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步步惊魂,魔宫惊魅影

上一章:第003章 险象环生,神君施棘手 下一章:第005章 见利忘义,祖师遭戏侮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她娇声软语,而两人隔得又近,吕麟只觉得她吐气如兰,几乎不克自制!当下竭力镇定心神,道:“端木红娘,等我伤势好了之后再说如何?”

端木红樱唇微翕,道:“难道我武功已然全复,还怕敌人么!”

吕麟见她自视如此之高,想要切实说她几旬,又怕伤了她的自尊,想了一想,道:“此地情形,十分诡异,还是不要造次的好!”

端木红突然嫣然一笑,道:“好,我不去看了。”吕麟觉出她那一笑间,大有“你说什么,我都可以听从”的意思,心中又暗叹了一声,正待再次打坐运气,以疗伤势之际,突然听得外面,传来“砰”地一声巨响!

那一下巨响,来得颇是突然。端木红和吕麟两人,尽皆吓了一跳。

紧接着,外面又是“砰、砰、砰、砰”,一连七八下巨响,传了过来。

那些响声,一下近似一下,像是有人,正在发掌,将一间挨着一间的房门,击了开来一样。而那人出手之快,也是罕见,片刻之间,“砰”地一声响,已然可以清晰地听出,就在隔壁响起!

端木红和吕麟两人,神色微变,两人互望了一眼,不约而同,一齐向帐子后面躲去。

那张大床上所挂的帐子,本来是最好的珠罗纱,两人隐身在帐后,若是细心,一样可以觉察得出来。但是当时时机紧迫,室内又没有其他可供藏匿的地方,是以两人才不约而同地躲在帐后。他们两人,刚一躲起,便听得房门,“砰”地一声响处,整扇门,已然倒了下来。

两人隔着两层帐纱,以暗就明,向外看去,依稀鄙以辨清室内的一切情形。

只见房门一倒之际,一条高大已极的人影,向外一闪,闪了开去。

那人的身法,实是快得出奇,吕麟和端木红两人,只看出他身形高大,却未曾看清他是什么样人。此际,他们两人的身子,紧紧地挤在一起,端木红竟趁机握住了吕麟的右手。

吕麟想要挣脱开去,又怕被那人觉察,只得忍着尴尬,一动不动。

那人影闪开之后,没有多久,室内突然起了一阵轻风,帐纱也为之晃动,一个人已经瓢然进了室中。看他的身形,极其高大,正是刚才发掌,将门击倒,又一闪离去的那人!

吕麟和端木红两人,一觉出来人已进了房间,心情不由得大是紧张。

吕麟本来,想挣脱端木红的纤手的,可是此际心中一紧张,反倒不由自主地,紧紧地将她的手握住。

隔着两层帐纱,那人的面目,仍是看不很清楚,但是吕麟却已看出那个高大的身形,极是眼熟。只见那人,在房间中央,停了一停,身形滴溜溜地转了一转。吕麟心中暗叫,千万别被他发现自己!

可是,他们躲在帐后,既然能隐隐绰绰地看到人家,人家自然也可以发现他们的踪迹,只见那人,陡地一呆,面对住了他们。

在那一刹间,吕麟的一颗心,几乎从口腔之中,跳了出来!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看那人的动静,分明已经发现帐后有人,但是他一呆之间,身形如烟,又带起一阵清风,却反而疾掠出了房间之外。

吕麟定睛看时,只见他站在房门口处。

而在他的脚旁,躺着大傻和二傻二人,地上还有好些破碗碎碟。

想是大傻、二傻两人,正要送食物来此,却遇上了那人,以致遭了不幸。由此可见,其人行事的手段,一定极为狠辣。

但是,他为什么又才一发现自己,便自突然又掠出屋去呢!

吕麟心中,正觉得大惑不解间,已然听得那人在门口,发出了“哼”地一声冷笑。吕麟一听得那下笑声,心中怦地一跳。

同时,他觉得端木红的身子,也因为那下冷笑声,而震动了一下。

两人互望了一下,心中俱都在说,怎么他也会来到了此地?

