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雾傀儡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世界暗面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鬼蛇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因为和敖雨泽的血脉共鸣激发体内的血脉带来的强大感开始衰退,我感觉到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力量一样变得虚弱起来。

之前也使用了好几次敖雨泽注射的红色药剂,我明白这种药剂本身不能带给人力量,它所起到的作用是激发人的生命潜力,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来。

如果是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这种生命潜力被激发带来的后遗症,很有可能使用一次就成为植物人甚至直接因生命潜力被耗尽而死亡。这也是这种红色药剂最大的弊端。

我之前之所以没事,是因为体内特殊的血脉。可即便是我自己注射药剂,也不曾有现在这种虚弱到极点的感觉。

现在仅仅是被敖雨泽的血脉共鸣所激发了部分血脉力量,就让我显现出比之前还严重的后遗症,看来在梓潼地下石窟的时候,我身上的血脉力量至少被那个诡异的法阵抽走了三分之二。

这让我多少有些患得患失。之前血脉的力量全部存在时,我的血对虫子有致命的吸引力,同时能够看到来自意识世界的投影。

当时我曾无数次渴望自己变得像个普通人,可现在当这股力量失去了大半的时候,却反而感觉到遗憾了。不过幸好,血脉的力量是为了救敖雨泽失去了大半,和敖雨泽比起来,这点力量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和詹姆斯以及阿华等人重新会合后,我们决定在浓雾散去之前,暂时不四处乱闯。毕竟现在的浓雾和我们刚进入石门关时已经有了极大的不同,会让我们随时进入虚实之间的交界。

可惜的是,这样的念头才刚刚升起不久,在雾气当中,又有无数对红色的“小灯笼”升起。

这些红色的“小灯笼”两个一组,离地大概一米五,很明显是属于某种动物的眼睛。

“不会是狼吧?一米五高的狼?那不是比狮子老虎还厉害……”阿木章依身子微微一颤,说道。

我冷哼一声说:“就算这里已经不是现实世界,有些基本的规则不太一样,可是正常的动物依然来自于这里的意识体的记忆深处,不会有大的改变。如果出现狼群的话,至少有狼嗥和腥臊味传来,可现在什么都没有,这种安静更像是某种具有智慧的生物……”

我自然怀疑这些红色的眼睛是来自于戈基人。尤其是这高度,和普通的戈基人极为相像,只是和先前遇到的融合了蛇类特征的变异戈基人有所区别,那是两米多高的庞然大物。

不过说起来,我在激发血脉后,居然能够战胜三个变异的戈基人,这连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这种变异的戈基人,战斗力仅次于我们在五神地宫中第一次遭遇的巴蛇神复制体。平时来一个都要头疼,居然能以一挑三,还是在血脉力量被削弱的前提下,这中间肯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虽然说它们很可能是雾气深处的意识世界所驱使来送死的,但是基本的实力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只是没有先前猎杀孙恒的灵动,而是有些呆滞。这明显是被控制的特征,那么现在遇到的这些红色眼睛的戈基人,是否也是受到控制的?

仅仅半分钟后,这个答案就揭晓了。随着红色光点的接近,我们这才发现,这次来的不是什么戈基人,而是一群目光为红色、神情呆滞的人类。

这些人身上的衣服,似乎都存在于不同年代。最久远的差不多是民国时期的。最近的,我甚至看到了前几年才出的名牌登山服款式,明显是几年前失陷在黑竹沟中的探险者。

最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我们在里面看到了死去的孙恒。我们明明已经埋葬了血肉模糊的他,可现在他却一副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

这些人除了眼睛是红色且朝外极度鼓出这个共同点,还有一个诡异的地方,就是所有人的脸上,都保持着神秘而祥和的微笑,就像正沉浸在美梦中一般。

“这些人的自我意识估计已经沉入识海最深处,以为自己正在天堂一样的地方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是身躯却被控制……换句话说,他们早就没有真正实体的身躯了。这些躯壳只是在雾气处于虚实交界的时候被重塑,即便我们能杀死他们,他们也能不停重生。而即便我们不杀他们,雾气散后,这具躯壳还是有可能自然消散,然后等待下一次雾起的时间。”敖雨泽看着缓慢围过来的人群,有些头大地说。

我点点头,这个状况我也看出来了。黑竹沟的浓雾最神秘的地方,就是能够模糊两个世界的界限,然后吞吃掉死在雾气中的智慧生命的意识来壮大自己。

我甚至能够想象,或许当地的官方也多多少少知道这一点,因此才放出各种关于黑竹沟的危险传言,阻止探险者靠近。

“但如果不反抗的话,被他们杀死,或许我们也会和他们一样,成为雾气的傀儡,意识被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渴望所迷惑,永远陷入沉沦……”我苦笑着说。

