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险象环生,神君施棘手

上一章:第002章 因祸得福,巧服灵芝草 下一章:第004章 步步惊魂,魔宫惊魅影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天孙上人的面色,微微一沈,道:“笑话,你不服气么?”

需知天孙上人,固然武功已臻绝顶,但是脾气之暴烈,却也是世所罕见,一言不合,便自暴怒,武林中人人皆知。铁神翁一见两人,要起冲突,他心知自己三人,要分出高下,本来极难,若是真的动起手来,只怕一千招之内,也分不出胜负,而结果则一定是两败俱伤,因此忙道:“两位不必争了!”

斑龙仙婆却还不服气,道:“天孙上人,闻得你近年来,正在苦练金刚神指,那金刚神指,乃是至阳至刚的功夫,可能见识一下么?”

天孙上人“哈哈”笑道:“斑龙仙婆,你还是不要见识的好!”

斑龙仙婆怪眼一翻,道:“为什么?”

天孙上人冷冷道:“那金刚神指,正是你太阴掌的克星,岂是轻易见识得的?”

斑龙仙婆的心地,本就极是狭窄,要不然,三人好端端地下山,也不会因她提出,要在三人之中,见一个高下了。当下她面上已现出怒容,道:“当真如此?老婆子倒要不知死活了!”

铁神翁在一旁,见他们两人的争执,越来越是厉害,斑龙仙婆口中,甚至已然讲出了“不知死活”这样的话来,心知要糟,正待相劝时,忽然一眼瞥见,那山谷之中,有着三块方方整整的大石。

铁神翁的心中,立时一动,一声长啸,响遏行云,将两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来,道:“两位,我们又不是井无赖,要见高下,何必再动手动脚?在下有一个办法了!”

斑龙仙婆冷冷地道:“什么办法?”

铁神翁向那三块大石一指,道:“那面有三块大石,咱们三人,各据一块而坐,日夕以内力相逼,看一个月之后,谁逼出的痕迹来得深,便可知各自的功力如何,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斑龙仙婆和天孙上人,两人心中,尽皆为之一凛,不禁呆了半晌。

因为,那三块大石,全是花岗岩石,如何坚硬,要以本身内力,逼出痕迹来,岂是谈何容易之事,而且,以这样的办法来比试功力,在武林之中,也简直是闻所未闻之事!

铁神翁提出这样的一个难题来,实则上,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的。

但当时,如果不是提出一个极之惊人的难题,想要停止斑龙仙婆和天孙上人的争吵,实在也是没有可能的事。当铁神翁见到他们两人,躇踌不决的时候,他自己心中,也不免有点后悔!

各自沈默了半晌,只听得斑龙仙婆首先冷冷地道:“天孙上人,你不敢么?”

此际,他们两人之间,已然动了真怒,天孙上人一声长笑,道:“有什么不敢?”大踏步地向一块大石走去,来到了石旁,便自以背倚石,盘腿而坐!铁神翁和斑龙仙婆两人,连忙也依样,来到石前,盘腿而坐!这是二十余年前的事了。

当时,铁神翁所提出的,原是以一个月为限。可是一个月之后,三人背后的石上,却是一点痕迹,也未曾出现!

这三人尽皆好胜已极,谁都不肯讲就此算数的话,因此,便又拼了下去。

一个月又一个月,一年又一年,武林之中,纷纷为这绝世三大高手的下落而着急,但是却谁也料不到,他们三人,竟会在这样的一个山谷之中,以这样的办法,在较量功力!

到了第三年头上,各人身后的大石上,才开始出现了淡淡的痕迹。

那痕迹一年深似一年,但是三人之间,却仍然难以分出高下。一直到了第七年,那一天晚上,明月在天,斑龙仙婆站了起来,向大石一指,道:“天孙上人,再来此一比!”

此际,大石上的痕迹,已然有三寸来深,但半年之前,曾经比过,仍然是毫无差别,此际,斑龙仙婆自觉已有进境,又叫天孙上人来比,天孙上人应声,站了起来。铁神翁斜眼看去,看出自己石后的凹痕,要比两人,来得深些!铁神翁这一喜,实是非同小鄙!

