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垂临虎穴,幸逢黄心直

上一章:第009章 恕火迷心,误伤端木杠 下一章:第011章 义救良朋,心直忤琴魔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端木红走过几步,一俯身,抓起了那只玉盒来,食指将盒盖,打了开来,吕麟也走近身来,两人一齐看时,不由得呆了半晌。

只见那玉盒之内,有四个凹槽,每一个凹槽中,都置有一颗如龙眼大小,作米红色的药丸,芳香扑鼻,这还不奇,最奇的,是在王盒两旁,各刻着一行小字,右首那行道:“毒龙再生丹”。两人一见到“毒龙再生丹”五字,心中便已然大是愕然!

他们两人,全是名家子弟,天下各大门派的武功来历,乃至传的伤药灵丹,他们也都知道一个梗概,那“毒龙再生丹”,乃是邪派之中的至宝,也只有苗疆一带活动的毒龙派,方能配制,端的可以起死回生,神妙之极!

据说,那毒龙派,在苗疆蛮荒之地居住,其地唤着毒龙峰,在毒龙峰顶一个深穴之中,蛰着一条“毒龙”,每四十九年,“毒龙”出现一次,毒龙派中人物,便以玉盂,承接“毒龙”的涎,再加上苗疆特产的许多灵药,才能制成这“毒龙再生丹”,得上一颗,已属不易,何况是四粒之多!两人连忙再看左首那行小字时,更是愕然,只见那上面刻道:“六指琴魔,荣登宝座之庆,尚祈笑纳,毒龙派致贺”。

两人一看那一行字,便已然知道,那四粒“毒龙再生丹”,乃是毒龙派中人,送给六指琴魔的一份贺礼!六指琴魔在中条山麓,自称“武林至尊”,各邪派中人物,欣喜若狂,各种珍贵的礼物,也不知送了多少,那“毒龙再生丹”,自然是其中的一份。

端木红和吕麟两人,所感到不明白的是,何以毒龙派送给六指琴魔的贺礼,竟会在此处出现!吕麟本来以为,送盒、留字,都是谭月华所为,但如今一见“毒龙再生丹”,他便知道,自己的猜测,并不可能!因为,若不是深入至尊宫中,怎能够盗取六指琴魔的贺礼?而谭月华的武功虽高,要想从容来去,只怕也是没有可能之事。然则,送盒留字的人,又是什么人?

两人默默地对望了半晌,端木红道:“麟弟,那是谁啊?”

吕麟的心中,一片紊乱,闻言道:“不管是谁,这毒龙再生丹,我们一人两粒,服了下去,不等夕阳西下,便可完全复原了!”

端木红面露欢喜之色,但是随即又满面愁云,叹了一口气,道:“服了毒龙再生丹,今日日落之前,我们便能复原,固然是好事,但是你一定要坚持去探至尊宫,我倒愿我们在这个山洞之中,多住上一些日子了!”

她话讲得幽怨之极,吕麟听了,心中也不禁凄然,呆了半晌,道:“红姐姐,你不要难过,我再到至尊宫,绝不生事!”

端木红忙道:“那你索性不去,岂不是更安全么!”

吕麟叹了一口气,道:“师傅和七煞神君夫妇,他们结果究竟如何,谭兄和韩姑娘又为何未返,我总要去弄个明白!”

端木红柳眉紧锁,道:“麟弟,我总是怕你到时,会生出事来!”

吕麟自己,也不能料定,到了至尊宫,得到了众人的噩耗之后,会做出些什么事来,闻言只是默然,端木红又叹了一口气,道:“麟弟,你既然一定要去,我自然也不会硬来阻止你!”

吕麟苦笑了一下,道:“红姐姐,你确是知我极深!”当下两人,便各服了两粒“毒龙再生丹”,在山洞之中,盘腿而坐,运气疗伤。

两个时辰之后,两人已然觉得身轻气盈,端木红肩头伤口,也已然止住了疼痛,一直到傍晚时分,两人伤势,已经完全恢复!

