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互较内劲,祖师显神功

上一章:第012章 不分皂白,火并铁尖桩 下一章:第014章 雨声浙沥,娇娃临危机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鬼圣盛灵身形一凝,突然仰天“哈哈”大笑,笑声惊心荡魄,分明是已然使出了“邙山鬼笑”功夫,笑声之中,夹着他难听已极的声音,道:“盛某人会怕点苍掌门,此事此间有谁能信?”

鬼圣盛灵讲这两句话的时侯,口气大到了极点。但是众人,却也都知他所说的,乃是实情!因为点苍掌门,虽然是一位武林中人,所不敢轻惹的人物,但鬼圣盛灵,倒也不致于怕他。

当下屈六奇面色一沉,道:“既然不怕,何以急急溜走?”

盛灵冷笑道:“盛某人有要事在身,岂有时间,与你胡混!”

屈六奇一听,不由得再也按捺不住,大喝一声道:“妖鬼往哪里走?”

身形一闪,已然从针桩上面,逸了下来,同时,“铮”地一声,那柄雁翎长剑,也已然出鞘上汤起一溜精光,连人带剑,向鬼圣盛灵胸际剌出。

鬼圣盛灵一见屈六奇来势,如此之猛,只手向后一拂,一股大力,先将鬼宫双使,盛才盛否两人,向后托出了丈许。

然后,身子突然滴溜溜一转,屈六奇剑锋到处,“刷”地在他襟旁擦过。

屈六奇号称“神手剑客”,剑术之佳,自然是不同凡响。

当下一击不中,身子突然打横跨出了一步。

那一步跨出,长剑并没有使出任何招式。

但由于他第一剑,本来是在盛灵身旁擦过的,因此这向横一跨,便成了剑锋打横,向鬼圣盛灵疾削而出之势。

鬼圣盛灵一声怪笑,笑声之难听,令人毛发直竖,屈六奇这样内功的人,陡然之间,也不禁为之一怔,而盛灵已然当胸一掌印到!

屈六奇心知他所练的“阴尸掌”,厉害无比,自己的师姐,西门一娘,便是因为被阴尸掌掌风扫中,乃至毙命的。

因此一见他一掌拍到。心中大是骇然,连忙身子一缩,退出了丈许。

他这里才一退出,只见眼前人影一花,那怪人已然拦在中间,大声道:“无论是谁,皆无例外,要动手的,请上针桩!”

屈六奇沉声道:“盛老鬼,你去不去?”

盛灵冷冷地道:“我尚要赶回鬼宫,去照顾吕公子,谁耐烦与你动手?”

屈六奇“哈哈”一笑,道:“如此,便请这位朋友,在石上刻下‘鬼圣盛灵,不敢应点苍掌门挑战’等字样!”

鬼圣盛灵听了,面色陡地一变。

两眼碧光闪闪,望定了屈六奇,道:“如此说来,阁下是一定要与我见个高下的了?”

屈六奇仰天大笑道:“何消说得!”

盛灵哈哈一笑,突然身形一幌,来到了一株三握粗细的树旁,伸手拍一掌,“叭”地一声,击在树干之上。他那一掌,击了上去,树身一动也未曾动,连树叶也未曾抖动一下。

一时之间,倒有一大半人,不知道他这样,拍了一掌,是何用意。

而鬼圣盛灵,在一掌击出之后,又立即退回身来,道:“阁下只要能照样击上一掌,盛某人便算是甘拜下风!”

屈六奇也心知盛灵在那一掌上,一定是用下了什么玄虚。

但是,一时之间,却又勘察不透他究竟是弄了些什么功夫。

因此,当然也难以贸然答应。

而就在他一个踌躇之间,突然听得众人之中,“啊”,“噢”惊呼之声不绝,屈六奇抬头一看,只见人人都注视着那株树。

屈六奇连忙也转过头去看时,只见那株树的树叶,已纷纷跌落,成了焦黑之色,前后不过小半个时辰,一棵树叶颇是茂盛的大树,竟尔已光秃秃地,一叶不剩,而且嫩枝也已然枯萎!

