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荆棘满途,客邸逢二鬼

上一章:第001章 扑朔迷离,镖局来怪客 下一章:第003章 鹬蚌相争,逃脱绊羁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武林之中,师傅拣徒弟,徒弟择良师,原是很普通的事情。

而且,就算父母均是武功极高的人物,儿女再另拜高人为师,也是毫不足奇。以六指先生的武功名望而论,也绝不会辱没了吕腾空和西门一娘,更不会教坏了吕麟。若是也们未曾发现石库之中的那具无头童,和大石上的那只手印,这时候,可能下马,欣然相见。

但如今既然事实如此,也们两人,心中立即想到:是了,我与他们,本就无怨无仇,而麟儿当然更不会惹下这样的强敌:必是他们要强收麟儿为徒,但麟儿却不肯答应,是以他们才杀以愤。

吕腾空只是想到这一层为止,而西门一娘,却想得更深了一层,暗忖也们如今还要这样说法,分明是想探明自已可曾发现麟儿的体,自己正好藉此将他们稳住,以待有必胜把幄之际,向也们算一算旧账,阴恻恻一笑,道:“六指先生肯抬举小儿,实是感激不尽,愚夫妇只怕小儿愚顽,不堪造就!”

六指先生哈哈笑道:“吕夫人何必客气?”

西门一娘道:“只是此刻,我们有要事在身,需到苏州一行。不日将回,定将小儿带到武夷仙人峰来,请先生上人,以及其他朋友,在仙人峰上相侯如何?”

六指先生略一沈吟,道:“也好,那我们告辞了!”重又低头弄琴,蹄声得得,铁铎先生大踏步地跟在旁边,不一会,便穿过大路,隐没在林中。

西门一娘等他们走得看不见了,才狠狠地说道:“一个月之后,叫你们全皆死无葬身之地!”

吕腾空道:“夫人,看他们情形,似是全然不知情一样!”

西门一娘厉声道:“分明是他们下的毒手,焉有不知情之理?他们假装如此,当然是另有目的,不过我们不知道而已!”

吕腾空想说,六指先生为人,自己不知,但是那铁铎上人,却是有名的直性汉子,只怕不会假装。但是他却知道这句话一说出来,一定被妻子厉声斥回,所以便没有说出来。

当下两人匆匆用了些乾粮,又向前赶路,到天色傍晚时分,已然可以看见前面,是一个大镇,炊烟,两人刚待放慢马儿,免得启人疑端,又生枝节,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一阵“嘿嘿”的冷笑之声,回头一看,三个瘦子,足不点地,正展开轻功,向前飞驰而来,一幌眼间,已然越过了马头,而且还回头向西门一娘和吕腾空两人,望了一眼。

那三个瘦子的来势极快,显见在轻功上有着极为不凡的造谐,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在刚才回头看去之际,已然对他们加以注意。

此时,那三人回头向他们一望,双方打了一个照面,西门一娘和吕腾空两人,只见那三个瘦子,目光瞿烁,一面回头,一面脚下并不止步,“刷刷刷”地向前面窜出。

一幌眼间,便自隐没在前面的车马之中不见。

西门一娘嘿嘿冷笑,正待向吕腾空说话,忽然间却又听得身后一人高声叫道:“借光!借光!”

此处,已将临近那个大镇,道路甚是宽阔,虽然路上行人甚多,但是若要越向前去,却是不必要人让路。西门一娘听得那声音就起自自己身后,心中不禁又有气,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臃肿不堪的大胖子,肩上挑着一担石担子,像是一只肥鸭也似,一摇三摆地走着,两旁空着那么大的地方他不走,却紧紧跟在马屁股的后面,满身肥肉颤动,曰中大叫“借光”。

西门一娘见多识广,一看那大胖子肩上所挑的石担,少说也有四百余斤份量,心中已知那胖子不是普通人,而且看这情形,也像是故意在和自己捣蛋一样!

