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黑竹沟

上一章:第十六章 宝敦童祭 下一章:第十八章 石门关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当我从背包里面拿出鳖灵童尸后,张九红的呼吸,明显加快了一丝。

鳖灵童尸包裹在时光之沙形成的透明晶体中。童尸很可能是十二世开明王杜卢孪生子弟弟的躯体,也有可能是杜卢本人的意识。

鳖灵王朝的十二世蜀王,是双生子之间相互血亲转生而来。杜卢是古蜀国最后一任蜀王,作为亡国君主,虽然名分上不好听,但他也可能是掌握着古蜀国最终秘密的君王。

开明王朝和其他几个古蜀国时期的王朝不同的是,他们不曾获得金沙血脉的传承,是失去了神眷的一个王朝。但是开明王朝的手上,却掌握着一支神秘而强大的力量,那就是五丁家族。

五丁也称为“武丁”,传说每一代只有嫡长子能够留下血脉,但每一代都是五胞胎的古怪家族。这个家族的人身材高大,力大无穷,一直以来就是整个开明王朝的守护者。

当年秦惠王想要灭蜀,除了蜀道山高路险外,最为顾忌的就是五丁的存在。后来在张仪的运作下,连续设下金牛计和美女计,蜀道天堑被打通,五丁也在五妇岭击杀巴蛇时死亡,秦国大军这才能轻松灭掉蜀国。

如果张九红刚才说的话没错,五丁家族的力量是来自于那个未知的古老神灵,那么第一任开明王鳖灵能够上位取代杜宇王朝对古蜀国的统治,其中的真正原因就很值得推敲了。

而不管是我身上的金沙血脉还是张家人的血脉,或是其他五神留下的血脉,似乎都多多少少和那个神秘的古神有关。这个神秘古神的存在,很可能才是真相派一直追寻的终极秘密。

鳖灵当时取代杜宇王朝,除了五丁家族的帮助外,很可能是受到古神在背后的支持。要不然金沙血脉并没有断绝的杜宇,是不可能轻易将王位禅让出去的。

甚至,连五丁家族本身,很可能也是从古神身上获得的力量,最终不知道过了多少代,进化成身材超越普通人类的巨人。

如果说开明王朝取代杜宇王朝是古神在幕后操控,那么最终开明王朝被秦国所灭,也是古神希望看到的吗?以当时五丁近乎无穷的力量,在古代冷兵器战场上几乎无人能敌,如果五丁不在杀死巴蛇的战斗中身亡,那么秦国是不可能灭掉蜀国的。

因此蜀国的灭亡,除了知悉内情的张仪的布局外,另外一个幕后的参与者很可能就是这神秘的古神。

甚至,连十二世开明王杜卢当时受到诱惑,抛弃整个古蜀国的存亡不理,躲进巴蛇头颅的肉茧中,试图汲取巴蛇的神血,很可能也是受到古神的暗示。要不然光是靠张仪的一张嘴,没有可能说服杜卢如此取舍。

可是最终,杜卢却完全上了古神的当,并没有获得巴蛇神的神血,甚至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依然没有醒来,而是被时光之沙的力量冻结住了身体和意识。

更加让我感觉到不安的是,与杜卢的情况相反的是,同样被时光之沙晶体包裹的敖雨泽,却在进入肉茧后不久就顺利出来了。这之间尽管有Five用我的血修改了部分法阵符文的功劳,可Five作为铁幕的实验品,又是谁指使她这样做的?甚至连Five本身,是怎么到了梓潼的地下石窟中,还被一条巨蟒吞下肚子?

