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身手不凡,虎狼咸辟易

上一章:第015章 勇夺宝弓,吕麟遭重创 下一章:第017章 逆瀑攀山,存亡系一发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那头猛虎,跃在半空之后,两只前爪,一齐向吕麟的下半身抓到,吕麟一脚出,等于是将自己的一条腿,送向虎爪一样!

当然,如果吕麟能够先中虎额的话,猛虎立毙,自然也不能再去抓他。可是这其间相差之微,实是间不容发!只见他一脚出,疾逾旋风,“砰”地一声,已中虎额!

那猛虎的前爪,几乎也在同时,向前一紧,吕麟立即收腿时,一只裤脚,已然全被撕了下来,小腿上,也出现了五道淡淡的血痕!若是迟了片刻,怕不被抓得深至露骨!

吕麟一脚将那头猛虎毙的同时,反手一刀,又戳进了另一头猛虎的胸中,身上又溅了一身热呼呼的虎血,正当他待要向下落来时,百忙之中,低头一看,却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来,他一向上拔起,两头猛虎跟着窜了上来,其余猛虎,却已然各自张开了血盆大口,白牙森森,昂头上望,像等吕麟向下坠来之际,便自一涌而上,将之撕成片片!

吕麟一见这等情形,心知自己此际若是下坠,极是不利,因此他一提真气,左脚在右脚背上一踏,借力鼓气,陡然之间,身子又向斗空上,拔起了三尺上下,在半空之中,一个盘旋,向下斜斜的落去。他这里向下斜落,立时又有几头猛虎,跟着掠了过来。

吕麟一见了这等情形,心中不禁一动,觑定了其中一头最大的,身形猛地一沈,便已向它的背上,直落了下去!

他一坐到了那头猛虎的背上,双腿用力一挟,紧紧地挟定了虎腹,那虎怪吼一声,向前疾窜了出去,吕麟在虎背之上,紫阳刀荡起万道紫虹,当者披靡,刀光血影,虎身翻滚,片刻之间,又有六七头猛虎,死在他的紫阳刀下!

吕麟见此法有效,心中大喜,叫道:“月姐姐,快跃上虎背!”

谭月华比吕麟占便宜之处,是在于她腕间的两条铁较长,猛虎虽然扑之不已,但是却也比较难以近身,但是她吃亏之处,乃是若不是击中要害,猛虎皮坚肉厚,挨上一,一个打滚,重又狠狠扑上,想要冲出重围,却也是不易!

当下,她一听得吕麟的叫声,百忙之中,回头一看,只见吕麟在虎背之上,大展神威,立时足尖一点,向上拔起了三尺,在半空之中,身子猛地一缩,一头猛虎在她头顶,“刷”地掠过,等到谭月华身子再度下沈之际,已然落于虎背之上,双狂挥,立时从虎群之中,冲了出来。

可是,在她的前后左右,仍然有十来头猛虎,扑之不已!

谭月华激斗了这半晌,已是香汗淋漓,正待与吕麟会合之时,她所骑的那头猛虎,陡然之际,着地打起滚来!这一下变化,当真出乎谭月华的意料之外,就在猛虎滚动之际,她也被从虎背之上,掀了下来!她才一落地,两头猛虎,已然疾扑而上!

谭月华手中铁,抖起两股其强无比的劲风,身在地上,双臂一振,已向那两头猛虎,当头击了出去,只听得“叭叭”两声巨响,将那两头猛虎,击得头顶破裂,脑浆迸流!

而那两头猛虎,前扑之势未尽,仍然向前窜出,在半空之中相碰,一起落了下来,刚好压在谭月华的身上。谭月华跌在地上之后,立即应敌,根本未有机会,翻身跃起。

那两头猛虎压了下来,将她的身子,尽皆压住,但是头部却留在外面。

也正在此际,一头猛虎,张开了血盆大口,向她头部咬来!

谭月华甚至可以闻得到从虎口之中,喷出来的热气,而她的身子,却被两条重达数百斤的死虎压住,急切之间,难以挥动铁应敌,形势简直是危险之极!百忙之中,双手在地上一撑,以背贴地,身子陡地向后,滑出了尺许?

