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义救良朋,心直忤琴魔

上一章:第010章 垂临虎穴,幸逢黄心直 下一章:第012章 情天抱憾,月华图避世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当下六人,半晌不语,七煞神君谭升方道:“心直,你的心事,我们明白了!”

黄心直像是感到喜出望外,忙道:“那么各位可是愿意不再与我爹为敌么?我回去讲给爹听,他也一定会高兴的!”

黄心直喜冲冲地讲完,七煞神君谭升却摇了摇头,道:“不!”

黄心直面色为之一变,张大了口,台不拢来,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谭升放软了语气,道:“心直,你的心意我们明白了,但是我们绝不能放弃与六指琴魔为敌!这是关系着整个武林,数千百年运命的大事,我们岂能不努力以赴,力挽狂澜?”

他讲到此处,顿了一顿,东方白、赫青花、端木红等五人,全都点了点头,黄心直的面上,则现出了极其苦痛的神色。

只见他嘴唇掀动,像是要说些什么,但是却终于未曾说出口来。

谭升挥了挥手,道:“心直,你且听我说下去,你以前多次解我们之围我扪心中,实是十分感激,如果以后,我们再失败在你父亲手中,就算你眼睁睁看着我们死去不再加以援手,我们也绝不会责怪你的!”

七煞神君谭升话才讲完,黄心直已然泪痕满面,道:“可是我良心又不允许我不救你们!”

众人心中,也不禁皆为黄心直的挚情所感动,赫青花一笑,道:“小鬼,你不用良心不安,因为你已然救过我们了!”

黄心直低下头去,半晌不语,才默默地向外,走开了几步,一个人在一根树桩上,坐了下来。

众人全都知道他心中十分痛苦,那种痛苦,在不了解他的人看来,似乎是十分可笑。因为若是邪恶之徒,当然可以仗着父亲的威势,横行无忌,若是正气浩然的人,也可以断然和父亲翻脸。

但是黄心直却都不是,他不属于这两类人,而只是一个性格懦弱善良的小人物,可是命运却偏给他安排在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的位置上!

六人望着他,也都觉得没有话可以去劝说他的,也都不再出声,静默了半晌,东方白才向端木红问起,她和吕麟如何会相遇的情形。

端木红便简略地说了一遍,实际上,此际端木红已然心神不属了!

因为,吕麟离去,差不多已有大半个时辰,却仍然未曾回来!

在中原一带,随便什么小镇上,皆有马匹买卖,吕麟只求寻五六匹马代步,又不是去找千里名驹,实在去得太久了!

又过了一会,不但端木红已经显得坐立不安,连东方白、谭升和赫青花等五人,也有点焦急。此际离中条山不过十来里,六指琴魔如果突然反悔,要来搜寻自己的话,实是易如反掌!

众人的心头,俱皆觉得十分沈重,只有东方白一人,勉强地笑谈着,但是他一人的强笑声,更显得气氛的焦急不安!

最后,端木红买在忍不住了,她顿了顿足:“麟弟怎么还不回来?”

黄心直却在这时,走了过来,道:“我去找一找他看!”

赫青花连忙道:“你不能去。”

谭升道:“心直,不是怕你一去不回,而是你去了之后,六指琴魔再来,我们便必死无疑了?”黄心直默然不语。端木红满面惶急,道:“我们在这里坐等,也不是办法,何不大家向麟弟的去路,迎了上去?”

东方白道:“说得有理!”众人一起站了起来,步出了密林,向着刚才吕麟走出去的方向,迎了上去,走出了七八里,忽然听得有马嘶之声。

端木红一听得马嘶声,心中便禁不住大喜,连忙几个起伏,循声向前掠出,然而,刹时之间,她却突然呆住了不再前进!

只见在前面不远处,道旁有七匹马,鞭辔齐全,而且马鞍子等配件远是新的,显然是新置不久。

但是那七匹马却没有人管理,三三两两地在道旁吃着青草!

