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有意收徒,怪人露真面

上一章:第020章 认输一阵,少女弄玄虚 下一章:第022章 突现琴魔,武林相劫杀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就在烈火祖师一呆之际,那怪人已然一声长笑,道:“烈火祖师,后会有期!”

话未说完,双臂向上,猛地一挥,将吕麟谭月华两人,一先一后,从屋顶的破洞之中,直挥了出去,他自己也足尖一点,身形向上拔起,向那破洞之中疾穿了出去,等他们三人,先后穿出,烈火祖师才省起自己遭人愚弄!这一怒实是非同不可,翻手一掌,“呼”地向上疾拍而出。

那一掌,乃是他毕生,数十年修为,内家功力所聚,势子何等威猛,怒涛裂岸,狂飙陡生,只听得轰地一声大响,整个大厅的顶上,已然坍下了一小半来,烈火祖师身形纵起,飞身而出。

等到他飞出大厅之际,只见谭月华,吕麟和那怪人早已在数十丈开外。

烈火祖师心知要追上他们,已然绝难。

更何况那怪人的武功,也绝不在自己之下,追上了,也未必见得占什么便宜。

因此大吼一声,一顿足,足下立时现出了半尺来深地一个土坑,恨恨地回到大宅中去不提。

却说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一被那怪人挥出,凌空各使一式“平沙落雁”,已然站定,那怪人紧接着飞身而出,拉了他们便奔,奔出了三五里才歇了下来,那怪人扬声大笑,道:

“烈火祖师妄自尊大,目中无人,这次却气得他好苦。”

吕麟也拍手笑道:“妙极!妙极!那老头子正应有此报!”

谭月华心中虽也觉得那怪人刚才戏弄烈火祖师,极是好笑,但是,那怪人的来历如何,他却始终未曾弄得清楚。

她只记得父亲曾经嘱咐过自己,若是遇上了那怪人,避之则吉。

她也在一旁,看出了吕麟对那怪人,倾服已极的情形,心想无论如何,不能让吕麟和他在一起,自己的父亲,决无虚言恫吓之理。

因此,便问道:“前辈所托,至今方能说是幸不辱命,不知前辈当日,要我在鬼宫,将麟弟救出,所为何来?”

那怪人摇了摇破扇,忽然叹了一口气,道:“如今已然迟了!”

吕麟因为绝不知经过的情形,听来也是莫名其妙,谭月华却吃了一惊,心中一动,忙问道:“什么迟了?”那怪人冷电也似,两道目光,向吕麟望了好一会,道:“我本来,是想将他救出,不令他成为众人向吕腾空作要挟的藉口,但如今……”

他只讲到此处,谭月华更是听出情形不妙,道:“如今怎么了?”

那怪人却不回答,对住吕麟,口气极是严肃地问道:“吕麟,你身负巨仇,可愿拜我为师?”

吕麟只当那怪人所说,“身负巨仇”乃是指他母亲西门一娘惨死而言,并未曾想及其他,一听说那怪人愿收他为徒,心中不禁大喜,可是一个犹豫间,答道:“晚辈尚要叩询父,方可行拜师之礼!”

那怪人“哈哈”一笑,道:“不必问了,你父亲已然死在武夷仙人峰上了!”

刚才,那怪人三番两次,言语之间,词意闪烁,谭月华已然听出,可能是飞虎吕腾空,已然遭到了什么不幸的意外。

因此,她一听得那怪人如此说法,虽觉突,尚自在意料之中。

而吕麟在陡然之间,一听得这噩耗,心中的吃惊,实是难以言喻!

呆了一呆,一张俊脸,突然之际,涨得成了紫姜色,两眼发直,只是出不了声。谭月华一见他这等情形,心中不禁大惊,忙叫道:“麟弟,你别太伤心了!麟弟!麟弟!”

可是吕麟却像是完全未曾听到一样,仍然一动不动地站着,面上的紫色,越来越深,几乎成了黑色!谭月华心中一急,眼中泪花乱转,足尖一点,便要向他扑了过去。

可是她身形才展,突然打横一股大力,疾拂而至,将她踉跄推出丈许开外,同时,听得那怪人叱道:“别碰也!”