神手剑客,屈六奇看在眼中,心内不禁大是骇然!要知道,内功深湛的人,若是一掌击向那样的一株大树,将大树的脉络,一齐震断,令这棵树不能再生,而趋枯萎,本是不难。

但难的却是在小半个时辰之内,树叶便自焦枯,纷纷而堕!

可知鬼圣盛灵,在那一掌之中,不但运上了极度深湛的内力,而且,所练的还是毒掌,所以才能够有如此威力!

屈六奇在惊呆之中,只听得鬼圣盛灵,嘿嘿冷笑,道:“阁下若是自度不能,针桩此武一节,暂时也可以不必再提了。反正武夷会后,有的是日子,在下总有一日,可以向阁下领教的!”

一番话,说得屈六奇满面通红!

因为,屈六奇虽然内力深湛,但是却无法像盛灵那样,一掌击出,便立时使一棵大树,由盛而枯,枝叶纷堕!

当下僵在那里,面色显得难看之极。

飞虎吕腾空见了这等情景,心知他当着众人,难以下台。

因此便道:“屈兄,这等下三滥的毒掌功失,我们自然不是其类,他既说有事,不肯应战,来日方长,还怕他走了么?”

屈六奇听得吕腾空出来为自己打圆场,心中好生感激,连忙道:“吕总镖头说得有理,妖鬼你在鬼宫等我便了!”

鬼圣盛灵哈哈笑着,走了下去。

来到山口,又回过头来,道:“在下在鬼宫门日,专候吕总镖头大驾!”

吕腾空因为想念自己儿子的安全,只得和他敷衍了两句。

鬼圣盛灵又道:“吕总镖头,此时,在仙人峰上,约有一大半人,是与在下抱一样目的而来,尚祈吕总镖头记得,令郎在鬼宫之中!”

吕腾空心中不禁莫名其妙,暗忖鬼圣盛灵,不知要以吕麟向自己换些什么?

难道如今在山上的那么多人,竟都是为着问自己要什么东西而来的么?

想至此处,吕腾空又不禁陡地想起一个月以前的事来。

那时候,自己夫妇两人,由南昌到姑苏,一路之上,不知遇到了多少高手,想要沿途截击自己所保的那一只木盒。

而曾经与自己夫妇两人交手的人,此际却也全在仙人峰顶。

难道他们仍然其心不死,要来向自己索取那一只木盒不成?

对于那一只神秘已极的木盒,吕腾空一想起来,便又恨又难过。

就是因为那一只木盒,才使他妻死子离,而闹出这样的大事来。

俱是,吕腾空却始终不明白,那只木盒,究竟关系着什么大事。

只不过他却感到,那只木盒之神秘谪异,实是前所未有,而因之所引起的风波,到了而今这样的阶段上,还只不过是方兴未艾而已。

当下吕腾空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哼”地一声,算是答应。

鬼圣盛灵,“嘻嘻”一笑,便待步下仙人峰去。可是,他才踏下了一级石级,便听得一人,声如洪钟,大声叫道:“鬼圣留步!”

鬼圣盛灵回过头来一看,出声叫唤的乃是华山派的掌火使者!

在峰顶的那么多人中,武功最高,令得鬼圣盛灵忌惮的,并没有多少人。

那个怪人,是第一个,因为他来历不明,更是难以应付。

其余,峨嵋僧门水镜禅师,俗门红鹰龚隆,都是不易对付的人物。

而华山烈火祖师,却也是其中之一。

所以鬼圣盛灵一听得华山派的掌火使者叫唤自己,心中不禁一凛。

当下便略一侧头,对盛才盛否两人,低声道:“你们先赶回鬼宫去等我!”

鬼宫双使答应一声,一个扬起招魂幡,一个摇起哭丧棒,便向山下,疾驰而去。

而鬼圣盛灵,则仍然停在石级之上,道:“贵使者有何见教?”

华山派的掌火使者徐徐地道:“本派祖师,请阁下暂时匆回鬼宫。”

盛灵心知对方是有心挑衅,面色一沉,道:“笑话,在下行动,与贵祖师何干?”

掌火使者仍然是木口木面,声音刻板,道:“鬼圣再等上片刻,自有分晓!”