只听得那人,发出了一下冷笑之后,便冷冷地道:“老赫,我早知你有点门道,你魔宫之中,也不会当真空无一人,躲在帐后的,是你自己,还是什么人,还不出来么!”

当吕麟和端木红,一听那得人发出一下冷笑之际,两人已然同时认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华山烈火祖师!

他们两人,在未辨出那人是华山烈火祖师之际,也已然知道来的一定是高手。可是他们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会是烈火祖师这样的厉害人物!

当下两人一听得烈火祖师,讲出这样一番话来,心中不禁莫名其妙。

因为,不要说端木红,连吕麟也不知,此处竟是魔龙赫熹的魔宫,所以听得烈火祖师口称“老赫”,他们自然难明究竟。

可是,他们两人,究竟俱是生性绝顶聪明的人,已然听出烈火祖师的口气,像是对“老赫”,十分的忌惮。

而他两番退出房间去,也正是为了忌惮这个“老赫”之故。

因此,吕麟想了一想,暗忖自己已然被他发现,反正躲不过去。但如今他尚不知道躲在帐子后面的是什么人,却可以吓他一下!

飞燕门和华山派之间本就不睦,自己和烈火祖师间更有怨仇,如果被他发现了自己,此间并无外人,说不定烈火祖师,便会遽下毒手,若能将他瞒过,却可暂逃此劫!

当下吕麟便压制了喉咙,“哈哈”一笑,道:“烈火,原来你还记得武林中有我老赫其人!你害了我两个侍女,意欲何为?”

他自然不知烈火祖师口中的“老赫”,究竟是何等样人。

但是他根据此中的情形,却也可以知道“老赫”一定是一个世外异人,所以才会如此说法。凭着聪明,他的话和魔龙赫熹的身份,竟是十分吻合。

只见烈火祖师的身子微微也震动了一下,像是吃了一惊。

但也就在此际,吕麟却听得身后,传来了“嘿”地一下笑声!

吕麟还只当那一下笑声,是端木红所发出的,心中刚在想,端木红也未免太儿戏了,大敌当前,她又不是不知道敌人的来历,何以还有心情来笑自己?

他一面想,一面回头看时,却见端木红也在回头观看,却是满面惊讶之色。可见刚才那一下笑声,绝对不是端木红所发!

在那一望间,吕麟已然知道,他们藏身在帐子之后,后面就是墙壁,根本不可能再有第三个人,那笑声却是从何而来?如果说是听错,又焉有两人一齐听错之理!

吕麟心知眼前的事情,诧异到了极点!

不但门口,站着一个极之厉害的敌人,而且,还另有武功极高的高手,隐藏在侧,此际的形势,显然不能去寻找那隐藏着发笑出声的人,可知自己两人的处境,实是险极。

只听得烈火祖师,在怔了一怔之后,也自“哈哈”一笑,道:“老赫,你如果还活在人间,老朋友误打误撞,走进来了,你为何躲在帐后去,不肯见人?”

吕麟心想,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再冒充他一冒,道:“烈火,你既然进来了,为何又不敢在房中,多耽上一会儿!”

吕麟一言甫毕,突然,身后又传来哑声一笑。听那一下笑声,像是发笑的人,遇到了什么可笑已极的事情,竭力想忍住了笑,但是却终于忍不住,以致笑出了声来一样!

吕麟的心中,又是猛地吃了一惊,回头看,身后却是一幅墙壁!

再回头向烈火祖师看来,只听他“咦”地一声,道:“老赫,你多年未在世间露面,照理,武功应该已臻绝顶才是?何以讲起话来,中气不足,像是伤重未愈,如此不济!”

吕麟心中暗暗吃惊,心想烈火祖师果真是非同小鄙人物,第一次几句话,还可以将他瞒过,第二次,却已然给他听出了底细!

