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突现琴魔,武林相劫杀

上一章:第021章 有意收徒,怪人露真面 下一章:第023章 误会成仇,缠斗几日夜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此际,他一见两人,再这样拼斗下去,势必同归于尽不可。

心中再也按捺不住,抬头一看,只见那辆轿子,距自己不过五丈。

以自己的功力而论,接连两扑间,便可扑到。

那人虽然以“八龙天音”,令得如许高手,似痴似醉,但是本身武功,可能未必及得上众人,只要扑到,便可暂挽此劫。

也就是说,只要在中途那一点之际,能够不为琴音所为,便可奏功。

玉面神君东方白只是在思索之间,心神又已然动摇了几次。

他连忙镇定心神,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又不问不闻起来。

真气运转,一个周天,他便将毕生功力,凝于右掌,陡然之间,一声长啸,身形便凌空拔起!以玉面神君东方白的功力而论,那一声长啸,十里之外,也应该清晰可闻。

可是此际,却是难与震古铄今,武林之中的绝唱,“八龙天音”相抗,啸声一出,便为琴音盖没。东方白明知想以自己的啸声,盖过琴音,是根本没有可能的一件事,他之所以,在临发动之际,发出一声长啸,乃是希望至少他自己本身,可以暂时听不到“八龙天音”。

果然,啸声一起,虽然立即为“八龙天音”的声音,完全盖了过去。

但是,在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却是有一点用处,而东方白的身形,何等快疾,就在那一闪即逝的时机内,他身形凌空,已然向前,猛地跃出了两丈五六,足尖略一点地,又已仆起。

这一扑,已然仆向那顶轿子之处。

而就在扑出之际,右掌同时,向前疾拍而出。

那一掌,乃是他毕生功力之所聚,掌力之强,盖世无双。

手掌才一扬起,一股强劲无比的大力,如怒涛裂岸,如高山崩地,竟达六尺之径,向前疾扫而出,飞砂走石,不可思议?

但也就在此际,在“轰轰”的掌声间,猛地传来了三下霹雳也似的巨响。

那三下巨响,惊心动魄之处,直是难以想像,东方白身子,跃到了一半,便猛地停了下来,只觉得眼前发黑,“砰”然跌了下来。

一刹那间,他只觉得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像是处在一个极静,极黑暗的世界之中!同时,又觉出气血上涌,刚才那三下巨响,像是三下千百斤重的铁,击中了他胸口一样。

玉面神君东方白也顾不得敌人就在近侧,连忙调匀内息。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他才睁开眼来。

首先看到的,是那顶镶满了宝石珍珠的轿子,已然成了粉碎。

而在轿旁,有两具体,正是抬轿上来的那两个轿夫。

那两人死得骨折筋裂,软瘫成了一堆,几乎辨不出人形来。

玉面神君东方白自然知道,轿毁人亡,乃是自己奋力一掌之功。

可是轿中奏琴的魔头,却未见横峰顶,分明是下山去了。

自己的那一掌,在相隔两丈的地方,凌空击出,掌力何等雄浑,那魔头虽被惊走,但尚能从容雉去。可知他不但身怀“八龙天音”绝技,而且,本身功力,足能抗击自己的一掌,也绝非庸手。

东方白一想及此,心中便一凉,缓缓站起身来,转过身去看时,只见红鹰龚隆手中龙形剑,正在吕腾空胸前,透胸而过。

而吕腾空的紫金刀,却由红鹰龚隆的肩头,斜斜砍下,两人俱已送命。

其余众人中,碧玉生和武当生风剑客欧阳沛两人,各断了一条左臂,伤口处自鲜血泉踊,两人倚在石等上,面色惨白,也不去封穴止血。

铁铎上人,则伏在大铁铎上,背部微微起伏,可能尚未死去。

竹林七仙中,已然死了四人,只有神笔史聚,生死圈林豪,玉笛仙方逸等人,各自身受重伤,委顿在地,在他们的旁边,六指先生身子屈成了一团,也已然没有了气息。

点苍派中,风雷霹雳剑南宫适,倒在六指先生的旁边死得极惨,掌门人凌霄雁屈六奇,则两只小腿,已然断折坐在地上。

其余各门各派的人物,全皆是横峰顶。

唯一未曾受伤的,除了东方白,便是峨嵋水镜大师。

此际,他正双目紧闭,双掌合什,仰首向天,像是石像也似,凝立不动。

玉面神君东方白见了这等惨烈的景象,也是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武林之中,争斗残杀,本是常事。