他一说完,便退了开去,只见华山烈火祖师,缓缓地站了起来,目射异光,踱出两步,来到了一棵树旁,也是轻轻一掌,按了上去。

和刚才鬼圣盛灵一掌拍在树上一样,树身纹丝不动,毫无影响。

鬼圣盛灵一见这等情形,便知道烈火祖师,有心和自己一见高下。

既然他已经出手,自己当然也不能就此溜走。

本来,他的打算,是吕麟既已落到了自己的手中,以吕麟作为要挟,不论自己向吕腾空有什么要求,不怕对方不答应。

而他又知道,吕麟在鬼宫这一件事一经宣布,虽然人人知道,鬼宫步步惊险,实不亚于龙潭虎穴,但是也难保没有人会去闯上一闯,因之自己必须先赶回去主持一切。

等到吕腾空来到,再可以和他详细谈判一切。

所以,他连和屈六奇动手,都有点不愿,因为对方并非普通人物,动起手来,说不定打上一天,也难以分山胜负。

因此,便以“阴尸掌”功夫,运阴寒至极之气,将树震死,出了一个难题,令屈六奇没有了挑战的话可说,他便可以早些离去。

可是偏偏事不如愿,华山烈火祖师,竟然亲自出手,要与他见个高下!

只见烈火祖师一掌按出之后,转眼之间,树叶便已然枯黄。

但是,满树树叶,却又并不堕落。

烈火祖师又向后退了一步,衣袖扬处,“轰”地一股袖风,向树上直拂而出,隔得近一些的人,都感到了一股灼热之气。

那股热气,一拂到了树上,满树的树叶,便纷纷离枝而起。

照理说,烈火祖师这一手,似乎是比不上鬼圣盛灵的厉害。

因为,鬼圣盛灵一掌击出之后,树叶便自动地跌了下来。

但烈火祖师却还要发出一股劲风,将树上叶子扫下枝干来。

因此,朱人心中,都不免窃窃私议,以为列火祖师在武林中声名之响,威名之盛,断然没有理由,一出手反落人下风。

众人正在这样想着,只见半空之中,已然一片树叶也不见了。

只见一蓬一蓬,黄褐色的粉末,在随风飘扬,纷纷下堕。

这一来,众人心中,不由得大是佩服。

敢情烈火祖师,在一掌按住树上之后,不但将树叶尽皆震枯,而且,连叶子上的脉络,也已然一起震碎,所以,一拂之下,树叶离枝而起,才会一齐变成了极细极细的粉末。

这一手,显然又比鬼圣盛灵,来得高明。

因为那一棵树,也有三握粗细,树顶上细枝分布,足有丈许方圆。

而他一掌之力,却令得分布在丈许方圆之内的每一片树叶,皆受了他内力的震荡,而成为粉末,这岂是容易的事?

众人虽然大都并不十分喜欢烈火祖师的为人,但是见他露了这一手功夫,也不禁雷动也似,喝起采来,鬼圣盛灵,心中也不禁佩服,但是他口中却是不肯服输,尖声道:“在下一掌之力,使树叶纷堕,烈火祖师加上了一拂,才令得树叶成粉,也只不过是扯了一个平手而已,不知尚有何指教?”

烈火祖师只是在喉间“哼”地一声,转过头去,望着掌火使者。

他这人,自我尊大,已然到了近于狂妄的地步。自以为辈份崇高,在他眼中看来,山峰上的众人,竟没有一个,配与他讲话的。

因此,与人对答,竟全由掌火使者代传!

当下掌火使者又踏出了一步,道:“本派祖师,尚拟露一手绝顶内功,希望鬼圣,看完了再行离去,也不为迟!”

鬼圣盛灵,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是要自己在他露了一手绝顶武功之后,也照样地做上一遍,等于两人,已在较量武功。

当下盛灵心中暗忖,你华山烈火祖师,武功虽高,好在是文比,我就算输了,总还可以安然脱身,而以鬼宫防守之严,只怕烈火祖师,亲率华山高手,也不见得可以攻入。

然则吕麟仍在自己的手中,只要能在吕腾空身上,得了好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还怕没有踏平华山的日子么?

因此便冷冷地道:“在下倒要一开眼界,领略华山神功!”

