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事多诡异,天虎结深仇

上一章:第007章 魔琴怪胸,三剑自相残 下一章:第009章 仙人峰上,邪正起风云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吕麟心中,不由得大喜。只见那书生身形幌动,笔下如雨,点完了他头部的穴道,便继而胸腹四肢,将也全身奇经八脉的穴道,一一点遍。

前后总共才不过半盏茶时,吕麟只觉得苦痛全消,只不过身子仍是软绵绵地没有力道,站不起来,只见那书生已经倏地站定,身上热气蒸腾,汗出加浆,一身衣衫,尽皆湿透。

吕麟心知在那么短的时间之中,那书生斫出的力道,一定惊人,否则也又何至于如此狼狈?

又听得其余众人,齐声喝采,道:“老三,想不到你这一路‘紫毫拂穴’的功夫,竟已到了这等地步!”

又有一人,高声道:“三哥,刚才你这一路‘紫毫拂穴’的功夫之中,已然隐有王右军草书的神韵在内,可喜可贺!”

那书生淡然一笑,道:“与各位弟兄相较,我这些末技,算得什么?”

吕麟听在耳中,还是不知道他们在讲些什么,只见人影一幌,又有一个短小精干,一脸英气的人,自岸上跃上了船来。

一到船上,便来到了吕麟的身旁,道:“小娃子,刚才三哥将你摔了两下,令你全身骨节松散,又露了他轻易不便的一套‘紫毫拂穴’功夫,将你全身穴道,全皆以他本身至柔的内家之力,调匀真气,你如今虽是软弱无力,但是获益已然极多!既然三哥有此豪兴,我也索性助你一助?”

吕麟大喜道:“多谢前辈!”

那人一挥衣袖,“铮”地一声响,自他衣袖之中,跌出一本书来。

那本书并不甚厚,但是却并非纸张订成,而是一片一片,极薄极薄的铁片,晶光耀目,那人将书抓起,“拍拍拍拍”,在吕麟的胸前背后,以极快的手法,一连拍了四下。

四下一过,也自己脸色已然通红,一跃而退,好半晌才缓过气来。

吕麟只觉得他每一下拍了下来,全都有一股极大的大力,一齐压到。

那股大力之强,令得人气鄱透不过来,身上不自由主,生出力道,与那股大力相抗,等到那人退出之后好一会,吕麟才觉得身上一松,立时精神大振,“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浓痰来,身轻体舒,竟然像是比未受伤时,还要好些!

那书生笑道:“四弟,你这一手至阳的真力,也确是令人钦佩!”

吕麟究竟是名家之后,见识颇丰,一听得那书生如此说法,便知道刚才那书生,以毛笔向自已点穴,用的乃是至阴至柔的内家真力。

这种内家真力,贯入自己的体内,自己功力不够,未能将之融入本身真气之中?而那矮个子的接连四拍,用的却是至阳至刚之力,一拍了上来,阴阳互汇,立生妙用,自己获益之大,实难形容!

因此他连忙拜了下去,道:“蒙两位前辈厚赐,晚辈不胜感激之至!”

那两人只是一笑,胖子却放下了朱红葫芦,抹了抹口边的酒,道:“你们听听,也口气之中,像是在说我们五个人小气,没有给也什么好处泥!”

吕麟惶恐道:“晚辈怎敢存此心意?”

那书生笑道:“小娃子,你别理会他,这胖子疯疯癫癫地,理他作甚?”

胖子“哼”地一声,道:“老三,你别卖口乖,这小娃子伤势仍然未愈,等他服下了伤药之后,你看我会不会小气!”

那书生忙推吕麟道:“还不快拜谢!等一会胖子一心痛,就要食言了!”

吕麟心知,只是两人出手助了自己,自己已然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如果其余五人,也一样肯给自己一点好处的话,则在这船上一天,只怕足可抵得三四年苦练之功!连忙行礼说道:“晚辈先心领了!”