因为,七年光阴,在他来说,总算未曾白过,他武功已在斑龙仙婆和天孙上人,两人之上!铁神翁当下“哈哈”一声长笑。

他本待一笑毕,便站了起来的。可是,他一时之间,高兴得过了份,却忘了这许多日子来,自己无时无刻,不在运转真气,以本身的内力,和大石相抵,在那一笑之际,竟然忘了先将内力收转,一笑之后,尚未及站了起来,便觉得全身,犹如过电也似,麻了一麻,顿时真气窜入歪道,竟已然走火入魔,全身僵直,再也不能够动弹分毫!

铁神翁心中这一急,实是非同小鄙。

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地步,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当时,天孙上人和斑龙仙婆两人只见铁神翁一笑之后,突然全身一震,面如死灰,一动不动,他们本是会家,自然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也吃了一惊,齐声道:“老铁,你怎么啦!”

铁神翁缓了一口气,心中不禁一阵灰心,叹道:“我一时不慎,竟至于走火入魔,全身僵直了!”本来,他还可以叫两人,将他的身子移开,将他身后大石上的凹痕,和他们比上一比,以定高下的。可是,在他知道自己,已经走入入魔之后,不禁心灰意懒,哪里还有什么争强斗胜之念?因此明知自己,功力较两人略胜一筹,也自不再提起!

斑龙仙婆和天孙上人两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铁神翁道:“你们去吧,我有那两头苍猿服侍,大约不致于死在此处,若是有朝一日,能将内力冲开,则仍然相会有期?”

此际,铁神翁口中所提的那两头苍猿,也就是日后,发现谭月华,又救了谭月华的那两头,是他们三人,来到这个山谷之后第一年便已然收服了的。

斑龙仙婆和天孙上人两人,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两人又陪铁神翁住了几天,便一齐离开了那个山谷。

而铁神翁则直到十年之后,方始以本身真力,将内穴冲开,身子才恢复原状,武功较以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本来,他想出此山谷,再找天孙上人和斑龙仙婆去,可是十年来,他独自一人,静坐在这个山谷之中,早已将一切世情,全都看透,觉得再出世间,一点意思也没有,是以才一直在这个山谷之中,住了下来,与清风明月为伍,和苍猿山兽为伴,怡然自得,世外的一切,他根本不想再知道!至于斑龙仙婆和天孙上人两人,在离开了这个山谷之后的情形如何,又怎么会去到墨礁岛上,终因为比武,而同归于尽一事,铁神翁身在山谷之中,当然全部不知情形!

铁神翁当着谭月华,将自己为何会在这山谷之中的情形,详细讲完,方自“哈哈”一笑地,说道:“小姑娘,你说是不是可笑得很?”

谭月华心中也为之感叹不已。因为虽在二十年之前,天孙上人、斑龙仙婆和铁神翁等二人,已然是惊世骇俗的一流高手。

但是他们三人,却是一样勘不破个“名”字,以致生出这样的事来。

一老一少两人,默然地相对了半晌,谭月华忽然心中一动,道:“铁老前辈,如今,你武功之高,当真可以称得天下无双了!”

铁神翁一笑,道:“切莫再谈此事。”

谭月华忙道:“铁前辈,方今武林,大难已生”她才讲到此处,铁神翁突然一伸手指,点中了谭月华的“哑穴”,谭月华空自嘴唇掀动,竟已然发不出声来!

谭月华的心中,不禁大是骇然,连忙“霍”地站了起来。

铁神翁则已然一笑,道:“小姑娘,你放心,我岂会害你?只不过我已然下定决心,不再过问世间武林中的是非,看你的情形,像是要对我讲起方今武林中的什么事情,是以我才点了你的哑穴,三日之后,自会解开,你切不可对人,提起我在此处一事来!”

谭月华本来是想,铁神翁内功之深,当然是世上不作第二人想。

他如今,怕不已有近一百岁?如果他能够出山去,应付六指琴魔,只怕“八龙天音”,也是奈何不了他,因此才想将方今武林之中,因为“八龙天音”复出而惹起的劫难,对他一讲。

怎知谭月华尚未开口,铁神翁竟已然将她点了哑穴。

当下谭月华心中长叹一声,知道铁神翁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过问武林之中的一切事,自己再说,只怕也是无用。因此,她只是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只听得铁神翁又道:“小姑娘,你刚才要死不要活,如今可弄通了!”

