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有心除害,联掌劈琴魔

上一章:第029章 误会丛生,赫青花斗掌 下一章:第031章 鬼奴骗父,挽救武林人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大厅中众人,人人都只当七煞神君谭升,一定要勃然大怒,出手之间,说不定要将那两人,击成肉泥!可是事情的发生,却是大大地出众人的意料之外,只听得谭升道:“两位说得有理,八龙天音,谁能抗拒?六指琴魔武林至尊之号,确是不虚,请两位引导我们,前去三见六指琴魔!”

这一番话,不要说大厅中众高手,万万料想不到,便是那两人,也颇感出于意料之外,呆了一呆,道:“谭岛主可能代表所有高手么?”

七煞神君谭升尚未回答,已然听得青燕丘君素一声冷笑,道:“七煞神君,我只当你是一号人物,原来你竟然如此无耻。你要去三见什么武林至尊,你自己去吧!”谭升回过头来说道:“丘青燕,你难道不怕那‘八龙天音’么?”青燕丘君素傲然一笑,道:“怕什么?”

她话才讲完,由端坐不动,在突然之间,已然变为疾掠而起。飞燕门的独门轻功,本是天下知名,丘君素数十年功力,身法之快疾,更是难以言喻,宛若从她所坐的位置上,升起一股轻烟,幌眠之间,她身形已要向那两人的身边扑来。

那两人面上失色,正准备退避时,却听得谭升道:“两位别怕!”身形一矮,一翻手腕处,一招“三煞会天”,正是七煞神掌中的绝招,掠起一股狂,便已然向青燕丘君素疾挥而出。

他们两人的动作,尽皆是快疾无比,丘君素身形才一掠起,便已然掠出了两三丈,但是她刚一掠出,谭升的掌风已到。

青燕丘君素身在半空,一觉出一股强劲无比的劲风风,向着自己,疾卷而来,百忙之中,定睛看去,看出发掌的乃是七煞神君,她心中也不禁为之大吃大惊,七煞神掌的厉害,谁不知道?青燕丘君素本身,固然是功力极高,但是却也不敢硬接。

更何况她此际,身在半空,根本用不出力道来,若是硬接,更吃大亏。一刹时间,大厅中人,见七煞神君谭升,以威力如此之盛的一掌,攻向青燕丘君素,使得人人,尽皆为之愕然。飞燕门中弟子,更是纷纷起立,吕麟脱囗叫道:“谭伯伯,这算什么?”

在吕麟纵声高叫之际,飞燕门的端木红,又不禁深情地向他了一眼。这一切的事情,全都是在片刻之间,突然发生的,众人一齐仰头上间,只听得丘君素长啸一声,身子突然又凌空向上,拔起了丈许。

一拔起之后,在半空之中,一连转了三个大圈,简直如何飞鸟一样,才又斜斜向下,落了下来。谭升的一掌之力,已然被她以那一手绝顶轻功,避了开去。两人这一交手,一个是掌力之奇,惊世骇俗,一个是轻功之妙,天下无双。

大厅之中,尽多一流高手,可是也自叹为观止,一时之间,大家竟都将六指琴魔即将来到一事忘记,大声喝起采来。丘君素落地之后,厉声道:“谭岛主,你甘心与六指琴魔为奴么?”

谭升朗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丘青燕,只怕除了你飞燕门之外,人人皆与我一样心思!”丘君素一听,“哼”地一声冷笑,尚未曾回答,已听得华山派一个老年堂主朗声道:

“祖师有令,华山弟子,若出此大厅者,杀毋赦!”

那堂主虽然是在传答他本派祖师的号令,但实则,却等于表示,绝不向六指琴魔屈服。

丘君素和烈火祖师之间,本来一点好感也没有,可是此际,见烈火祖师在这样的紧要关头,竟自不失身份,心中立时生出了好感,道:“老烈火,倒看不出你,还是条汉子!”

烈火祖师双眼睁处,精光四射,道:“好说!”话一讲完,双眼重又似开非开,似闭非闭,端坐不动。吕麟心绪激动,道:“谭伯伯,莫非你真的想屈服在六指琴魔膝前么?”

谭升叱道:“麟儿,你年纪轻轻,懂得什么?还不随我下山去?”吕麟冒然而立,大声道:“我不去!”