端木红左袖空飘飘地,站了起来,右手一探,将魔龙赫熹所赠的“闪电神梭”,掣在手中,舞动了几下,强笑道:“麟弟,我反觉得身子轻灵了许多!”吕麟自然知道,那是端木红为了怕他心中负疚,所以才特为如此说法的。否则,焉有一个人,成了残废之后,反而觉得高兴之理?

吕麟心中一阵感动,不由得说不出话来,端木红又凄然一笑,道:“麟弟,我讲的是实话!”

吕麟眼中,泪花乱闪,道:“红姐姐,你……你……”他只讲了几个字,便再也讲不下去。

端木红连忙走了过去,道:“麟弟,只要你和我在一起,那怕我双臂一齐断去,也是甘心的!”

吕麟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好半晌,才道:“红姐姐,入夜之后,你在此处等我。”

端木红像是料到吕麟迟早会讲出这一句话来一样,毫不考虑,应声答道:“不!”

吕麟吃了一惊,道:“红姐姐,你听我说……”

端木红一伸手,掩住了吕麟的口,道:“不论你说什么,我都和你一起去!”

吕麟轻轻地握住了端木红的手,道:“红姐姐,如果我们两人一齐出了事,还有谁去寻找那能克制魔头的火羽箭?”

端木红道:“我和你一齐去,可以在紧要关头,提醒你不要乱来,麟弟,你不必再多说了,如果我不去,在这里等你,不等到你回来,只怕我也已然早就发疯了!”

吕麟呆了半晌,道:“那样也好,红姐姐,你答应我一件事。”

端木红道:“什么事?”

吕麟道:“如果万一,在至尊宫中出了什么事,你先设法逃出来!”

端木红冷静地道:“不,你先设法逃出来!”

吕麟急道:“红姐姐,你如果爱我的话,就应该听我的话!”

端木红将脸颊靠在吕麟的肩头上,道:“不,麟弟,你说过要一生一世,令我快乐的,如果没有了你,我怎能快乐?”

吕麟顿足道:“我们到至尊宫去,虽然危险,也不一定会出事,只不过先说妥了,以免到有事时慌乱,你也不肯答应么?”

端木红摇了摇头,道:“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唯独这件事,再也休提!”

吕麟无可奈何,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这时候,天色已然渐渐地黑了下来,两人在洞口张望了片刻,不见有人,他们耐心地等着,直到天色沈黑,两人才悄悄地出了山洞。

一出了山洞之后,各展轻功,向前飞掠而出,不一会便到了那闸口之间。两人将身隐起,抬头向前看时,不由得暗自吃了一惊。只见从那闸口起,一直迤逦不绝,每隔半里许,便有一盏红灯。

那红灯以老长的竹竿,挑在半空,两人看了没有多久,那红灯便已然晃动了两次,分明凡有红灯之处,都有人把守。

而那些把守之人,又是隔一定时间,便摇动红灯,若是红灯不动,便立即可以知道发生了变故!本来,端木红和吕麟两人,明知至尊宫附近,一定守卫极严,但以他们两人的武功而论,要硬闯进去,倒也不是什么天大的难事。可是如今这一来,变成绝不能被一个人发现,也不龙去伤害他们一人,要不然,牵一发而动全身,六指琴魔,立时警觉!两人看了两盏茶时,端木红细声道:“麟弟,我们别再去冒这个险了吧!”

吕麟望着前面,不声一出,好一会,才道:“既已来到了,怎可半途而废?”

端木红道:“你看,六指琴魔防备得如此严密,我们如何闯得进去?”

吕麟道:“我们先从闸口旁边,绕过去再说!”

端木红见吕麟执意不听,心知再多说,也是无用,便和他两人,身形俯伏,又向前走出了两三丈,已然可以见到,在那闸口处,有四个人正来回巡逡,黑暗之中,也看不清他们的脸面。

吕麟和端木红两人,又伏了一会,趁四人不在意间,一溜烟也似,又向前移近了两丈,两人以背贴住了石头砌成的那堵高墙!