谭月华仰首观天,呆立不语,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中,袭来一阵又一阵麻木之感!

六指琴魔仗着“八龙天音”,纵横江湖,武林中不知有多少人,蒙受其害,但谭月华却感到,没有一个人,比自己更被六指琴魔害得惨的?

好一会,她仍是不知怎样回答铁神翁的话才好。只听得铁神翁一笑,道:“你想必不是傻人,怎会动不动就想死?如今,你服了那颗九转大还丹,功力又有精进,在这两天之内,我再授你三招功。那三招功夫,虽不敢说是震古铄今,但已包括了我毕生功力所学的招式在内,你不要等闲视之!”

谭月华心知武功身份,已然到了铁神翁这等地步的,实在没有再自吹自擂的必要,他所说的那三招功夫,一定也是非同小鄙。

瞬息之间,谭月华的心头,又起了一阵极是剧烈的斗争。

她本来已然心灰意懒,再也不想活下去。可是,遇到了铁神翁以来,却渐渐被铁神翁的话,打动了心,觉得与其就此死去,倒不如留着这条命,有机会时,再和六指琴魔,拼上一拼!

因之,想了半晌,她面上神色严肃,向着,铁神翁跪了下来。

铁神翁不等她跪下,连忙一拂衣袖,将她拦住,道:“不必行礼,你不是铁椰岛中的弟子。只求你以后,遇到铁椰岛弟子之际,手下留情便了。”

谭月华的武功,本来已然登堂入室,将臻第一流的境界,此际,又在服食了“九转大还丹”之后,内功更是精进。可是,铁神翁在伸手一拂间,谭月华却只是感到一股柔韧已极的大力,将她阻住,再也拜不下去,心中暗自吃惊,心想铁神翁的功力之高,当真已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当下,她点了点头,铁神翁道:“好,我那三招功夫,不是剑法,也不是掌法,但是,无论是徒手,还是握有兵刃,皆可以使用,当然,力深一分,威力也增一分,但是就算内力不济,只怕一招骤发,敌人也难明其间的奥妙!”

他讲到此处,顿了一顿,面上隐现得色,又道:“那三招的名称,是‘天罗地网’、‘包罗万象’、‘芥子须弥’,你莫道是在自吹法螺,一学起来,你就知非同小鄙了!”

谭月华口不馄言,只是点头。

只听得铁神翁一仰头,一口气,将那三沼的变化过程,全都念了出来。

谭月华生性何等聪明,铁神翁虽然只有念了一遍,但是她已经完全记住。铁神翁又使了那三招,谭月华用心看去,却也只是感到眼花缭乱,莫明所以。一直到铁神翁使到了第七遍头上,谭月华心诵口诀,目睹招式,才略略看出了些眉目来!

铁神翁本来准备以两天工夫,给谭月华去练那三招功夫的。

谭月华资质绝非愚蠢,可是也足足化了半个月的工夫,才领悟了其间一,二成的秘奥!

在第三四天头上,她已然能够讲话,但是谭月华却没有再向铁神翁提出“六指琴魔”一事来。

半个月之后,铁神翁又吩咐了谭月华一番,令她自顾自照此练去,竟下了逐客令,不准谭月华在山谷之中耽下去。谭月华心知自己在这半个月中,得益之多,实在已是稀世的奇遇。

她不禁想起,如果没有那件事发生的话,自己又是何等的幸福?这一天,她告辞了铁神翁,出了山谷,不想再经伤心之地,特为由后面,翻过了好几座罕有人至的高峰,方始出了峨嵋山。

一出了峨嵋山,她又感到了徨之极,犹豫了好一会,才想起母亲赫青花,曾对自己说起过,唐古拉山之中,有一个隐已极的山谷,山谷之中,原是自己外公的住所,则何不索性,远走域外?主意打定,她便向唐古拉山而去。她一路上,和吕麟相差,只不过两三天的路程。可是两人却俱都不知,大家都会到唐古拉山去的。

谭月华闯进了唐古拉山之中,方觉得自己来得鲁莽,在此足有千余里的深山之中,要寻找这样的一个山谷,当真是谈同容易?