“雾气的傀儡,说得很形象。这些人被雾气控制,甚至在雾气中死亡之后都能很快重新凝聚复活,的确就像是雾傀儡一样。”敖雨泽低声说。

“这些都是死去后灵魂无法安息的可怜人,连上帝都不会原谅他们……不过,我们的任务是送他们去见上帝。”施密特突然说道。

猛哥已经摸着脑袋醒了过来,刚好听见他说这句话,不由得摸着后脑勺说:“施密特,我记得你连枪都拿不稳,就不要逞能了吧……”

阿华看了猛哥一眼,发现他眼中的血色已经完全退却了,只留下了细小的血痕,看上去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了。

刚才猛哥的情形,很可能是被雾气侵入脑子,然后引发他心中的戾气和幻象。如果不是阿华见机得快,可能猛哥就会陷入疯狂当中,甚至把我们当成幻想中的敌人。

周围围过来的人,见猛哥醒过来,也稍微轻松了一点。毕竟如果阿华要照顾他的话,我们一下就失去了两个还算强大的战斗力。

尤其是阿木章依,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进入石门关之后,似乎一直在害怕着什么,可偏偏没有离开队伍的意思。

而且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她是男的,直到不久前才知道,原来阿木章依竟然是女人。

“不,不能杀死他们。”阿木章依突然低声说。

“为什么?是因为里面有你认识的人?”敖雨泽问。

“不是,是因为他们被杀死后,杀死他们的人也会受到诅咒,最后会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用你们的话说就是,变成雾气的傀儡。”

“这么说来,你是知道这里面雾气的古怪了?”我问道。

“不……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阿木章依慌忙说。

“她在撒谎,我早就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已经受到了雾气中隐藏力量的侵蚀,内心的恐惧早已经被勾起。”敖雨泽淡淡地说。

怪不得阿木章依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十分胆小,就算她身为女人,也不至于害怕成这个样子。如果真如敖雨泽所说,阿木章依是受到了雾气的影响,那么就说得过去了。

“你们知道什么?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附近,比任何人都知道这里吃人的怪雾的可怕。黑竹沟不是你们这些外来人探险的地方,是禁地,是只会带来死亡和恐惧的禁地……”阿木章依突然失态地吼道,最后竟然朝缓慢围过来的人群冲了过去。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直表现得很是胆小的向导,不知是哪里来的巨大勇气,竟然主动迎着这么多不知道生死的雾傀儡冲了过去。

敖雨泽低骂一声,连忙跟上。好在敖雨泽的速度比起阿木章依来要快得多,很快就到了阿木章依的身后。

“停下,笨蛋!”敖雨泽大呼道,伸手去拉阿木章依,却只拉到她的外套。阿木章依冲出去的势头很快,而敖雨泽的力气本来就比普通人大许多——上次重生后更是有倍增的趋势——居然很是尴尬地将阿木章依的衣服撕破了一截,露出白皙的肩头。

但是在看似白皙的肩头上,隐隐有如同蛇类的鳞片生长着。虽然看上去颜色还比较浅,在雾气中也显得十分朦胧,但可以明显看出来并非文身什么的,而是真正从皮肤上生长出来的鳞片。

或许这才是一直以来阿木章依总是如同受伤的小兽一样显得懦弱害怕的原因,她的确已经受到了雾气的侵蚀。不仅仅是意识上,连身体都在发生某种变异,这种变异和蛇类有着莫大的关系。

这让我对这雾气产生的源头,再度疑惑起来。原本我以为这里的雾气,和张九红所说神秘的古神有着关联,可连同先前两个村民一起,在雾气中产生变异的人,都表现出某种蛇类的特征,这就更加显得古怪了。

敖雨泽还是没能拉住阿木章依。她冲入人群,很快就被眼中闪烁着红光的人群淹没。

这些人没有伤害她,更像是来迎接她的。

阿木章依停下后,转过身来,眼中也泛起和这些人几乎一样的红光。

敖雨泽冷哼一声,锋利的开山刀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握在了手上,但是在砍杀了两个接近的雾傀儡之后,却又停住了。

因为她看到其中一个雾傀儡,竟然是我们的一个熟人。

乌蒙,曾陪伴我们前往雷鸣谷的佣兵头目,来自缅甸边境,同样是彝族人。

只是当时敖雨泽被时光之沙封印,我和明智轩等人都失去意识,重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长寿村外的古井下。

那个时候我们都以为,乌蒙肯定是无法逃生,已经死在雷鸣谷当中。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重新遇到这个故人。