那头猛虎一口咬空,利齿相叩之声,悉然可闻,谭月华已然双臂一振,将那两头死虎,抛了起来,向外飞出,身子也已然一跃而起。

刚才那惊险已极的一幕,吕麟也已看到,谭月华才一跃起,吕麟也离了虎背,向她飞掠而至,两人并肩而立。此际,三十来头猛虎,已死了一半,吕麟一到,紫阳刀便一连三式,将他自己和谭月华一起护住,道:“月姐姐,刚才吓死我了!”

谭月华想起刚才的情形,也是心有余悸,道:“我们一齐向前闯!”

两人一个挥动紫阳刀,一个抖动腕间的铁,一齐向前闯去。

没有多久,便已然闯出了那块平地。他们两人,身形起伏,前进之势,何等迅疾,不一会,便将那十来头猛虎,抛在身后!

两人转过了一座小山峰,方始渐渐听不到虎吼之声。两人这才停了下来,各自向对方一望,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此际,两人的身上,全是血污,固然不必说,吕麟的衣服,已然只剩下了一只裤脚,一件上衣,整个背部,也已然被虎爪撕去。

而谭月华则两只衣袖,都只剩下了半截,秀发蓬乱,满面血迹,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此时看来,竟如同鬼怪一样!

两人定了定神,吕麟道:“我们且找小溪,洗一洗脸再说。”

谭月华却道:“不必了,昨晚,我们听到虎吼狼号之声,只怕我们虽然闯过了虎群,尚有狼群一关,未曾闯过哩!”

吕麟想起昨天晚上,虎吼狼号之声交替而起的情形,心中知道谭月华所说,大有可能,向前看去,只见有一条迤逦小路,向前通到了一座林子,过了那座林子,就可以到莲花峰下了。

吕麟看了一看,道:“月姐姐,若是有狠群的话,大有可能,埋伏在林子之中!”

谭月华道:“我说不会,若是在林中,狼不能上树,岂非要我失却好些威力?”

吕麟道:“那我们先穿过林子再说。”

两人一齐身形展动,向前掠去,不一会,便已进了那座林子,果然林中静悄悄地,一无动静,出了林子,向前一看,只见莲花峰下,好大的一片平阳之地。那平地上,长着比人还高的野草。过了那一片草地,便可以看到,有一条山路,直通向莲花峰上。

那条山路,到那环形的石坪为止。在那环形的石坪上,两团水花的中间,有着一排四间以山中岩石堆成的石屋。在四间石屋之旁,还有十来间茅屋。却是样子十分的怪异,又高又尖,看来简直不像是人所住的屋子,两人看了一会,想不出那十来间的屋子,有一些什么用处来。

谭月华向那块草地一指,道:“狼群是隐伏在草地之中已可肯定了!”

吕麟道:“那我们就冲过去吧,连虎群都冲过去了,还怕狼吗?”

谭月华道:“看来狼群的数目,一定远较猛虎为多,野草又深,这一关,恐怕比刚才更险!”

吕麟道:“那有什么办法?反正要闯过去,才能到半山上,那四个瞎子的住所的。”

吕麟的话,令得谭月华心中,动了一动。

她放眼看去,那一大片草地上的野草,已大半现出了枯黄之色。

自七月十五,武林至尊之宫,吕麟脱险逃出以来,已经过了一个来月,中秋已过,在北力的天气,已是金风飒飒,草木渐枯,秋高气爽,风高物燥了。谭月华看了一眼,拔起一把草来,向上抛去,一阵风过,正是将草吹向莲花峰的!

谭月华辨明了风向,心中喜道:“有办法了,我们放火烧。”

吕麟一听,心中也是大喜,两人立即动手,片刻之间,已扎就了十来个草把,各自取出了火熠子,向草地抛去。

他们两人一将燃着的草把抛完,便立即后退,向一个小山峰上窜去,不一会,已跑到了峰顶,向下看去,只见那片枯草地上,正在火头四起,同时,听得猩猩的怪啸之声,不断传到。而草地之中,狼影奔驰,狼号之声,更是震耳欲聋。

风助火势,草又大半枯黄,不到半个时辰,草地之上,已然到处皆是火龙,直向莲花峰卷去,起先,还见有四头黑猩猩,在草地之上,来回奔驰,不让狠群奔散开去。

但是到了后来,火势已经不可收拾,狼群虽然明知黑猩猩厉害,但是却也怪叫逃命,四下奔散,乱窜乱跃,吕麟看得哈哈大笑。

前后还不到两个时辰,那一大片草地,已然成了一片焦黑?