几天来,她一直在山中闲荡,那一天,她远远地望见一个峭壁之上,几头巨鹰,纷纷下堕,他看出是有武林中人,在与巨鹰相斗,心中奇怪,便向前疾驰而出,攀上了那个峭壁,直来到顶上。

只不过谭月华来到了峰顶之上,却并没有遇到吕麟,反而遇见了黑神君!其时,正是吕麟为黑神君所害,连人带巨木,一齐跌了下去的时刻。

黑神君乍一见谭月华突然在此出现,心中着实吃了一惊。因为他唯恐谭升夫妇,也已来到。

后来,他略略一问间,已然探出,谭月华只是一人来此,目的和他相同。

黑神君多少年来,一直念念不忘那部魔经,当时便想叫谭月华回火礁岛去,取那部魔经来给他,谭月华当然不肯答应。

两人在峰顶之上所讲的话,因风势向下,吕麟断断续续地听到了些,当时,吕麟从听到的片断对话中,也已然料定,和黑神君在讲话的:正是谭月华,他也曾声嘶力竭地叫唤过。

可惜,因为风向的关系,在峰顶的谭月华,却是丝毫未闻!

黑神君和谭月华两人,离开了峰顶,找到了那个山谷,便向谷中闯去。

才一入谷,便陷入了阵中。黑神君究竟是学过那个阵法的,一开始,彷佛是可以通行无阻。可是那阵法之精奇,实是不可言喻,乃是魔龙赫熹,穷一生精力,才创造出来的。

黑神君既然未曾全部悟透,自然出不了此阵,直到他听到了有人讲话的声音,才猛地想起赫熹的话来,连忙叫出两人的名字,才出了阵来。

那大傻、二傻两人,蒙赫熹救了性命,对于赫熹,简直像对待天神一样,虽然黑神君才一出阵,便掴了她们一掌,但她们听得是主人到了,却是丝毫也不敢有何怨言!

前事看完,书接上文。却说大傻二傻两人,带着黑神君,向魔宫之中,疾驰而去,不一会,便已然来到了石阶之下。

黑神君抬头看去,见那魔宫,镶金砌玉,气象之巍峨,实是见所未见,不由惊叹连声,心中一暗忖,若是早知此处如此之好,还在泰山万笏谷作甚?他展动身形,将大傻二傻两人,抛在后面,身形拔起,宛若一股黑烟,片刻间,便已然进了大厅。

他才一踏进大厅,便陡地一呆!

他那一呆,绝对不是因为大厅之中,陈设的皆是罕见的奇珍异宝,而是因为他一进来,便一眼望见吕麟正在厅中,盘腿而坐。

只见他面色红润,另有一种形容不出的湛然神光,面上带着微笑,对于自己的来到,像是全然未曾察到一样!

黑神君本来,也是一流高手,见多识广,一见这等情形,也来不及去想吕麟何以竟会未死,在此出现等情,便知道吕麟如今,正处在真气交流,天地交泰的紧要关头!

如果给他闯过了这一关,则武功精进,实是非同小鄙,自己再也不是他的敌手!

黑神君一怔之间,一声暴喝,道:“好小子,幸而我早到一步!”

身形一幌,便已然欺向前去,对准了吕麟的天灵盖,一掌拍出!

他“黑砂掌”功夫,本已极为厉害,此际全力以赴,掌风之中,隐隐有砂石倾轧之声,对着吕麟,当头压了下来。这时候,吕麟乃是在服食了七色灵芝之后,内力陡进,真气奔腾的最要紧关头!

其时,真气已然过了任脉,正好聚在“尾闾穴”中,向督脉冲去。

不要说这时吕麟全神贯注,根本不知道黑神君已然向他一掌压下,实事上,就算是知道的话,他也无法去还手的!

