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破庙投缳,情痴图一死

上一章:第012章 情天抱憾,月华图避世 下一章:第014章 四名瞎子,强夺火弦弓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吕麟得以虎口余生,心中自然暗自庆幸,走入了一个小林子,休息了一会,想起应当去和师傅、七煞神君等五人会合,可是他才想了一想,便不由自主,出了一身冷汗!

当他刚一发现黄心直身受重伤之际,心中也曾奇怪,何以黄心直轻功如是之快竟也会被人,在背心刺了一匕首。

但是当时,他只顾设法救治黄心直,接下来,便是勇赴至尊宫,发生了一串惊心动魄的事,根本不容得他去多想一下其它的事。

可是此际,当他一想起东方白、谭升等人的事后,他便觉出了事情的不妙!

因为黄心直乃是护送东方白等人离去的,他尚且深受重伤,然则东方白等人,又是如何?虽然,东方白等人,武功极高,但他们伤势未愈,如果遇到了强敌,却是难以应付!

从黄心直受伤一事来看,东方白等五人的处境,实是大为不妙!因为黄心直轻功如是之好,不论遇到什么高手,他不战而逃的话,一定可以逃得脱的,他受了伤,当然只因为他不想逃的缘故。然则,说是黄心直是为了保护五人,而不想逃走,以致身受重伤,却是极有可能!

一时之间,吕麟虽然想不起东方白、谭升、赫青花等五人,究竟是遇到了什么强敌,但是五人一定是遇到了危险,却是可以肯定的事!

吕麟的心中,不由得悔恨之极!因为他虽然仗义救了黄心直,但如果因此耽搁了时间,而令得东方白等五人,遭了不测的话,那简直是永生永世,无可补救的千古恨事!

他一想到此处,绝不再耽搁,身形一晃,便向前疾掠而出!

转眼之间,已然到了他遇到黄心直的地方,认定了黄心直疾驰而来的方向,身形起伏不已,激射而出,快疾无伦!转眼间,已然驰出了三五里,可是沿途却是静悄悄地,一点声音也没有。

吕麟心知黄心直在背上被人插进了一柄匕首,伤势如此之重,必然不能支持得太久,也就是说,事情发生之处,和自己与之相值之处,不会太远,如何已然驰出了三五里,还是一点迹象都没有?

吕麟心中,越想越急,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鄙是无论他人心如何着急,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仍然向前掠出。片刻间,又驰出了里许,才见前面,隐约似有几间房屋。吕麟连忙奔近去,来到了近处一看,敢情那是一间破庙!

吕麟本来希望,或则屋中有人,则可以供给自己一些线索,如今一见那破庙之中,野草及膝,萤火点点,分明是废弃已久,当然不会有人,心中不禁一阵发凉,正待再向前驰出,一个转身之际,偶然从破墙之中,向内望去,在星月微光之下,只见有一个人,双足悬空,立在黑暗之中!在这万籁俱寂的情形之下,突然之际,在破庙中,看到一人,悬空而立,还在微微地晃悠,那情形之恐怖,简直不是言语所能形容!

吕麟固然胆子极大,但是在那一瞬间,他心中也不禁为之发毛!

当下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再定睛向前看时,却已然看清,敢情那人,是颈间套着绳子!正是悬梁自尽的一个人!

吕麟一经看清,不假思索,俯身拾起了一枚小石子,中指一弹,“嗤”地一声,小石子已然向绳子电射而出,而小石子才一射出,他足尖点处,人也向前面飞扑了过去!

就在小石子将绳子射断,那人身子下堕之际,吕麟身形如飞,也已由破墙之中穿入,不等那人身形堕地,已然将之接住!吕麟将那人接住,心中便自一愣!

因为那人的身躯,不但软绵绵地,是一个女子,而且,左袖飘飘,断去了一臂!吕麟连忙定睛看时,只见被自己接住的人,是一个容颜绝艳的少女,此际,面带极度痛苦之容,面色惨白之极,正是端木红!