胖子“呵呵”大笑,道:“不必多礼,你且回舱中去吧,反正我们七人,既已找了你,少不得给你一点好处的。”

吕麟不敢违扭,便回到了舱中,只听得七人或歌或吟,或奕或卧,或饮或乐,不一会,胖子又端了一碗浓浓的药汁来,予他服下。

吕麟便一人在舱中,盘腿打坐,调匀真气,不知不觉间,已然过了好几个时辰,等到再睁开眼来时,已然是暮色苍茫,湖水全都被夕阳染成了红色,垂杨飘佛,炊烟四起。

吕麟探头向舱外看去,只见竹林七仙,七个人一字排开,坐在岸上。吕麟看他们七人,像是有什么要事模样,也不敢打。

过了一会,只听得胖子,忽然叹了一口气,道:“时间已差不多了!”

语调之中,也是大为忧郁。吕麟听了,心中不禁一奇。因为这七个人,看来个个乐天之极,尤其是那个胖子,笑口常开,如今却何以叹息起来!

因此吕麟更加不敢出声。

只听得过了一会,胖子又道:“各位弟兄,我们七人,二三十年来,也不知遇到过多少强敌,但此次,却连敌人的姓名形貌,都不知道,倒是前所未有之奇,难道竟是昔年败在我们手下的几个大魔头,事隔多年,竟又静极生动了么?”

那书生道:“那四个魔头,败在我们手下之后,一个已死,尚有两个,远遁北海,另一个据说被一垃正派中的高手,禁锢在四川牛肝马肺峡的当中,日汐受江水冲击之苦,只怕不致于出来。如果是他们三人,则多年来,双方武功,各有增长,又何足惧哉?”

那瘦子道:“对于这次的事情,我心中仍然坚持已见。”

胖子道:“你可是说,约我们在虎丘塔中相会之人,并无恶意么?”

瘦子道:“不错,你想,若是地有恶意,当也下帖之际,我们全然不知,他岂不是可以趁机加害?而他竟然不出手,可知并无恶意。”

另一个顶门光秃,背上负着一只老大朱红葫芦的老者道:“有无恶意,不久他来到了,便可知道,我们只顾用心戒备便是了。”

吕麟听了半晌,已然知道竹林七仙,会在虎丘塔中,乃是因为有人约了他们之故,而他们又不知约也们的人,究竟是谁,所以才装成了神像,以防不测,无意之中,救了自已。

如今那人,多半巳然改约也们七人,在湖滨相会,只怕也将要到了吕麟心想,以竹林七仙,在武林中名头之响,又各怀绝技,如今竟也显得如此紧张,可知那下帖约他们的人,在下帖之际,一定也曾露过一手,极是高超的武功,所以才会如此。

吕麟匿在舱中,只见天色越来越黑,峨眉月已然挂起,柳梢的影子,映在湖水之上,显得清幽已极,过了没有多久,突然看见一条黑影,自远而近,疾闪了过来。吕麟一见了那条黑影,心中便是一怔。

因为那身形,他熟悉到了极点。

等那条黑影到了近前,吕麟更是几乎“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果然,那来到的人,正是那个自称姓谭,武功极高的蒙面人!

只见也一到,便在竹林七仙两丈开外处站定,笑道:“七位果是信人,虎丘塔之约,在下竟而失约,事不得已,尚祈原有。”

七人一齐笑了一下,胖子道:“虎丘塔上之约,就算你赶到了,我们也已走了。不知阁下要与我们相见,有何见教?”

那蒙面人忙道:“不敢,不敢,尚祈七位,有以教我?”

竹林七仙一听,面色不禁一沉。

因为武林之中,所谓“赐教”,“见教”等语,全和原意不同,等于是在挑战一样!因此那书生朗声道:“我们七人,在武林之中,也算是小有名声,阁下不知高姓大名,尚祈赐告。”

蒙面人道:“在下姓谭,单名一个升字。”

竹林七仙听了,心中尽皆愕然,暗付自己东闯西荡,南来北往,在武林中过了半生,虽然未能说凡是武林中人,个个相识,但是高手的姓名却是绝无理由不知道的。

看那人刚才来的时侯,一身轻功,已然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当然不会是等闲人物,但是“谭升”两字,却从未听说过!