谭月华此际,方寸已乱,退开之后,珠泪双垂,道:“前辈,他怎么啦?”

那怪人却是哈哈一笑,道:“想不到我令你到鬼宫去救也,反倒为武林中留下了一段佳话!”

谭月华此际,为了吕麟的安危,心中着急到了极点,那还顾得害羞?更顾不得少女的矜持,走前两步,道:“前辈,你快救救他?”

那怪人道:“他骤闻父亲的噩耗,心中悲痛莫名,气血上涌,你一碰他,他更是非死不可!”谭月华:“那怎么办呢?”

那怪人叹了一口气,道:“如今他是死是活,全在他的一念之间了!如果他能以想通,乃父虽死,自己留着有用之身,尚可以报仇雪恨,则逆涌之气血,便可以渐渐平复,如果他一时想不通,则我也无能为力,无法相助了!”

谭月华泪痕满面,站在吕麟的身边,心中如有十万蚂蚁在噬咬一般,好一会,才见吕麟的面色,由紫而缸,“哇”地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谭月华此际,刚好站在他的面前,那一口鲜血,喷得她一头一脸。

可是她全然不顾自己,一见吕麟面色已然转红,心知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有性命之忧,心中一松,连忙举起衣袖,抹去了吕麟口旁的血迹,道:“麟弟,你千万别苦了自己,可急死我了!”

吕麟的眼眶中,也滴下泪来,面色由红润而惭趋苍白,嘴唇颤动,道:“月姐姐……你对我真好?”一双小儿女,情不自禁,紧紧地摊在一起。

那怪人在旁:一声不出,只是背负只手,踱了开去,长长叹了一口气。

像是他目睹那一双小儿女,天真无邪,相互间如此关注的情景,触动了他无限的心事一样。

好一会,谭月华和吕麟两人,手分了开来,吕麟身子摇幌,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那怪人的身前,双膝一屈,跪了下来:呜咽着道:“师傅,害我父亲的是谁,尚祈告知,徒儿好去报仇!”

那怪人伸手将他扶了起来,道:“麟儿,你父亲,是死在红鹰龚隆的龙形剑下的。”

那怪人此言一出,谭月华和吕麟两人,不禁尽皆为之一呆!

因为那红鹰龚隆,武林之中,无人不知,乃是峨嵋俗门的掌门人。

而吕麟的父亲,飞虎吕腾空,却是俗门中的高手,也是龚隆的师弟。

如果说,峨嵋派这样的名门正派,尚会发生师兄弟残杀一事,是简直无法令人相信的,但是,那怪人的口气,却又不像是在乱说。

两人一呆之下,只听得那怪人又道:“小女娃,自你离开之后,仙人峰上,又发生了极其惊人的变化。本来,武林中争强斗胜,乃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互受损伤,绝不出奇!”

那怪人讲到此处,谭月华想起他在仙人峰上,不少行为,均对于与众人的争杀,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心想原来他这样做法,是认为武林中残杀一事,根本是无所谓的。

那怪人讲到此处,叹了一口气,道:“可是却想不到,事情的发展,却会如此惊人,不忍卒睹!”谭月华连忙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怪人摇了摇头,并不回答,道:“等一会再与你详说,你下山之际,我交给你的那个小盒子呢?还在你处吗?”

谭月华忙道:“还在!”伸手入怀,将那只小盒子,摸了出来。

在将那只盒子摸出来之际,她心中不禁想起,才一下仙人峰之际,因为从怀中跌出了那只小盒子,而令得栖霞派中高手,向自己追杀一事来,不由得脱口问道:“前辈,不知那盒中放的是什么?何以凄霞派中高手,一见便对我下煞手?”

那怪人“嘿嘿”一笑,道:“多年以前,栖霞派七大长老,一齐死在我手下,栖霞派由此衰落,他们看了那盒子,认得是我的东西,因此才对你出手的,倒令你虚惊了一场!”

