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鳖灵童尸

上一章:第十二章 巨骸骨 下一章:第十四章 复生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正要将关于古蜀国和张家的推测说出来的时候,在一旁的阿华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我顺着声音望过去,却见阿华已经绕到了巨蛇头骨的末端,也就是蛇颈的位置。当然,这个大厅中只有巨蛇的头骨,颈骨以及连接的脊椎都不存在。

“有什么发现吗?”我站在头骨之上,问道。

“这里有人来过。”阿华很肯定地说。

“这里当然有人来过,要不然十二个铜人和这个能够汲取巴蛇头骨力量的法阵,怎么会存在?”我说道。

“我是说这里不久前有人来过。”阿华说。

我好奇地从巨蛇头骨上爬下来,走到阿华面前。他正半蹲着身子,在他的前方是一个浅浅的脚印。

我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他说是不久前有人来,而不是说几千年前有人布置了这个法阵,因为这个脚印看上去很新鲜,而且一看就是现代社会才会出现的皮鞋鞋底的纹路。

脚印一直朝前延伸,那是一个黝黑的洞穴,有三四米直径,但却并不深,电筒照过去,只有十几米就见底了。

我们沿着脚印的方向走了过去,手上更是都捏紧了唯一的武器,最后在洞穴底部发现一块巨大的帆布。

帆布下面,似乎遮盖着一个一米五见方的东西,形状看上去像是一块大石头。帆布看上去很新,上面连灰尘都没有。

不管帆布下面遮掩的是什么,毫无疑问的是,古蜀国时期是不可能有帆布的。这更证实了这个地方在不久前的确有人来过。

阿华对我点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上前,扯起了帆布的一角,随即猛地将帆布一把扯开。

我举着还剩下的唯一一个电筒,看着帆布下的东西,一下惊呆了。

帆布下面,赫然正是如同琥珀一样被封印在时光之沙中的敖雨泽!

我感觉自己的胸口似乎被人狠狠打了一拳,虽然和敖雨泽分开还不到两个月,但是当初她为了救我而被子弹击中,被时光之沙封印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如同水晶一样的时光之沙晶体里,敖雨泽依然保持着当初中枪的样子。她胸口至少有三处枪伤,殷红的鲜血溅射出来,却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色,依然保持着鲜艳的色泽,就像三朵血色的花蕾瞬间绽放又被定格。

她似乎因为中枪带来的痛苦而眉头微微皱起,但是神情中却没有任何害怕和扭曲,反而是一脸的坦然,眼神中似乎还藏着坚毅。想来当初她决定打翻时光之沙瓶子的时候,已经彻底下定了决心,也明白她要面对的结局是什么。

我呆呆地看着纹丝不动的敖雨泽,双目不知不觉间变得模糊。

她的生命被定格在那个瞬间,而因为她延续了生命的我却对此没有任何办法。即便是跟着新得到的线索来到当年巴蛇被五丁击杀的洞窟中,我也不明白下一步要怎么办才能救活她,甚至连我自己也还在苦苦求存。

时光之沙很可能是世上最特殊的物质,任何物理手段都无法破坏,虽然算是保住了敖雨泽的命,却也彻底禁锢了她。

更让我感觉到心寒的是,听肖蝶说,先前敖雨泽以及包裹着她的时光之沙已经被一个神秘的组织从真相派的基地里劫走。这个组织甚至不惜召唤了巴蛇神的一丝意识,让真相派基地中的人集体昏迷过去。

后来在我们的分析中,这个组织很可能就是当初诡异游戏中七个玩家中的“天父”,也有可能“天父”本来就是那个诡异游戏幕后的开发者本人,只是扮演成了一个同样参与测试的玩家。

而天父这个组织,是完全独立于三大组织之外的,很可能大部分都是由非华裔的人组成,但是其内部似乎也掌握了不少关于金沙文明的秘密。

甚至因为西方国家技术上的领先,天父组织在对金沙文明所掌握的超自然技术破解上,很有可能走在了三大组织的前面。

我本来以为,“天父”劫持走敖雨泽,是想要研究时光之沙这种神秘物质,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敖雨泽和时光之沙放置在了这里。