书生“哼”地一声冷笑,道:“阁下不肯以真姓名示人,也就罢了!”

谭升却是一笑,道:“史朋友错了,刚才所说,确是在下真姓实名,明眼人面前,何必打讹?在下以前,另有外号,真姓名反倒无人知道,但是原来的这个外号,在下已然不想再用,各位也不必多问了!”

竹林七仙心中暗奇,心忖听他的口气,像是以前的名头,极是响亮,颇值得自负一样,他如今又蒙着面,一时之间,想不起他是谁来,只得道:“谭朋友只是独自一人来此么?”

谭升一笑,道:“我此来并非与各位动手,何必要人多?”

胖子道:“然则阁下要与我们相见,只是为了闲话不成?”

谭升的语意,突转庄肃,道:“七位可知武林之中,将有一场极大的风波将生了么?”

拌子“哈哈”一笑,道:“我们七人,早已置身于武林争杀之外,阁下不应不知。”

谭升叹了一口气,道:“事到临头,只怕你们想避也避不过去!如今!南昌天虎吕腾空镖头,已然前赴峨嵋,请峨嵋僧俗两门高手,以及点苍派的高手,前赴福建武夷,寻六指先生,铁铎上人两人的晦气,难道你们也能够袖手旁观么?”

竹林七仙,与武夷六指先生,铁铎上人两人,交情深厚,闻言不禁耸然动容。

但是他们心中,却还不信对方所言,胖子问道:“不知阁下何所据而云然?”

谭升冷笑一声,道:“还有哩!武当三剑,已然死去,武当派中人,一口认定,是天虎吕腾空所害,已然准备挑选派中高手,前去武夷,与吕腾空较量!”

吕麟在舱中听到此处,心中便是一怔。

武当三剑,死的时候,他是曾经亲眼看到的,这件事情,一直难以解释。而事后,一个武当后辈,间及自己的姓名,自己又据实相告,却料不到武当派,竟将这件事,弄到了父亲的帐上!

只听得竹林七仙各自“啊”地一声,想是感到这些武林中极享盛名,各具绝技的派别,若是起了争论,将是一场地翻天覆的大浩劫,是以他们了无牵挂的心中,也不能不急。

谭升冷冷道:“事情还不止此,天虎吕腾空的夫人,先中了鬼圣盛灵的‘阴掌’,又被火凤仙姑一掌,已然丧生,峨嵋点苍两派,岂肯与之干休?事情虽然发生在金鞭韩逊的宅中,但韩逊已死,也就与火凤仙姑,结下了不解深仇。由此,则飞燕门、大极门,也全都牵涉在内了。”

胖子道:“照你说来,便是邪派之中,也已有了牵涉?”

谭升道:“不错,不但是鬼圣盛灵,已然离了北邙山鬼宫,华山烈火祖师,也已因为手下有两个堂主遇害,要离开华山烈火殿了!”

竹林七仙听了,默然不语半晌,胖子道:“不知阁下何以知道这些详情?”

谭升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未去留心打听,自然不知,我不能赴虎丘,便是因为遇到了火凤仙姑,她已然身受重伤,但是还对我讲了不少的话,是以我得知其中的详情。”

那书生接着道:“阁下与我们讲这一番话,莫非以为我们能挽此狂澜么?”

谭升叹了一口气,道:“此事,不是我小觑七位,只怕七位也是无法可施,但是有一个人,却能以将这场巨灾,消弭于无形,只要他自刎谢世,那未争端便不致于再生!”

七人愕然道:“那是什么人?”

谭升道:“便是七泣的好友,武夷仙人峰,六指先生!”

胖子怒道:“事情和六指,又有什么关系?”

谭升冷冷地道:“天虎吕腾空,最近曾经保了一件奇镖的事,你们难道不知!”

胖子道:“我们知道,前几天,还曾有人送信给我们,说吕腾空所保的,乃是和武林中人人有关,得之便可统领武林的一件物事,甚望我们拦途截击云云,但是我们当然不会出手的。”

谭升道:“这就不错了,同样的信,正邪各派,只要在武林中稍为知名的人物,皆曾接到,以致华山、飞燕、太极、鬼圣,乃至泰山万笏谷黑神君,西天目金骷髅,皆曾出手加以截击,便是这一件事,已然使点苍峨嵋两派,与正邪各派之间,结下了难解的深怨。”

那书生面色一沉,道:“难道说,事情竟是六指先生所为么?”