端木红呆了一会,东方白等人,也已赶到,一见了那七匹马,心中不禁尽皆呆了一呆,端木红不顾一切,扬声叫道:“麟弟!麟弟!”

她的声音,在旷野之中,激起了阵阵的回音,显得极其凄怆。

但是她一口气叫了十七八声,除了她的声音之外,却再无他人之声!

端木红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在向下沈,向下沈,像是要沈入无底的深渊之中!

她突然回过头来,望定了黄心直。

黄心直向着她摇了摇头,道:“端木姑娘,我爹怕我遇害,绝不会对吕小侠不利的!”

端木红再也忍受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道:“那么麟弟到哪里去了?”

她这一句问话,在场的众人,谁也答不出来。端木红陡地一震,抹乾了眼泪,道:“黄朋友,我要托你一件事。”

黄心直忙道:“端木姑娘只管说。”

端木红眼泪虽然还在汨汨而流,但是她面上神色,却极是庄肃,道:“黄朋友,麟弟临走时,要我照顾他们,但如今马匹在此,他人却不见,一定是遭到了什么意外,我非去找他不可,你可能护着他们,远远地离开此处!”

黄心直道:“我一定做到。”

东方白苦笑一下,道:“小女娃,你怎知麟儿遭到了什么意外,又怎知他在什么地方?还是和我一齐离去,等我们伤好之后,再行设法的好!”

端木红却斩钉截铁地道:“不!不论他在什么地方,遭到了什么意外,我都要立即去找他,三位前辈,你们先走吧!”

东方白、七煞神君谭升和赫青花三人,互望了一眼,突然之间,尽皆大笑趄来!

端木红一见三人大笑,不由得莫名其妙,正想出声相询时,七煞神君谭升已然道:“我们三人,枉自练武数十年,也浪得了不少虚名,但如今却成了废物,长江后浪推前浪,端木姑娘,我们也不来阻你,你要小心才好!”

端木红望着这三位名震天下的武林前辈,见他们对自己,如此推许,心中更生出了一股豪意,道:“三位前辈只不过是一时挫败,晚辈武功,想要练到前辈的一半,终此生不知能否达到目的哩!”

赫青花道:“你前途无量,切勿自暴自弃!”

端木红不由自主,向自己的左肩,看了一眼,空袖飘飘,她心中不禁黯然。

东方白已然知道了她的心意,道:“小女娃,你断了一臂,不算什么,昔年武林之中,超乎正邪反派之外,第一奇人独手丐席四,也是只有右臂,但迄今为止,谁敢说他的武功,可以和独手丐席四并肩?”

端木红苦笑道:“多谢前辈勉慰,前辈不宜多耽搁,请快走吧!”

赫青花走前两步,在端木红肩头上,拍了两拍,道:“你在找麟儿,不知会遇到些什么情形,我们皆不能助你,但我有一件小玩意,若在紧急之际,用来脱身,颇有用处,送了你吧!”

她一面说,一面伸手入怀,摸出了色作灰白,鸽蛋大小,油光水滑的一件物事来,塞入端木红的手中。端木红一接了过来,只觉得十分沈重,也不如是什么东西。

只听得赫青花道:“这玩意只能用一次,不到情形万分紧急,还是不要用的好,用时只消将之向地上抛出,便有奇效了!”

端木红心知道自己要去找吕麟,实是什么样的情况,都可能发生。

赫青花既然以此相赠,自然也是看出了前途险恶,寓有深意,便小心揣入了怀中。东方白等六人,这才跨上了马,由黄心直带路,一直向前面,驰了开去。

那马共有七匹,被六人各自骑走了一匹,尚有一匹在,端木红四面一望,只见路旁全是崎岖不平的山岗子,要马也是无用。

那条路是由南向北的,吕麟当然不会向北去,因为他如果向北去的话,自己在密林中相待之际,一定可以和他遇上。

而他向南,走回头路的可能,也是不大,只有向东,向西,两个可能。

端木红想了一想,又想起吕麟临走之际,东方白曾嘱咐他不可节外生枝,自己也曾吩咐他,“快去快回”,如果不是什么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他不能不离开的话,他绝不会走开去的!