西门一娘早已知道,此次送那只木盒到苏州府去,路上一定会遇得到不少高手。

本来,她和吕腾空一起上程的目的,便是要和丈夫一起,会一会那些高手。

可是,在启程之前,却突然发生了石库中的那一件事,所以她心中已是一心一意,只求快快将那木盒送到,去寻六指先生,铁铎上人等报仇雪恨,当时欲与劫镖高手,一较高下的雄心,早已消失。

因此她虽然看出了那胖子像是有意生事,也不与之多作计较。

一拉马,向外避开了三尺,那胖子也老实不客气,挑着担子,就在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之间,大踏步走过,在走过两人身边时,还不断左右回头,向两打量,西门一娘向吕腾空使了一个眠色,令他沉住了气,别动声色,吕腾空也冷冷地向那胖子打量了几眠,忽然见那胖子的后颈,生着一个其色通红,约有拳头大小的肉瘤。心中猛地想起一个人来,不由得一怔。

就在此际,那胖子突然加快脚步,别看他身形臃肿,而且还挑着那么重的一个重担,可是一加快脚步,身形却是快疾异常!

“飕飕飕”地,不一会就越过了许多车马,迳投那镇去了。

吕腾空一提马,重又和西门一娘并辔而行,道:“夫人,这胖子可是传说中的太极门掌门,胖仙徐留本!”西门一娘点了点头,道:“不错,刚才过去的那三个瘦子,则像是泰山三邪,你不见他们腰际,全都系着一件奇形怪状的兵刃么?”

吕腾空猛地省起,道:“不错,那正是泰山黑神君所传的三才翻。”

西门一娘浓眉紧锁,道:“这事情确实是奇怪已极,泰山三邪,在山东河北一带,仗着乃师黑神君之势,无恶不作,连黑道上人见了他们,也觉头痛,来觊觎那只木盒,想要半途劫镖,尚有话可说,那太极门掌门,人却极是正派,为何也想动我们的脑筋?”

吕腾空怒笑道:“由得他们去,等到他们费尽心机,就算我们不敌,但他们得到的只是一只空木盒,又有什么用处?”

西门一娘也刚好想到了这一点,但是她心思究竟比吕腾空精细得多,低声道:“你别讲得那么大声,那只木盒,我们今晚仍要细细研看,说不定其中另有夹层,藏着非同小可的物事,要不然,那齐福怎肯给那么大的代价?徐留本和泰山三邪,正邪殊途,又怎么一起会注意起我们的行踪来呢!”

正说着,忽然又听得身后,传来了一阵号啕大哭之声。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本身功力精湛,若是他们要开宗立派,也已然可以算得上是一代宗匠,可是那阵号哭之声,一传进耳中,两人在刹时之间,竟然感到心神旌摇,一阵惊恐!

赶紧定了定神,回头看时,只见身后两个披麻带孝的孝子,一个手中,提着哭丧棒,一个提着一面招魂幡,项间还各挂着两串纸钱,随风飘荡,七歪八跌,号哭而至,那两人不但一身打扮,托异之极,而且面色青白,不类生人。

引得路上所有人,全都向他们看去,但地们却若无其事,仍然是号哭不已,跌跌撞撞,冲来冲去,也不顾路上车马正多,一时之,惊得马嘶车避顿时乱了起来,西门一娘面带冷笑,仍转过头去,不加理会。

而那两人,横冲直撞,突然间,撞向一匹大黑马近处,那大黑马吃惊,“居吕吕”,一声长嘶,人立起来,差点儿没将马上一个镖师模样的大汉,掀下马背来。那大汉大怒道:

“混帐王八羔子,你们家里,死了老子,也不该这样横冲直撞啊!”

那两个孝子一起抬起头来,他们不但号哭的声音,难听之极,连讲话的声音,也是破锣也似,带着哭音,令人一听便不舒服,齐声说道:“我们家死了老子,撞着了你,莫怪!莫怪!”

一面说,一面又向前闯了过去,步法虽然歪斜,但是看来却极有章法,一幌眼间,便已然越过了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

越过之时,回头向两人一笑,那模样更是难看之极,一笑之后,又向前冲去。

西门一娘暗骂道:“好哇,什么样的妖孽,都出现了!”