谭月华一听得那怪人如此说法,不由得呆了一呆,后退了半步,猛地想起武林中传说,为了一意气之争,在栖霞苍龙岭上,触臂会七老,将栖霞派七个长老,一齐震成重伤,后来便因之犯戒,被逐出师门,以后便不再听得他下落的一个人来,不由得大惊,道:“难道前辈便是……便是……”

那怪人一笑,道:“你也不必乱猜了,我便是被逐出师门之后,再也未曾在武林中露过面,昔年红鹰龚隆,尚要尊我一声‘师兄’,当年峨嵋俗门掌门明都老人的入室弟子,玉面神君东方白!”

听他道出了名头,吕麟仍然一无所知,但谭月华已在意料之中,却仍不免心惊。

因为,她曾经听父亲说过,道与他自己一辈的人物之中,目前名驰武林的,自己大都可以一敌,唯独一人,早年相会数次,一直败在他的手下。那人便是如今峨嵋俗门掌门,红鹰龚隆的师兄,明都老人的首徒,玉面神君东方白。

那玉面神君东方白,三岁时,便拜在明都老人的门下,到了二十岁,已然是出人头地,在武林之中,享有极高的名声!

其人聪明已极,领悟力之强,无出其右,二十岁头上,已然得了明都老人,七分真传,明都老人与他,名为师徒,亲如父子。

但是,那玉面神君东方白,却是心狠手辣,意气用事,只要言不合,不论对方是何等样人,立即手下绝不容情,是以屡犯峨嵋戒律。

最后一次,在也二十二岁那年,竟因为极小的缘故,在栖霞山苍龙岭上,将栖霞七老,一齐震死,明都老人在天下群雄,交相指责之下,才召集全体同门,将他逐出峨嵋门墙。

当时,如果玉面神君东方白,肯以认错的话,尚不至此,至多面壁数年,虽然明都老人此际又收多了七个弟子,年龄也都比他大得多,但峨嵋俗门掌门人一位,却稳是他得。

但是玉面神君东方白,却绝不肯认错,就此离开了峨嵋派。

从此以后,再也未曾听过也的消息,此事至今,也已近二十年了。

明都老人在将东方白逐出门墙之后,郁郁不乐,三年之后,便自死去,将峨嵋俗门掌门之位,传给了红鹰龚隆。

红鹰龚隆,比东方白要大上二十岁,但入门却在东方白之后,因此他要叫东方白为“师兄”,倒并不是东方白乱说。

东方白失踪之后,下落不明,人家只当是在明都老人死后,他总要上山来拜祭,谁知他居然未曾露面。只是明都老人死后三日,一个大风雨之夜,新坟突然被人掘开,明都老人棺木,也不翼而飞。这件事,峨嵋派中人,深讳莫如,武林中人,知者绝少。

从这件事上,峨嵋派中人,肯定是玉面神君东方白所为,其他人谁有那么高的武功,因此知他还在世上,峨嵋僧俗两门弟子,武功谁都比不上地,因此也着实戒备了几年,唯恐他前来生事。

直到多年以后,未见他现身,众人才渐渐池将他忘记,二十多年后,红鹰龚隆,也已从壮年而入老年,东方白头上,又罩着面具,是以竟认他不出,只是二十年前,龚隆武功,及不上东方白,二十年后,他武功依然是及不上东方白。

在仙人峰上,红鹰龚隆和东方白的那一对掌,若不是龚隆见机,立即收势,只怕便要吃亏!

当下,玉面神君东方白,道出了自己来历之后,仰天一声长啸,伸指在自己所戴的那个面具上,“拍”地一弹,那面具应声而落。

面具一落间,东方白也已然低下了头来,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一起向他望去,两人尽皆一怔,不由自主,“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那东方白,武功如此之高,又早在二十年前,便已然是武林中一流高手,吕麟和谭月华两人,只当他一定生得威严无匹,和一般武林中的前辈,相差不远,怎知却是大谬不然。

只见他面如敷粉,鼻若悬胆,两道剑眉,斜飞人鬓,大耳垂轮,唇红齿白,看来竟是只有二十六七岁年纪,竟是一个英俊清朗已极的年轻人,若不是他双眼之中,另具一番威仪,当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负有如此盛名的东方白,会是这般模样,可知他早年“玉面神君”之号,亦非悻致!