若是再说下去,非被他揭穿了把戏不可,看来他对那“老赫”,十分忌惮,一直不敢走进房来,何不给他来一但故作神,不了了之?因此,压粗了喉咙,“哈哈”一笑,便不再讲话。

同时,向端木红作了一个手势,令她也是不要出声,一面则竭力运转真气,希望伤势,快一点恢复,以便可以对敌。

只听得房外,传来一阵,沈重已极的脚步声,烈火祖师,正在踱着方步,过了一会,又听得他道:“老赫,我此来,绝无恶意,若不是那两个侍女,一上来便要狠狠向我动手,而武功又如此不济的话,也不致于丧了性命的。”

讲到此处,顿了一顿,向房间中跨进了一步,可是又立即缩了回去,续道:“你隐居多年,谅来也无意复出,闻得你宝库之中,有几件武林奇宝,放在库中甚为可惜,何不借来一用!”

吕麟和端木红两人,听到此处,心中不禁又惊又喜。

他们惊的是,烈火祖师绝非等闲人物,总能戳穿自己所说的花样,而一旦被他发现自己时,祸事便也接以而生!

但是,他们心中,却也禁不住高兴,尤其是吕麟。因为他们听出烈火祖师的语意,此间主人,不但神通广大,令得烈火祖师这样的人物,也为之大是忌惮,而且,此间主人,还有一个收藏武林异宝的宝库!

吕麟心中所特别高兴的是,他到唐古拉山来的目的,便是为了寻找火羽箭,以对付六指琴魔。此间主人,既然以前隐居在此,说不定那七枝火羽箭,早已为他发现,也在此处的宝库之中!吕麟仔细地想了一想,这件事,实在是大有可能,比诸箭被巨鹰衔去巢,更是现实得多!这时候,他真想问一问烈火祖师,宝库是在什么地方。

他既然想到了这点,精神便为之一振,全身真气,运走更速。

吕麟在无意中所服下的那本七色灵芝,本就是天地之间罕见的灵草,他在受伤之际,灵效还只发挥了一半,此刻真气奔腾之际,灵效再度发挥,不到两盏茶时,面上重又现出了那股湛然神光,胸前的闷痛之感,也已消去了一大半!

吕麟心知伤势已然复原了大半,向外面看去时,烈火祖师正在去而复转,手中捧着一大困铁棍,一根一根,插在门外,像是排列成为一个十分古怪的阵形。

吕麟和端木红两人,都不知道烈火祖师是在闹些什么玄虚。

只见他手一顿间,便是“铮”地一声,那些有手臂粗细的铁棍,便立时插入地中尺许,功力之高,也确是惊世骇俗。前后不到小半个时辰,烈火祖师已然将数十恨铁棍,一齐插在门口。

那房门门口,本是一条极阔的长廊,铁棍所及的范围,也有丈许方圆,几乎占尽了那一段走廊。等烈火祖师将铁棍插妥,吕麟在不断运转真气间,更是精神奕奕,伤势全复。

他回头向端木红一望间,只见端木红一双妙目,正深情无比地,注定在自己的身上,吕麟强笑了一下,附耳低声道:“我们……”

他这里才讲了两个字,只听得门外烈火祖师已然道:“老赫,除非你卧室,另有暗道相通,要不然,门外有我‘都天烈火阵’,只怕你要闯出去,也不容易,你可敢闯一闯么!”

吕麟见烈火祖师,站在铁棍之旁,形状像是十分得意神气。

他伤势既愈,心中也已然跃跃欲试。

可是因为烈火祖师的威名,实在太甚,成名数十年,未遇敌手,吕麟一时间,也不敢造次,正在想应付之法间,突然听得身边,端木红“啊”地一声娇呼,身形突然向外掠起!

她向外掠起之势,来得十分急骤,身形才起,便撞在帐子上。

可是她却并不停止,“嗤”地一声,将帐子撕裂,帐子蒙在她的身上,一齐向外飞去,令得她看来,像是一个周身白纱瓢动的怪物一样!

刹那之间,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吕麟心中大吃一惊,也来不及去责怪端木红轻举妄动,连忙足尖一点,跟了出去。

两人同时在门口站定,只见端木红将身上的帐子,一把撕去,脸上露出极其惊惶的神色来!

此际,他们两人,已然和烈火祖师,正面相对,吕麟心知事情严重,哪里还有闲瑕,去问她是为了什么原因,只听得烈火祖师“咦”地一声,道:“你们两人,也在此么!”