东方白当年,独掌震七老,也是杀得栖霞山头,体纵横。

但是,那么多高手,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几乎伤亡殆尽,却是连东方白都想像不到的。

呆了半晌之后,才沈声道:“水镜禅师,尚不为伤者善后,自昂首观天作甚?”

水镜禅师此际,也未曾认出玉面神君东方白的声音来,只见他全身抖动,颤声道:“浩劫已临,纵使逃得过此次,也逃不过下次,疗愈了伤者,又有何助?善哉!”

东方白“哼”地一声,道:“怎见得便没有办法?刚才我拼死一掌,便将那魔头惊走,可知事情,仍有可为,禅师在武林之中,德高望重,正该登高一呼,令整个武林团结赴敌,如何可以先自心灰意懒起来,岂不令人齿冷?”

玉面神君东方白那一番话,豪气凌云,听得水镜禅师心中,倏然而惊。

双眼一睁,高宣佛号,道:“施主究竟是什么人?”玉面神君东方白,想起师兄弟间的情谊,几乎要立即道出自己的来历。

可是,他转念之间,他立即想到自己离开大雪山之后,已然存心在武林所有的各大宗派之外,再另立一派。

而且,自己也准备重振昔日雄风,只怕和各派武林人物,难免冲突,连水镜禅师在内,都将在所不免,因此便暂时不说,长笑一声,已然掠到了碧玉生身边,出手为他止血。

水镜禅师见他不答,也是无法可想,当下便也为众人,撩起伤来。

两人足化了半天的工夫,才将伤者,一一包扎定当,才算是缓过了一口气来。其时,已然夕阳西下,残阳如血,更显得仙人峰上,一片凄怆的景象,东方白环顾一周,心知那操琴的魔头不除,自己难以重振昔日雄风。

因此,在将伤者料理妥当之后,他便迳自飘然下仙人峰而去。

下了仙人峰,出了武夷山境,便打探到那辆轿子,虽然已在仙人峰上,被自己砸成了稀烂,但是却仍有一辆,装饰得极是华丽的马车,向北急驰而去。

玉面神君东方白便一直向前,追了过去。

不数日间,已然来到了北邙山的附近,仍有人见到过那辆马车。

仙人峰上的惨剧,虽然使得近数日来,武林中所生的大动乱,已然小小的了结了一下,但是,有不少人,早在那轿子未出现前,便已经下了仙人峰,“八龙天音”再次出世,既然已可肯定,武林中的大乱,也只是方兴未艾。

而且,根据近数日来的情形来看,得到“八龙天音”的那人,先自势力最盛的娥嵋派人物,飞虎吕腾空发难,可知其人,也极具心计。

他必定是先隐其身份,一步一步,令得武林中正邪各派的人物,相互残杀,他却再在一旁,推波助澜。

一直到了适当的时机,方始现身而出,达到他一统武林的野心!

东方白天资过人,何等聪颖,细细想来,觉得自己所料,绝不会错。

可是,有一点他不明白的,是那魔头,究竟是什么人呢?

玉面神君东方白见自己已然渐渐地追近了北邙山,心中暗忖,此人难道是鬼圣盛灵?