那四个守卫,仍然未觉,端木红和吕麟两人,定了定神,足尖点处,已然悄没声地,拔高了两丈,一个翻身,飘然而下,轻轻进了闸口。他们一翻进了闸口,立时又贴地向前掠出了丈许,才停了下来。看身后时,那四人竟然未曾察觉,但向前看去,只见前面那盏红灯之下,也有四个人,那四人或坐或立,围在红灯之下。

不一会,闸口上第一盏红灯,便晃动了起来,那四人中的一个,也立即去晃动红灯,一直传了过去。吕麟看了这等情形,心头不禁大为踌躇。此际,若要出手,将那四人制住,实是容易得很,但将四人制住之后,红灯无人晃动,却是立时被人发觉自己的踪迹!

他和端木红两人,在暗处伏了许久,也想不出什么法子,可以通得过去。好一会,端木红才附耳道:“麟弟,我倒有一个办法了!”

吕麟忙低声道:“什么办法?你倒说说。”

端木红道:“看来,每一盏红灯之下,均有四个人守卫,我们出手,将三个杀死,只留下一个……”

吕麟苦笑道:“那又有什么用!”

端木红道:“你且听我说下去,这干邪派中人,一定极其贪生怕死,那余下的一个,一见我们一出手便伤了三人,一定魂飞魄散,我们再略略点了他的穴道,令得他全身酥麻麻,告诉他那是独门点穴之法,三个时辰不解,便号叫七日七夜而亡,只怕他不敢不信!”

吕麟一听,心中想了一想,觉得这个办法,虽然不是太好,但是在眼前,别无他法可施的情形之下,也不妨试上一试!因此,他便点了点头,两人身形,又悄悄地向前,移动了出去。他们行动之间,当真是一点声息也没有,直到来到了那四人附近,只有丈许远近之际,吕麟才突然身形一晃,现身出来!

吕麟陡然现身,那四人一齐吃了一惊,但是尚未及等他们四人出声,吕麟左手一式“双峰插云”,两缕指风,首将其中两人点倒,紧接着,紫阳刀一刀挥出,一人几乎被刀锋,斜斜地劈成了两半!

电光石火之间,已然结果了三人,尚有一人,大惊失色,待向竹竿旁边掠出时,才掠出一步,端木红已然悄没声地,自背后掩到,右手抖处,“闪电神梭”晶光闪耀,已然将那人的头颈,紧紧的缠定!

那人伸出了舌头,出不了声,吕麟连忙滑向前去,手伸处,在那人胁下“大包穴”上,轻轻地弹了一弹。

那一弹,只用了一成力道,但那人已然全身酥麻,几乎软瘫了下来!

吕麟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道:“你如今已被我独门手法,点了死穴,除我以外,无人能解,三个时辰之内,便要大叫而亡,若是你想活命,仍站在此处不动,依时摇动红灯,我三个时辰之内,必然可以赶回,为你解去穴道!”

那人眼睁睁地听吕麟讲完,呆了半晌,端木红一松手,已然将“闪电神梭”,收了开来,低声道:“麟弟,咱们再向前走!”

吕麟头也不回,便和端木红两人,向前面疾掠而出!他们掠出了十来丈,回头看时,只见闸口处第一盏红灯,又已然晃动了起来!

刹时之间,吕麟和端木红两人,心头不禁紧张到了极点!

因为只要那第二盏红灯,并不晃动的话,所有守值之人,便全都可以知道,已然生了变故!

他们两人,屏气静息地等着,四只眼睛,望定了那第二盏红灯。

只见那第二盏红灯,也立即如常地晃动起来!

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吕麟喜道:“红姐姐,他果然怕死!这办法可行!”

端木红向前一看,道:“只怕碰上一个不怕死的,那就坏事了!”

吕麟道:“再向前去,可以绕道,非到不得已,不再用这个办法!”

两人商议妥当,又一齐向前,飞驰而出,没有多久,便已然在山崖之上,绕过了三盏红灯,到了第六盏红灯处,两旁皆是峭壁,却是无法绕过去,两人悄悄地掩到那四个守卫的上面,突然一跃而下,仍是一出手间,便杀了三人!