吕麟和烈火祖师相隔,已然只不过丈许远近,当中正好隔着那数十根高约六尺的铁棍,他心知此际,如果惊惶,反而更露马脚,便脸上现出极其不在乎的神色,道:“还有什么奇怪!”

烈火祖欣冷冷地道:“老赫呢?他为何不敢现身?”

吕麟一笑,道:“他老人家,着实懒得见你!”烈火祖师面上,立时现出了恚怒之色,吕麟连忙又道:“他老人家也不愿多生事端,你还是从速离去吧!”

烈火祖师一等吕麟再开口讲话时,像是陡然间想起了什么事来,突然“哈哈”一声大笑,道:“好狡猾的小子,刚才假充老赫的,敢情是你!”

吕麟还在希望自己的几句话,可以将烈火祖师,就此吓退。

当下一听得烈火祖师如此说法,心中不禁一凉,连忙回头对端木红道:“端木姑娘,你且后退些!”

端木红道:“吕公子,刚才……”

可是她话尚未讲完,已然被烈火祖师,“轰”然的笑声,打断了话头。

只听得烈火祖师哇哇叫道:“好哇,上次有那玉面妖人,护着你逃走,如今看你向哪里逃!”一个“逃”字才出口,身形已然疾掠而起,越过了那一大堆铁俸,带起一股强劲已极的劲风,扑了进来!

烈火祖师,本来一直是穿着火也似红的长袍的,但此际,他却穿着一件灰的长袍,一扑进来时,只见灰影一闪,便已然到了两人的面前。

吕麟一见烈火祖师身形晃动之际,便已有了准备,一等烈火祖师在自己身前站定,立时手腕一沈间,一式“三环套月”,疾然使出。

其时,吕麟的伤势,已经完全复原,是以那一式“金刚神指”,威力极猛,“轰”、“轰”、“轰”三声,三缕指风,疾袭而出!

烈火祖师像是猛地一怔,立即手腕一翻,一掌扫出。那一间房间能有多大,刹时之间,指风掌风交熔,劲风排荡,狂飙骤生,声势猛烈到了极点!

吕麟只觉得烈火祖师的掌力,疾迫了过来,力道之强,竟是前所未遇!

他心中暗吃了一惊,心想对方数十年威名,果非幸致。

看这情形,若是兴他硬拼,恐怕还不是他的敌手,因此百忙之中,身形向旁一侧间,已然向横,踏出了两步,而手腕摇处,一指“一柱擎天”,又随之而出!巴在他发出那一式“一柱擎天”之际,只听得端木红又是“啊”地一声娇呼,身形向后,踉跄跌出!

吕麟比际,面对着一个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实是无瑕兼顾。

他只在眼角略扫间,看出端木红像是为烈火祖师的掌风,迫得向后退出的。

吕麟一式才发,烈火祖师的第二掌,又突然击到,那一掌,劲道更比刚才的一掌,强了许多,吕麟的指风,和他的掌风,一撞之间,“轰”然巨响中,两人身子,各自一个摇晃!

吕麟竭力想站稳身形时,总是未能如愿,“腾”地向后,退出了一步。而看烈火祖师时,虽然未曾被吕麟的指风迫退,但也一连晃动了三下。

对烈火祖师来说,这已是近三二十年来,从来也未曾发生过的事。

当下只见他面上现出了极其讶异之色。

吕麟已然练成了“金刚神指”功夫,早在青云岭西天峰上,烈火祖师已经知道,在那个大厅中,吕麟一指,便自重创鬼圣盛灵。

但是烈火祖师却也知道,吕麟的“金刚神指”,虽然厉害,但究竟功力不是太深,绝伤不了自己。所以他一连两掌,企图将吕麟的指力,迫了回去,令得吕麟自身,反因此受伤。

可是,当他第二掌发出之际,只觉得一缕强劲,直袭掌心。那么雄浑的掌力,竟自阻他,而他自己身形也连晃了三下!