在草地之上,横七竖八,全是烧焦了的死狼,又见那四头黑猩猩,在草地之上,乱叫乱啸,不一会,便向莲花峰疾驰而出!

两人再等了一会,不见狼群复转,心中尽皆放心,下了小山峰,向前走去。

吕麟一面走,一面拣肥大的死狼,撕下腿来,那些死狼早被火烤熟,吕麟撕下了四五条腿,道:“再向前去,找到了淡水,洗上一洗,倒是一顿上好的野味。”

谭月华道:“不错。”

吕麟道:“月姐姐,看刚才的情形,狼群之多不下数百,若不是你想出这样的办法来,我们能否通过,实是难料。”

谭月华仍然是淡淡地道:“确是如此!”

吕麟本来心想,自己和谭月华此行,不知要经过多少惊心动魄的事,在出生入死之中,或则谭月华会忘记了惨病的往事。

吕麟并不敢心存奢望,希望谭月华会回心转意来爱自己。

他只要谭月华能够抛却心中的哀痛,已然感到极是满足了!

可是谭月华的遭遇,已令得心灵,受了无法弥补的创伤,吕麟一见她对自己的逗趣话,反应如此冷淡,便知道自己的希望,仍然落了空!

当下他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在心中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向前走去。

不一会,便已然穿过那片草地,来到了莲花峰的脚下。

直到到了峰脚下,两人才发现,环绕着莲花峰,有一道宽可两丈的山溪,溪水虽然十分湍急,但是却清澈无比。

两人来到了溪边,吕麟将狼腿放了下来,两人一齐俯身下去,掬起了溪水,洗了洗脸,吕麟先站了起来,正想取过狼腿,撕来充之际,回头一看,不由得陡地一呆!

原来就在那片刻之间,他刚才放在溪边上的四条大狼腿,已然不知去向!

吕麟呆了一呆,不由得“咦”地一声,道:“月姐姐,有怪事了。”

谭月华一听得吕麟如此说法,也不由得吃了一惊,道:“什么怪事?”

吕麟向地上一指,道:“你看,四条狼腿,去了哪里?”

谭月华一看之下,也不由得愣了一愣,道:“奇了,莫非有人来过?”

吕麟道:“只怕不是,若是有人,焉有偷去了狼腿而不对我们偷袭之理?”

两人正在奇怪,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了一阵石头碎裂的格格之声,两人循声向前望去,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就在前面不远处,有两条乌光油油,粗如水桶,也不知有多少长的大蟒!

那两条大蟒,正缠在一起,在蟒身之中,有着一根石柱,被两条巨蟒,一擦一挤,那石柱竟然碎成了块块,可知蟒力之大!

吕麟立即道:“不消说,那四条狼腿,一定是被那两条巨蟒吸去了?”

谭月华连忙一拉吕麟,急道:“咱们快跃过溪去!”两人一齐身形展动,向对岸跃了过去,来到了对岸,方始定了定神,再向那两条巨蟒望去,只见两蟒已然向外蜿蜓游了开去,足有三四丈长短!

吕麟心中骇然,道:“月姐姐,要是那两条巨蟒,向我们攻来,我们却是难以抵敌!”

谭月华道:“奇怪,那两蟒在此出现,一定和那四个瞎子有关,却如何不攻向我们?”

吕麟心中,也是莫名其妙。只见那两条巨蟒,游出了十来丈,便盘成了一团,昂首吐信。就在此际,只听得一阵短促的怪啸之声,自不远处传了出来。

那两条大蟒,一听得由那猩猩所发出的怪啸之声,便立即蟒身一展,向前旋风也似,窜了过来!两人虽然还隔得远,但是已然可以闻得一阵腥风?

