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四名瞎子,强夺火弦弓

上一章:第013章 破庙投缳,情痴图一死 下一章:第015章 勇夺宝弓,吕麟遭重创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在东方白和谭升夫妇而言,小半个时辰之中,内息运转,虽然重伤未愈,还可以做到。

吕麟根本未曾受伤,当然更不成问题,但是谭翼飞和韩玉霞两人,却已然觉得十分吃力。

他们两人,一等那四个瞎子,走出了丈许来远,便不约而同,轻轻地舒了一口!

在他们想来,那一下舒气之声,那四个瞎子,万听不到的。可是,当他们两人,舒气未毕,那四个瞎子,却已然霍地转过身来!

吕麟只在韩玉霞的身旁,一见这等情形,便已然知道不妙!

因此,他连忙向前,跨出了一步,拦在谭翼飞和韩王霞两人的面前。

而他这里,一步甫一跨出,身形尚且未稳间,“飕飕”两声过处,人影晃动,已然有两枝长竹,当胸疾刺而至!

这一次,吕麟早已有了准备,一见两枝长竹,向自己当胸刺了过来,手臂一沈,右手翻处,食中两指,疾弹而出,一招“双峰插云”,两缕强劲已极的指风,已然向长竹竹尖,疾撞而出!

电光石火之间,只听得“拍”、“拍”两声,那两柄长竹,被吕麟的指力,荡了过去,但吕麟也觉出那两个瞎子,长竹之上,所蕴的力道,强韧到了极点!而且那长竹竿的本身,也像是极具韧性,被吕麟的指力,撞开了之后,仍具有一种反震之力,将吕麟的身形,震得不由自主,晃了两晃!

吕麟刚才那一式“双峰插云”,足用了七八成功力,但是相形之下,却是一点便宜也未曾占到,心中不由得猛地一愣!

此际,他更是相信那四个瞎子,非同凡响,不等那两人,再发招进攻,身子向后一缩之间,一式“四象并生”,又已袭出!

这一次,那两个瞎子,竹竿一晃,“嘘”然有声,长竹竿竟然幻成了一个大圆圈,一股极是强韧的力道,旋转而出,将吕麟四股金刚指力,一齐反弹了回来!

吕麟心中,更是一惊,唯恐伤及身后的谭翼升和韩玉霞两人,左手一挥,一股大力,先将两人挥后了几步。本来,他以为那两个瞎子,正在挥动竹竿,挡击自己金刚神指之力,就算要变招,也无如此快疾,是以他才左手后挥的。

可是,那两个瞎子,出手之快,当真是令人难以想像!

就在吕麟左手那一招“四象并生”,刚一使老之际,只觉得眼前长竹挥起的两团青光,顿时一,同时,“嗤”、“嗤”两声,两溜青虹,电射而至,那两个瞎子,竟然就在那电光石火之际,又向他胸前,攻出了两招!

这一下,吕麟简直连回手的机会都没有,百忙之中,只得足尖一点,猛地向上,拔起了两丈来高下,将这两招,避了开去!鄙是,他这儿身形才一拔高,下面的情形,又起了变化!本来,在那四个瞎子,一转身之际,只有两人,向吕麟攻到。尚有两人,手捋长竹,凝然而立,一点表情也没有。

但是,就在吕麟向上拔起之际,那两个本来凝立不动的瞎子,身形如烟,已然向前欺身而至,四个人手中的长竹,一齐向上伸出,指向吕麟,竹尖微微头动,可以看出,在刹时之际,可以有极其厉害的变化便展出来!而此际,吕麟却身在半空,除非他能在两丈多高的高空,身子转折,并不下坠,向外掠出三四丈,方能避开四人的长竹。

可是,如果轻功能到了这等地步,几乎已是“凌空步虚”的境地,即使黄心直,只怕也不能够做到,吕麟当然也未及这一程度!百忙之中,他只是猛地提了一口真气,又向上拔起了三尺!

同时,他已然看清,那四个人凝神而立,并不发动,分明是一个以逸待劳之势,他手按腰际,已然抓住了紫阳刀的刀柄。

也就在此际,只听得东方白、谭升、赫青花三人,各自一声冷笑,齐声道:“这里还有人哩!”