烈火祖师又在鼻子眼中,“哼”地一声,身形展动,大红衣袍,迎风招展,宛若一团烈火,在地面上滚动一样。

眨眼之间,已然来到了针桩的旁边。

鬼圣盛灵心中一惊,暗忖他莫非要与自己,真的动手么?

如果真的如此,则他所练的阳火神功,正是自己鬼宫功夫的克星,而且,他的眩神法,何等厉害,只怕一个不好,便难以离开仙人峰。

因此,心中早已打定了主意,只要烈火祖师一出声挑战,便拼着暂时丢脸,立即溜下山去。

但是烈火祖师一来到针桩面前,却并不飞身跃上针桩。

只见他右臂略抬,露出掌心掌背尽皆红润已极的手来,身形掣动,一时之间,只听得“铮铮”之声,不绝于耳。

前后只不过是一眨眼间,烈火祖师己然以极快的身法,在针桩间穿了一遭,而在经过每一根铁棒之际,便伸指向铁棒弹去。

每一根铁棒,经他中指弹过,便弯了下来,尖端陷入石中。

等他退身开来时,那十六恨铁棒,已然不成其为铁棒,而成为两头尽皆钉入石中的马蹄钉!而且十六根铁棒俱都是在中间弯下,高低一模一样,绝无参差不齐之状。

这一手功失,和刚才将树叶震成粉末,又自不同。

刚才,固然他也是伙着内力深湛,但是令得树叶焦枯,却是仗着他所使的“阳火神掌”的威力才能做到。

那就像鬼圣盛灵,令得树叶发黑堕落,是由于“阴尸掌”的掌力一样。

可是如今,他以指头一弹之力,将缅铁棒弹得弯曲不算,兼且令得棒尖,插入石中,这其中,却是并无可供取巧之处。而全然是凭着本身深湛已极的内力,方能够做到。

一时之间,众人叹为观止,也忘了喝采,鬼圣盛灵,也是一呆。

心中暗忖,在电光石火之间,连将一十六根缅铁棒,弹成如此模样,如今在山顶上的众人之中,怕只有那来历不明的怪人,和水镜禅师,还可以有这份纯厚的功力!

自己所练的武功,大多数出自偏邪一途,像这样纯以力胜的武功,却非所长。

正在无言间,掌火使者又道:“本派祖师,已然显露完毕,敬请鬼圣,依样葫芦。”

鬼圣盛灵哈哈一笑,道:“烈火祖师神功惊人,在下佩服之极。但是铁棒已然弯曲,还要请棒主人令之复原!”

那怪人“咭”地一笑,道:“你们两人比武,却拿我铁棒寻晦气!”

一面说,一面从大青石上,跃了下来,一闪便来到了那十六根铁棒面前,手上蒲扇,“拍拍拍拍”,不断向铁棒上打去,片刻之间,铁棒便根根挺立,已然恢复了原状。

只见鬼圣盛灵,立即来到了铁棒旁边,也是伸指,向铁棒上弹去。

只听得“铮铮”之声不绝,片刻之间,已然有十二根铁棒,变成了马蹄形,而尖端也深陷入石中。可是到了第十三根头上,铁棒便只是弯曲,尖端只不过碰到石面,并未陷入。

接下来的三根,则铁棒尖端,离开石面,尚有寸许之多!

一时之间,众人见鬼圣盛灵,虽然功力已显然不如烈火祖师。

但是,他竟能一口气,将十二根铁棒,一起弹成马蹄形,心中也不禁大为惊讶。

只不过众人却不知道,鬼圣盛灵此人,生性聪明之极,在万无可以取巧的情形之下,他却也取了巧,而且还丝毫不露形迹!

原来他一见烈火祖师,露了这一手纯粹绝顶的内力,便知道以自己的功力而论,至多弹得三四根铁棒入石而已!

