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逆瀑攀山,存亡系一发

上一章:第016章 身手不凡,虎狼咸辟易 下一章:第018章 夺火弦弓,一招败四老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吕麟心神大受震动之后,并没有呆了多久,便向外走去!因为此际黄心直和谭月华两人,也已然来到了瀑布边上!吕麟勉力睁大了眼睛,来到了他们两人身后,黄心直和谭月华两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背后已然有人掩了过来。

吕麟来到了几乎已离黄心直背后,只有尺许之处,心念电转,暗忖此际,六指琴魔正在奏动八龙天音,对付那四个瞎子,自己来到了瀑布边上,已然心神旌摇,几乎难以克制,当然他无瑕兼顾,其余几个,正在和巨蟒格斗。

如果自己此际,陡地出手,将黄心直制服,再将谭月华拉进爆布之中的话,可能无人知哓。虽然,用这种方法来对付黄心直这样的好人,未免有一点说不过去;但是在眼前的情形之下,却是除此而外,别无他法可想!

吕麟一打定了主意,便突然间一出手,点向黄心直的腰际“带脉穴”,黄心直的身子,略略向上挺了一挺,便僵立不动?

吕麟连忙伸手,将谭月华拉进了瀑布中来,谭月华只挣扎了一下,也已发现,将自己拉了进来的人,正是吕麟!她一发觉将自己拉了进来的人是吕麟,自然不再挣扎,她张大了口想讲话,可是一个字也未曾讲出,便已然灌得满口是水!

吕麟连忙向她,做了一个手势,两人一直来到了那块凸出来的大石之下,停了下来,谭月华口唇掀动,当然她是在讲话,但是吕麟却一个字也听不到,同样的,吕麟大声叫嚷,谭月华也是大摇其头的!

两人心知是因为瀑布声太过震耳,以致双方,近在咫尺,仍然听不到对方的话。

谭月华连忙向僵立在瀑布边上的黄心直指了一指,又向自己和吕麟一指,又作了几个手势。吕麟明白她是说,黄心直被点了穴道,待六指琴魔发现之后,一定不肯放过,自己一样躲不过去!吕麟也早已想到了这一个问题,拉着谭月华,便向外冲了出去。

也们冲出的方向,乃是和黄心直站立之处相反的方向,那环形的石坪,为五蓬大水花所隔,若是隔着水花,什么都看不到。

不一会,他们两人,便已冲出了那一道瀑布所溅起的水花,向另一道瀑布掠去。但是,他们才一冲出了那道瀑布,“八龙天音”,惊天动地的声音,也已然疾钻入耳鼓之中!

两人只觉得心口“怦怦”乱跳,一颗心几乎要跃出了口腔来,连忙镇定心神,幸而两道瀑布之间,所隔并不是太远,勉力冲进去,琴声才低了下来。两人屏住了呼吸,沿着石壁,找了一会,居然被他们找到了一个浅浅的山洞。

那个山洞,深不过三尺,高也只不过四尺,但已足够两人存身,两人连忙钻了进去,坐了下来,才松了一口气。此际,六指琴魔和那四个瞎子相斗的情形,他们已经是完全看不见了!

他们两人,心中俱都知道,躲在此处,未必稳妥,但是除此而外,也别无他法。

吕麟不知有多少话要和谭月华说,但是水声震天,又无法交谈。

他一坐定之后,便自怀中,取出那张火弦弓来,交给谭月华观看。

谭月华接在手中,脸上也不禁露出了欣喜之色。当然她也想问吕麟,是如何得来的,但是却苦于根本无法交谈!

吕麟见谭月华高兴,便挪了挪身子,向得谭月华近了些,伸手抓住了谭月华的手。可是谭月华却立即面色一变,一挥手,将火弦弓抛在地上,站起身来,便向洞外走去。吕麟心中大急,连忙拉住了她腕间的铁,拼命摇手。

好一会,谭月华总算才又回到洞中来,只是连望也不望吕麟一眼!

吕麟心中长叹一声,拾起了火弦弓放好,望着谭月华,心中阵阵发酸,泪水已然滚滚而下!