他们三人这一句话,尚未讲完,四个瞎子之中,已有两人,长竹晃动,向他们三人站立之处,电也似疾,刺了出去!

而吕麟也在此际,身形向下,陡地一沈,身在半空,紫阳刀已接连攻出三招,“卧虎势威”、“饿虎扑羊”、“怒虎腾跃”,疾使而出!

那三招,正是“飞虎三式”,变化之妙,不可方物!

三招甫出,只见星月微光之下,紫虹缭绕,既攻且守,不但将他全身,尽皆护住,而且刀光霍霍,向两人疾削而出。

那时候,向谭升等三人扑出去的两个瞎子,疾攻而出的一竹,已然被三人联手所发的一掌之力,化了开去。他们三人,功力已恢复了三四成,三人联手的一掌之力,比起前天晚上,对付烈火祖师的时侯来,已是强过一倍有余!

虽然,还难与他们三人,完全未曾受伤的时候相比,但是却也抵得上一个一流高手!

而吕麟在身形下沈之际,那两个瞎子,各自后退了一步,长竹竿也点了上来,吕麟刀锋过处,“刷刷”两下,已削中了长竹!

紫阳刀乃是武林至宝,何等锋锐,等闲钢铁所铸的兵刀,也可以削断,在吕麟的想像之中,自己的两刀,若能将对方的长竹削断,也可以稍煞其气。

怎知,事情却是大大地出乎吕麟的意料之外!

那两刀,虽然削中竹竿,可是就像是削中了什么又硬、又滑、又韧的东西一样,两股韧劲,突然而生,刀锋贴着长竹,滑出了一尺,那两枝长竹,那丝毫未损!

吕麟心中,这一惊实是非同小鄙,赶紧抽刀后退,那两个瞎子,已踏步进身,手中竹竿虽长,但是他们使来,却是灵活无比,“飕”、“飕”两声,又向吕麟的腰眼刺到!

吕麟只得一退再退,挥刀护身,不敢再贸然进攻。他在百忙之中,看东方白等三人时,也是守多攻少,只是发掌自卫。

而谭翼飞和韩玉霞两人,却只是空自着急,无可奈何,两人虽然也想动手,可是他们伤重之后,功力的恢复,不如东方白等人来得快,因此如今,只不过恢复了一二成,就算加入战圈,也是无用!双力面共是八个人,分成了两组,各自出招,俱都快疾之极。

没有多久,乌云散开,月光大现,只见那四个瞎子手中的长竹。宛若是四条游龙一样,来回盘旋飞舞,夭矫腾挪,不可方物!

而吕麟的紫阳刀,也是长虹陡生,来回盘旋,这一场恶斗,真是武林罕见,片刻之间,各自已递了三五十招!

东方白等三人,节节后退,以背靠树,赫青花尚不断发出各种古怪的暗器,尚自可以支持,但吕麟以一敌二,却已是相形见拙!

本来,吕麟已是守多攻少,可是此际,却连还手的机会,却已没有!

而那两个瞎子,攻势却更是凌厉,吕麟一个防范不到之际,“嗤”地一声,一枝长竹,向他们面门,疾刺了过来!此际,吕麟也已背靠着一棵大树,一见长竹劈面门刺来,连忙一侧头。

那枝长竹,带起一股强劲已极的劲风,在他的颊旁,疾掠而过!

吕麟只觉得颊旁为那股强风掠过,好生疼痛间,“拍”地一声,那枝长竹,已刺入了树身之中!吕麟见机不可失,右手紫阳刀,一招“仙人指路”,“刷”,地向外砍出。

同时,左手扬起,一式“一柱擎天”,向另一人当胸点出!

那一式“一柱擎天”,吕麟足运了九成功力,指风如雷,疾涌而出,那瞎子一手握住了竹竿,竹竿的尖端,却插入树身之上,离吕麟只不过丈许远近,吕麟指风一到,那瞎子右臂一抖,已将竹竿拔了出来,身形向后,疾退而出!

吕麟的指风,电射而出,何等之快!鄙是那瞎子身形后退之势,却更是快得出奇!