谭月华一呆之下,又忍不住向他多看了两眼,心中更是出奇。暗称自己的哥哥,何等潇酒出众,但是和他一比,却全都比了下去!

这样的一个美男子,当年不知道有多少女子,为他颠倒?

谭月华一颗情窦初开的芳心,一想到此处,又情不自禁地向他望了一眼,更忍不住双颊绯红起来,心中暗骂自己道:“唉,你怎么哩?想那些作什么?”收拾起心猿意马,只见东方白缓缓一笑,更是丰神俊朗之极,道:“你们想不到我看来如此年轻吧?”

谭月华点了点头。东方白道:“我早已踏入中年,但是在我被逐出门墙那一年,曾在无意中册了一枚绿心朱果,那果有驻颜之功,是以二十年来,竟然一点也未有老态!”

吕麟怔怔地听着,突然问道:“师傅,杀我父亲的,既是红鹰龚隆,那我们为什么还不赶到峨嵋山去,为父报仇?”

玉面神君东方白叹了一口气,道:“红鹰龚隆,也早已死啦!”

谭月华吃了一惊,道:“东方……”她本来想称“东方前辈”的。可是“前辈”两字,在喉间滚了一滚,却又觉得难以启齿,因为东方白看来如此年轻,翩翩风貌,和她自己,差不了多少,这一声“前辈”,实是难以启齿。

因此,迟疑了一阵,便改口道:“东方……先生,仙人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东方白似乎也注意到了谭月华的少女情怀,向她望了一眼。

谭月华不知怎地,只感到自己一和他的眼光接触,芳心便怦怦乱跳,连忙低下头去。

东方白淡淡一笑,道:“且先将麟儿的伤势,医愈了再说!”

一面说,一面便打开了盒盖,突然银光四射,虽然是在大白天下,也几乎照得人睁不开眼睛来!谭月华究竟是家学渊源,武林中见闻,极为丰富的人,一见那银光,心中已然吃了一惊,再定睛一看,只见那盒中所放的,乃是鸽蛋大小,银辉流转的一枚珠子,在银光隐现中,那珠身上,还有一丝红影,像是活物一样,在流转不定。

谭月华吃了一惊,才张口结舌地道:“原……来你给我的,竟……竟是武林中相传……前古至宝……的雪块珠么?”

东方白的面上,却毫无惊讶之色,只是极其普通地道:“你见识倒不错,一见面便认出来了,可见得你很听话,未曾打开来看过,以你的武功而论,一露了风声,只怕就要惹下杀身大祸了!”

夷方白一面讲话,一面便拨开吕麟的头发,将那颗“雪魂珠”,轻轻地按在他顶门的“百汇穴”上面。

那“百汇穴”,乃是奇经八脉的总汇,吕麟只觉得雪魂珠一按了上来,便有一股凉意,顿时直透心肺!

那股凉意,在片刻之间,便已然直透人身奇经八脉,而且,还推动了气血的运转,吕麟连忙气凝神,运起功来。

谭月华在一旁,用心地看着,东方白道:“脱离了武林近二十年,就是为了这一颗雪魂珠。除了恩师死后,我将他的体,运到大雪山去以外,绝未在武林中生事,费了二十年的心血,还……伤了两个人的性命,才得到了这一颗……雪魂珠!”

谭月华听出他在讲话之际,语意极是创痛,似乎,那颗雪魂珠,在得到的经过之中,还夹着一件极令他伤心的故事……

但是谭月华却未曾向他询问当时的经过,因为她已想起了另一件事来,茫然地问道:“你费了那么大的心血,才得到了这颗雪魂珠,为什么在一见面间,就肯送了给我?”