丘君素向他了一眼,叫道:“好!”她一声采刚喝毕,突然又听得一个少女的声音叫道:“有志气?”丘君素和吕麟两人,一齐循声看去,却见发声的乃是端木红,端木红和吕麟四目交投之际,俏脸飞起两朵红云,不自由主,低下头去。

另一旁,谭翼飞也已然跨出了两步,道:“爹,你一世英名……”谭翼飞话未曾讲完,谭升已然喝道:“小畜牲,你再胡言,我立毙你于掌下!”韩玉霞紧靠谭翼飞而立,道:

“谭老伯,我们绝不下山!”

谭升一声长笑,道:“那是你们的事,青妹,东方兄,咱们去迎接六指琴魔!”众人只当赫青花和东方白两人,必然也一定会出声反对的。怎知两人,却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一声。谭升转过头去,向那两人道:“如此,就请两位带路!”

那两人向着大厅之中,仍然端坐不动的众人一指,道:“谭岛主,这些人并不应命,你不先将他们收拾了?”谭升一笑,道:“只怕六指琴魔,已然等得很急,我们先将他迎上山来,只怕‘八龙天音’一起,他们便自跪拜不及!”

那两人道:“不错!”一个转身,便自向大厅外面走去。东方白、赫青花、谭升等三人,互使了一个眼色,跟在后面。一行五人,才走出大门,便听得鬼圣盛灵道:“请等一等!”

只见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向勾魂使盛才一招手,道:“我们父子两人,也下山去迎接六指琴魔!”吕麟眼看,自己最敬重的两人,倒行逆施,心中已然难过之极,一听得盛灵也说出了如此无耻之言,哪还禁受得住?一声大喝,身形幌处,向前踏出一步,手指指处,一股指风,已然向盛灵攻出了一招“一柱擎天”。鬼圣盛灵,在经过了半晌的休息之后,刚能够有力站起身来行走,吕麟的金刚神指,疾攻而至,他焉有力道相抗?连忙想要侧身躲避间,吕麟指出如风,如何避得开去?才一侧身间,金刚神指之力,已然重重地撞在他的腰际?

鬼圣盛灵怪叫一声,身子一个箧,重又“叭”地跌倒在地。吕麟“呸”地一声,向他了一囗,表示了极度的卑视。此际,东方白等五人,早已然离了大厅,也没有人去理会鬼圣盛灵,只听得端木红高叫道:“打得好!但令师也甘愿事敌,吕小侠为何不出手?”

吕麟昂然而立,大声道:“若是他将六指琴魔,迎了上来,我便不认他为师!”端木红心中,实在对吕麟,已然有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是以,她才不顾在众目睽睽之下,只顾得要引吕麟的注意。

如今听得吕麟如此回答自己,心中更是兴奋,粉颊之上,也已红透,刚想要再讲话时,丘君素已然喝道:“红儿住囗!”端木红给师傅一喝,便不敢再说什么,眼着吕麟,坐了下来。此际,吕麟的心中,正如何乱麻一样,哪能觉出端木红的千丝柔情?

端木红一住囗不言,大厅之中,人人心情沉重,静到了极点。每一个人的心中,俱都在想着,六指琴魔一上山来,只怕众人之中,没有一个,能以幸免。便是丘君素和烈火祖师等一流高手,也难以断定,自己是否有力量抵御八龙天音。

水镜禅师盘腿坐了下来,突然之间,低声诵起佛经来。他的声音,低沉而又安详,像是给人的心中,以一阵极隹的安慰一样。大厅中,除了水镜禅师的诵经声之外,便是烛花轻微的“拍拍”声,除此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每一个人,皆在等待着命运的决定……却说七煞神君、东方白和赫青花三人,随着那两人,下了西天峰,不一会,又下了青云岭,那两人走在前面,没有多久,已可以看到月色之下,停着一辆马车。那辆马车,车身上镶满了奇珍异宝,在月光的照映之下,闪闪放光,珠光宝气,眩人耳目,显得另有一种诡异的神态。

谭升一到了那辆马车,立时慢了一慢,向身后的赫青花和东方白两人,轻轻地摆了一摆手。赫青花和东方白两人,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多年的知己。这两人,可以说是最了解七煞神君谭升心情的人。

当他们两人,一听得谭升,愿意跟着那两人下去迎接六指琴魔之际,他们也不禁为之愕然。但是他们却立即知道了谭升的心意。因此,他们一见谭升向自己摆手,便各自打横,跨出了一步。同时,全身真气运转,已然将本身功力,聚于右掌之上!