我感觉到这一切的背后,似乎有一个幕后黑手在操控着。这幕后黑手很明显和张九红说的古神以及来自国外的世界树有着某种联系。

而张九红所代表的张家人,尽管身上流淌的也是古神的血脉,但是从她的表现上看,张家人一直在试图摆脱这血脉的影响。因为若古神一旦苏醒,最先要对付的就是具有同样血脉的张家人,到时候张家血脉觉醒的族人,都会被当成古神的食物吃掉。

如果张九红没有说谎的话,生存的危机,的确有可能让张家站在和我们一致的立场上。就算张家人的血脉力量源自古神,可也不代表几十代过后,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张家人,还有多少会在明知道自己会被当成食物的前提下,还保持着对古神尽忠的思想。

想通了这一点,一直以来张九红对我们暗中的帮助,也有了能够说得通的理由。而张九红所需要的鳖灵童尸,里面很可能隐藏着一个更大的秘密,而不只是开明王朝的鳖灵家族血亲转生这么简单。

“开明王朝的第一任国王,也就是鳖灵,曾沿河水逆流而上,在成都平原被人发现并捞起。这样的传说,想必你也是听说过了。当时鳖灵的尸体外包裹着的,并非是史学界和目击者所以为的冰块,很可能是时光之沙。而鳖灵童尸,作为鳖灵一族中月童形成的诡异祭品,实际上就是每一代双生子中被时光之沙包裹的弟弟。”张九红缓缓说道。

“这个我大概能猜到一些。不过鳖灵所建立的开明王朝已经覆灭了两千多年,现在就算你得到这最后一具鳖灵童尸,又有什么用呢?”我问道。

“具体的用处当然没有,不过,可以据此稍微延缓一下它的苏醒。”

“那个古神?”

张九红点了点头说:“它绝对不能醒过来,否则到时候倒霉的不仅仅是张家的人,整个世界,都有可能受到影响。”

我想起先前巴蛇神仅仅是一丝意志降临在真相派的基地,就造成了数百人突然之间晕了过去。如果换成力量比巴蛇神还强大的古神,真的苏醒过来并将自己的力量投射到现实世界,怕是足以让一座城市的人成为它的傀儡吧?

要知道几个机缘巧合成为意识世界神灵的家伙,虽然不能直接影响到现实世界的物质构成,但是影响人的意识,还是能够办到的。

“那么铁幕一直想要隐藏的消息,也是和它有关?三大组织这么多年来,就没有和世界树接触过吗?”我说出心中藏了许久的疑惑。

“铁幕组织的前身是回归者,是因为上世纪三十年代三星堆被发现后,坛中书的出土才建立起来的秘密组织。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坛中书是八十年代那次对三星堆考古挖掘后才首次出现的。

“可惜回归者组织后来分类为铁幕、真相派和JS三个,因为理念的不同反目成仇。铁幕算是和各国政府关系明面上最好的组织。JS组织泄露出长生的技术,因此在暗地里拉拢了不少权贵。只有真相派是个特立独行的组织,一直想要公开和金沙文明相关事情的真相,以挽救世界在将来可能遭受的伤害,这也让他们和铁幕的理念几乎完全对立。

“三大组织虽然彼此对抗,但在对付世界树这件事上,却是出奇的一致。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因为世界树的存在,三大组织恐怕早就打成一锅粥。当然,因为世界树的存在严重威胁到三大组织,这在三大组织内部也算是极为机密的事情,我估计像你这样的外围成员,以前没有听说过也很正常。”

我对铁幕的保密原则有些无语。的确,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世界树这个组织的半点风声,甚至连敖雨泽似乎也只隐隐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痕迹,没有直接接触过。

我估计这也有可能是和敖雨泽所负责的方向有关。她在铁幕之中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和金沙文明等古蜀文明引发的神秘事件有关,类似于好莱坞电影中黑衣人的角色,将所有神秘事件消灭在萌芽状态,不让普通民众知晓。

像和世界树组织的争端,很明显不是她负责的范畴,因此当时我们在提到遭遇了神秘国外势力的时候,她才没有任何反应。

“既然世界树组织很可能是那个神秘古神在人间的代言人,你们张家既然不想被苏醒的古神吞吃掉,又为什么要和世界树合作?”