但如果他不是走得十分匆忙的话,则应该知道自己会心急,也一定是迎向前来,可以发现马匹,那么他也应该在这里留下去向的。

端木红一想及此,便满怀希望地在附近,小心地找了一找。

可是她的希望却落空了,在周围十来丈方圆之内,毫毫吕麟的去踪可寻。

此际,天色已然是将近中午时分,端木红近一日夜未曾休息进食,又饥又渴,但是因为她内心的焦急,一切均已置之度外。

她先来到了路东,向前看去,小岗起伏,荆棘丛生,野兔乱窜,一点也没有头绪。

她心知若是找错了方向,可能永远找不到吕麟,因此又向西望去,景物和路东,并没有什么分别,可是她却看到了在道西不远处,有一株树,树枝弯折,但又未曾全断,正使着树皮连接,在随风摇汤!

端木红心中,不禁一动,立即展动身形,向那株树,掠了过去。

来到了近前一看,只见那株,乃是千年老枣树,枣树的木质十分坚硬,那断折的树枝,足有手臂粗细,断口处既不十分光滑,却也不十分粗糙,端木红只看了一眼,心中便狂吼了起来!

她几乎可以肯定,那是吕麟的金刚神指指功,凌空击断的!

吕麟为什么要击断这株枣树的树枝呢?是不是他因为变故来得实在太仓猝,什么记号也来不及留下,但是却又怕众人着急,因此在经过此处的时候,凌空发出一指,以示去向呢?

端木红并没有想了多久,便决定向西驰去,追赶吕麟的踪迹。

她展开轻功,向前疾驰而出,不到两个时辰,已然找出了五十余里。

向西去的路径,一开始,还全是些乱石岗子,但是驰出了二十来里之后,却已经到了山中,端木红一口气奔出了五十余里,才停下来。

一路上,只是静悄悄地,毫无所见,端木红心中,不禁大是焦急,暗忖难道是自己找错了方向?她停了下来,正准备折了回去,再打主意时,忽然听得近侧的小路之旁,传来一阵“格支”,“格支”之声。

端木红心中一动,连忙循声掠了过去,只见一条小路上,一个人,正挑着一担水,向前面走了过来,那声音正是扁担抖动所发。

端木红一见果然有人,连忙迎了上去。

她走得近了,才看清那人,挑的一担水桶,实是大是出奇。

那样的两桶水,怕不有四五百斤重,而那条扁担,也是红油油地,一望而知,不是寻常物事。

端木红再看那人时,却又不禁一怔,原来那人,竟是一个尼姑!

只见她满面皱纹,也不知有多大年纪了,端木红连忙道:“师太,你可曾看到一个少年侠士,由此处经过么!”

那老尼姑却只是向端木红翻了翻眼,对端木红的问话,恍若未闻一样,身子一侧,跨过了一步,便又向前走去。

端休红不由得怔了一怔,忙又道:“师太且留步!”她一面说,一面身形一转,重又拦在那老尼姑的前面。可是这一次,那老尼姑不等她身形站定,便又是一侧,别看她肩上挑着那样两大桶水,身法却极为快疾,一侧身间,水桶晃悠,身已在丈许开外!

端木红好不容易才碰到了一个人,可以询问吕麟的去向。

虽然,她也看出那老尼姑不是常人,但是她却也不愿轻易放过。

因此,那老尼姑身形才一向前掠出,端木红足尖点处,点地掠出,重又追向前去,道:

“出家人力便为本,何以不答我所问叩。”

那老尼姑停了下来,张了张,却只是发出了一阵“哑哑”之声。

端木红听了,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心想难怪她不出声,原来她竟是个哑子,十哑九聋,看来她根本不知自己向她问些什么!

端木红虽然已经明白那老尼姑,根本不可龙同答自己的问题,但是她见那老尼姑,身手如此矫捷,既然挑着水,所住之处,一定在此不远。

而且,以一个挑水的老尼姑,已有如此身手,那尼姑庵中的主持,只怕武功更高,吕麟的突然失踪,只怕与之有关!