只见那两人来到了那辆马车之前,行了一礼,道:“山上只有谭升、东方白、赫青花三人来到三见!”那两人话一讲毕,谭升已陡地一声大喝,向旁逸开了两三步去。他才一逸开,东方白和赫青花两人,跟着各自一掌,向前扫出。

而七煞神君谭升,也连忙一掌发,掌力加入了他们两人的掌力之中!谭升的心意,在那两人出现之后,并未曾再和东方白、赫青花两人提起过。可是此际,他们三人之间,却是配合得巧妙到了毫巅。

三股掌力,汇而为一,发出了惊天动地也似,一声巨响,向着那辆马车,疾扫而出,那两人根本连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便已然向车上撞了过去,电光石火之间“砰”地一声,掌力袭到,连人,带马,带车,一齐碎成了片片,向外激飞而出,连一点痕迹,都难以寻找。

七煞神君谭升,见一招得手,心中不由得大是高兴,哈哈一笑。可是,他笑声尚未完毕,只听得身后,也传来了一声长笑,一人道:“我不在车中,三位可以说是白费心机了!”

他们三人,只当自己各自一掌之力,三掌汇集,掌力之雄浑,天下无匹,那六指琴魔在车中等人去迎接他,一定也已然粉身碎骨。可是那人的声音一传了出来,三人才知道,敢情六指琴魔,不在车中。他们连忙转过身来看时,只见一块大石之上,坐着一人。

那人一身衣服,华丽到了极点。可是在一瞥之间,却也只令人觉得他容颜之丑陋,实是无以复加。那人盘膝坐在石上,膝上却放着一张,形式奇古,共有八弦的古琴。七煞神君谭升,在一个惊愕间,只觉得那人,面善已极。

本来,面目那么丑陋的人,若是见过一次,一定不会忘记的。可是七煞神君在一刹时间,却又偏偏想不起他是谁来。三人一怔之间,原只是一眨眠的工夫,他们立即又已然扬起了手掌来。可是就在此际,那丑陋已极的人,却已然伸手,拨动了琴弦。

他所拨动的,是那恨最租的弦,连拨了三下,只听得三下惊天动地的响声,突然而发,东方白、谭升和赫青花三人,全都是武功之高,难以比拟的人物,可是片刻之间,胸际却也如同被千百斤重的巨,撞击了三下一样。

刹那间,只觉得心神欲飞,不自由主,后退了三步,竟不知发掌应敌。六指琴魔发出了一声怪笑,手指又向琴弦上面疾挥而出。这一次,响起的一片琴音,更是浩繁已极,令得人难以禁受。七煞神君知道不妙,连忙勉力叫道:“快趺坐在地,镇定心神!”

他开囗一叫,琴音趁隙而入。此际,六指琴魔所奏的,乃是杀伐之章,琴音一入,谭升便立时觉得,如有千军万马,一齐向自己奔杀而来一样,眼前一黑,不自由主,跌倒在地!

一旁赫青花和东方白两人,却已然依言,就在地上,盘腿而坐,以本身精妙之内功,来与“八龙天音”相抗。七煞神君谭升跌倒在地之后,一连打了三个滚,只觉得像是无数尖锐已极的兵刃,向目己刺来,已然是遍体鳞伤,痛苦之极。

可是,他究竟是功力深湛无比的人,一觉出不妙,便立时镇定心神,因此,身受虽是痛苦,但是一点灵性未泯,却尚能苦苦支持。谭升上次,为“八龙天音”所伤,情形和这次,也是差不许多。

只不过上一次,他离得六指琴魔甚远,未曾看清六指琴魔,是何等样人。而且,到了“八龙天音”,令得他伤重之极,几已然死去之际,六指琴魔突然离了开去,他才保住了性命。

可是,照这一次的情形看来,六指琴魔已然下了决心,一定要制三人于死命,“八龙天音”,越奏越急,他只觉得囗角一阵阵发腥,已然在不知不觉之中,流出了鲜血来。而东方白和赫青花两人,也是心血翻腾,虽然竭力忍受,也禁不住囗角流血。