吕麟仍将那番话,对那一人说了,那人吓得面如土色,唯唯以应。

过了这盏红灯,已然可以隐隐地看到至尊之宫了二两人悄悄地向前欺去,红灯又晃动了两次,看来像是仍然平静无事。

两人绕过了一个山坡,已来到了至尊之宫的附近!只见一幢一幢的宫殿,黑沈沈,静悄悄地,像是无数头怪兽,蹲伏在黑暗之中一样。

两人来到了围墙之下,身形拔起,一个翻身,便已翻进了围墙之中!

那围墙之中,乃是一片空地,空地过去,便是大殿,吕麟曾经来过一次,地势稍熟,蹑手蹑足,走在前面,来到了大殿之旁,侧耳细听了一会,殿内一点声响也没有,两人又绕着大殿,转了半圈,来到了殿后,刚待再深入去探索时,忽见两条人影,迎面驰来。

端木红和吕麟两人,连忙将身一隐,靠近墙壁而立,那两人身法极快,转眼之间,便已掠向前来,在两人身前,三四尺处掠过。

端木红一等他们掠过,一步跨出,手中“闪电神梭”,突然抖起!

一溜精光过处,近墙的那人,后心被梭光插入,连声都未出,便自了帐。

而另外一人,陡地一呆间,身形突然向外,斜斜地射了开去!

吕麟哪里容他走脱,足尖一滑,已然滑向前去,一式“一柱擎天”,疾袭而出!

怎知那人武功,也自不弱,虽然变生仓猝,尚能从容应敌!

吕麟的指风,尚未袭到,他已反手一掌,横扫了过来,掌风极是劲疾!

但是“金刚神指”,乃是武学之中,至刚至猛功夫,吕麟那一指,又运足了七成功力,那人如何抵挡得住?两股大力一交,那人立时身形不稳,向后跌了出去,吕麟连忙一步赶了过来,那人却已怪声大叫起来!

吕麟和端木红两人,一听得那人,怪声大叫,不由得猛地吃了一惊!

两人互望了一眼,吕麟“刷”地赶向前去,手探处,已将那人,当胸抓住,一伸手,点了那人的穴道,但其时,已听得吆喝之声,自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吕麟四面一看,忙道:“红姐姐,咱们向上面躲去!”手起一刀,将那人劈死,身形向上,疾拔而起,上了屋顶。

而端木红也立即跟了上来,那至尊宫之顶,全是以琉璃瓦盖成的,滑不留手,两人一纵了上去,身子便向下,滑了下来。

滑下了丈许,两人恰好隐身在那块书有“武林至尊之宫”六字的横匾之后。

这时候,人声鼎沸,只见火把乱晃,也不知有多少人,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一发现地上的两个死人,立时散了开来,有人叫道:“快去报告六指琴魔,有敌人混进来了!”

吕麟和端木红两人,躲在匾额之后,虽然暂时不致于被人发现。

但是他们两人,俱都知道,只要六指琴魔一到,万无生理!

如今唯一的办法,便是快快设法,离开此处!

两人相互使了一个眼色,已是各自明白了对方的心意,索性不管下面,正在吵得天翻地覆,将屋顶上的琉璃瓦,一块一块地揭了起来。揭起了七八块,就已出现了一个两尺见方的大洞。

两人身子一滑,便从那个洞口,滑进了大殿之中!

他们两人,虽然暂时已经离开了险地,但是大殿之中,漆黑无比,一时之间,也难以有地方躲避,两人定了定神,靠在一齐,向前走出了几步,来到了那石台的旁边。

吕麟一来到了那石台的下面,心中不禁猛地一动,他想起上次在这个大殿之中,六指琴魔父子,突然之间,在台上出现,那当然是因为石台之内,设有什么道的缘故。

而如果此际,自己能以找到那条道,躲了进去的话,却是万全之策!

他正在想着,突然之间,只听得石台之内,已经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吕麟连忙一拉端木红,两人紧贴着石台而立。

过了一会,只听得“拍”地一声,眼前一亮,已有两个人,手拿火把,穿了出来,大叫道:“至尊已悉有人混入,各按职守,不必惊惶!”

