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悬崖搏斗,死生系一发

上一章:第032章 雪岭荒山,追寻火羽箭 下一章:第002章 因祸得福,巧服灵芝草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吕麟偷眼看时,只见黑神君双掌的掌心,全都墨也似黑,而且还隐隐泛着异光,心知他“黑砂掌”功夫,已然练到了极高的境界,绝对不容轻视,正想抢先发招时,忽然又听得他冷冷地道:“你先发沼,也可以先去阴司,见我那宝贝外甥女儿!”

黑神君的那两句话,讲来声调,并不太高,只是阴森森地,可是在吕麟听来,却不啻是晴天响起了一个霹雳,宛若五雷轰顶一样!

因为,从黑神君的话中听来,他的外甥女,谭月华,已然死了!

当谭月华披头散发,撕心裂肺地狂叫,将雪魂珠还给东方白,奔了出去之后,吕麟就一直未曾再见过她的倩影。

对于他和谭月华之间的那件事,虽然错不在他,而且是因为受了“八龙天音”迷惑的缘故,可是吕麟的心硕之中,仍然一直为之内疚不已,当他在峨嵋山中,见到东方白的遗珠留字,得知谭月华可能已然香消玉殒之后,他已然心痛如绞。

可是无论如何,在他的心中,总存着一线希望,希望谭月华是一个既聪明而又坚强的姑娘,虽然命运对她,是那样地残酷,但是却仍然希望她有勇气,会勇敢的生活下去。

在他寻找火羽箭的这些日子来,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谭月华!

可是此际,他却陡然之间,从黑神君的口中,得知了这样一个最可怕的消息。

常言道:事不关心,关心则乱。

吕麟对谭月华的爱念,既然是如此之深,在乍一听到黑神君的话,心头便大受打击,一时之间,哪里还有功夫去辨真伪?

当下他全身一震,叫道:“你……说月华姐姐……”

吕麟话尚未说完,黑神君已然一声长笑,道:“你到幽冥地府,去找她吧!”

黑神君才一开口,手掌陡地一翻,闪电也似,便已然一掌拍出!

刚才,黑神君曾一连两次,催吕麟先发招,可是此际,他却趁吕麟乍闻噩耗,心神大受震动之际,陡地发出了一掌!

而且,那一掌,他还运足了八成以上的功力!

黑神君的黑砂掌功夫,已然练到了第八重的境界,黑砂掌功夫,易练难精,到了第五重境界的,已然可以纵横一时。

而一超越了第五重,掌力凝练,掌风实滞,几乎如何实物一样,已然可以徒手发掌,隔空挡击兵刃,黑神君此际那一掌疾推而出,力道之大,更是罕见,电光石火之间,吕麟已然觉出,一股阴森森、寒浸浸的力道,当胸撞了过来!

就在那瞬息之间,吕麟才猛地醒悟,黑神君是在说谎!

他在那样双方剑拔弩张的紧要关头,突然隐约地提起谭月华来,无非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以便他来偷袭!

可是,吕麟虽然在刹那之间,明白了这一点,却总是迟了一步!

黑神君的黑砂掌掌力,疾冲而至,他体内真气,自然而然,与之相抗,“砰”地一声巨响,以吕麟的功力而论,黑神君的手掌,并未曾挨及他的身子,黑砂掌力撞了一下,原可无事。

但是,吕麟在猝不及防的情形之下,被掌力撞了一下,身形却不免不稳。

如果是在平地上,吕麟至多退出两步,便可无事。但此际,却是站在一根悬空的巨木之上,身形一个踉跄间,已然向下倒去!

刹那之间,吕麟还想伸手抓住那根巨木,可是黑神君偷袭既成,怎肯放手?手抖处一枚黑芒梭,已然电射而出!

那黑芒梭和黑砂掌,乃是黑神君生平,两大绝学,刚才在鹰巢之中,他一连发出了三枚黑芒梭,便将吕麟向他抛来的体,挡了回去,那黑芒梭的威力,于此也可见一斑。

黑神君的心思,也当真歹毒到了极点,那一枚黑芒梭,电射而出,却并不是射向吕麟的身子,而是射向吕麟抓向巨木的右手!