若是上去献丑,不俱要输给烈火祖师,而且,还给武林中人,看穿底细。

所以,他心中已然打定了一溜了之的主意。

虽然,一溜了之,同样丢人,但总不致于底细全露。

可是,就在他准备溜走之际,脑中突然有如电光般地闪了一闪,已然有了主意。

原来他已然想到,那铁棒,若是在一弯一直之际,则被弯曲的地上,一定会发出高热,而那一部份,也会变得格外软弱。

这种情形,本来是极其普通的物理现象,但是一般人却也不会加以注意,更尤其是在如此眼看要丢人的情形之下。

可是鬼圣盛灵一想到了这一点,便已觉得这一点,可以大加利用。

因为,那原来的弯曲部分,既然因为在一弯一直之间,会发热而变软,也就是说,自己打铁趁热,可以事半而功倍。

固然,也未必一定有把握,可以将十六根铁棒,一齐弹入石中。

但是,输在烈火祖师手下,不算得什么,只要能弹得十根以上,自己的内力,在他人看来,也已然是一流的境界了。

虽然输在烈火祖师手下,但是却可以在众人面前,立下威望!

所以,他才要那怪人,将铁棒弄直,他便立即出手,果然如他所算,竟然一口气,弹弯了十二根之多。

后面四根,一则是内力不继,二则,时间一长,铁棒中部,热度已经减退,变成了无机可趁。

只不过他能以做到这一地步,也确是大出人意料之外了。

当下他向烈火祖师一拱手,道:“在下内力,确不如烈火祖师,实是甘拜下风,就此告退!”

却不料掌火使者却“哈哈”一笑,道:“鬼圣既然服输,本派祖师,却要鬼圣,将吕公子交了出来,要不然,未免有些不方便处!”

鬼圣盛灵一生横行,从来也未曾碰过钉子,一直是占尽上风。

今日,偏是遇上了华山派的烈火祖师,那是六十年前,在他刚出世不久之际,便已然名震大江南北的人物,所以才不得已屈居下风,心中已然是认为生平的奇耻大辱。

如今一听得掌火使者,居然讲出这样的话来,心中不由得勃然大怒。

面色一变,“嘿嘿”冷笑两声,道:“吕公子现下确在鬼宫之中,烈火祖师要人,尽可去取。”

掌火使者却道:“鬼圣是不是答应了?”

鬼圣盛灵向烈火祖师一看,烈火祖师刚好也向他望来。

两人四目交投,鬼圣盛灵,心中突然起了一阵极为奇异的感觉。

他一生所练的功力,如“鬼哭神号”,如“邙山鬼笑”等等,莫不是以迷乱对方的心神为主,岂有不知这片刻之间,已然着了烈火祖师“眩神法”的道儿之理?连忙勉力镇定住心神,转过头去,总算他功力亦非泛泛,才得以无事。

可是他已然心知,要是自己不答应的话,烈火祖师一定会出手,将自己制住,押到北邙山,他也不必深入鬼宫,只消叫自己两个儿子,将吕麟带出,他便大功告成了。

因此,盛灵心中,已然打定了主意,淡然一笑,道:“真是烈火祖师如此看得起时,在下深知,以烈火祖师为人,一定少不了在下的好处,可是这件事情,在下一人,却还作不得主。”

这一下,烈火祖师,竟然自己开了口,但是却只有一个字,道:“谁?”

鬼圣盛灵向那怪人一指,道:“便是这位仁兄!”他向那怪人一指,烈火祖师异光四射的双眼,便已然向那怪人瞧去。

但是鬼圣盛灵,一个“兄”字才出口,却已然身子一缩,一溜黑烟也似,向山下溜去。

因为盛灵究竟也是在武林之中,享有极高名头的一个高手。

而且,他平时行动之际,也是极为讲究排场。试看当日在姑苏城中,他假设韩府,将吕腾空夫妇骗来,又亲自现身之际,是何等气派?

虽然他是邪派中人,但另树一帜,也严然是一代宗师。

所以,以他那样身份的人,实是万无一溜了事的道理。

可是,鬼圣盛灵,为了不吃眼前亏,却一切全都顾不得了。

而且,他此际,虽然失威溜走,可是他刚才却有连弹十二根铁棒之威,也一样令得许多高手,对他不敢轻视。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12章 不分皂白,火并铁尖桩 下一章:第014章 雨声浙沥,娇娃临危机
热门: 菊与刀 七宗罪4:变态杀手 沉睡的森林 鬼咒 蒸发 萍小姐的主意 枯叶博物馆 天花板上的足迹 虫图腾2:危机虫重 追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