端木红一想及此,便已打定了主意,身形一侧,让那老尼姑走了过去。

待那老尼姑走出了两三丈,她却悄悄地在后面,跟了下去。

只见那老尼姑健步如飞,一直向前走去,不一会,便转过了一个山角。

端木红唯恐失了她的踪迹,连忙快步跟了上去,怎知她才一转过山角,便听得“讶”地一声,只见夕阳照映之下,一道怪龙也似,亮晶晶的精虹,带起一股劲风,挟着排山倒海之势,突然向她,迎面巫了过来!

急切之间,端木红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知道有人不知为什么,突然间向自己袭了过来,变生仓猝,绝无还手之力!

尚幸她轻功极高,百忙之中,立即将去势止住,身子硬一拧,双足贴地,便已向旁,硬生生地滑出了两丈!

她才一滑出两丈,便见那股彩色变幻,怪龙也似的精虹,在身旁飞过!

紧接着,又是“轰”地一声巨响,端木红在百忙之中,定睛看时,不由得吃了一惊!

只见那一股,突然迎面飞来,险险乎避不开去,怪龙也似的精虹,原来竟是一股水柱!

自己避开了那股水柱,那水柱正落在山石之上,爆散开来,万千水点,四下飞溅蔚为奇观!

端木红心中,不由得暗叫一声侥幸,心想若是被这股水柱,迎头泼中的话,水柱所蕴的力道,已如此之大,不受伤才怪!

她连忙又回头看去,只见那老尼姑目光灼灼,正望定了她。

而在那老尼姑的手中,正提着一只水楠,桶中已然涓滴不剩。

刚才,很明显那一股水柱,是那老尼姑将整桶水泼了出来所造成的。

端木红本来,早已看出那老尼姑不类常人,但是却也未曾料到她气力竟然如此之大。一呆之下,只见那老尼姑向她指了指,又指了指另外一桶水,一连作了几个手势。

端木红看出她的意思,那老尼姑是在对她说,如果她再跟在后面的话,另一桶水,也要向她,泼了过来!

本来,吕麟在已得了马匹之后,半道突然离去一事,是否和这老尼姑有关,端木红也不能肯定,她之所以跟了上来,原是在一点头绪也没有的情形下,想探出一点究竟而已。

但如今一见那老尼姑不容人在背后跟着她,心中反倒陡地起了疑心!

她抬头向前看去,只见前面的山坳之中,已有一道黄墙,隐隐显露,心知那尼姑庵就在前面,再硬跟下去,也没有意思。

因此,她便身形一晃,向后退了开去,一转过山角,便停住了不动,掩在大石后面,向前望去,只见那老尼姑将尚剩的一桶,分成了两桶,挑起了就走,正是向那列黄墙而去。

端木红等了一会,见那老尼姑已然隐没在林木之中,便又走了出来,身形起伏,不一会,已到了那堵黄墙之旁。

抬头看去,只见那一列围墙,显得十分残旧,两扇门上,也是点漆未剩。

看围墙内的房舍,分明是一座小小的尼姑庵,但门口却并无匾额。

端木红观察了一会,掩到了围樯脚下,足尖一点,身形拔高了丈许,口手攀住了围墙,露出了半个头,向内看去。

只见围墙之内,野草离离,屋角倾圮,像是根本没有人的样子。

若不是刚才端木红,曾跟随那老尼姑,又几乎给她一桶水迎头泼中的话,她一定不会再花时间去探访这个地方。

但是她刚才却是亲见那老尼姑向这里走来的,其势不能不查看究竟,右手略一用力,身子已轻巧巧地飘了进去。

她一翻进了围墙,便将闪电神梭,抓在手中,以防万一。

此际,天色已近黄昏,夕阳如血,更照得那庵中,荒凉无此。

端木红向前,走出了两步,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一直来到了正堂门前,只见木门虚掩着,端木红一伸手,推开了门。

向内望去,只见里面,十分阴暗,一尊观音大土像前,点着三股香,又有一个老尼姑,跌坐在蒲口,只眼闭着,不断在数着念珠,口唇掀动,对于端木红的来到,简直像是未曾觉察一样。

端木红呆了一呆,将门推得大些,向里面跨出了一步,那老尼姑仍是一无所觉。

端木红一步一步,来到了那老尼姑的身边,刚待伸手在那老尼姑的肩头之上,拍了下去时,忽然听得偏堂之中,传来了一个充满了痛苦的声音道:“不要不理我!”