吕麟若是不缩手的话,尺许来长的黑芒梭,一定将他的手掌,牢牢地钉在巨木之上!

而吕麟如果缩手的话,则一定再也没有机会,扣住稗木,非跌个粉身碎骨不可!

在那电光石火之间,吕麟耳际,只听得黑神君得意之极,狰狞之极的笑声,惊心动魄,可供吕麟考虑的时间,几乎是电闪即逝。

然而,就在那电闪即逝的时间中,吕麟已然有了决定!

他虽然眼看着黑芒梭所幻成的墨虹,向着自己右手抓出的地方,电射而到,但是他仍然伸手,向前抓了出去!巴在他五指,刚一抓进巨木,陷入木中,半寸有余之际,只听得“叭”地一声,那柄长可尺许,粗如儿臂,两头锋锐已极的黑芒梭,已然透过了他的手背,钉入了巨木之中,约有三寸!

吕麟只觉得手背之上,一阵剧痛,鲜血泉踊!

他知道,手背之上,受了那一下重创,可能伤及经脉,一只右手,会终生成为残废。

但是,以一只右手的代价,来换取性命,和报仇的机会,总是值得的!

因为这一来,他右手被黑芒梭牢牢地钉在巨木之上,他人便不会再向下跌下去了!

刹那之间,吕麟已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伤重伤轻,左手扬处,一招“梅花五出”,已然倾全力发出了金刚神指中的第五招!

那一招才出,五股指风,带起轰轰发发之声,向黑神君疾冲而出!

黑神君那一黑芒梭发出,也未料到吕麟竟然绝不缩手,就在他心中暗异之际,吕麟的指风,已然交相互缠,向他当胸撞来!

金刚神指,乃是武学之中,至阳至刚之作。

当日,以鬼圣盛灵之能,在娥嵋青云岭西天峰上,尚且被吕麟一指,击成重伤!

固然,那是由于金刚神指,这种至阳至刚的功夫,正好是鬼圣盛灵所练,“阴掌”的克星的缘故,但金刚指力之强,却也可见一斑。

此际,吕麟倾全力以赴,力道更是奇强,黑神君还来不及应付时,指力撞到,只听得他大吼一声,身子向后,退出了一步。

同时,口角处,也已然涔涔血出,可见这一下,他已然受了内伤。

可是黑神君究竟临敌经验,丰富之极,在退出之际,并未忘记自己身在一根圆木之下,因此虽受内伤,仍是站在木上!

吕鳞见自己这一招“梅花五出”,虽然击中了敌人,但是却并未令得敌人,跌了下去,正想奋力再发一招时,黑神君忍着肉伤,身形飘动,已然来到了另外一根巨木之上。

吕麟强忍住手背上的奇痛,左手一探,抓住了巨木,右手向外一挥,挣了出来,那一挣间,更是奇痛攻心,几乎昏过去。

他喘了口气,想将那枚钉在木上的黑芒梭,拔了出来,再回敬黑神君时,可是此际,他手背上的大洞,径可两寸,血肉模糊,五指早已不听指使,连想将黑芒梭扣住,都无可能。

而黑神君退出之后,一声怪啸,道:“好小子!还敢发横!”

他一面说,一面将足尖,向着那根巨木一挑,那根三丈来长的巨木,被他挑得直竖了起来!

那恨巨木,两头搁在其他的木头上,本就不是十分稳妥。

如今,一头被黑神君用力疾挑了起来,另一头向一旁一滑,整恨巨木,便向下,直跌了下去!吕麟一手负了重伤,另一手,抓在巨木之上,自然也随着巨木,一齐跌了下去!

他耳际只听得“呼呼”风声,和黑神君的怪笑之声,片刻之间,便已下堕了三四十丈。

可是也是吕麟命不该绝,那根巨木直上直下,向下落去,落下了三四十丈之后,一头突然“砰”地一声响,撞在一块凸出五六尺许的岩石之上!