可是他立即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若是鬼圣盛灵,得到了“八龙天音”,绝不会再以一派宗匠的身份,去绑劫吕麟,要胁吕腾空到鬼宫与之相会了。

东方白一路追来,结果,在那林子之中,遇到了谭月华。

一问起谭月华已然将吕麟救出,他心中自是大喜,可是又听说谭月华将吕麟失去,昔年脾气,便是激发,将谭月华大骂一顿而去。

也在离去之后,也在周围搜寻吕麟的踪迹,当谭月华和黄心直两人,伏在大宅之外时,也早已跟在后面窥视。

只不过因为他功力极高,行动之间,了无声息,是以两人才一点也不觉察。

他见到谭月华勇闯大瘾,心中便击节赞赏,跟在后面,伏在大厅顶上,静观动静,谭月华对付烈火祖师的每一举动,都令得他大为赞叹,在他对谭月华大表欣赏之际,奇怪的是,两人之间,年龄的相差那一节,他心中绝未想到。

他只是感到像谭月华这样的少女,既具胆识,人又聪慧,足可与自己为友。

地在屋顶上,一直等到两人极度危急之际,才突然挺身而出。

以后的事,前文已有交代,此处不赘。却说东方白将事情的经过,讲完之后,吕麟的俊脸,已然涨得血也似红,大声道:“如此说来,我的杀父仇人,便是那弹出八龙天音的魔头了?”

东方白点了点头,道:“正是他!眼看武林浩劫,日益扩大,也因他而生。”

吕麟紧紧地握住了双拳,道:“我若不报父仇,誓不为人!”

东方白道:“当然,要不然,我收你为徒,是为了什么?”

吕麟悲愤填膺,道:“那魔头的巢穴,不知是在什么地方?”

谭月华脱口道:“我知道!”

吕麟连忙握住了她的手,道:“月姐姐,你快说,在什么地方?”

谭月华道:“麟弟,你且莫急,你的杀父之仇,我自然不能坐视的,他的巢穴,就在离此不远处。”便将自己避雨的遭遇,匆匆说了一遍。

吕麟一听完,便道:“师傅,月姐姐,咱们这就去找也!”

东方白玉面一沈,道:“不可!”

吕麟一怔,抗声道:“为什么?”

东方白面色神肃,道:“在仙人峰上,我向他扑去之际,他八龙天音,突然幻成三下惊天动地的巨响,连我也被他震得眼前发黑,那可能是他拨动主弦所发,可知实是近他不得,尚需徐图对策。”

吕麟给东方白一提,猛地想起自己在南昌城外,曾在一辆马车上,见到一张古琴,无意中拨动了一根最粗的琴弦,以致发出惊人的巨响,惊得马儿飞奔,几乎撞死一事来。

他一想到此事,便知道师傅所说,乃是实在的情形。

当下,蹩住了气不出声,眼中怒火中燃。谭月华早知吕麟的性格,刚强无比,一定是心中不服气,唯恐他出言得罪东方白,忙道:“麟弟,东方……先生的话,不可不听!”

吕麟也不回答,只是“哼”地一声,便不再言语。东方白道:“我们知道了他的巢穴,非但不能近去,反要避开些?”

谭月华也忍不住问道:“东方先生,那难道就由他肆虐不成?”

东方白剑眉微轩,淡然一笑,更显得他丰神俊朗,谭月华既然在和他说话,当然不能不望着他,见了东方白那样地俊俏,芳心中又不禁小鹿乱撞,幸而东方白立即答她所问,才将她的窘态,掩饰了过去。

东方白一笑之后,道:“当然不能,水镜禅师已给我提醒,令尊又上仙人峰去了,他们两人,必然会广邀武林中人,有所谋划。”

樟月华叹了一口气,道:“唉!那八龙天音,几番出世,何以偏偏没有落在仁人侠士之手?”

玉面神君东方白听了,突然扬声,“哈哈”一声长笑,似不以谭月华之言为然。

谭月华芳心之中,对玉面神君东方白,本来已然钦慕之极。

因为,玉面神君东方白,看来和她哥哥谭翼飞,差不几许大小,但是在武学上的造诣之高,却已没有人与之此拟。

再加上他为人又极是风趣,虽然根据自已所知,他手段极是狠辣,但是看来,却有点言过其实,因为他对自己,始终言笑殷殷,更难得的是,那万古至宝,去千毒,疗百伤的雪魂珠,也能够慨然相赠,怎能不令她一颗少女的心灵,为之折服?