看官,若论功力,吕麟自然不如烈火祖师之深湛。但是一则,吕麟在服食了那本七色灵芝之后,功力已有极大的进展。

二则,他所练的“金刚神指”功夫,实是武学中至猛的功夫,锋芒毕露,锐利已极,是以烈火祖师才会也吃了一个小摈!

一时之间,烈火祖师不明白吕麟何以功力精进若此,倒也不敢再出手。吕麟喘了一口气后,回头去看端木红时,却又吃了老大一惊!只见室中,哪里还有端木红的影子!

端木红刚才还在这间房间之中,那是绝对没有疑问的事情。

而吕麟一直是面向着房门口的,若是端木红掠出室去,吕麟也绝对没有看不到的道理,就算她为烈火祖师的掌风所伤,也一定人在室中。可是此际,房中却并无她的踪影。

吕麟呆了一呆,抬起头来,向烈火祖师望了一眼。因为烈火祖师和他正面相对,端木红刚才,从他身旁掠过,向后退去,她究竟去了何处,烈火祖师,当然应该知道。

可是,他向烈火祖师一望间,却发现烈火祖师的面色,也是极为讶异!

那种讶异之色,和他刚才,发现吕麟的功力之高,出乎意料之外的那种神情截然不同,分明是他也发觉,片刻之间,端木红已不知去向,而这间房间中,又并无其他道途!

吕麟立时想起刚才,当自己冒充“老赫”,向烈火祖师对话之际,所听到的那两下笑声来!而且,他还想起,端木红刚才,一跃而出,本就来得十分出奇,细一想间,吕麟又忆起端木红像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而为自己所阻!

吕麟心中,只觉得这个地方,实是神到了极点,他后退了一步,烈火祖师在刹那间,见端木红已然不知去向,心中也是奇怪,而且,他深知此宫来历,当然更是心中暗自吃惊,但呆了一会,未见有什么动静,想起当日,为吕麟、谭月华、东方白等三人所愚一事,不由得又怒火陡升!

面色一沈间,冷冷一笑,道:“小娃子,武功大进了啊!”

一面说,一面双眼之中,射出一股异样的光芒来,望定了吕麟。

吕麟本来是全神贯注,望着烈火祖师的,自然不免和他目光相触,烈火祖师的眼中,一射出那种异样的光芒来,吕麟顿时,便是一呆。

紧接着,吕麟只觉得自己,心神旌摇,各种思潮,如万马奔腾而至,几乎已不克自制起来,他在吃惊之中,陡地想起华山传“眩神大法”,何等厉害,如何能与他目光相接?

尚幸此际,他功力已然大进,一觉出不妙,便硬生生地,将目光向后,移了开去!

正在此际,烈火祖师已然向前,踏出了两步,五指如钩,出手如电,无声无息,向吕麟的胸口,疾抓而出,吕麟此际,正一个心思,想避开他的“眩神大法”,对于他那一抓,实是未曾在意!眼看烈火祖师那一下偷袭,可以得手之际,只听得门外一声娇笑,道:“烈火祖师,你怎么那么不要脸,竟然偷袭起人来了!”

那几句如黄莺百啭,清婉无比的话一出,烈火祖师不禁一怔。

本来,华山烈火祖师,为人最是矫揉做作,行动讲究排场,对于威望不如他的人,更是不屑出手。但是这一切,却全是在他人面前的装模作样。

此际,在房中,只有他和吕麟两人,这许多装模作样之处,他自然也一齐抛开,是以才在眩神法之后,出手偷袭。

这一手,确乎是大不光明,若是传说出去,倒也是武林的话柄。

所以烈火祖师一听得背后有人讲话之声,便怔了一怔,而在那一怔之际,吕麟也已然觉察,身形一晃,向外避了开去!

两人一齐循声看时,只见那讲话的不是别人,竟正是端木红!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03章 险象环生,神君施棘手 下一章:第005章 见利忘义,祖师遭戏侮
热门: 夜光怪人 雨夜杀人游戏 大符篆师 龙泪:池袋西口公园9 极具恐怖 夜行实录 黄泉阴镖 珠穆朗玛之魔1 ABC谋杀案 河神·鬼水怪谈(2017网剧河神的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