而且现在的乌蒙,和周围的人一样,双眼鼓出,眼球中泛着红光,脸上却保持着神秘而温馨的微笑,似乎正沉浸在某个美梦幻象中。

可是他身上的衣衫却破破烂烂,只是身上没有太明显的伤痕,很显然也是复生了无数次。衣服一直保持着最开始进入雾气中的样子,但身上的伤势反而随着雾气中的复活而恢复了。

不过我知道现在怎么都无法唤醒他,就算真的唤醒乌蒙,也不会有任何用处。被雾气吞吃掉意识的人,哪怕运气好没有成为植物人,依然会丧失掉大量的记忆。

一个人之所以是这个人而非其他人,除了本源意识的波动不一样外,最重要的就是他的记忆。人刚出生的时候,大脑和意识都一片空白,随着时间成长,记忆越来越丰富,世界观和人生观逐渐形成,最后形成独特的自我,和其他人从根本上区别开来。

如果说一个人已经失去了全部的记忆,永远没有恢复的可能,那么这个人或许从身体以及基因上说依然是这个人,但是从意识的角度上讲,只需要再过一段时间在新的环境形成新的记忆,那么他无疑已经是属于另一种人格了,和原来的人格有着本质的不同。

所以在一些电视剧中,也会有失去记忆的坏人因为环境不同性情大变成为好人。说起来虽然狗血,也是有一些道理的。

不过我最奇怪的不是乌蒙为什么会成为雾傀儡的一分子,而是他为何会出现在离雷鸣谷上千里之遥的黑竹沟。

“尽管曾经是并肩战斗的同伴,但是,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让他消失吧?”敖雨泽的声音在我脑子中响起。这是在有雾气的情况下,我第一次和她再度有所感应。

“我想乌蒙会理解我们,毕竟曾经的他也是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绝对不愿意看见自己陷入这雾气当中,成为一具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一个雾气的傀儡。”我在脑子里说道。

敖雨泽点了点头,手在开山刀上轻轻一抹,留下一线血痕。

那把开山刀吸收了敖雨泽的血液,如同我之前的血脉一样,有细不可察的金光泛起。接着敖雨泽的开山刀,猛地劈斩在乌蒙的心脏位置,用力之大,几乎将乌蒙的胸膛劈成两段。

我的心禁不住抖了一下。幸好出手的人是敖雨泽,如果换了我的话,恐怕没有这样的决断,能眼睛都不眨地砍向一个认识的故人。

乌蒙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和其他人被砍中后迅速地衰败腐朽不同,乌蒙的身体竟然还保持了好一阵原本的状态,而且被砍中的胸口也没有血迹冒出,只是有一条明显的裂纹。

这条裂纹就像是破碎的镜面,很细,但是笔直,似乎伤口所在的空间也被斩开。不过我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在这个光怪陆离的雾气世界当中,一些现实世界既定的规则也失去了作用,而先前敖雨泽明显是使用了血脉的力量。

金沙血脉是所有血脉中最强大的,是五神血脉组合而成,只有张家人身上来自神秘古神的血脉才可与之媲美。敖雨泽身上本身就可能有着五神之一蚕女的血脉,加上之前我救她时让她融合了部分金沙血脉,这样的力量足以影响到雾气世界中的生命体。

乌蒙眼中的红光开始消退,接着鼓出的眼球也恢复了正常。脸上梦幻而神秘的微笑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平静。

他脸上的肌肉依然有些僵硬,嘴唇微微开合。我能够读出来,他说的是两个字,谢谢。

乌蒙的身体以被砍中的那条线为中心,开始四分五裂,整个人如同裂开的瓷器一样破碎。但是没有血肉横飞的血腥景象,就像组成他身体的,本身就是瓷器碎片,而不是真正的血肉。

碎裂的身体还没有落地,就化为灰黑色的雾气消散。也不知道是被雾气吸收掉,还是和之前一样在等待着下一个雾气潮汐复生。

“他死了,真正地死了。”敖雨泽有些伤感地说,但是手中丝毫没有停,好几个村民打扮的雾傀儡被她还原成了雾气。

其他人也不甘示弱,开始组织反击。而这上百个雾傀儡明显缺乏攻击手段,不过是短短十几分钟,大部分都被消灭了。

我心底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可是却不知道不对劲在什么地方。只知道如果再这么下去,我们会被困死在雾气中。

这些消散的雾傀儡,很快就会重生。或许只有乌蒙会是例外,毕竟他是被敖雨泽抹了金沙血脉的刀所杀死的。

面对这样诡异的情形,就算我们力量再强,最终还是会困死在雾气里。毕竟处于虚实之间的雾气世界,如果我们得不到补给,光是食物和水源的问题,就足以困死我们了。

大家开始聚拢到一起。这个时候才发现,场上还站立着的雾傀儡,只剩下七八个了。

站在最中心的,是双目赤红的阿木章依。她转过头来,但头颅一直低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的表情,说不上狰狞,也没有那种让人不安的微笑,而是带着极度的漠然。似乎先前发生的事,根本就像是最平常不过,而她仅仅是一个看客。