谭月华此际,也一样在流泪,但因为他们此际,全身湿透,循着头发往下流水,流不流泪,也根本觉察不到,吕麟呆了一会,才又轻轻地碰了谭月华一下,示意她盘腿打坐,以疗伤势。

谭月华点了点头,两人就在那又浅又矮的山洞之中,面对面地打坐运气。吕麟的内伤,本就不甚严重,再加上他曾服食天地之间第一灵草七色灵芝,每一次受内伤,七色灵芝之效,便会继续发挥,因此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已然觉得神清气爽。

看谭月华时,面色也已然渐渐红润了。吕麟且不去叫谭月华,抬头向外看去。此际,天色已明,身在瀑布之内,更像是置身于水晶宫中一样!吕麟只是一眼之间,便已然看到,瀑布之外,有两条人影!而且,看那两个人的情形,也像是正要向瀑布中冲过来一样!

吕麟一见这等情形,心中不由得大吃了一惊!他知道这上下,六指琴魔,一定已然杀害了那四个瞎子,他当然也发觉了黄心直被人偷袭,和谭月华已然失去了踪迹一事。

就算他是傻子,也可以想得到,莲花峰上,另有敌人,此际一定已在开始搜索了!

吕麟一想及此,便连忙推了推谭月华。谭月华倏地睁开眼来,还只当吕麟又想和自己亲近,面上不禁带着怒意,可是,吕麟立即向外一指,她循指一看间,也不禁吃了一惊!

两人互望了一眼,不约而同,身子一缩,尽量向那洞中缩去。

只见那两个人,已然各自挺着兵刃,冲进了瀑布中来!那两人一冲进了瀑布,手中兵刃,挥舞之间,水花四下溅开,蔚为奇观,可见那两人的武功,也是甚高。他们两人,一直冲了过来,虽然有瀑布阻隔,但已离洞口极近。而吕麟功力全复,只要一出手间,也可以令他们两人,身受重伤!

但是吕麟却忍住了不出手。因为一出手的话,六指琴魔便可知道这一大蓬水花中有人。

固然,六指琴魔也无法在瀑布之中,弹奏“八龙天音”,令得两人受什么伤害。

可是,如果他在外面,守上十天八天的话,只怕自己饿也要饿死了!

因此,吕麟和谭月华两人,都是一动不动。只见那两人将要冲到洞口。一个手持长剑的人,伸手向前一刺,刺在山壁之上,缩了回来,搭住了另一个的肩头,看情形两人已准备退了回去。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正准备松一口气问,另一个手持两面三刃尖刀的,却转过身来,以刀尖向洞口,指了一指!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心知此际,自己在洞内,两人若是不进来,也发现不了自己,但是他们既然发现了洞口,焉有不进来看一看?

果然,那人一指间,身形一矮,便已然伸进了头来!抬头一看间,正好和吕麟与谭月华两人,打了一个照面,只见他狞笑一声,立即待要缩身退了出去。

此际,吕麟见自己的纵迹,反正已被他们发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怎么还肯轻易放过那人?那人头才一缩,吕麟中指一弹,已然正弹中在那人的“天灵盖”上!吕麟的金刚神指之力,何等厉害,况且又是直接弹中!

只见那人的天灵盖,立时凹陷了下去,身子也已软瘫在洞口!另一人见状,不由得一惊,一伸手,将之提了起来,一看之下,才知道已经了帐!那人不敢再探头进来看,长剑一摆,便向洞中,直刺了进来。

谭月华和吕麟两人,身形向旁,猛地一侧,那柄长剑,在他们两人之间穿过,而谭月华早已挥出了铁,贴地而去,缠住了那人的足踝,用力向内一拉,那人一个不稳,即已仰天跌倒!

吕麟一欠身,探出洞外,伸指在他胸前一点,那人也已死去。

吕麟抓住了那两人的体,等在洞口,没有多久,又见两个人闯了进来,吕麟一见那两人闯进了瀑布,便将手中两具体,向那两人,疾抛而出!两个活人,两个死人相撞,一齐跌出了瀑布之外!吕麟这才回到洞内,和谭月华互望了一眼。

谭月华以指沾水,在壁洞上写道:“我们已然被发现了!”

