矮了一矮,紧接着,只听得“嗤”“嗤”有声,那人向前面,出了一把小石子!

那人的功力极高,那一把小石子,被俪出了十余丈开外,自余势未绝,向前滚出,带起了一股一股的尘沙,看来就像有人在前飞驰一样!

而那人在向旁窜出之后,立即身形再矮,藏身入草丛之中!

吕麟心知那人这一番做作,只要引开后面追来的人。果然,弹指之间,已然见黄心直向前面,飞掠了过来,毫不犹豫,向前驰去?

吕麟一见黄心直已然被那人骗过,心中也不禁为之骇然!

因为,黄心直的轻功,何等之高!当然,是将自己带走的那人,先走片刻,但是在那近十里的路程之中,黄心直突然追不上他,可知那人的轻功,最少可以和黄心直并驰十里,不会落后!

吕麟吸了一口气,正想出声时,又听得一阵急骤已极的马蹄声,传了过来,二十余匹骏马,正是施不羁等人,旋风也似,掠了过来,眨眼之间,便已然不见了踪影!

那人直到施不羁等人驰过,才又提着吕麟,向前而去,但既然已避开了正路,路旁乃是荆棘丛生的乱石岗子,吕麟只觉出那人,纵跃如飞,不一会,又向前驰出了七八里远近,才停了下来。吕麟忙道:“多谢前辈相救!”

那人却并不出声,转了一转,又向前走去,不一会,来到了一棵大树之下,才将吕麟放了下来。吕麟急于知道其人是谁,一被那人放下,立即一个转身,转了过来,向那人望去。

那人站在他的面前,吕麟躺在地上,仰头望去,更显得他身材高大。

只见他身穿灰袍,面容威严,双目之中,精光四射,令人望而生威,竟然不是别人,正是华山派掌门,烈火祖师!

吕麟一见是他,心中不禁一凛,他暗忖自己早就应该想到是他,否则,除了自己师傅,七煞神君等人之外,谁还有那么高的功力!

本来,吕麟只当自己,已然为人所救,心中大是庆欣,可是,他知道救自己的,乃是烈火祖师时,心中的高兴早已化为乌有!

因为烈火祖师的为人,他早已领教过了,正可谓才脱虎爪,又入狼口!

只见烈火祖师冷冷地望了他一眼,反手一掌,将大树的一根四握粗细的树枝砍断,断口之处,极是平整,他便在树椿上坐了下来,道:“小娃子,又好久不见了啊!”

吕麟强运真气,勉力坐了起来,道:“多谢你相救之德!”

烈火祖师冷冷地道:“那不算什么,只算因你不多口舌之故。”

吕麟心知他是指自己未曾在东方白等人,讲出他在唐古拉山上的丑事一事而言,便强笑道:“那也是不算得什么!”

烈火祖师一声怪笑,道:“你知我何以如此凑巧,恰在此际赶到?”

吕麟倒想不出他何以会有此一问,摇头道:“我不知道!”

烈火祖师又怪笑数声,道:“实和你说,我找你已有三四天了!哪里是什么凑巧!”

吕麟听了,心中不由得大吃一惊,强自镇定,道:“你……你找我有何事?”

烈火祖师“哼”地一声,道:“小子倒会装腔作势,火弦弓呢,拿来!”

吕麟呆了一呆,道:“火弦弓不在我的身上,已经被我藏起来了!”烈火祖师大笑起来,道:“小娃子,你想在祖师爷面前弄玄虚吗?可还差着点啦!”他一面说,一面便向吕麟,凌空抓了一抓!

吕麟此际,身受重伤,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在烈火祖师向之凌空一抓之际,他只觉得烈火祖师的掌心,有一股极大的吸力,身不由主,便自向他的掌心,投了过去,被他当胸抓住!

列片火祖师一抓住了吕麟的胸口,左手立即在吕麟怀中一探,那把火弦弓就在吕麟怀中,自然被他取了出来!烈火祖师一取到了火弦弓,便“哼”地一声冷笑,手一松,吕麟又一跤跌在地上!吕麟一见到火弦弓已被他取去,心中不禁大是焦急!他知道烈火祖师此人,野心极大。虽然,他要火弦弓,也是为了对付六指琴魔,但是却和自己等人,目的不同。自己对付六指琴魔,主要乃是为武林除害,但烈火祖师,却是想取而代之!

当下吕麟眼睁睁地望着烈火祖师手中的火弦弓,未经多考虑,脱口便道:“你不将火弦弓还我,我便到处扬你丑事!”

烈火祖师一听,面色陡地一沈,双眼异光四射,直射吕麟。

吕麟只觉得他眼神之中,异采纷纷,心知华山派独门武功“眩神法”的厉害,目光不敢与之接解,只听得烈火祖师,冷笑一声,道:“小娃子,这可是你自己在找死!”

吕麟一听得如此说法,心头不禁大震!

只听得烈火祖师冷笑之声不绝,手掌扬起,比了一比,就待向下拍来!

吕麟心知,他既然起了杀机,自己想要逃脱,实是没有可能之事,索性双眼一闭,准备他一掌击了下来,死个痛快。

然而,就在他双眼,将闭未闭之际,陡然之间,只见大树之上,一人疾跃了下来!那人向下跃来,一点声息也没有。

但是烈火祖师乃是何等样人物,略有动静,便已然觉得!

只见他立即转过身去,从树上跃下的那人,身形陡地一沈,已然落下,快疾无伦,才一落地,左掌向烈火祖师后心拍出,右手已然向烈火祖师,还抓在手中的火弦弓抓去!