谭升道:“你们所收到的信末,难道没有六指手印为记么?”

七人齐声道:“没有。”

谭升道:“但是其余各人所得,尽皆有六指手印为记,我这尚存有一封,乃是送给多年未曾出世的一个邪魔外道中,顶儿尖儿人物的,我向他要了来,各位请看。”

一面说,一面从怀中摸出了半尺见方的两片青玉来,七人“咦”地一声,道:“我们收到的,也正是一样!”胖子一伸手,便要将玉接了过来,忽然又一缩手,目射异光,道:

“信!它给一个邪魔外道中的顶儿尖儿人物的,敢问如何会到了阁下手中?”

谭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每人心中,总有一件难言之隐,阁下何必动问?”

胖子却勃然变色,道:“找们七人,虽然少理世事,但是对于一些隐居多年不出?但又思蠢动的巨愁大恶,却是不肯放过!”

谭升笑道:“台端过虑了,我并不是台端所说的这一类人。”

胖子这才伸手,将那两块青玉,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上面所刻的字,果如所言,也和他们七人,前数日所收到的,一模一样,但所不同的,却是在文字之下,镌着一个小小的手印。

那手印,在大拇指之旁,另有一个枝指,一共有六个手指!

胖子看了之后,又转手递给了其余的六人,七人全都看毕,半晌默然无语,还是那书生说道:“六指先生,断然不致于这般无聊,我看这其中只怕另有别情。”

谭升道:“史兄说得不错,发此书信之人,以玉为笺,也分明是隐指行事乃是碧玉生之意,而其目的,则是在掀起武林中的一场大乱,自是冒名,但另有一奇事,各位可知?”

七人齐声道:“不知是何奇事?”

谭升道:“这件奇事,却是发生在天虎吕腾空的家中。”

吕麟在船舱之中,一直在听着竹林七仙与谭升的对话。

当他听到谭升说,母亲西门一娘,已然在金鞭韩逊家中,死在火凤仙姑之下,而仇人之中,还有鬼圣盛灵在内,已然是五内如焚,恨不得大呼大叫,以胸中闷怒之气。

但是他却终于竭力忍住,并不出声。

因为他知道这事情绝不简单,若是自己一出声,只怕谭升和竹林七仙,便不再讲下去,而自己也不能知道其中详情了。

他紧紧地咬着嘴唇,双眼泪如泉涌,一直听了下去,此际,听得谭升说有一件奇事,发生在自己家中,心内也是大奇。

谭升道:“我知道西门一娘一死,天虎吕腾空,一定不肯干休,会星夜赶赴点苍峨嵋,纠集高手,为他妻子报仇,是以连忙去追赶他,果然被我追上,交谈之下,吕腾空报仇之意已决,为妻为子,他声言宁愿拼了老命不要,也要动手?”

胖子讶道:“为妻为子?未闻得吕腾空有两个儿子啊!”

谭升面罩之内双眼神光闪闪,道:“林兄此言何意。”

胖子一笑,神情甚是狡狯,道:“你且说下去,我只不过是随便一问而已。”

谭升道:“那件奇事,也是吕腾空亲口告诉我的,他说,他在离家之前,在他家的一个秘制石库之中,发现了一具无头童虽然无头,但是衣着手饰,却是他的儿子吕麟!我与他说起吕麟尚在人间,他却一百个不信!”

吕麟听到此处,又是一怔,暗忖自己好端端的在此,死的是谁?父亲又为何不信自己未死?

竹林七仙,也知道吕麟好端端地在船上,因此七人相视一笑,神情之间,显露不信谭升所言,却不知,谭升所讲,竟是事实。

谭升顿了一顿,道:“而在那秘制石库之外,却留下了一个手印!”