一时之间,吕麟不由得呆在破庙之中,抱住了端木红,不知如何是好!而他的眼中,起先湿润,继而已然眼泪簌簌而下!

他心中十分明白,端木红会在此处自萌短见,完全是因为他的缘故!

吕麟所料,当真一点不错,端木红在此寻死路,的确完全是为了他!

原来,当端木红在听到吕麟和谭月华的对话之后,心中的哀痛,已非言语所能形容。在击了吕麟一掌后,返身便走。那时候,她的心中,只是一片空白!一片茫然的空白,什么都没有!而她自己,也根本不知道她是在向什么地方走去,她只是向前飞驰,好一会,她才感到心头袭来了难以忍受的一阵剧痛,一个踉跄,竟然跌倒在地上!

本来,像端木红这样武功的人,在赶路之际,竟然会跌倒在地,那是不可想像的事。可是此际的端木红,心里的哀痛,已然代替了一切,一个踉跄,跌倒之后,爬了起来,又向前奔去,但是奔不几步,却又一个不稳,跌倒在地上!

端木红抬起头来,直到此际,她眼中才泪水泉涌,可是尽管泪如泉涌,嘴唇却仍然紧紧地咬着,并不哭出声来!她已然没有什么再值得哭出声来的了!她最爱最爱的人,她也一直认为是爱着她的人,原来是在骗她,一直在骗她!原来他并不爱自己,只不过因为同情她,所以才对她甜言蜜语!端木红忽然间,反倒笑了起来!她一面流泪,一面笑着,笑容是如此令人看来心悸,树上的老鸦,也忽地飞了起来,像是不忍心看到端木红那种伤心欲绝的笑容一样!

端木红伏在地上,流着泪,笑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抬起头来。她看见了前面,有憧憧黑影。那黑影,就是那座破庙。但此际,端木红的泪眼之中看来,却根本辨不出那是什么,她好像感到,那一憧黑影,在向着自己,缓缓地移动!

她也不由自主地勉力撑起身子来,摇摇晃晃,跌跌撞撞,向那黑影走去。她感到,那黑影像是一头怪兽,而她却宁愿迎了上去,让那头怪兽吞噬掉,来结束她悲苦的生命。

好一会,她才来到了那破庙前面,她伸手一推庙门,那庙门发出了“吱吱格格”一阵声响,在端木红听来,那一阵声响,像是无数人在讥笑她一样!

讥笑她一片痴情,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她右手紧紧地掩住了耳朵,向前又跌出了几步,一抬头,见一尊金漆剥落的大肚弥勒佛像,出现在她的眼前!

弥勒佛的笑容,本来是极仁慈可敬的,但此际看在端木红的眼中,却感到那是极残酷的笑容,在笑她如今的处境!

同时,破门为风吹动,“支格”之声不绝,端木红只觉得脑际“轰”“轰”作响,她用尽气力,才转过身去,向前跌出了两步,从破洞之中,来到了破庙的偏殿之内!

抬起头来,一只蝙蝠,怪叫着,扑着双翅,飞了出去,端木缸看到了破庙上面的大梁,她心中已然不再想什么,她所唯一想到的,便是自己再活在世上,已然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她站直了身子,仰头上望,望着大梁,发出了两下笑声,自言自语道:“只望龙凤花烛结佳缘,却不料荒凉古庙了残生!”

每说一个字,她便感到自己离开人世,远了一步!她自问自地问了两遍,已然解下了腰带,向上一抛,穿过了大梁,打了一个死结,双足一点,便已然投缳自尽!

本能地挣扎了片刻,便感到平静下来,什么都远去了,渐渐地远去了,爱情,怨恨……

一切都远去了,没有多久,她便失去了知觉!

如今却说吕麟将端木红抱在怀中,并没有呆了多久,觉出端木红躯体尚温,便连忙将端木红放在地上,推宫过血。

过了约莫一盏茶时,才听得端木红喉际,“克”地一声响。

吕麟此际,已然是满头大汗,因为端木红若是因之香消玉殒的话,则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他心中的内疚,只怕永世难消!