当下听得他笑声之中,大有不以为然之意,忍不住问道:“东方先生,为何突然长笑,难道我所说的有什么不对么?”

玉面神君东方白又是一笑,道:“当然不对,试想武林之中,难道真有什么仁人侠士的么?”

谭月华一听,心中不禁为他的谬论,大大地表示不同意。

可是她还没有出声,东方白又已然道:“就算真有仁人侠士,可是一得到了那‘八龙天音’,想到可以仗此,成为武林之中,唯我独尊的人物,只怕也禁不住那种诱惑!是以,‘八龙天音’每一次出世,都为武林之中,带来一场浩劫。兵法有云:攻心为上,武学之中,也是一样。那‘八龙天音’正是攻心的无上绝学,在武学而言,造诣之高,无以复加,但是却也是不祥到了极点的绝学!”

谭月华心中,本来一点也不同意东方白的所言,可是听他讲完,却又觉得有点道理,便轻轻地叹了一声,不再言语。

玉面神君东方白“哈哈”一笑,重又戴上了那大头笑面佛的面具,道:“咱们走吧!”

吕麟的年纪,究竟还小,对于东方白刚才,那一番鞭辟入里的话,听来也是似懂非懂,一听得要走,便问道:“师傅,我们上哪里去?”

东方白冷冷地道:“离开这里,不论上哪儿去,越远越好?”

吕麟嘴唇动了几下,像是想讲些什么,但是却又忍住了未曾讲出来。

此际,东方白已然向前走去,谭月华却和吕麟,并肩而行。

吕麟欲言又止的神态,她却是全都看在眼中,她焉有不知吕麟的心中,对东方白此举,大是不满之理。她想开口,劝吕麟几旬,但是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同时,她感到自己处身在吕麟和东方白两人之间,那关系竟变成了十分微妙。

她静静地想了一会,心情更是缭乱起来,不由叹了一口气。

一行三人,沿着大路,进了一个小镇。

到镇上时,已然天色黑了下来,三人觅了一处客店,权宿一晚。

那一天,睡到半夜,谭月华仍然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和吕麟,同生死,共患难,芳心之中,本来已然对也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可是,在一见到了东方白之后,她又觉得东方白对自己的吸引力,实在比吕麟要强烈得多!

和东方白在一起,令她产生天崩地裂,也不用害怕的感觉!想到此处,她又不自禁地面红起来。

正想摒除遐思,徐徐入睡之际,忽然听得有人在窗上,轻轻地扣了一下。

谭月华为人,何等机警,立即一跃而起,双臂一抖,已然将缠在腕上的铁,轻轻地抖了开来。但也就在此际,只听得窗外那人,低声叫道:“月姐姐!月姐姐!你睡着了吗?”

谭月华一听是吕麟的声音,顷时便松了一口气,打开了窗户,只见吕麟穿着极是整齐,神色严肃,站在窗外。

谭月华一听他的声音,便已然将他的来意,猜到了几分。

当下便压低了声音,道:“麟弟,你可是不听你师傅的话了?”

吕麟被她言道破了心事,俊脸之上,不禁红了一红,低声道:“月姐姐,我既已知道了杀父仇人的所在,怎能反而避了开去?”

谭月华一伸手,将也拉进了屋来,道:“麟弟,你想去送死?”

吕麟目射怒焰,道:“不管是不是送死,我都要去寻仇人,月姐姐,你肯不肯和我一起去?”

若是谭月华未曾和玉面神君东方白相遇,此际她一定一口答应。

可是自从她和东方白相识以来,便觉得东方白的言语,句句皆有道理,在不知不觉中,已然受了东方白极大的感染。

因此,她毫不考虑地答道:“麟弟,不可胡来,你不能去?”

吕麟的面上,露出了极是失望的神色,道:“月姐姐,那你是不肯跟我去的了?”