瞬刹之间,他身子已在三丈开外,吕麟的指风,到这时,才袭中在他的身上。

但此际因为距离已远,指风不免衰竭,那人身形滴溜溜一转间,已将力道卸去?

而另一人,在以竹竿,化开了吕麟的一刀之后,身形一矮,长竹匝地而至,又向吕麟的下盘攻来!吕麟连忙沈刀去格时,那退出的一人,却又如轻烟也似,向前掠了过来!

那瞎子才一到,一竹又向吕麟的上盘刺到!

看来,那四个瞎子,不但本身的内功路子,怪异之极,功力绝高,而且在相互之间,也配合得天衣无缝,极为合拍!此际,一个攻向吕麟的下盘,吕麟正仓皇应付间,另一个,却已向吕麟的上盘攻到,吕麟无法可施,只得上身,猛地向旁一侧。

可是,那人的长竹,也跟着一侧,竹尖离吕麟不过尺许,直指吕麟颈上的“天突穴”!

吕麟这一惊,实是非同小鄙,紧贴着树干,足尖一点,真气一提,百忙之中,使出了“璧虎游墙”,绝顶轻功,“刷”地向上,升起了丈许!

他刚一向上升起,“拍拍”两声,两枝长竹,插入树干之中!

如果他不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向上升起的话,那两枝长竹的竹尖,恰好一枝插入他的咽喉,另一枝则插入他的小腹!

吕麟虽暂时脱出了危险,但是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他心知自己,虽然背贴树干,但是却绝不能持续得太久。

难得有机会居高临下,立即以左手,发出了一招“双峰插云”,两缕指风,直向那两个瞎子的顶门,袭了出去!

这一指,的确是险中取胜的绝招,那两个瞎子的武功虽高,一时之间,也无法不避,各自身形一闪,向后退了开去。

而吕麟的两缕指风,袭到了地上,大块石子,四下飞溅,竟然出现了两个小庇!

吕麟一见两人后退,心想若是落下地去,又是不免为两人所制,久战力乏,定然要败在这两个瞎子之手!因此,他身形非但不沈,反倒向上拔起,手伸处,抓住了一根横枝,身子荡起,已到了大树之上!

那两个瞎子,果然呆了一呆,但是,尚未及待吕麟暗庆得计之间,那两个瞎子,已又一个转身,反倒东方白等三人驰出!本来,东方白等三人,和那个瞎子对敌,也是堪堪打了一个平手。可想而知,若是他们遭到了四个瞎子围攻的话,一定是凶多吉少!

吕麟心中,大吃一惊,连忙待要飞身而下之际,陡然之间,只听得“崩”、“崩”、“崩”、“崩”,四下弓弦响处,四枚小箭,向那四个瞎子,电射而出,同时,一缕人影,快绝无伦,向前激射而至,人尚未到,已然听得他叫道:“谭伯伯,吕公子……”

只听得他语音哽咽,像是十分伤心!那人身形不高!手中持着一张小弓,不是别人,正是黄心直!

此际,形势实是瞬息千变,那四枚小箭,去势虽急,但是那四个瞎子,连身都不转,反手便抓,怎知那四枚小箭,乃是以火弦弓所发出的,力道之强,实是非同小鄙!

那四个瞎子反手一抓之间,虽然将小箭抓住,但是小箭的余势未竭,却“嗤溜”一声,仍然脱手,向前面疾飞了出去!

那四个瞎子,像是陡然之际,呆了一呆,齐声叫道:“火弦弓!”

自他们现身之后,直到此际,才听得他们开口,而且也只有三个字!

其实,在树上的吕麟,一见黄心直赶来,一开口便提起自己,已然知道他是误信了黑神君之一言,以为自己已死,前来报告噩耗的,因此忙道:“黄兄弟,我在这里,并未死去!”

黄心直来此,正是为了向东方白等人,报告吕麟已遭不幸的消息,当他服了灵药,转醒之后,得知乃是吕麟冒着奇险,送自己来至尊之宫的,心中实是感激之极,当然,当他听到吕麟已遭不幸的消息之际,心中也是难过之极。

仗着各种灵药的功效,他一待伤势愈了七八分时,便离开了至尊之宫,想将吕麟已死的消息,告诉东方白等众人。

刚才,他才一说出“吕公子”三字时,喉头已然禁不住哽咽!