正在想着,突然听得身后一声马嘶,一下惨呼,连忙回头看时,只见后面已然大乱,原来那匹大黑马,口吐白沫,已然倒地不起。

而马上那镖客模样的大汉,也已然在地上乱滚,口中“荷荷”有声,不一会,便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不动,面色铁青,分明已然死去!

西门一娘和吕腾空两人,久历江湖,本来一听那号哭之声,和那两人的装束打扮,已然知道那两人的来历,早已知道那出口便骂两人的大汉,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可是却也未曾料到,事情发作得如此之快,再向那大汉的脸上一望,两人不由得一齐一怔!

原来那大汉死后,脸上变形,不但像是苦痛之极,而且像是恐怖已极!

他们两人,同时想起秦镖头死前的情形来,正与之相仿,是以才同时怔了一怔。

再回头去看那两个“孝子”打扮的人时,却已然不见了踪影。

吕腾空低声道:“夫人,既然北邙山鬼圣盛灵,差了他两个宝见儿子出来,只怕鬼圣本人,也会接踵而至!”西门一娘点了点头,道:“泰山三邪,黑神君,太极门胖仙徐留本,北邙山鬼圣盛灵,和他两个儿子,才走出不到二百里,已然有这么多的正邪高手,跟上了我们,只怕还有好戏瞧哩!”

吕腾空想了一想,道:“看他们的情形,像是料定了我们今晚必然在那小镇上投宿,我们何不绕路过去,连夜赶路,叫他们扑一个空?”

西门一娘的脾气,本来最不服人,但此际她心目之中,一心一意只想代子报仇,却没有心思和那些人相斗,因此道:“好主意!”

将近来到镇口,两人一提马,便向岔路上走去,越过了那镇市,一夜之间,赶出了一百余里,到第二天早上,人还不要紧,胯下坐骑,却已然疲乏不堪,这一夜间,他们已然绕过了鄱阳湖,来到了安徽地界,吕腾空创立飞虎镖局,自己也在江湖上奔驰了二三十年,天南地北,尽皆到过。知。再向前去几里,便是祁门镇。

那祁门镇虽然不算太大,但是盛产红茶,却是天下知名,而且客商极多。

夫妻两人一商议,决定以昼作夜,就在这祁门镇上,休息一天。

快马跑进了镇,才一进镇口,便见两个店小二打扮的人,手中提着灯笼,灯笼中的蜡烛,虽已吹熄,但是一看便可以看出,那两个店小二神色疲倦,已然是等了整整一晚。

那两个店小二一见吕腾空和西门一娘跑了进来,便迎上去,道:“两位可是吕大爷,吕夫人!”

吕腾空一怔,道:“不错,你怎么知道?”

那两个店小二满面堆下笑来,道:“吕大爷英姿过人,一看便知,我们奉命,等了你老一夜哩,小店特地为目大爷辟出了两间上房,请吕大爷去歇息!”

吕腾空心中奇怪,西门一娘已然厉声道:“是谁吩咐你们,咱们要到此地来的?”

店小二嘻嘻笑道:“那位大爷吩咐小的,绝不可说,小的说,你老要是不肯说,吕大爷和吕夫人要是不肯来小店住呢?那位大爷说,不怕的,吕大爷和吕夫人,英雄盖世,难道还真会胆小害怕不成?两位请吧,小店已一切都准备好了!”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对望一眼,知道如果跟着这个店小二去,只怕又要生出不少事来。可是,那不愿透露姓名的人,既然已经说下了这种话,不去岂不是贻笑天下好汉!

想来在闹市之中,青天白日,也不会有什么事发生,便点头道:“你带路吧!”

那两个店小二兴冲冲地牵了马:向前走去。其时天刚亮,街道中还甚是冷清,走过了大街,一个转弯,便见老大一家客店,店小二道:“这便是小店了!”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下了马,直向店堂中走去,店中又有人迎了出来,竟然人人皆知他们两人的来历,走过了店堂,便是一个大天井,店小二引他们到向南的两间上房前,打开了房门,道:“两位请进,要什么,尽管吩咐,那位大爷,已全都付了银子了!”