谭月华苦笑一下,道:“不但我不去,你也不能乱走!”

吕麟低下了头,一声不出。

谭月华道:“麟弟,你要是不听话,我叫醒东方白先生,叫他来阻止你。”

吕麟连忙摇手道:“月姐姐,千万别惊动师傅,我……我……听你的话就是了!”谭月华一笑,道:“这才是啦,快回去睡吧!”

吕麟转过身去,来到了窗前,将要转身,跃了出去之际,突然又转过了身来,睑涨得通红,声音又低又促,道:“月姐姐,我……我很喜欢你!”

谭月华一厅,俏脸飞红,心头也是小鹿乱撞,脱口便道:“麟弟,我也一样。”

吕麟望着她一笑,两个少年人,突然紧紧地拥到了一起。

好一会,两人才分了开来,又紧紧地握住了手,望着窗外。

窗外黑沈沈地,星月无光,又过了很久,吕麟才道:“我走了!”

谭月华“嗯”地一声,一动也不动,吕麟一纵身,便从窗口,跃了出去!

谭月华站在窗前,只见吕麟的身子,在黑暗中一闪,便自不见。

此际,谭月华的心中,更是乱到了极点。

吕麟刚才的话,说得那样明显,本来自己和他,倒也是绝佳的一对。可是……可是……

玉面神君夷方白,却又横亘其中。

谭月华望着黑暗伫立了好久,才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转过身去时,猛地想起一件事来,心中不由得大吃一惊!

她迅速地将吕麟的态度,回想了一下,便觉出刚才吕麟的神态,大是有异。

吕麟和她之间,情苗暗茁,原不是始自今日,但是以往,两人之间,却全仗着心有灵犀一点通,从来也没有讲出来过。

而且,吕麟对她,又存着几分敬爱之意,照理不会如此唐突。

要就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吕麟想到了自己可能遭到什么危险,可能命尽今宵,是以他才鼓起最大的勇气,将心中的话,讲了出来。

也就是说,他来时,下定了决心,要去见杀父仇人,走的时侯,那决心仍然未曾改变!

自己却还以为他已然听了自己所劝。

谭月华想到那“八龙天音”的厉害,连自己的父亲,尚且不免身受重伤,吕麟的性子刚烈,一见到那魔头,非现身不可,则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取其亡。

谭月华心中一凉,哪里还敢停留,“刷”地一声,便已然从窗中穿出。

她和吕麟,本是比邻而住,一穿出窗外,便已然到了吕麟的窗前,手一伸,将窗推了开来,叫道:“麟弟!麟弟!”

叫了两声,无回音,疾快一跃而入,幌着了火子一看,室中空空,哪还有吕麟的影子?

谭月华见果然被自己料中,心内更是大急,正想转身,出去告知东方白,共同设法时,只觉得身后,掠起了一阵轻风,转身看时,东方白并未戴着那怪模怪样的面具,身如玉树临风,已然站在背后。

谭月华忙道:“东方先生,辚弟走了!”

东方白面罩严霜,连谭月华这样,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看了,也觉得凛然,不自由主地将声音放低,道:“裁们去追?”

东方白道:“他到哪襄去了,你可知道?”

谭月华点了点头,道:“知道的,他去找那琴魔报仇去了!”

东方白一顿足,“咳”地一声,道:“这孩子!咱们快去?”

话一说完,伸手一揽,便已然将谭月华的纤腰揽住?

刹时之间,谭月华不由得面红耳热,心头怦怦乱跳,只听得东方白道:“你指路,咱们这就动身。”谭月华心知不是东方白对自己有什么非份之图,只不过怕自己轻功下如他,赶不上他,是以才伸手将自己的纤腰揽住的。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21章 有意收徒,怪人露真面 下一章:第023章 误会成仇,缠斗几日夜
热门: 鬼谷尸经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波洛圣诞探案记 诡案罪2 眼之壁 易中天中华史:国家 刺客之死 麒麟之翼 民调局异闻录1·苗乡巫祖 抚仙毒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