巨木下坠之势,何等急骤,突然之间,在石上撞了一撞,被那一撞之力,反震得向上,弹起了三四尺高,在弹起之后,又复向下堕下之际,总会有那么一瞬间,在半空中停留的时间。

吕麟本来自知,此次必然再也难逃黑神君的毒手,而就在那一瞬间,他求生之念,陡然而生,左手一松,身子便向那块岩石上落去!

此举,本来是危险到了极点的,可是那时候,他跳也是死,不跳也是死,自然值得冒一冒险,身子下坠,双足刚一沾到那块岩石,那根巨木,便带起一股劲风,在他身边掠过!

若不是吕麟双足一沾住岩石,便立即使出了“千斤坠”的功夫,只是那阵劲风,便可以再将他卷离岩石,向下堕去!

当下,吕麟勉力站稳了身形,惊魂甫定,耳际自听到黑神君得意之极的笑声,仰起头来看时,只见黑神君站在木上,仰天大笑。

从下向上望去,黑神君身形,只不过尺许长短,而那块岩石,就是吕麟的站身之处,却甚是阴暗,显然黑神君并未曾发现事情又有了变化。

吕麟低头,向下望去,下面黑沈沈地,那根巨木跌了下去,竟然无影无踪,不知何时,才能着地!吕麟心知处在这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地方,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但是总算暂时脱离了危险,他撕破了一件衣衫,将右手紧紧地扎了起来,在石上坐了下来,只顾自己运气养神。

没有多久,黑神君的笑声,便已停了下来,只见他身形向上攀去,不一会,便上了峭壁之顶,看来显得更小了。

再过一会,黑神君已上了峭壁,再也看不见了。

吕麟知道暂时自己可以没有危险,暗叹了一口气,正待站了起来,打量周围环境,看是向上攀能脱出险境,还是向下去的好,就在此际,忽然又听得峭壁顶上,传来一阵黑神君的声音。

那山缝之中,旋风迥荡,终年累月,都响着轰然之声,黑神君离得他又远,声音传到,本就听得不是十分真切。

可是,他断断续续的声音,飘了过来,吕麟听了,却还是入耳惊心,几乎呆了!

只听得黑神君一开始,像是对什么人在说话,说那火羽箭,怕只是传说,实则上不知在什么地方,再也找不到的了。

接着,便是劝那人回去,见一见母亲。

吕麟听到此处,已然呆了一呆。再往下听去,黑神君又有“你外公……魔经……原应归我兄弟……你爹……你母亲见了你……一定肯拿出来……”等等不连贯的语句。

那些不连贯的语句,在旁人听来,可能会感到莫名其妙!

但是,听在吕麟的耳中,吕麟却不禁大大地为之震动起来!

他立即在心中自己问自己:黑神君究竟是和谁在说着话!

他并没有思索多久,心中已有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答案!

虽然那简直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但是吕麟仔细地想了一想,便觉得自己所料绝不会错!

此际,黑神君的声音,已然静了下来,而且,也未曾听到过第二个人的声音,山缝之中,也只剩下了山风呼号。

吕麟再将自己所听到的,那断断续续的语句,想了一遍,他所得到的答案,仍然相同,那就是,黑神君的讲话对象,不是谭月华,就是谭翼飞,而且,更可能是谭月华!

因为黑神君在提到“魔经”之际,却先提到“你外公”。毒手罗刹赫青花的一身惊人武功,本是由魔龙赫熹所传“魔经”中学来的,若然黑神君讲话的对象,不是赫青花的儿女,便不应该有这样的称呼。

而吕麟又料定,那是谭月华而不是谭翼飞,那是从黑神君的语气中断定的。

黑神君说赫青花见了,一定会将魔经交出来,那自然是因为赫青花见了,便喜出望外,什么要求,都肯答应的原故。

而谭翼飞和韩玉霞,虽然也受了伤,这些日子来,当然也已经调养好了,就算突然出现在赫青花的面前,也是很寻常的事。

唯有谭月华,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而且,谭月华在情海覆舟,赫青花心中,也不会没有内疚,她见到了谭月华,才会喜出望外!