“世界树需要那个法阵汲取足够数量的时光之沙,从而打开通向古神沉睡的未知意识世界的大门。而我需要鳖灵童尸来制作一件法器,如果能够侥幸成功,那么很可能会让张家人摆脱古神对我们血脉的影响,哪怕有一天它真的苏醒过来,也不用担心会将我们当成食物。”张九红淡淡地说。

对于她的说法我不置可否。至少到现在为止,张九红的表现算得上是十分神秘,我根本无法确认她说的话是真是假。

“如果它真的如你所说苏醒过来,那么张家人的血脉还受不受它影响已经不重要了吧?按照你的说法,那个时候连整个世界都会被颠覆。”我不屑地说。

“我自然有我的打算。只要你明白,不管是我还是张家,从来就不曾想要与你们几个小家伙为敌。至少在对抗古神这件事上,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我不禁沉默,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那样一个古神暂且不说,若真的存在,以凡人之力,能够和古蜀时代的神灵对抗吗?哪怕这所谓的神灵没有实体,只是沉睡的几个强大的意识生命。

如果我们真能做到这一点,岂不是比当年五丁消灭巴蛇的肉身还要伟大?

“实际上,你们这几个小家伙不是唯一觉醒血脉的一代,在整个蜀地的历史上,曾有数次血脉觉醒的案例发生。但是无一例外地,在对抗古神的过程中,他们都失败了。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都不曾得到过《金沙古卷》。”一旁的叶教授突然说道。

“除了长生以及成神的方法之外,《金沙古卷》上面到底还写了什么?”我好奇地问。这部又被称为“坛中书”的羊皮古卷,上面只是用巴蜀图语写下了一些关于古蜀时期的祭祀咒文和特殊的药物提炼方法,但是隐藏的秘密却远不止这些。

只要想想三大和金沙文明有关的组织以及世界树,都仅仅是得到部分《金沙古卷》的残页就得以建立起来,就可以知道这份羊皮卷中记载的秘密是何等的惊人。

“谁也不知道完整的《金沙古卷》上写着什么,那是比《死海文书》还要神秘,比《启示录》还要强大的经文,是记载着这个世界奥秘的终极之书。甚至,连已经成为古蜀神灵的强大意识生命,似乎也对金沙古卷有所忌惮。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金沙古卷》上记载的文字不仅仅有成神的方法,同样也具有屠神的力量。”叶教授苦笑道。

“屠神?杀死古蜀时期那几个神灵的方法吗?要知道除了这几个神灵之外,其余的信仰,哪怕是信徒人数超过古蜀时期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宗教,都不曾真正从虚无中诞生出意识形态的神灵来。这样的神灵无形无质,到底要怎样才能杀死它们?”我不禁问道。

“如果我们知道的话,这么多年来就不会躲躲藏藏了。”张九红冷冷地说。

“或许十二世开明王曾经尝试过这样的举动,不过可惜,他也仅仅是杀死了巴蛇神在人间凝聚的肉身。要想真正杀死巴蛇神,即便是倾古蜀国举国之力,也做不到。”叶教授说。

“如果我将鳖灵童尸给你们,我又能得到什么?”我盘算了一下,总感觉不能这么轻易将鳖灵童尸拿给张九红。

不管怎么说,先前叶教授中诅咒的时候,张九红那诡异的笑容让我感觉到她说的话亦真亦假,根本不足以完全相信。

“我可以用两个秘密来交换。”张九红说道。

“什么秘密?”

“秦振豪的下落,以及秦峰的真正身世。”张九红语出惊人。

“秦峰……不就是秦振豪的侄儿吗,他还有什么来历?”我心中一沉,比起秦振豪的下落,我更关心秦峰的来历。毕竟我一度将秦峰当成自己生死相依的兄弟,可是他几次在我们眼皮底下诡异失踪,加上他和秦振豪之间的叔侄关系,有些事情我想不怀疑他都难。

“虽然他的叔叔是秦振豪,可是,你不觉得他的生命中还少了两个人吗?”