谭月华一见两条巨蟒,向自己窜了过来,虽然还隔着一道溪水,也是心惊,连忙后退。

只见那两条巨蟒,一来到了溪边,却又不再窜了过来,又紧紧地盘成一团。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本来已然准备和那两条大蟒,拼死一战。

可是当下一见了这等情形,心中却又不禁大是奇怪起来。

因为,若是说那一道两丈来宽的山溪,竟能够阻止巨蟒前进的话,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可是实际上的情形,却又确是如此。只听得猩猩怪啸之声,急促之极,不绝于耳,可是那两条巨蟒,仍是紧紧盘定,只是蛇信乱吐,却并无其他的动作。

谭月华和吕麟两人,呆了半晌不敢转过身去,只是面对着那两条巨蟒,不断后退。等他们退出了三四丈,那两条巨蟒,陡地身子展横,已然越过了山溪,溅起老高的水花!

吕麟一见两条巨蟒,已向自己追了上来,连忙一摆紫阳刀,正想要迎了上去。可是他尚未发动,已然听得谭月华道:“且慢!”

谭月华一面说,一面还一伸手,将吕麟的手臂拉住!

吕麟不知道谭月华是什么意思,心中不禁大急,叫道:“月姐姐……”

可是他一言未毕,却陡地停了下来。

他们两人,此际,离溪边约有七八丈远近,以那两条巨蟒向前窜来的速度,实是转眼可到。可是,那两条巨蟒,一来到离他们两人身子两丈远近处,却又紧紧地盘成了一团!

吕麟的心中,更是奇怪不已。只听得谭月华道:“你难道未曾看出来吗?那两条大蟒,不敢接近我们!虽然有猩猩在不断催促,可是大蟒却对我们两人,有所忌惮?”

这样的情形,已然一连三次,吕麟已然不得不相信。

可是同时,他的心中,却也奇怪到了极点!

因为,那两条巨蟒,少说也有数百年,当真是力大无比,皮鳞若铁,连那么粗的石柱,在蟒身挤压之下,都不免碎裂,实是可以称得上“山中之王”,那为什么要怕自己和谭月华两人?

谭月华和吕麟两人,仍是不敢转过身去,只是后退,每当他们两人,退出了几丈,那两条巨蟒,也必然旋风也似,向前追近来。但是每次追来,总也在离他们两丈开外处停住,不敢接近。两人倒退着向山上走去,不一会功夫,已来到了那环形的石坪之上。那石坪足有二十来丈宽,两人一到了石坪上,巨蟒也跟了上来。这时侯,已是将近黄昏时分,晚霞映在巨蟒乌油油的身上,幻出奇异的光采来。而他们身在石坪上,瀑布的声音,震耳欲聋,若非大声对答,简直相隔咫尺,也听不到对方讲的什么。

直到此际,吕麟才陡地明白,何以那四个瞎子的听觉,如此灵敏!

他们四人,常年累月,在石坪之上居住,要能够在瀑布的巨响中,辨出声音来,一旦离开了莲花峰,没有了瀑布的水声,当然更是任何低微之极的声音,都不能逃得过他们的耳朵了。

两人来到了石坪上,仍然是面对着两条巨蟒,不敢转过身去。

他们心中,已打定了主意,一到了那四间石屋之前,便出奇不意地冲进去,与那四个瞎子动手,来一个攻其无备。

也们一直向后退着,又退出了五六丈,突然之间,两人均感到背后,传来了一股热哄哄的热气!两人心中,陡地一惊,一个转身,转了过来。

他们才一转过身来,便觉得眼前漆黑的一大团,在尚未弄清是怎么一回事间,身子突的一紧,已被两条老粗的手臂,将全身牢牢箍住!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心中各自吃了老大一惊,只觉出那将自己箍住的力道,奇大无比,几乎连骨头都被箍得“格格”作响!

两人连忙各自运转真气,兴之相抗,这才看清,原来自己,已然落在大猩猩的手中,竭力抬头看去,只见那两头大猩猩,高可丈许,黑渗渗的长毛,发出腥臭已极的味道。

两条手臂,比人的大腿还粗,箍住了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之后,十指交岔,两人连挣了好几挣,皆是挣不开去,其力道之大,可想而知!