“小康,这丫头的状况,有点不对劲。”敖雨泽脸色沉重地说。

“看出来了,阿木章依刚才跑出去后,就一动不动,我本来还以为是她吓傻了,刚好这些雾傀儡又幸运地没有伤害她。现在看来,她跑出去后是知道这个后果的,而且她也一直在等待这一个时间点。”我凝重地说道。

“你们都错了,其实,我根本不是阿木章依……”阿木章依缓缓抬起头来。我们这才发现,她赤红的双眼下,竟然已经流出一串血泪。

“阿木章依早就死了,在三年前她进入黑竹沟的那一天就已经死去。可她为什么不肯真正死去?为什么还要顽强地在识海中和我斗?现在好了,我回归雾海世界,我的力量,又回来了……”阿木章依缓缓说道,连声调都和之前有着巨大的改变。

“她说得不错,她不是阿木章依,而是雾气世界中诞生的生命——一个阴寒邪恶的雾灵。他们以其他人的意识和记忆为食,是从折磨智慧生命灵魂的游戏中所产生的极度怨念中诞生出来的灵体。”Five突然大声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呢?卑微的秽血者!”自我意识已经被挤压到脑海深处,已经化身雾灵的阿木章依说道。

听到“秽血者”几个字,Five的身体微微一抖,看得出她心中的不安和震惊。我想这几个字对于她来说一定十分重要,或许Five这样的实验体并非是新近才出现的,而是在古蜀国的历史上早有类似的记载。铁幕不过是重复了在金沙古卷中的某些实验,只是由于现代和当时截然不同的环境,才造成了失败。

“什么是秽血者?”我在脑子里问敖雨泽。

“秽血者就是混淆了神灵、动物和凡人血脉的实验品。确切地说,就是试图人为地制造出我们这样的血脉传承者来。只是这个过程极度血腥痛苦,我想你一定不会想要知道详细的情况。之前我也不知道铁幕中有这样的实验,还是这次休养恢复时,想起Five的存在,从谭欣然那里打听来的。”

“这个实验是她在主持?”我有些不安,在我眼里谭欣然虽然显得有些冷漠,但还算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

“不,她是这个实验中最成功的实验品。”敖雨泽沉默了一下说道。

我心中一惊,没有想到谭欣然的身份还有这样的来历。难怪有时候在她身上甚至看不到一丝人气,冷漠得如同一座没有理智的冰山。

“铁幕为什么需要血脉者的存在?我不会什么时候也被抓去当成实验材料吧?”我问道。

“当然不会,天生的血脉传承者有多么宝贵,铁幕的人当然也明白。除了当年的余叔外,我还没有看到有谁会傻到去研究天生的血脉传承者。”

“为什么?”

“因为反噬啊。血脉传承者身上流淌的毕竟是神灵的血脉,尤其是你身上的金沙血脉,是融合古蜀五神的血脉形成,比起其他人身上的血统来又要高明一筹了,对这样的血脉做实验,说轻了那叫渎神。在过去神迹不显的年代还没有什么,可随着二〇〇一年金沙遗址的出土,意识世界的壁垒已经越来越不稳定,五神的力量,时不时会显现一丝到现实世界的投影,对神血不敬的结果,就是会受到巨大的反噬。”敖雨泽白了我一眼说道。

看来她先前在铁幕中被软禁的日子也没有白待,还是被她掏出了不少有用的消息。不过当我明白了秽血者的大概来历,对于Five不禁又多了一分同情。这个差点毁容的女孩子还真的不容易,就是不知道这次阻止了秦振豪的阴谋后,铁幕是否会给Five自由。

“都不忙着逃走吗?太好了,我要吃掉你们,新鲜的人类灵魂,是最美味的食物……”已经化身雾灵的阿木章依说道。

可是下一刻,她的脸上现出一丝痛苦,口里断断续续地说:“快……走……控制不住……她了……”

这声音稍微温柔了一些,而且没有一开始阿木章依所表现出来的刻意压低了的声调,而是完全的女声。我能听出话语里的惊慌和坚持,知道这才是阿木章依的意识,正在识海中和雾灵争夺对身体的控制权。

“我们也想一走了之啊。”敖雨泽轻声说道,“可是这样一来,你就白死了呢。”

拖着巨大的开山刀,敖雨泽几乎是毫不畏惧地朝雾灵所在的地方扑过去。周围没有任何意志的躯壳,如同行尸走肉一样,连逃跑都忘却了,最后被连带着劈斩而死。

等敖雨泽到了雾灵的身前,雾灵已经再度取得身体的控制权,对着敖雨泽冷漠地一笑,轻轻竖起手指,朝她的眉心一点。

推荐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世界暗面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鬼蛇
热门: 绝不低头 占星术杀人魔法 青玄道主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腐蚀花园 风起陇西 阴师人生 不死神凰 七种武器1:长生剑·孔雀翎 案藏杀机:清代四大奇案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