“你是说,他的父母?”

“是的,不仅是他的父母,甚至整个秦家,都有着古怪而了不起的来历。”张九红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想你应该也猜出来了,我能够看透人的命运线。实际上所谓的命运线,就是一个人大体的人生轨迹。这种轨迹从你一出生的时候就差不多注定了,就如同星空中的繁星看似杂乱,但是所有的运动都遵循了一定的规律。不管你也好,还是你们这群小家伙中的其他人也好,都是命运让你们会聚到一起。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秦峰。”

“你是说,他的命运原本不应该和我们交汇?”

“不,确切地说,是他根本没有命运线。”张九红淡淡地说。

我的心一紧,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秦峰的存在非常特殊,严格地说,根本就是个错误。他是一个没有命运线的人,用佛教的话说,就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是如同孙悟空那样天生就是来颠覆规则的。”张九红很是肯定地说。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除非,他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一下就愣了。

叶教授和张九红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我等了十几秒钟后,才有些毛骨悚然地说:“如果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是哪个世界的?”

“你认为,一个人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是你的血脉肉身,还是你的意识或者说灵魂?”张九红问。

“一个人如果身体出现病变,可以更换器官,唯独脑部无法更换。这不仅仅是技术问题,而是人的脑子里面有人的意识和记忆。若说记忆可以被屏蔽篡改,可真正决定这个人之所以是A而不是B的,应该是他的意识。哪怕他失去身体,甚至失去记忆,他依然是他。因此一个人的本质,当然应该是意识或者灵魂才对。”我沉吟了一下说道。

“说得没错,一个人的本质并不在于他的肉身,也不在于DNA中隐藏的遗传密码,而是这个人的意识。如果说一个人的肉身只是一个活着但没有意识的躯壳,他的意识根本不是这个世界诞生的,那么你觉得这个人,还算是这个世界的人吗?”张九红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我顿时沉默了。如果真有这样的情况发生,那这个人的状态,的确不能完全说是这个世界的人。这完全就是道家中所说的“夺舍”,作为肉身的躯壳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灵魂占据。

“你是想说,秦峰被夺舍了?”我问道。

“不,确切地说,真正的秦峰在十多年前就死了。你也应该清楚,秦峰没有十岁前的记忆。这并非是十岁前的记忆被秦振豪抹除掉,而是秦峰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死过了一次。后来的秦峰,也就是你遇到的这个秦峰,实际上是被人将意识注入因为脑死亡变成一片空白的秦峰脑子。”张九红说道。

“也就是说,我认识的秦峰还是那个秦峰,只是他的意识不是从这个世界诞生出来的,而是来自其他世界。这个意识在十多年前占据了他目前肉身的孩童躯壳,然后一点点成长起来,因此才没有十岁前的记忆……”我感觉到一阵心悸。如果说秦峰在这么早的时候就被人“调包”了,那么一直和我们接触的人,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而那个世界,当然不会是什么平行空间之类的,很可能就是古蜀神灵所潜藏的神秘意识世界。秦峰的真正身份,很可能是那个意识世界入侵的先锋。至于他本人是否知道这一点,就值得商榷了。

“是的。最大的可能,就是秦峰本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只是当初有人,或者说有什么强大的意识生命,在他的意识中做了手脚,他可能会在无意识状态下,做一些自己不知情、也完全无法控制的事情。”张九红说道。

我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什么秦峰的举动,有时候总是透着诡异。如果说他根本就是那个意识世界入侵现实的先锋,并且是被人在幕后操控的,那么他的一些反常举动就可以理解了。

或许真的如张九红所言,秦峰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完全是被控制的无意识状态。他本人是没有想过要背叛我们,这多少要让我好受一点。