谭升心中越来越知道,“八龙天音”,若是再不停止,自己等三人,将要无一幸免。他心灵之中,尚存着一丝清醒。

就凭着这一丝清醒,他要将六指琴魔的八龙天音,尚未令他伤重而死之际,先为武林除害!他本来是跌倒在地的,正一股无比的勇气,支持着他,便他突然向六指琴魔,滚近了丈许!

可是,尚未待他奋起一击,“八龙天音”突然大增,只见谭升如疯似魔,陡然之间,一跃而起,向着一颗大树,跳跃而出,一掌又一掌,力道大得出奇,向大树砍了过去。

而六指琴魔,丑陋无此的面上,却是木然毫无表情,只是不断地以他生有枝指的双手,在琴弦之上,挥之不已……在西天峰上的大厅中,众人在东方白,赫青花和谭升三人,下了西天峰之后,静静地听着水镜禅师,低声宣念佛经。

可是,没有过了多久,当峰下突然传来“轰”地一声巨响之际,水镜禅师突然一怔,停住了诵经之声,睁开眠来,道:“善哉!我们错怪了他们三位了!”大厅中众人,在听得那声巨响之后,也已然知道,若非是他们三人的掌力合一,断难有声势那么猛烈的声响发出。

青燕丘素君“”地一声,道:“我早知谭岛主不是这样的人!”水镜禅师站了起来,道:“我们岂能只由他们三人,对付六指琴魔?”烈火祖师、丘君素等人,也纷纷起立。可是就在那一瞬间,“八龙天音”之声,也已然传到了大厅之中。

虽然,八龙天音传到那大厅之中,力道已然大是减弱,但是因为六指琴魔所奏的,正是杀伐之章,在八阙八龙天音之中,那一章最是摄人心神,厉害之极,有些各派中,武功稍差的人,已然面色发白,难以禁受得住。水镜禅师高宣佛号,便要飞身,冲了下去。

可是烈火祖师却突然道:“大师,你此际下去,于事无补!”水镜禅师明知向“八龙天音”,接近一步,危险性便增加一分。

若是东方白等三人,不能够抵受“八龙天音”,自己下去,也是一样,烈火祖师所说的话,本是实情。因此,身形一凝,道:“以祖师之见,该当如何?”烈火祖师缓缓地站了来,长叹一声,道:“我们坐在此处,六指琴魔,也会上此处来,拙见是我们下去,拼出一死,但是小辈中人,却自后山退却,徐图后策!”烈火祖师的为人,一直是高傲之极,不近人情,在武林之中,人缘极坏。可是他此际这一番话,却是入情入理。水镜禅师听了,呆了一呆,道:“老绝不贪生,祖师令后辈们退却,不如各位一齐退开,暂避其锋芒!”

烈火祖师,猛地睁开眼来,叱道:“大师,你以为老夫是怕死,要引你讲出这样的话来么?”水镜禅师尚未回答,青燕丘君素已然道:“别争了,就依烈火祖师之意行事,阿红,你率领本派中人,由后山离寺,勿忘你师传,是死在六指琴魔之手?”

丘君素这几句话,视死如归,更是说得壮烈无比,令人感动。一时之间,各派中的尊长,全都站了起来,吩咐弟子由后山逃走。吕麟却在此际,向前跨出了一步,向水镜禅师道:“师伯,我不愿退。”

水镜禅师面色神肃,道:“这番前去赴死之人,全是年事已长,就算不幸,人生千古,难免一死,你年轻有为,除琴魔,挽回浩劫之责,正在你的身上,如何能前去送死?”

吕麟听得心如刀割,呆在当地,作声不得,只见烈火祖师,带着临时代职的掌火使者,大火把和烈火祖师的身子,宛若是两团烈火,已然向大厅之外卷去。青燕丘君素身形瓢动,道:“老烈火,不要单独行事!”