吕麟在心中,反覆地想了几遍,心头不禁“突突”乱跳!

他不顾黑神君可能再循声寻到,仰天大叫道:“月姐姐!月华!”

可是,他声嘶力竭地叫了不知多少声,但他的声音,才一出口,便为由上而下卷来的旋风,卷了回来。峭壁顶上,黑神君的话,他可以听得到,然而他的声音,却绝对无法传了上去!

吕麟连运真气之余,内力消耗,已然不少,但是他只希望上面的人,可以听到自己的叫声,因此他仍是一直不断地叫了下去!

直到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峭壁之上,也一直没有人声传下,吕麟心中,才感到了一阵绝望,声音也停了下来,长叹一声,已然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要向上攀了上去,看个究竟!

可是,那峭壁直上直下,就算光亮异常,要向上攀去,亦非易事。

何况此际,天色黑了下来,眼前漆黑一片,一个不小心,仍是要跌个粉身碎骨!

好不容易,才等到月亮,升了上来,照得那山缝之中,蒙上一层清辉,可是,当吕麟准备冒险上攀时,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法子,向上攀出半步!因为他右手受了重伤,仍然一阵一阵,奇痛攻心,一点力道也用不出来。

而单凭一只手,想要攀上这样的峭壁,简直是没有可能的事!

吕麟呆了一呆,又颓然地在石上,坐了下来。

他抬起头来,望着在石缝上面,那一块青天上露出来的弯月,心中千头万绪,不知从哪一点想起才好!没有多久,月亮又移了开去,石缝之中,显得更是黑暗了,吕麟在无法可施之余,只得又渐渐地打起坐。连日来,他心力交瘁,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天色已然大明。

吕麟睁开眼来,仔细地看了一看,向上攀,虽然绝无可能,但是如果要向下落的话,只要小心一些,一只手,倒也还可以。

他心中暗忖,就算是攀到峰顶,黑神君也未必尚在原处,何不到了峰脚下,再打主意,侥幸可以再见谭月华一面的话,当真是死亦甘心了!

主意打定,他便开始,小心翼翼地,向下落了下去,一路上,寻找踏脚的石头,到了中午时分,已然下落了百十丈。

也就在这时侯,吕麟彷佛听得下面,传来一阵一阵,渡水沸腾似的那种声音。吕麟心中暗暗奇怪,可是此际,向下看去,仍然是什么也看不到。又过了两个时辰,那声音已然越来越明显。吕麟在一块大石上,歇了歇脚,俯首看时,却不禁大吃了一惊!

原来,对准那山缝的地面,竟是一个潭子。而那潭子中,却并不是水,而是极稀极稀的泥浆。

那泥浆像是米粥开锅似地,不断地在冒着一个一个的大泡。

每一个大泡,鼓起尺许高下,便“卜”地爆破,泥浆也溅了开来,连续不断之下,便像是滚水沸腾一样,此际,隔得只不过十来丈远近了,声音更是听来惊心动魄,极为骇人。

吕麟看了这等情形,心中不禁呆了一呆,暗忖自己化了那么大的心力,下了峭壁,却不料竟是一个大泥潭。

如果是水潭的话,自己还可以跳下,游开去求生,这样的一个泥潭,若是跌了进去,怎还能有命?吕麟的心中,不禁大为发急。

正在他不知所措之际,最奇怪的事,又突然发生!只听得一阵阵的女子笑声,突然自远而近,传了过来!

吕麟猛地一怔,他万万未曾料到,在这种地方,还会有人声!