玉面神君东方白像是怔了一怔,双目缓缓地移向天上,望着轻浮而过的白云,道:“我也不知……”他只是慢慢地讲了四个字,便突然语锋一变,道:“你既然应我之请,肯去鬼宫救人,我答应给你好处,这雪魂珠便是报酬了。”

谭月华看了他的情形,心中一动,明知他后来所讲的那番话,绝非出自诚意,他所要讲的话,此际藏在心中,未曾讲出来。

少女的心思,何等灵敏,谭月华既想到了那一点,便道:“你肯以武林至宝,雪魂珠赠我,我当真是万万意想不到的!”

谭月华和东方白之间,本来,不但辈份上,差着一辈,而且,一个是早已纵横武林,称雄一世的一代宗匠,一个却还是初出茅庐的少女,两人之间的距离,应该极远,谭月华和东方白讲话的口气,也不应该如此地接近,可是谭月华在一出口间,却又觉得东方白和自己之间的距雠极近?

那种只有对同辈人物可以用的口气,竟然极其自然地冲口而出。

直到讲出了之后,才发觉不对,可是想要改口,却又极难,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只是玩弄衣角。

因为,她在讲那句话时,更想到了就算玉面神君东方白要感谢自己,也决不能一出手,便将万古至宝,武林奇珍雪魂珠交到自己手中。

不要说那雪魂珠,乃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物事,不论中什么奇毒,受什么内伤,只要尚有一口气在,便不难复原。而且,那颗雪魂珠,还化了他整整二十年的心血。

二十年的心血,万古奇珍,武林至宝,他却轻轻易易地交给了自己。

谭月华一想及此处,更是芳心怦怦乱跳,言不发,她虽然低着头,可是却也可以感受到,东方白的限光,正逗留在自己的身上。

谭月华只是凭感觉,彷佛可以觉出,东方白的眼神,绝不威严,相反地,却是那么地温柔,多情,令得她芳心为之缭乱。

过了好半响,她才轻启朱唇,低声地道:“麟弟的伤好了么?”

东方白平静地道:“快好了!”

谭月华这才抬起头来,眼光却又和东方白相遇!谭月华心中,“砰”地一跳,连忙偏过头去,只见吕麟瞑目运功,面色已现红润,体态安详,前后总共才一个时辰工夫,便自判若两人!

谭月华望着吕麟稚气尚未全消的脸颊,想起这两天来,和他出死入生的遭遇,又极其缓慢地偏过头去,望了望东方白的侧面。

一个是入世未深,英俊爽朗的少年,一个却是武林中人闻名丧胆的高手,但却偏偏又生得那样年轻,那样迷人,无端端地闯进了自己的心灵。

谭月华心中叹了几口气,只是呆呆地站着,又过了不多一会,只见吕麟倏地睁开眼来,道:“师博,我内伤已经痊愈了!”

顿了一顿,立即又问道:“师傅,我杀父仇人,究竟是谁?”

玉面神君东方白,却不立即回答,一伸手,将那颗雪魂珠递向谭月华,道:“你先将之收了起来再说?”

谭月华忙道:“这雪魂珠,乃是武林之中,人人觊觎之物,只怕我无福保存!”

玉面神君东方白一笑,道:“我既然已给了你,有福无福,与我何关?”

谭月华听得片刻间,他语意冷峻,又具有无上威仪,不由自主,便伸出手去,将那颗雪魂珠,接了过来。就在她接过雪魂珠之际,手和东方白那一双其白如王的手,碰了一下。

那一碰,谭月华的心中,突然起了一阵,极其异样的感觉,甚至突然间,震了一震,那颗雪魂珠,几乎落到了地上。

那种既震惊,又有一种说不出地,希望再受一次的感觉,谭月华从来也未曾产生过。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20章 认输一阵,少女弄玄虚 下一章:第022章 突现琴魔,武林相劫杀
热门: 天机·第一季:沉睡之城 葛洛根的最后一夜 御手洗洁的问候 京极堂系列04:铁鼠之槛 七宗罪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非人 乱反射 麻衣相士 消失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