而今,忽然听到吕麟的声音,自上而下,传入自己耳中,不禁陡地一呆,几乎疑心自己,是在做梦!黄心直的那一呆,和那四个瞎子,失声尖呼,是在同一时间内,所发生的事。

而东方白等三人,则趁着那四个瞎子一呆之际,又合力发出了一掌。

怎知那四个瞎子,在一声尖呼之后,身形便立即向后,退了开去,才一退开,即有四枝长竹飕飕之声不绝,一齐向黄心直攻到!

那四个瞎子的动作之快,连得吕麟这样的高手,有时也要为之措手不及,更何况是黄心直!黄心直在大吃一惊之余,身形一晃,立即向后退去,但是左腿之上,已然被一枝长竹刺了一下。另一枝长竹,带起一股劲风,奔他面上刺来,黄心直在百忙之中,只得扬起火弦弓去格挡。

怎知他才一扬起火弦弓,那枝长竹,也陡地向上,挑了起来!竹尖恰好挑在弓弦之上!

只听得弓弦一声响,黄心直只感到一股大力过处,五指不自由主地一松,火弦弓已然脱手飞向半空!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人人都可以看出,那四个瞎子,此际已然放弃了和吕麟等人的争斗,而变成想夺取那张火弦弓了!

那张火弦弓,和火羽箭一样,关系除去六指琴魔,克制八龙天音,极其重大。不但吕麟等人,想要得到手中,而黄心直也万万不想失去!

因此,挪火弦弓一飞向羊空,黄心直便不顾一切,飞身直上,想要将火弦弓再抓回手中。

但是,他才一跃起,“嗤”地一声,一枝长竹,已然当胸刺到!

黄心直逼不得已,身子凌空翻出,避开了那枝长竹的一击。

而就在火弦弓飞向半空的那一瞬间,吕麟也自树上,足尖一点,飞身而下,向火弦弓扑了过去。可是吕麟出手虽快,却还有人,比他更快了一步!

那个人一出手,将火弦弓挑向半空的瞎子,身子猛地一弯,他手中的长竹,也随之成一个弓形,紧接着,只见他足尖一点,整个人,连同那枝竹竿,一起弹了起来,其疾如箭,向空激射入而出土吕麟虽然是自上而下扑来,略占便宜,但是却仍被那瞎子赶在前面,一伸手,便已将那火弦弓抓到了手中!

吕麟一见,不由得心中大急,也不待多考虑,身在半空,一招“饿虎扑羊”,紫阳刀幻成一溜紫虹,向那瞎子的手腕,疾削而出!

那瞎子的动作,当真快得出奇,一将火弦弓抓到了手中,身形立即下沈。可是他这里身形下沈,吕麟也跟着下沈。

那一招的招式,仍未使老,只见紫光过处,那瞎子的手臂之上,已然被刀尖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涔涔而下!

如果吕麟的这一刀,能够向前多递进两寸的话,则不难将那瞎子的手臂,削了下来,吕麟只要踏前一步,便可以将火弦弓踏在脚下。

但是此际,那瞎子手臂,虽然受伤,五指却仍然牢牢抓住火弦弓不放,身形一缩间,竹竿一点,整个身子,在半空之中,划出了一个半圆,向外面激射而出!同时,发出了一声尖啸!

他那声尖啸一发,正在和东方白等人动手的其余三个瞎子,也各以同样的身法,向外飞掠而出!黄心直一跃而起,大叫道:“还我弓来!”身形一晃,便向前面,疾追而出!

东方白心知火弦弓既已到了那四个瞎子的手中,凭黄心直之力,想要夺了回来,简直万无可能,忙叫道:“心直,别去送死!”

可是黄心直失了火弦弓,怎肯干休,恍若未闻,电光石火之间,他和那四个瞎子,已然一齐隐没在黑暗之中!吕麟唯恐黄心直有失,足尖点处,一连三个起伏,追了上去!

他才追出了十来丈,已看到黄心直蹲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了起来,但是却力不从心?

吕麟连忙赶了过去,将之扶起。

原来他腿上被竹竿刺了一下,本就伤得不轻,急驰之际,一阵剧痛,身不由主,向下跌倒。而这一耽搁间,那四个瞎子,早已不知去向!