哪怕他的意识不是属于这个世界,而是来自未知的意识空间,可好几次的冒险经历,早让我将他当成可以生死相依的好兄弟。一边是潜藏阴谋利用,一边是他暗中被人控制连自己都不知道,我自然选择相信后者。

“这么说来,秦振豪是知道这一点的?怪不得他对自己的侄儿不冷不热,因为他明白自己的侄儿已经死了十几年,现在不过是一个外来的意识占据着自己侄儿的躯壳。”我感慨地说,同时心中原本对秦峰的怀疑减轻了许多。或许他真的是在占据这个躯壳之前,自身的意识就被做了手脚,有些事并非是他本心去做的。

“秦振豪是我见过最为厉害的人之一,当时他的侄儿死后,很有可能是和意识世界的某个强大的神灵达成了交易,让自己侄儿成为降临意识的灵魂容器。至于这个神灵到底是谁,我猜最可能是那个不可说出名字的古神或者古蜀五神中的一个。”张九红说道。

“既然世界树组织是被那个古神控制的,而JS和世界树虽然也存在一定的合作关系,但彼此都有所提防,并且古神没有必要同时控制两个超自然的组织,这样看来,和秦振豪达成交易的神灵,很可能是巴蛇神了。”我分析道。

“的确有可能,巴蛇神作为古蜀五神中最强大的神灵,实力可能是最接近古神的存在,要不然当初古神也不会设计利用十二世开明王杜卢来毁掉巴蛇神留在人间的肉身。不过真要说起来,你们在五妇岭的地下石窟中,除了巴蛇的尾巴和头颅外,有没有见到它的身躯?”张九红问。

“没有,只有石化了一半的骨骸。巴蛇的身躯虽然庞大,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它的身躯早已经腐化了吧?我甚至怀疑我们在五妇岭地下石窟中遇到的沼泽和巨大的太岁王,就是巴蛇的肉身腐化后形成的。”我想了想回答道。

“巴蛇的血肉化为太岁王和沼泽,这的确有可能,但是它的骨骸精髓,却绝对不可能完全朽坏的。神骨是仅次于神血的物质,坚硬程度甚至堪比钻石,几千年的时光,根本不可能出现石化。”张九红很肯定地说。

我一呆,如果说巴蛇的身躯骨骸并没有腐烂朽坏,那么长的骨骸,又藏在哪里?当时我们在地下石窟中探寻了许久,根本就没有找到更多的巨蛇骨骸之类的东西。

“巴蛇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蛇类,甚至连东方龙这种神话生物,也是以巴蛇作为原型幻想出来的。我之前之所以对高山古城的发掘这么重视,其实是因为一幅浮雕。”叶教授突然说道。

“浮雕?”

“是的,浮雕。尽管这浮雕十分简陋,但是我多少能够看出,上面所呈现的画面是古蜀宝敦文化时期,无数的古蜀人在膜拜一条飞在半空中的巨大蛟龙,也就是巴蛇。”叶教授说。

“可这和高山古城有什么关系?”我不解地问。

“当然有。这幅浮雕就是在高山古城发现的,但是根据我们之前的研究,巴蛇神这种神灵,是在蚕丛王时期才出现的。在蚕丛统一古蜀国之前的宝敦文化时期,当时的古蜀先民所膜拜的神灵,是那个神秘的古神以及各种原始的祖灵崇拜,根本不可能是巴蛇神。”

“真正让我们感觉到事情不对劲的是,这幅浮雕的背景所展现的画面,是一个我们曾有所耳闻的电磁异常的地方。”张九红说道。

“长寿村雷鸣谷?”我当即说道。我经历过的具有电磁异常这种特性的地方,就只有雷鸣谷了。

推荐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十六章 宝敦童祭 下一章:第十八章 石门关
热门: 诡案罪3 代号D机关1:JOKER GAME 长夜余火 从天而落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 禁断的魔术 斯托维尔开膛手 飞天 十方界:幽灵觉醒 洪荒之天帝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