因为,若是此际,身子一动,真气不能按原来的步骤流转,一从任脉窜出,不能进入督脉,全身皆奔,不是因之发痈发狂,便是因之走火入魔,实是万万不能惊动的关键!

黑神君一掌,疾压而下,眼看掌风已然将吕麟全身罩住,忽然之间,只听得身后传来两下惊呼之声,两条人影,向他疾撞了过来!

那两条人影的来势,极为劲疾,黑神君吃了一惊,内力一收,硬生生地将那一掌,收了回来,身形一转,内力再吐,将那一掌,改向向他扑来的两条人影,疾扫了出去!

他内力收发,当真是电光石火,一瞬间的事情,只见他身形一转间,“砰”地一声,其中一人,已然被他一掌击中!

那人中了一掌,怪叫一声,身形如断线风筝也似,向外直跌了出去!

黑神君此际,也已然看清,那向自己扑来的,正是大傻、二傻两人,他心中愤怒已极,喝道:“你们两人,想造反么!”那被黑神君一黑砂掌击中,直跌飞了出去的,正是二傻。

只见她跌倒在地之后,面色青白,口角带血,神情萎顿,分明已然受了极重的内伤!大傻呆了一呆,大叫道:“你不是好人!”狠狠两掌,向黑神君攻出。黑神君要将大傻,也打成重伤,本来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他在一瞥之间,已然看出,在大厅中的陈设,已然是罕见的奇珍异宝,宫中一定有更多的武林异宝,若是将两人尽皆打死,找不到时,岂非可惜?因此,他一见大傻掌到,便“桀”地一声怪笑,双手伸处,十指如钩,一屈一伸间,已然将大傻的双腕,铁箝也似,紧紧抓住!

大傻、二傻,固然是天生神力,但是却也难和黑神君数十年功力相比。

掌下大傻的双腕,被黑神君紧紧握住,连挣几挣,俱挣不脱。

大傻急得满头是汗,大叫道:“你不是好人,也不是我们的小主人!老主人从来也不打人,你怎么一出手就打人!”

黑神君冷笑一声,十指用了四五成劲力,大傻立即痛得面色发白,大声呻吟起来!黑神君冷冷道:“我与老主人不同,你们若是不听我指使时,唯有死路一条,余无他途!”

大傻此际,身受的苦痛,实是不堪言喻,但她们两人,虽是浑人,性子却极是刚烈。二傻受伤之后,大傻早已将黑神君认为是大仇人。

黑神君话才讲完,大傻“呸”地一声,一口浓痰,向黑神君劈面,吐了过去!

黑神君既然双手一齐抓住了大傻的双腕,两人相隔,自然极近。黑神君只当大傻被自己抓住,一定是俯首贴耳,听从自己的主使,却未料到大傻竟然不卖他的胀,会有一口浓痰,向他吐到。

仓猝之间,黑神君连忙一偏头时,那口浓痰,却正吐在他的左颊之上!

黑神君这一怒,实是非同小鄙,右手一松,左右开弓,“拍拍”两声,先在大傻的脸颊上,掴了两掌,又出手点了她的“肩井穴”,将她定在当地,这才后退一步,抹去了面上的浓痰。

武林之中,武功高过黑神君的,固然大有人在,但黑神君自从出道以来,却也未曾受过人家这样的大侮辱,怒火攻心之余,恶念陡生,冷冷她道:“你们两人,不要命了么?”

一面说,一面重又解开了大傻的穴道,不等大傻出声,手起一掌,便将她打得向外跌出了丈许,和二傻滚在一起!

大傻二傻两人,相搂着放声大哭起来。黑神君则“嘿嘿”冷笑,向她们两人,一步一步地,逼了近去。二傻对他,望了一眼,忽然道:“姐姐,老主人走时,曾吩咐说,如果有敌人进来加害我们,我们该怎么着!”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02章 因祸得福,巧服灵芝草 下一章:第004章 步步惊魂,魔宫惊魅影
热门: 疑案追踪 冤鬼路 敲响密室之门 秘境1:惊世秘牍三千年 舞阳风云录 推理计划:罪火焚身 悲伤的精确度 美人毒计2:绝杀 亡灵书系列05 杀人轨 死亡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