胖子道:“是六个手指的。”

谭升点头道:“不错,是六个手指的。由此可知,六指先生的确和此事有关,武林各大派之间的争论,实在都是由他挑拨而起,若是他肯在各派高手,赶上武夷仙人峰后,当众道出一切,方可消弭这一场腥风血雨!”

竹林七仙,听到此处,不由得一齐哈哈大笑起来,胖子道:“谭朋友可是知道我们和六指先生交情深厚,是以要我们去劝六指先生,自刎谢世么?”

谭升道:“这只是我此行的目的之一。”

那书生道:“我知道了,阁下是劝我们,若是六指先生不肯认罪,则阁下必然要出手制裁,然则竟是来警告我们,不可干预来了?”

谭升忙道:“岂敢岂敢!”

他虽然连说了两声“岂敢”,但是口气之中,分明是被那书生猜中了他的心意!

竹林七仙七人,生性俱皆颇是狂傲,面色一沉,胖子已然老实不客气出声叱道:“谭朋友,你一派胡一言,不必多说了!”

谭升讶道:“林兄何出此言?”

那书生“呸”地一声,道:“谁与你称兄道弟?你究竟是谁?”

他这一个“谁”字才出口,身子仍然是端坐不动,手臂倏地扬起,紫毫笔已然向谭升的胸际,疾点而出!

此际,双方的距离极近,那书生出手又极快,眼看笔毫已然将要点到谭升胸际的“中府穴”,谭升的身子,本来也坐在地上,此际却平空向旁,移开了半尺,“刷”地一声,刚好点空。

那书生“哈哈”笑道:“身手果然不凡!”身子也是平空向前移出了尺许,接着笔尖乱颤,“紫毫拂穴”,片刻之间,连点谭升七个穴道。

只见谭升顺手在地上拾起一条枯枝来,手法迅疾无伦,也是连颤七颤,每一颤,又恰好将那书生的一点,化了开去。

那书生的这一招,唤着“七星伴月”,一招之中,连点人七个穴道,招数精奥,到了极点,但是谭升顺手点来,却能将他那一招“七星伴月”中的七个变化,一一化解。

那书生心中暗暗吃惊,招势一老,立即收笔,但是他这数笔虽快,却总是慢了一步,谭升手中的树枝,又轻轻地一抖,“拍”地一声,敲在那书生的笔之上,将那枝紫毫笔敲得向下一沉,跟着那书生的收笔之势,在地上划出了深深的一道痕迹来。

两人动手,总共才只一招,而且,全都坐在地上不动。

一个手持毛笔,一个手持枯枝,声势也毫不惊人,但是会家眼中,看来却是惊心动魄。

那书生的一招“七星伴月”,已然如此精奥,但是终于还输给了谭升一筹。不禁脸上一红,道:“阁下武学,果然精湛,在下拜服之极!”

要知道那个书生,号称“神笔”,提起“神笔史聚”四字,武林中无人不知。

他那一管毛笔,确是普通的紫毫,但是他以至阴至柔的劲力,对方若是功力不逮,一被笔尖拂中,也是难以幸免。

而且,他近十年来,专从古时书法名家的笔法之中,去领悟用笔之道,诸如颜鲁公之钝厚,宋徽宗之瘦斜,王右军之飞草,赵孟之灵秀,皆已极有心得,“紫毫拂穴”功夫,也已然出神入化。再加上他为人又极是自负,要从也口中,讲出这样一句话来,是极不容易的事。

但是神笔史聚,心中虽然对谭升一无好感,但是这句话,却是衷心而发。

因为他和谭升,一动上了手,只是一招之间,便落了下风,可知对方的武功,高出他许多,不然又何致于如此?

当下谭升只是“哼”地一笑,道:“不知众位何以认为谭某人是一派胡言?”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07章 魔琴怪胸,三剑自相残 下一章:第009章 仙人峰上,邪正起风云
热门: 秘境3:迷失的绝世秘藏 茅山后裔之不死传说 鬼校凶灵 布谷鸟的呼唤 流星蝴蝶剑 神州奇侠别传:唐方一战 山海秘藏 死亡笔记 狂探 吉祥纹莲花楼·玄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