直到端木红喉间,响了一声,他才松了一口气,继续为之推宫过血,又过了一会,才听得端木红,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吕麟忙低声叫道:“红姐姐,红姐姐,你……这是何苦?”

他一面说,一面泪水扑簌簌地落了下来,一滴一滴,全都滴在端木红的面上!

端木红本来,已然是人事不省,但突然之间,却又迷迷糊糊的听到了有人叫她的声音,接着,脸上一阵湿热,像是热雨向她的面颊一样?

她用尽气力,才睁开了秀目,只见吕麟正半跪在自己的面前!

端木红连忙又闭上了眼睛,她此际,根本不知道自己已获救,她只当自己拼出了一死,但仍然未能摆脱吕麟,仍然未能摆脱痛苦!

吕麟见端木红睁开了眼睛,却又立即闭上,面上的神色,更形痛苦,不由得呆了半晌,才叹了一口气,道:“红姐姐,是我……”

他只讲了一句话,便觉得没有法子再讲下去!

端木红的神智,这时已清醒了许多,她知道,是吕麟救了自己。

她想要尖声大叫,叫吕麟离开自己,但是她却没有叫出来,只是无力地道:“你……你还救……我作啥?”一面说,一面眼泪又已沿颊而下。

吕麟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道:“红姐姐,你……何苦来?”

端木红重又睁开眼来,望了吕麟一眼,又转过头去,道:“你!怎能明白我的心意!”

其实,吕麟是绝对明白端木红的心意的,但是他却想不出话来劝慰端木红!

除非,他可以说出,自己从此以后,真心诚意地爱她!

吕麟心中,不是不愿意端木红快乐,但是他却说不出口来,因为自始至终,他爱的并不是端木红,他爱的是谭月华!

什么都可以勉强,爱情是绝不能勉强的!

吕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言不发。

端木红反痛苦地道:“你走吧,不要……在我的……身边!”

吕麟的身子,一动也不动,又呆了片刻,才道:“红姐姐,你能否帮我一下忙?”

端木红苦笑道:“我还能帮你什么?”

吕麟道:“红姐姐,我师傅和七煞神君他们,只怕已然遭了大祸,你能否帮我忙,一齐去找一找他们!”

端木红挣脱了吕麟的手,勉力欠身,坐了起来,摇了摇头,道:“不,我什么都不想做了,你自顾自地去吧!”

吕麟双手,放在端木红的肩头之上,道:“红姐姐,你难道就要这样,便毁了自己一生吗?”

端木红双肩抖动,突然“格格”笑了起来,道:“是我自己要毁了一生吗?”

吕麟一听,胸口像是被千百斤重的铁,重重地打了一下一样!好一会,他才道:“红姐姐,不错,是我害了你!”

端木红立即道:“你完全弄错了,我岂有这样的意思?我只是爱你,麟弟,无论怎样,我都是爱你的,我不会恨你的!”

那几句凄怨已极的话,听得吕麟心中,一阵一阵地心酸!

他苦笑了一下,道:“红姐姐,你应该知道,我心中实是想令你快乐,想令你一点愁苦也没有,令你终日笑语殷殷,不愿见你蹙一蹙双眉!”

端木红叹了一口气,道:“麟弟,我知道,但是你却做不到,因为你不爱我!”

吕麟道:“红姐姐,就是因为这一点,你便不想做人了吗?”

端木红点了点头,道:“麟弟,你说对了!”

吕麟颓然地站起了身来,他感到自己,实是再也无能为力了!

端木红一见吕麟站了起来,便柔声道:“麟弟,你去吧,不要理我了,只要你以后,时时能想起我来,我便高兴得很了!”

吕麟立即道:“不!我不离开你!”

端木红苦笑一下,道:“你不离开我,又会怎么样?”

吕麟想了半晌,实是无话可答,但是无论怎样,他绝不能听凭端木红一个人在这里,一伸手,正待将端木红扶了起来时,忽然听得由庙墙之外,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叱道:“别碰她!”

吕麟一听得那声音,心中不禁地为之一愣,回头看时,只见破墙的阴影之中,站着一个又高又瘦的人,正是飞燕门的掌门,青燕丘君素!