水镜禅师高宣佛号,一时间,约有三十余人,全是方今武林中的精英,纷纷展开身形,向大听之外,涌了出去。那三四十人的身法,俱皆十分快疾,片刻之间,便已尽皆走出。

而大厅之中,已然只剩下了三四十个,年轻一代的武林中人,吕麟回头一间,长叹了一声,道:“咱们的前辈,已然抱必死之心,下山而去,咱们……咱们……依命退却吧!峨萆同门,快齐集一起断后!”大敌当前,这些年轻人之间,本无成见,反倒纷纷退让,不肯先走。

吕麟急道:“再要不走,一齐遭劫了!”这才有几派中人,由后门驰了出去,吕麟派了峨萆派中一人,为之带路。谭翼飞和韩玉霞两人,来到了他的身边,道:“麟弟,找们最后才走!”吕麟点了点头,忽然听得一个少女的声音道:“我也最后走!”

吕麟抬头一看,正是飞燕门的端木红。也们四人,站在一起,没有多久,各派中人已然退尽,最后,峨萆派和飞燕门中弟子,也已然一齐退出了大厅。大厅之中,只剩下了他们四个人,和身受重伤的鬼圣盛灵父子。四人互了一眼,心情尽皆沉重已极。

那“八龙天音”,是如此不可抗拒,连得他们的师长,也只有抱着必死之心前去赴敌,他们自然更没法可想。谭翼飞叹了一囗气,道:“麟弟,咱们也应该快点走了。”

吕麟面色黯然,咬牙道:“那六指琴魔,与我有杀父伤师之仇,如今已明知他在青云岭下,我们却只好风而逃,就算不死,做人也没什么趣味!”

谭翼飞心知刚才岭下,传来了一声巨响之后,紧接着便响起了“八龙天音”之声,因此可见,父亲和东方白三人,也已然是凶多吉少,他的心中,如何不是恨极?

因此他听了吕麟的话后,也是面带悲愤之容,一声不出。一旁韩玉霞被吕麟的一番话,煽起了心头怒火,道:“家父也是命伤六指琴魔之手,我们忍辱偷生,有什么意思?”她性如烈火,这几句话出自她的囗中,实在一点也不出奇。

端木红和他们三人,其实都不是太熟,只不过她为了要和吕麟在一起,便留了下来,最后才走。吕麟等三人,本来就豪侠成性,大冢都是正派中人,也绝不以为奇怪。当下端木红听得他们三人对话,竟大有不肯离去,也下青云岭去之意。

端木红也不是畏事怕死之人,相反地,她还极好生事,但是她却颇有分寸,绝对不是胡来乱撞的那种人,因此便叹了一囗气,道:“三位与六指琴魔,都有深仇大恨,我虽然与之未有直接之仇,但是这武林大毒,当然也想将他除去。可是水镜禅师所言不错,我们如下山,也只是去送死!”

韩玉霞俏睑通红,厉声道:“人生千古,谁无一死?”端木红道:“找也绝不怕死,但要我白死,我却不干!”端木红这两旬话,虽然迹近笑话,但是却简单明了,直打入人心坎之中。

谭翼飞和吕麟两人,都呆了一呆,并不出聋,但是韩玉霞却不服道:“如何见得便是白死!”端木红道:“韩姑娘,难道我们四人台力,还能够比得上谭岛主夫妇,烈火祖师,玉面神君和冢师等人么?”

韩玉霞大声道:“不管如何,叫我见着仇人便躲,我不愿意,与其屈辱做人,不如痛快做鬼!”一面说,一面手臂挥处,“嗡”地一声,已然烈火锁心轮,掣在手中!端木红和她的交情,本不甚深,当下见劝她不听,心中也不免有气。

韩玉霞面上涨得通红,道:“我是自己愿意去送死,你们不跟来,也根本不是胆怯!”

话一讲完,身形疾幌,便自向大厅之外,疾窜了出去。谭翼飞一见,连忙叫道:“玉霞!等等我!”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29章 误会丛生,赫青花斗掌 下一章:第031章 鬼奴骗父,挽救武林人
热门: 雾锁天途 侯大利刑侦笔记2:辨骨寻凶 国家阴谋2:英国刺客 楚留香新传3:桃花传奇 天才锁匠 超·杀人事件 古剑屠魔录 刺局 夜行 独眼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