吕麟也以此法,在洞壁上写道:“此间水声震天,不怕八龙天音。”

谭月华苦笑了一下,吕麟也明知那只是自己安慰自己,两人一齐向外望去,已然可见六指琴魔高大的身形,在瀑布之外出现,同时,一阵急骤无比的琴声,也传入了耳中。

虽然水声震天,但六指琴魔此际所奏的那一章,乃是八龙天音之中,最是厉害的“杀伐之一章”,琴音如千军万马,一齐奔腾呐喊一样,震人心魄,已到极点。两人也是觉得心惊肉跳。

但总算仗着水声的掩遮,两人真气运转,苦苦支持,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琴音戛然而止,他们两人,并未曾受伤!也们两人,早已知道,自己只要躲在里面不出去,六指琴魔一定拿他们无可奈何,相反的,若是六指琴魔进入瀑布中来的话,也还要吃亏!

琴音一止,又见两个人,向瀑布之内,冲了进来,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一直等两人将要来到了洞口,才骤然发动,吕麟一招“一柱擎天”,谭月华使了一招七煞神掌中的“天崩地裂”,那两人已然应手而倒,谭月华铁挥动,将两人体,卷了起来,一下一个,向外抛了出去!

那两人的体一抛了出去,琴音立时又起,吕麟一面凝神与琴音对抗,一面极目向外看去,只见六指琴魔的身形,约在十余丈开外。自己金刚神指的指力,难以达到如此之远。

若是冲向前去发招,只怕未曾出手,便已然抵抗不过八龙天音!

吕麟想一想,猛地有了主意,自怀中取出火弦弓来!他一从怀中取出了火弦弓,谭月华已然知道他的用意何在,连忙在地上拾起了两枚拳头大小的鹅卵石,递给了吕麟。

吕麟接了鹅卵石在手,将之扣在弓弦上,对准了六指琴魔,拉动弓弦,两枚鹅卵石,相继向六指琴魔,电射而出二两人俱都看得分明,那两枚鹅卵石,均已射中了六指琴魔胸腹要害之处,可是,鹅卵石才一射到他的身上,反自反弹了开来!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不由得尽皆一愣。

火弦弓的力道之大,他们俱皆知道,照六指琴魔的功力而言,绝对受不了那两枚鹅卵石的一击的!但是此际,那两枚石子,却反弹了开来!

谭月华呆了没有多久,便在石壁上写道:“他一定有什么宝甲护身。”

吕麟心知七月十五,至尊宫大会,六指琴魔不知收到了多少奇珍异宝,其中若是有一件护身宝甲的话,也不是什么出奇之事!吕麟心中大恨,反手将紫阳刀抽了出来,扎在弓弦之上!紫阳刀削金断玉,锋锐无比,就算六指琴魔穿有什么护身宝甲的话,想来也可以射穿!

但是,当吕麟将紫阳刀扣在弓弦上,刚一举起弓来时,琴音已止,六指琴魔人也不见!吕麟虽然不知道紫阳刀究竟能否奏功,但是,他心中却也为之懊丧不已!

他仍然泣着弓,想再度等六指琴魔的身形出现之际,便将紫阳刀射了出去。

可是等了好久,瀑布外面,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了。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心知六指琴魔绝不会就此离去,他们自然也不敢贸贸然向外冲去。

过了好一会,才又看到一个人,走进了瀑布来!吕麟紫阳刀刀尖,对准了那人,可是却未曾放射出去。

因为那人不是六指琴魔,只见他手中,持着一块木板,木板上写着几个斗大的字,道:

“别动手,我有话说!”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便不出手,只见那人,片刻间便来到了洞口。

两人一齐看去,只见来人,短小矮悍,眼中神光闪耀,显见其人,不但武功甚高,而且也是一个见识过人,智勇双全之人。

那人到了洞口,一俯身,便挤进洞来,也坐了下来,将木板搁在膝上,自怀中摸出一段木炭来,在木板上写道:“在下荆州施不羁,来此并无恶意,只是有一言相劝而已!”

吕麟冷冷地望了他一眼,一伸手,将他手中的木炭,折下一段来,也在板上写道:“有话快说!”