吕麟一见是她,心中更是一凛,只见她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端木红的身边,低声道:

“红儿,你没事吗?”只见端木红“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一纵身,便扑入了丘君素的怀抱中!

她本来一直只是偷偷地悲伤,竭力忍住,不令自己哭出声来。

但是此际见了师傅,她却再也忍不住了?

丘君素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脊,道:“红儿,为师曾对你说什么来?”

端木红一面抽咽,一面道:“师傅,这……不怪……他……”

丘君素长叹一声,道:“痴儿,痴儿,你还不醒吗?”

端木红道:“师傅,我……爱……他……”

丘君素将端木红扶了起来,转过头来,望着吕麟。出乎吕麟的意料之外,见丘君素的眼光,虽然十分庄肃,但是却并不凌厉。

只见她望了好一会,才缓缓地道:“红儿如此对你,你难道无动于衷吗!”

吕叫忙道:“晚辈心中的难过,实非言语所能形容!”

丘君素又一字一顿,道:“本来,红儿此举,早已犯了飞燕门中的大忌!”

她讲到此处,顿了一顿,长叹一声,又道:“但是她挚情感人,连我也为之感动,若是你回心意转之际,我一定准你们两人,成其好事!”

吕麟听了,只是苦笑了一下,并不出声。丘君素扶着端木红,道:“红儿,咱们走!”

两人相依相扶,已然在破墙中穿出,丘君素才又回过头来,道:“令师等人,就在前面不远处,他们处境颇危,你还不去吗?”

吕麟闻言,猛地一愣,忙问道:“他们五人,究竟怎么了?”

可是,丘君素在话说完之后,便自身形飘飘,扶着端木红,向外疾驰而出,吕麟话未讲完她们两人,已然驰出老远!吕麟只看到端木红向之频频回头,黯然销魂,心中也不禁肝肠寸断。

他既然已得到了师傅等人的信息,立即向前,飞驰而出。

才驰出了半里,便听得一人,扬声大笑,道:“你们还不出来吗?”

吕麟一听得那声音,心中又自大奇!因为那声音,正是华山烈火祖师所发!

据东方白之言,当他从南海归来之际,曾遇到烈火祖师向南海而去,却不知何以他又立即一到了中原来?莫非害黄心直的,正是他吗?

吕麟一面想,一面已然电射而出,片刻之间,已然看到烈火祖师高大的身形,正在一个山洞之前,来回踱步,在他的面前,堆着一堆枯枝,又听得他道:“你们若是不出来,我点着了火堆,浓烟冒进来,你们熏也熏死了!”

同时,听得山洞之中,毒手罗刹赫青花冷冷地道:“烈火祖师,你好不要脸!”

烈火祖师哈哈大笑,道:“赫青花,什么人都能说,唯独你不能!”

趁着烈火祖师,专心和赫青花对答之际,吕麟已然悄没声地掩到了离烈火祖师只不过两丈一外之处,沈声道:“烈火祖师,还认得我吗?”

烈火祖师猛地一个转身,一见是吕麟,不由得愣了一愣!

在他的想像之中,吕麟是早应该在赫夫人的墓中,死于非命了!如今,陡地在他面前出现,虽是他一生称雄武林,也不免一愣。

而就在他一愣之际,吕麟早已运定了真气,足尖一点,身形掠起,同时,一式“梅花五出”,五缕指风,连人攻到!

吕麟心知华山烈火祖师,乃是一代人杰,武功之高,实在不在自己师傅,和七煞神君等人之下,想要胜他,绝无可能上只有在一开始,如果能占到便宜的话,则尚可以周旋上一个时辰,至少可以让师傅和七煞神君等五人,逃得远些!

所以,他一上来,便全力以赴,攻出了一招“梅花五指”,希望攻其无备,能以得手!

他那一招的去势,迅疾已极,烈火祖师乍见吕麟,正在奇怪他何以会在此处突然出现之际,眼前一花,吕麟的指风,已然带起“轰轰”之声袭到!