吕腾空哼地一声,一挥手,道:“没事了,不呼唤不准乱闯!”

一面说,一面便进了屋子,将门闩上,举目一看,那两间上房,陈设得居然极是雅致,靠东是一张大床,正中放着一张紫檀木的椅子,椅面镶着大理石,几椅全是紫檀木所制。

吕腾空一进房中,便团团检查了一遍,西门一娘则“刷”地一声,自窗口穿出,四面巡视,并未发现任何异状,两人心中纳闷,猜不出那是什么人,又猜不透那人有什么用意。

一齐在桌旁坐了下来,吕腾空从怀中摸出了那只木盒,西门一娘再次将盒上封条揭开,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又以指相叩,看有无夹层。

两个人足足摆弄了小半个时辰,看来看去,那实在是极普通的一只木盒,里面可以说一点花巧也没有!但如果一点花巧也没有的话,何以自己一上路,便有那么多人跟踪而至?

两人越想越迷糊,重又将盒子收起,正待吩咐伙计开饭,忽然听得有人叩门,道:“吕大爷,饭菜来了!”两人对望一眼,暗忖那人好不周到哇!便道:“只管进来!”

只见掌柜的带着两个伙计,抬了不少菜肴进来,极是丰盛。一一放在桌上,但是却放了三副杯筷。西门一娘道:“还有一人是谁?”

店小二道:“便是命小的招呼两位的那位大爷,他不时就到。”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心中更是纳罕,又怕菜肴中有毒,却是不敢下箸。

店小二等刚退出不久,便听得门外有人道:“吕总镖头,吕夫人,小可端木红拜见!”

“呀”地一声,房门无风自开,一人一揖倒地。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因那人行事诡异,心中存着敌意,也不还礼,冷冷地道:“朋友不必多礼。”

那人抬起头来,两人一看,不禁一怔,原来那人年纪极轻,至多十六七岁,书生打扮,一袭青袍,上面绣出枝枝青竹,衬着他银盘也似的一张脸,长眉星目,直鼻朱唇,更是俊美潇酒,已到极点!

两人一见对方竟是这样一表人材的一个少年书生,心中的瞰意,已然去了好些,西门一娘的声音,也放软了许多,道:“尊驾引我们来此,究竟有同贵干,尚祈明言!”

那自称“端木红”的少年书生,突然脸上一红,道:“两位前辈,想必心中暗责在下行事有欠光明,但在下也是事不得已,两位请谅!”

说着,走近桌来,提起酒壶,便在两人面前,斟了一杯酒。

但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却按杯不饮。那少年书生一笑,道:“在下端木红,虽然此次行事诡异,但是却不致于在酒中下毒,暗害于人,两位放心好了!”接着,自己也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可是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仍是不饮,吕腾空道:“何必废话,你有何所求,尽可直言!”

端木红放下杯来,长叹一声,才徐徐道:“两位此次亲自出马,可是保了一件极为重要的物事!”吕腾空冷冷地道:“不错。”

端木红道:“然则在下便是为这件物事而来的了!”

吕腾空正要发作,西门一娘却心中一动道:“那你所要的,是什么东西,总该知道?”

端木红道:“当然,但两位既然不知,我却也不便说出,两位当信我此来,纯是好意,两位将所保的物事,交了给我,自去行事,便有好处。”

西门一娘本想探出他的口风,要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如今听得他不肯说,心中已不免有气,道:“我们倒是绝无问题,只是有三个伙伴,却不肯答应。”

端木红哈哈一笑,道:“不肯答应的,可是吕夫人的两柄长剑,和吕总镖头的一柄紫金刀么?在下也早有准备!”

说完,一撩衣襟,银光一闪,自怀中取出一团物事来,放在桌上。

西门一娘定睛一看,那一团物事,银光闪闪,竟是一条细如手指,看来长可六尺,四面皆有锋,一节一节套成的九节鞭。

吕腾空一见端木红取出了兵刃,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小兄弟,你想要劫镖么?”