施不羁写道:“有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两位可谓十分不智!”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一看,面上不由得勃然变色,谭月华一扬手,便是一掌,施不羁左手一翻,也是一掌,迎了上去。

两人双掌相交,各自震了一震,谭月华觉出他的功力极高!

吕麟一见谭月华和施不羁交上了手,中指已然将要弹出。

但施不羁却立即摇了摇手,吕麟那一指,蓄而不发,写道:“你来此究竟为了何事!”

施不羁从容一笑,道:“两位在此,虽然不怕八龙天音,但势难持久!”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互望了一眼,吕麟又示意施不羁再写下去。

施不羁运腕如飞,又写道:“只要两位肯交出火弦弓,在下敢以性命澹保,两位可以安然离去。”

谭月华自吕麟手中,接过木炭,写道:“你叫六指琴魔,改由黄公子来谈此事。”

施不羁一笑,写道:“黄公子若来,两位重施逃出至尊宫之故技矣!”

谭月华正是想要黄心直进来,挟制了他,冲了出去,如今给施不羁揭穿,不禁感到无计可施。吕麟又接过了木炭,写道:“荆州大侠,金翅大鹏施天乐,是你何人?”

施不羁写道:“那是我兄!”

吕麟面上,现出极其鄙夷之色,写道:“在下颇代施大侠难过!”

施不羁却只是仰天一笑,又向刚才所写,要吕麟交出火弦弓那一行字,指了一指。吕麟毫不考虑,便写了两个大字,道:“不能!”

施不羁耸了耸肩,写道:“三天之内,何时愿意,可以示意,三天之后,火弦弓仍属六指琴魔,在下实是好意!”

也一写完这句话,手在地上一按,仍是坐在地上的姿势,整个人便平平地向后,倒射了出去!谭月华气他不过,他才一出去,谭月华铁,疾挥而出!但施不羁的身形,灵活已极,一个鲤鱼打挺,已然向外,翻了出去,一闪之间,便已不见!他人虽走,但木板和木炭,却留了下来,吕麟将刚才木板上的字迹,一起抹去。望着谭月华,写道:“月姐姐,我们如何是好!”

谭月华秀眉紧蹙,突然一转身,伸手在洞壁中,四下摸索。

吕麟知道她是想发现那山洞是否另外还有通道。他明知绝对无此可能,因为这里,其实根本不能算是一个山洞!

不一会,谭月华便已然转过身来,面露失望之色,写道:“我不信其人之言,出去也无幸理,不如在此僵持,六指琴魔,不能三日不睡!”

吕麟一见,心中不由得一喜!

的确,除了六指琴魔之外,他们对于其余人,了无所惧!

而六指琴魔,就算守在外面的话,也不可能永不睡觉的!

谭月华又写道:“不但我们可以趁六指琴魔睡觉之际走脱——”

写到此处,她又伸手向上,指了一指续写道:“我们可以逆着瀑布,向上爬去,到峰顶再说!”

吕麟点了点头,心中不禁生出了希望。

固然,这两个办法,要实行起来,都是极难!因为他们身在洞内,怎知六指琴魔什么时候睡觉?而且,六指琴魔对于火弦弓,志在必得,他甚至于可以豁出去,几天几夜不睡!

而逆着瀑布向上爬去,虽然可以藉着瀑布的掩遮,行动不被人发觉,但是瀑布的冲力,何等之大?而且,亘古以来,瀑布便沿着峭壁,疾冲而下,只怕峭壁之上,早已被冲得平滑无比,连一点可以着力的地方都没有!但是,无论如何,总算有了一线生机!

吕麟连忙写道:“我先出洞去看看,可能爬得上去,要爬趁早!”

谭月华点了点头,因为他们在此,只有一天弱似一天!

吕麟一写完,丢了木炭,俯身出了山洞,双手贴住了峭壁,足尖一点,身形便猛地向上拔起!本来,吕麟这一提气问,少说也可以拔起两丈来高下!

可是此际,洪大无比的爆布,兜头浇了下来,他只拔起了四五尺高下!

而且,触手之处,尽皆滑不留手,想多留一会,都不可能,立即落了下来!