烈火祖师见吕麟的攻势,如此之凌厉,他自然知道,金刚神指,乃是武术之中,至刚至猛的武功,虽然他自己的内功,走的也是刚猛之极的路子,但是却仍非金刚神指可比。

固然,吕麟的功力,不及烈火祖师,但烈火祖师也恐怕以刚对刚,自己会吃亏,因此,对这一招,便再不敢硬接,只见他身形一转,身上宽大已极的灰袍,整个扬了起来,狂飙陡生,已然向外,掠开了丈许!

吕麟早知要击中烈火祖师,绝非容易之事,那一招“梅花五出”,尚未使老,却尖在地上,略略一沾间,身子重又掠起。

这一下,如影附形,跟着烈火祖师,双手齐出,发出一沼“天地混沌”!

吕麟的这一招,甫一发出,轰轰发发之声更是大盛,指风凝练,如同实物,纵横交织,成为一张无形的大网,向着烈火祖师,当头罩了下来!

烈火祖师身形未稳,吕麟第二招,便已然攻到,烈火祖师大吼一声,身形一凝,两只衣袖,各自带起猛烈无此的劲风,一齐向上,扬了起来!

烈火祖师,本来便是武林之中,第一流的人物,而吕麟则是武林晚一辈人物中,最杰出的人才,功力之高,早已挤身一流人物!

这一老一少两人,全力以赴之下,声势之猛列!实是难以言喻!

吕麟眠看自己那一招“天地混沌”,已然向烈火祖师罩下,心中刚才暗忖,不应得手如此之易,陡然之间,烈火祖师,双袖已然一齐扬起。

烈火祖师双袖扬起,所带起的力道之大,实是不可思议,吕麟被那股大力一冲,身子向后一仰,竟然一个踉跄!

但是,吕麟却不待自己身形站隐,倏地改招,右手中指向前一伸,一式“一柱擎天”,已然向烈火祖师下盘攻到!

烈火祖师双袖上扬,也足运了八成功力,虽然将吕麟的金刚神指之力,一齐化去,但却也感到吕麟的指力之猛,生平罕见!而他双臂上扬之间,下三路不免难以防护,吕麟又是立即发招,等到烈火祖师觉察,一股指风,向下盘袭到,立即想要退避之际,已经慢了一步,吕麟指力一到,正重重地撞在他小腹之上!

烈火祖师虽然内功精湛,全身真气,充塞七十二关穴,一遇外力袭击,立即自然而然,起而抗御,若是功力稍差的,反而要被他震伤,吕麟的这一击,也不能令他受伤。

但是,吕麟在全力以赴之下,金刚神指之力,也确是非同小鄙!

烈火祖师只觉得小腹之上,一阵剧痛,犹如被千百斤重的铁锤,撞了一下一样,身不由主,向后腾腾腾地退出三步!烈火祖师究竟是不同凡响的高手,他才一退出,衣袖便已然匝地卷起,手掌跟着一翻,一掌向吕麟,疾扫了出去丁,吕麟只感到一股大力,袭了过来,身不由主,滴溜溜如同陀螺也似,转了起来,想要收势,竟然不能!吕麟心中大惊,连忙双足一顿,向上拔了起来,拔在半空,仍自迅速地转了七八转,一停落地。

而他才一落地,烈火祖师一声怒吼,踏前一步,又已攻到!吕麟心中,已然打定了主意,暗忖不论烈火祖师这一掌的来势,将会如何之强,自己非和他硬拼一下不可!他真气运转,已然作了准备,可是就在此际,忽然听得有人尖声叫道:“且住!”

吕麟和烈火祖师两人,一齐循声看去,只见玉面神君东方白、谭升、赫青花、谭翼飞、韩玉霞五人,已然站在一旁,那尖声呼叫的,正是赫青花!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12章 情天抱憾,月华图避世 下一章:第014章 四名瞎子,强夺火弦弓
热门: 永远是孩子 孔雀羽谋杀案 面具馆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 米乐的囚犯 天崩 游剑江湖 睡偶 1944:复活的郑和舰队 镇墓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