那两人一面叫嚷,一面奔了出去,却未曾料到吕麟和端木红两人,就在他们近处!

吕麟和端木红两人,一见两人,跑了开去,便连忙由那两人出来之处,穿了进去。只见那座石台,里面全是空心的,有一道螺旋形的楼梯,直达石台之顶。上次吕麟曾经细心观察过,在那石台顶上方圆两丈屋顶上,全覆有铜板,以防人自上而下,对他偷袭。

而那暗道,造得如此密,自然向下,也是直通至尊宫中,最是密的地方的!

两人只是略一停顿间,便毫不考虑,向地道之内,疾驰而去。

越是向内走去,外面的喧哗之声,便越是听不到,不一会,又已然到了极静的境地。而没有多久,他们的耳际又听得一阵隐隐约约的琴声,传了过来。

可想而知,那当然是六指琴魔,在弹奏“八龙天音”!

但因为此时,他们两人,已然深在地下,“八龙天音”传入耳中,也已极是细微,虽然仍不免有点心神旌摇,但是却不致于令他们受伤。

两人向前,约莫走出了十来丈,才看到面前,有三个岔道。

每一个岔道口子处,皆有一人,手执兵刃守着,端木红和吕麟两人,一见有人,连忙想要退避时,却已是慢了一步,身形已被那三人发现,只听得那三人中一声陡喝,道:“什么人?”

吕麟心知躲不过,索性豁了出去,向前疾冲而出,道:“是我!”

其中一人,扬剑迎了上来,又喝道:“你是什么人?”

吕麟足尖,猛地一点,连人带刀,一齐扑了过去,道:“我就是我?”

那人慌忙挥剑以迎时,只听得“铮”地一声,一道紫虹过去,紫阳刀不但将那人手中长剑,断成两截,余势未尽,还将那人脑袋,削去了一半!

其余两人,陡地一呆之间,端木红也已欺身而上,闪电神梭抖起团团精光,将一个使点穴撅的人,全身罩住。

尚有一人,手扬处,射出了三枚暗器,向吕麟电射而到,但被吕麟一式“三环套月”使出,三股指风,向那三枚暗器,迎了上去,将那三枚暗器,一齐打回头,反钉在那人身上!

那人只哼得半声,便自死去!吕麟一个转身间,端木红也已然得手,闪电神梭在那人肩头,疾刺而入,一步赶过,手伸处,抓住了那人的肩头,沈声喝道:“别声张!”

那人四面一看,冷笑一声,道:“你们两人,逃不掉的!”

吕麟“哼”地一声,道:“就算我们逃不掉,你也别想活命!”

那人身子震了一震,吕麟又问道:“我问你,玉面神君和七煞神君夫妇,可是已遭不幸了?”那人面上,现出了一个讶异之色,却又突然狂笑起来,吕麟勃然大怒,内力一吐,那人身子一软,便已死去!

端木红道:“麟弟,我们如今怎么办?”

吕麟咬牙切齿,呆了半晌,忽然想起那人的形态来,奇道:“怪啊,那人听得我问起七煞神君夫妇,何以出声狂笑?”

端木红道:“我也觉得奇怪,只怕他们众人,还在世上!”

吕麟侧头想了一想,道:“但愿如此,我们且将这三人的体,拉过一边再说!”

端木红心知自己两人,此际已然深入至尊宫的腹地,想要逃出,实是难乎其难!但又总不能束手待毙,总要死里求生!

因此,她依言和吕麟两人,将三人体,拉到了阴暗角落,吕麟向三个岔道,看了一看说道:“我们先向正中一条走去!”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09章 恕火迷心,误伤端木杠 下一章:第011章 义救良朋,心直忤琴魔
热门: 希腊棺材之谜 萨满往事(猎关东) 偷天弓 迷雾中的小镇 麻衣世家(麻衣神相) 宝剑八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最后一案 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钟表馆幽灵 降灵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