吕麟仍不气馁,落了下来之后,真气运转,双足一蹬,又向上拔了起来!这一下,他尽了全力,比刚才跃高了两尺,手伸处,居然握到了一块石角!那石角虽是滚圆,但总算可以稳住身形!

吕麟心中一喜,想抬起头来,看看上面的情形,才一抬头,大股瀑布,迎面冲下,几乎为之窒息,连忙一松手,又落了下来。

他落了下来之后,又钻入了洞中。谭月华向他望了一眼,吕麟抹去了脸上的水,写道:

“不是不能,但是极难!”

吕麟写完,谭月华便写道:“不论如何,总值得一试!”

吕麟点了点头,两人一齐出了那山洞,四面看去,只见了无人影。想是刚才吕麟以火弦弓射出的那两枚鹅卵石,虽然未曾伤了六指琴魔,但也足够令得他们,不敢再接近瀑布!

吕麟来到了瀑布之下,又提气上纵,仍是抓到了那个石角。

他抓到了那个石角之后,左手不断摸索,不一会,又给他攀住了另一个石角,便藉此一提气,向上面攀了上去,低头向下看去,只见谭月华也已然向上攀了上来,吕麟低着头,吸了一口气,右手又不断向上摸索,果然又被他抓到了另一个石角。

那些石角,全都滚圆滑腻,极是难以握住。吕麟仗着指力特强,居然一步一步,向上面不断地攀了上去,他也不断地低下头看谭月华,只见谭月华,也紧紧地跟在后面。

他们两人,约莫攀了半个时辰,但是却只不过攀上了五六丈左右!越是向上,水势越是惴急,简直连想吸一口气,都在所不能!但是,他们两人又知道,这条路乃足唯一的逃生之路!因此,他们只是一尺一尺,向上慢慢地攀着,忍受着瀑布的冲击!

那大股瀑布,向下冲击的力道之强,等于一个武林高手,不断以掌在击着他们两人的头顶一样!谭月华还觉得好些,因为她在吕麟的下面,由吕麟为她,承担了一部分冲击之力。

但是,对吕麟而言,力道却是强得出奇,又过了一个时辰,吕麟只觉得耳际轰轰乱响,眼前也是一阵一阵地发黑!他想大口地喘了几口气,然而,每一张口,猛急已极的水柱,便向他口中,直射而来,几乎令得他为之透不过气来!

吕麟好几次,几乎抓不牢石角,要跌了下来,但是他心中却不断地在告诫自己:“不能跌!不能跌!”他想起了父母惨死之恨,想起了自己,谭月华和东方白之间的悲剧,全是由六指琴魔一手造成的,想起了峨嵋僧门,飞燕门……等等,无数武林英豪的死亡,想起了六指琴魔僭称武林至尊……

这些事实,全都给予他无比的力量,使得他继续向上攀去,攀去……

吕麟连自己也不明白,他是怎么能够一直支持下去的,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右手向上探索间,已然摸不到石壁了!吕麟心中,不禁为之猛地一喜!他知道自己已然攀到了尽头,来到了峰顶天池的缺口之上!

他一想到自己离成功已然不远,精神更是为之一振,向下望去,谭月华的身影,就在自己的下面,他勉力地定了定神,身子一横,便已卧在水中,猛地一蹬足,逆着水流,向前疾冲而出!

那一个缺口,乃是天池之水,奔泻而下,形成瀑布的地方,水势飞泻,冲力何等之强!

若是在普通的江河之中,吕麟这一横一蹬,少说也可以激射出三五丈去。但是此际,他却是向前射出了两三尺!而且,立即被冲力带得向后倒退!

吕麟的这一惊,实是非同小鄙!因为如果被水力倒冲了下去的话,在半途之中,万万不能停住身子,非要直摔在那环形石坪之上,成为肉酱不可!百忙之间,他双目倏地一张!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16章 身手不凡,虎狼咸辟易 下一章:第018章 夺火弦弓,一招败四老
热门: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 楚留香新传:借尸还魂 惟我独仙 清明上河图密码3 史迈利的告别 城邦暴力团(上) 关洛风云录 英雄无泪 和平饭店 汉尼拔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