他连忙将身子一伏,伏在大石之上,循着笑声,向前看去。

只见那泥潭的四周围,全是耸天高的峭壁,那泥潭却有亩许大小。在四面的峭壁上,接近潭面,有不少大洞。

那阵阵的女子笑声,正是从东首的一个洞中,传了出来的。

吕麟越想越是奇怪,更是屏息静气,伏在石上不动,以观动静。

没有多久,忽然听得有“拍拍”之声,只见一艘式样极是奇特的小船,从那洞中,划了出来。那艘船,简直是个正力形,船身高达六七尺,在泥潭中划行之势,极为缓慢。

但因为船身高,所以爆起来的泥浆,也溅不到船面之上。

吕麟定睛看时,只见船上站着两个女子,那两个女子,各自划着一条其柄极长的船桨,吕麟自而下望去,也看不到她们的面容,只看出他们的服饰,极是怪异,五色斑斓,不知是什么东西织成的。

那艘怪船,没有多久,便来到了泥潭的中心,只见她们两人,放下了船桨,一探手,又各自拿起一条极长的钓来。

那钓上的钓丝,足有小手指粗细,而钓钩也是大得出奇!

吕麟这时候,越看越是奇怪,更是一声不出。

只见那两个女子,又用铁叉,叉起了老大一块牛肉,放在上,手臂一挥,“刷刷”两声,挥开了钓丝,大钩便沈入了泥潭之中。

那两个女子,也坐了下来,只听得一个道:“姐姐,这几天,我们这里,竟接连有人闯来,你说怪不怪?”

另一个道:“由得他们来,反正他们之中没有一个闯得过主人所留下的阵法,阵中的白骨,难道还不够多么!”

那一个摇了摇头,道:“姐姐,我看不见得,昨天闯进阵中的那一个黑衣人,和一个女子,像是懂得那个阵法似的!”

吕麟只听到此处,已然怦然心动,只听得另一个道:“哪里会?若是懂得阵法,他就早已穿过来了,怎么会被困在阵中!”

那一个顿了一顿,道:“我也不明白,看样子,好像那黑衣人略懂一些,那女子一点也不懂。”讲到此处,忽然语锋一转,道:“最可怜是三天之前,闯进阵来的那少女了。”

吕麟听了,心中又不禁为之一奇。

刚才,他听得那两个女子,说起什么“黑衣人和少女”,便料到可能便是黑神君和谭月华。可是,那两个女子,忽然又提到了另一个少女,那少女却是谁?他因为不知那两个女子的来历,所以一时之间,也不敢贸然发动。

另一个叹了一口气,道:“我也瞧着可怜,那少女逗人喜欢得很,多少年来,我们两个人,这样寂寞,有她做伴,也是好的。”

那一个道:“姐姐,我们何不入阵,将她救了出来,岂不是好!”

另一个语声突然一沈,道:“这是什么话,主人的吩咐,你敢不听么?”

那一个像是被吓了一窒,不敢再讲下去。过了一会,才又道:“姐姐,那少女是和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一齐来的,刚来的时候,她像是为那家伙所制,但入阵第一天,那家伙却死在她的手下了,姐姐,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

另一个道:“谁知道……快!膘!钓线在动了!”两人讲到此处,突然一抖手,只见泥浆溅处,钓钩已然被曳了上来。

在钓钩之上,多了一团尺许方圆,满是泥浆的物事,也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看那两个女子的情形,像是极其紧张,一等那团东西,跌到了船板之上,左手抖处,“霍霍”两道晶光闪处,两柄长约三尺的尖矛,已然射了出来,“叭叭”两声,将那团物事,钉在船板之上。

直到此际,那两个女子,才像是松了一口气,对望一眼,又笑了起来。

那两个女子,笑到一半,那一个突然又道:“姐姐,你可曾看出,那个和黑衣人一齐的少女,像是有点古怪!”

另一个叱道:“又来胡说!”

那一个却坚持道:“我一点也不胡说,那少女的一双眼睛,竟有点像主母,还有那黑衣人,才一入阵,便左七步,右七步,若是说他一点不懂主人所留下来的阵法,那是杀了我的头,也不相信!”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32章 雪岭荒山,追寻火羽箭 下一章:第002章 因祸得福,巧服灵芝草
热门: 鹫与鹰 女神捕 七种武器3:离别钩·霸王枪 赤龙 食梦馆 星期五有鬼 谋杀官员1:逻辑王子的演绎 无双七绝 白玉老虎 蔷薇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