吕麟将黄心直扶了起来,东方白等人,也已经赶到,黄心直叫道:“火弦弓,我的火弦弓,被他们夺走了,火弦弓……”

他叫到后来,几乎已然是声嘶力竭!吕麟忙道:“黄兄弟,火弦弓既已被他们夺走,你急也无用?”

黄心直想到那火弦弓和自己父亲的命运有关,方寸早已大乱,哭道:“我知道,我火弦弓被夺,你们心中,都十分高兴!”

吕麟一愣,正色道:“黄兄弟,你这算是什么话?”黄心直止住了哭声,张大了口,面上现出了极其惶恐的神色,像是他自己也不明白,何以刚才,竟会讲出这样的话来!

七煞神君谭升踏前了一步,道:“心直,我们不妨说实话,为了除却六指琴魔,那火弦弓在你身上的话,我们自然也必当设法夺取,但是火弦弓被那四个瞎子夺走,我们却绝不会高舆的!”

黄心直嗫嚅道:“谭……大侠,那……是我说错了!”

谭升舌笑了一下,道:“心直,你的心情,我们十分明白,你是天下罕见的好人,不论将来事情的变化如何,我们绝不会有与你为难之意的!”

黄心直叹了一口气,道:“谭大侠,那四个瞎子,是什么来头?我一定要将火弦弓夺了回来,将之毁去,我不要了!”

黄心直的性格,极其懦弱,那是众人皆知之事,可是他此时的这两句话,却又说得坚决之极!

众人自然知道,那是因为黄心直也知火弦弓的存在,会威胁到他父亲的关系。

黄心直和众人之间,几乎事事,同心合意,但唯有对待六指琴魔这件事上,态度却是截然不同!众人一听得黄心直如此说法,知道六指琴魔得知火弦弓被人夺走之后,也一定不肯干休,定然会前去夺回。而如果被他夺回,说不定当真会将火弦弓毁去!

众人心中,俱感到不要说寻找火羽箭,便是在争夺火弦弓上,因为枝节横生,也远不知要经过多少困苦的争斗!

这其中,不但要面对那四个武功诡异之极的瞎子,而且还要面对六指琴魔父子!

一时之间,众人尽皆一声不出。

黄心直语带哭音,道:“谭大侠、东方大侠,这四个瞎子,是什么来历,你们一定知道的,讲给我们听吧!”

谭升目注东方白,东方白想了一想,道:“心直,你应该信我绝不会对你说假话,这四个瞎子的来历,我确是不知!”

众人一听,心中不由得大是奇怪,因为当那四个瞎子现身之际,众人都不知他们是什么路数,而东方白则竭力不让众人出声。

由此可知,东方白是应该知道这四个瞎子的来历的,但是他此际,却如此说法,众人心,都不禁大是惊讶,吕麟为人心直口快,脱口叫道:“师傅……”

他这一声叫唤,实则上,心中已然颇有不满意东方白如此说法之意!

东方白一笑,说道:“麟儿,我明白你的心意了!”

吕麟的面上一红,道:“师傅,我以为……”

他话未曾说完,东方白已然一挥手,道:“你不必说明,我知道,你可是说,我应该将那四人的来历说出,虽则六指琴魔,定然会去寻追他们,而我们也希望夺得火弦弓,有六指琴魔插手,事情会难上许多,但也不应对心直隐瞒,是也不是?”

吕麟点头:“是。”

东方白笑道:“麟儿,你也太小觑为师了,我岂是为此,而隐瞒真相,事实上,那四个人来历如何,我确是不知!”

众人见他如此说法,自然不再怀疑,吕麟也觉得自己,太以冒失。

东方白又道:“你们心中一定在奇怪,既然我不知那四个瞎子的来历,又何必一见他们现身,便神色十分紧张,是也不是?”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13章 破庙投缳,情痴图一死 下一章:第015章 勇夺宝弓,吕麟遭重创
热门: 汉尼拔崛起 心理罪·城市之光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黄河古事 夜夜夜惊魂(第2季) 水车馆幻影 原罪之承诺 证道天途 猎神 女生寝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