端木红道:“两位不肯见赐,在下自然只好动手劫镖了!”

无论从他的年纪,言语来看,都像是一个初出茅芦的雏儿。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既然在武林之中,享有这样的声誉,怎肯与这样的一个乳臭未乾的少年动手?当下不觉得好气,反觉可笑,道:“小兄弟,你若是存心劫镖,不妨快马驰回,和父兄师长一齐来,我们定在前面等你,如今请去吧!”

端木缸面上略红,道:“吕总镖头可是说我不屑一战么?”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尽皆哈哈大笑,以笑声代替了回答。

怎知笑声未毕,忽然店堂中传来了号啕大哭之声,端木红神色一变,站了起来,将银鞭抓在手中,门口人影一幌,那两个披麻带孝的“孝子”,鬼圣盛灵之子,人称北邙山双鬼,勾魂使盛才,索命使盛否,已然站在房门口!

端木红面现怒色,喝道:“你们两人,前来作甚?”

盛才语带哭音,道:“见者有分!”

端木红怒道:“点子是我先见,你们却要分肥,竟准备不顾江湖道义么?”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听得他们两方对答,竟将自己两人,当作可以手到擒来的羊牯一样看待不由得啼笑皆非,心想北邙山鬼圣盛灵,本身功力,固然也已可列入一流高手,但是却绝不会有自己那样深厚,倒是他炼的几种诡异已极的邪派功夫,和那几件暗器,甚是厉害,但自己也未必会怕他。

那少年书生端木红,虽然来历不明,但就算他一出娘胎,便已练功,也不过十五六年功力,又何足道哉?因此两人只觉好笑,站了起来,后退丈许,坐了下来,看他们如何动手。

只听得索命使盛否怪声道:“你才是不顾江湖道义,见者有分,你懂不懂?”

端木红叱道:“分你个……”

只讲了三个字,便自脸上一红,讲不下去。

吕腾空乃是老江湖,一见这情形,便呆了一呆,心想端木红分明是想讲“分你个屁”,但是那个“屁”字,却讲不出口,接着又面飞红霞,难道他竟是个女子,乔扮男人?

盛氏双鬼“嘿嘿”冷笑,道:“你若是不肯分,也不打紧,由我们独吞便了!”

话才说完,便放声大哭起来!此时,房中喧闹,早已将客店中人惊动,店小二等,赶紧来房中看视情形,但尚未奔到门口,盛才手中招魂幡向后疾拂而出,三四个伙计,已然一齐惨叫跌倒!其余人看出事情不妙,哪里还敢前来!

他们两人放声一哭,连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也感到、心神不宁。

两人俱知那号哭之声,正是一门极为厉害的邪派功夫,和“呼神摄魂”等功夫,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两人功力还不是太深,若是给鬼圣盛灵亲自使来,只怕还要厉害,便略为镇定心神。

只见端木红眉头略皱,道:“你们这些鬼伎俩,想在我面前占便宜,岂不是做梦?”

盛才一面发出极是难听的声音,号哭不已,一面手舞足蹈,手中招魂幡也连连挥动,那招魂幡长可四尺,宽有尺许,看来像是粗麻组成,上面绘满了奇形怪状,令人作呕的鬼怪,可是挥动之间,却又了无声息,但是阵阵大力,已然袭出,桌椅纷纷破裂,滚向一旁,端木红的衣衫,也如被狂风所拂一样,瓢动不已,那盛才东歪西倒,并不向端木红直接进攻,好一会工夫,才大声哭道:“拿命来!”

手中招魂幡一举一沉,向端木红当头压到,同时,盛否也怪声和道:“拿命来啊!”手中哭丧棒抖起一片灰色光影,向端木红胁下“气户穴”直搠而出。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01章 扑朔迷离,镖局来怪客 下一章:第003章 鹬蚌相争,逃脱绊羁
热门: 乡村艳医 异域密码之日本异闻录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舞阳风云录 沧海2·东岛西城(2017新版) 风雪追击 和氏璧 厂公 黑暗诱惑 棚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