端木红一听得那声音,全身尽皆马之一怔丁那正是吕麟的声音!

在那一刹间,她整个地呆住了!

她听出吕麟的声音之中,充满了痛苦和期望,但是她却完全不能理解他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当然,端木红只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呆了一呆,她立即叫道:“麟弟!”

那一下叫唤,声音自然极大,震得梁上的积荻,也簌簌地落了下来。

可是就在她身旁的那老尼姑,却仍然像是完全未曾觉察一样。

端木红叫了一声之后,得不到吕麟的回答,她也不再去理会那老尼姑,足尖点处,便由偏门处,疾穿了出去,出了门,乃是一条只有丈许长短的走廊,通向另一个偏堂。

端木红抢到那个偏堂之中,停睛一看,却是一个人也没有!

堂正中,摆着一尊瓷质的观世音像,也有几枝香,正地冒着青烟。

端木红呆了一呆,她刚才分明听得吕麟的声音,是从这里传来的。

那是吕麟的声音,绝对是的,绝不会是幻觉,或是第二个人。

但是这个偏堂上,如今却一个人也没有!

端木红连忙退了出来,她才一退出,便听得背后,“啊”地一声,那一声突如其来,而且又是在她的遭遇如此怪异的情形之下所传来的,端木红也不禁为之吓了一跳!

她连忙转过身来,定睛看时,只见刚才曾在路上遇到的那老尼姑,手中握着那条红通通的扁担,正满面怒容地望着她。

一见她转过了头来,那老尼姑的口中,发出了一连串愤怒的声音。

但是由于她是一个哑吧,端木红当然听不懂她所说的是什么,这时侯,端木红已然可以肯定,就在刚才,吕麟还在这里。

而如今吕麟突然不见,只怕也正是庵中尼姑所玩的花样!

因为吕麟绝对没有理由,听到了自己的叫声,反倒离了开去,不睬自己的!

因此端木红只觉得理直气壮,大踏步地向那老尼姑迎了上去,厉声喝道:“你们将吕小侠怎么样了!”那老尼姑一见端木红迎了上来,怪叫一声,后退了两步,突然作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举动。

只见她迅速解下了原来系在腰际的一条布带,将自己的左臂,扎了起来!

端木红起先不禁愕然,但继而一想,她心中已经恍然!

那老尼姑是存心和她动手,但是因为看到她只有一条手臂,所以便也将自己的左臂,扎了起来,以示不占她的便宜!

事宜上,那老尼姑的这一行动,只不过说明她为人憨直而已,但是端木红看到了,却宛若是利刀剜心一样!端木红正当妙龄,却失了一条手臂,成为残废,她心中当然是伤心之极。

但是,这一条手臂,却又偏偏是断在她最心爱的人手下的!

她在伤心绝伦之际,想到了因为失去了一条手臂,而嬴得了爱情,心中力始略略感到快慰,而当也和东方白、谭升、赫青花等人在一齐的时候,众人也竭力避免使自己的眼光,投向她断臂之处,在言谈之间,更是绝口不提起。

众人的这样做法,当然是了解到端木红的心情,避免她伤心之故。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10章 垂临虎穴,幸逢黄心直 下一章:第012章 情天抱憾,月华图避世
热门: 诡案罪2 刺局 幻色江户历 书剑恩仇录 关山月 七种武器4:愤怒的小马·七杀手 谋杀启事 首无·作祟之物 九鼎记 轩辕诀4:傲绝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