两人心中大惊之余,一时间,竟一点也想不起什么办法来!

因为他们,不但身子被箍住,而且因为事情突然其来,他们只顾防范眼前的两条巨蟒,全未曾想到,身后会有两头大猩猩掩了过来,因此在事出仓猝之下,连双臂一齐被束住!

双臂既被束住,自然不能出手应敌。吕麟勉力想抬起手来,发出金刚神指,但是却未能达到目的。只见那两头大猩猩,已然将两人,提了起来。向石坪之外走去了,吕麟心中,焦急之极,因为看这情形,大猩猩分明是准备将他们抛下山峰去!

两人竭力地定了定神,不约而同,大声叫道:“!”

他们出声高叫的目的,原是要提醒对方,但他们却是同时想到。

因此,一个“”字才出口,两人已然狠狠以足尖,向大猩猩的小腹出!

那一,自然个正着,只听得两头大猩猩,齐声怪叫起来!

以他们两人的功力而论,这一脚之力,何等强大,连猛虎都可以立时踢毙,但是那两个大猩猩却当真是皮肉坚厚之极,怪叫了一声之后,只是身子摇晃了一下,仍然向前,摇摇摆摆走去!

吕麟扬声大叫,道:“月姐姐,继续!”

他自己一面叫,一面又“砰砰砰”地踢出了三脚,每一脚,足运了九成以上的功力!

那头大猩猩,眼看已要来到了悬崖边上,可是小腹要害之上,连受了这样三下重击,怪吼声中,身子向下便倒!

同时,只见抱住了谭月华的那头猩猩,也向地上,倒了下去。

可是两头大猩猩虽然忍不住疼痛,倒在地上,双臂却仍然将两人,牢牢箍住!

吕麟又是用力一挣,仍是未曾挣得脱,但大猩猩却也爬不起来,只在地上打猿,吕麟有好几次,给大猩猩压在下面,几乎连气都透不过来!眼看越滚离悬崖越近,吕麟人急生智,在他身子,打侧之间,一转头,已然咬了两枚小石子在口中,真气运转,“嗤”,“嗤”两声,将两枚小石子,向那大猩猩的咽喉,疾射而出!

吕麟仰起头来,离大猩猩的咽喉,也只不过尺许,那两枚尖锐的小石子,一发即中,深深地陷入大猩猩的咽喉之内!

只听得大猩猩怪叫一声,吕麟再用力一挣,已然挣脱了大猩猩的双臂。

他立即回头看去,只见谭月华和另一头大猩猩,已然在悬崖边上!

若不是谭月华以右足死命抵住一块石头,只怕早已一齐滚了下去!

吕麟连忙足尖一点,窜向前去,手起刀落,紫阳刀刀锋过去,将那头大猩猩的头颅,齐中劈成了两半!吕麟用的力道太大,余势未尽,刀锋竟然深深池嵌入了岩石之中!

那头大猩猩连声都未出,便自死去,谭月华挣扎跃起,道:“麟弟,你是怎么对付那猩猩的?”

自从他们两人,离开了那庵堂以来,一连多天,谭月华还是第一次,以原来的称呼,来叫吕麟!吕麟的心中,不由得一阵高兴,道:“办法却是不甚光明,我咬了两块石子,吐向大猩猩的咽喉!”

谭月华向吕麟的面部一看,道:“可不是,你看,你嘴唇也被石子割破了!”

谭月华刚才,简直一只脚已然踏进了鬼门关,脱险之后,自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一面说,一面便伸手向吕麟的口唇抹来。

可是,她手只伸到一半,便陡地停住了!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15章 勇夺宝弓,吕麟遭重创 下一章:第017章 逆瀑攀山,存亡系一发
热门: 死人经 OFFICE怪谈 启示 河神·鬼水怪谈(2017网剧河神的原著小说) 巧克力游戏 易中天中华史:魏晋风度 死神来了 腐蚀 只有他知道一切 青铜神灯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