变生叵测,吕麟一定神间已然看清,从树上跃下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师傅,玉面神君东方白!而就在吕麟看出是东方白来到之际,“轰”地一响,东方白和烈火祖师两人,已然倏地分了开来!

原来烈火祖师,一个转身,抬头望去,只觉得眼前一花,对方人已落地。

烈火祖师心中陡地一愣,已然知道来人武功,实是非同小鄙!

紧接着,东方白的一掌,已向他后背心击到,烈火祖师立即反手一掌,迎了上去,那“轰”地一声,便是两人强劲无此的掌力相交迸散之声。

烈火祖师虽然应变极快,但是玉面神君东方白的出现,却是突如其来,而且他一出手,便是左右双手,一齐发招!

他故意在左掌之中,蓄满了阳刚之力,掌风呼呼,去势极猛,引得烈火祖师反手一掌,击了过来,去夺弓的右手,力道却是而不露,直到抓住了火弦弓,力道才陡然而发!

因此等到烈火祖师觉出不妙之际,东方白身形后退,已然将火弦弓劈手夺过!

看官,需知烈火祖师武功之高,当世武林之中,实已可以称得上是数一数二,如果是在他有准慵之际,只怕东方白也不能如此容易,便将火弦弓夺过,如今一下得手,全是攻其无备之故!

烈火祖而一觉出才一招间,火弦弓已被对方夺了过去,心中不禁又惊又怒,一声怪啸,旋风也似,转过身来!

他一转过身来,根本就不辨认对方是谁,出手如风,电光石火之间,已然攻出三掌,踢出两脚,五招并发,威势之猛,实是世所罕见!

玉面神君东方白见了,心中也不禁骇然,身形连闪,向外避了开去,哈哈大笑,道:

“老烈火,怎么急得你手脚并用,宛若市井无赖了?”

烈火祖师直到此际,才知道夺了自己火弦弓的,乃是东方白!

并世之中除六指琴魔不算,烈火祖师只是忌惮东方白一人,而此际,他却偏偏又遇上了东方白!当下面色铁青,身形一凝,喝道:“还我弓来!”

东方白笑容满面,向之略一拱手,道:“失敬!失敬!原来这弓是你的吗?”

烈火祖师心知自己追了上去,就算东方白完全不还手,自己也是不易追上,他一听得东方白这一句话,不由得歹念陡生,一个转身,便向躺在地上的吕麟,疾扑而出!

他是想将吕麟抓在手中,则不怕东方白不将火弦弓交了出来!

他那反手一扑,身法何等快疾,但东方白也早已料到他有此一着,他这里身形甫动,东方白如影附形,跟了上来!

烈火祖师一闪之间,已然来到了吕麟身旁,但是不等他伸手去抓吕麟,东方白也已经赶到,手伸处,一掌向烈火祖师后股拍到!

烈火祖师心中一凛,顾不得再去抓吕麟,身形向旁一闪,待要避开时,只听得“格”地一声,东方白手臂,陡地长出了三寸,电光石火之间,“拍”地一下,正打在烈火祖师的屁股之上。

那一掌,简直没有什么力道,只是声音响亮,东方白随即大笑道:“一代掌门之尊,干此无耻之事,该打!该打!”

烈火祖师闪开了丈许之后,才转过身来。他闯荡江湖数十年,不知会过多少高手,六指琴魔未出,天河四老已隐,东方白、谭升不知下落之际,他已然有天下第一高手之誉。

而且,他为人高傲,目空一切,武林中人,见了他莫不是恭恭敬敬,几时曾经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一时之间,几乎气得要昏了过去!

东方白见烈火祖师面色铁青,两眼发直,身子乱颤,心中也知道自己玩笑开得太过,其人虽然不足为训,但总是罕见高手,在对付六指琴魔中,也有一定作用,便即笑道:“老烈火,你怎么便认真了么?”

烈火祖师一声怒吼,双掌一齐向前疾推而出!这两掌,乃是烈火祖师毕生功力所聚,实在是非同小鄙!

东方白连忙后退一步,左袖一拂,先将吕麟,向外推出了丈许。

东方白这一顾及吕麟,便已然为烈火祖师制了先机!

烈火祖师立即向前,踏出了一步,掌力如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向前疾压了过来!

本来,东方白远想避开他那两掌的来势,不和他硬拼掌力。

因为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双方硬对掌力,而又明知功力相若,只是两败俱伤!

但是,东方白因为慢了一步,烈火祖师的掌力,已然如同万马奔腾也似,向前疾涌了过来,东方白再想躲避时,已是不及!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玉面神君东方白只有以极迅速的手法,将火弦弓藏在衣袖之中,双掌一齐翻出,迎了上去!

这两人的掌方同等之强,当烈火祖师两掌,夹着狂涛也似的大力,向东方白拍出之际,已然是飞砂走石,一齐袭出,以致看来,烈火祖师的掌风,竟像是如同实物一样的两股风一样。

而东方白双掌反击而出,威势也是一样!两人的掌风,尚未接触,被他们掌力所荡起的砂石,已经首先凌空相遇!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17章 逆瀑攀山,存亡系一发 下一章:第019章 爱才一念,华山派收徒
热门: 宋时 华音流韶:雪嫁衣 边荒传说 天涯客 千门之雄 交错的场景 阴缘伞 阴阳鬼契 魔手飞环 白骨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