我的心中侥幸之余,又闪过一丝慌乱。“天父”当然不可能那么好心,牺牲了一次召唤巴蛇神意识的机会劫持走敖雨泽,就为了让她和我见上一面。

他们这样做,肯定有着自身的目的,甚至有可能是有什么阴谋。

“你认识她?”阿华看到我神情有些不对,奇怪地问。他应该也是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算他不知道时光之沙到底是什么,可是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被封在一大块水晶中,显然这幅画面还是有着相当的震撼力。

“当然认识,她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我的母亲和姐姐。”我用手背抹了抹眼睛,淡淡地说。

阿华呆了一下,反倒是跟在我们身后的Five突然大声嚷起来:“时光之沙!”

“你认识它?”我的眼中闪过一丝锋芒,Five的出现,的确太突兀了,从半

腐烂的蟒蛇肚子里被我们救出来,几乎被蟒蛇胃液腐蚀的皮肤,也在短短时间内好了大半。看上去她是处于失忆状态,可是面对一些和古蜀文明有关的关键信息,她知道的东西甚至比我这个当事人还要多。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块大水晶,脑子里就闪过这样四个字。”Five看到我神色不善,缩了缩脑袋,声音微弱地说。

我冷哼了一声,知道“时光之沙”这四个字的,至少说明了和三大组织一样,都和古蜀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加上“天父”这个更加神秘的国外组织,那世界上知道时光之沙的,就至少是四个组织了。

Five的身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可能是这四个组织当中的一个实验品。之所以觉得Five是实验品而并非是这些组织的成员,这纯粹是一种直觉,尤其是她手臂上的用巴蜀图语写成的编号,更加让我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让Five出现在我们面前,到底是意外还是刻意的,但总的来说,Five在他们的计划中,应该是很重要的一环。

从理智的角度讲,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将Five带在身边。这很可能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引爆,将我们炸得粉身碎骨。

可每次看到Five那只仅剩下的纯净得几乎没有任何杂质的眼睛,不管是我还是阿华,抑或是叶凌菲,赶Five走的话却总是说不出口。

“你认识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阿华有些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但我想这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我苦笑着说。随即试着搬动了一下被封印的敖雨泽,发现看上去很大的时光之沙晶体并不重,绝对不超过五十公斤。

很快我就反应过来,时光之沙这种物质,很可能本身是没有重量的,毕竟它是一种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特殊存在。我搬动晶体时,所感觉到的重量应该只是敖雨泽自身的,而敖雨泽的体重差不多也就四十五公斤。

随着我搬动了一下封印敖雨泽的晶体,一个小巧的金属盒子,突然“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我好奇地将金属盒子捡起来,发现盒子的材质正是那种添加了时光之沙的活性金属。盒子很容易就打开了,里面装着的,是一幅奇怪的图纸。

图纸画得很潦草,但是能够看出最中央是巨大的生物头颅的样子。头颅的顶部破了一个洞,而这个洞的上方,画着一个多边形的晶体状的东西。晶体里面明显还有个女性人体蜷缩着。

看着这幅图,就算是傻子也明白过来。这幅图中的生物头骨就是不远处的巴蛇头骨,而封印着女性的晶体,自然就是指封印在时光之沙中的敖雨泽了。

在图的右下角,还写着一行娟秀的小字:欲救敖雨泽,献出金沙血脉。

我的心一沉,这行小字,以及这幅图的风格,这几天我已经非常熟悉了,这分明就和叶教授家的张阿姨张九红给我的几幅草图如出一辙。

那么张九红的身份几乎呼之欲出了,那就是她也是天父组织的人,甚至很可能是其中的高层。

想着叶教授书房里挂着的天父面具,而他又否认了自己“天父”的身份,如果叶教授只是一个傀儡的话,那么真正的“天父”到底是谁?张九红潜伏在叶教授身边,又仅仅是因为他对古蜀文明研究十分透彻那么简单吗?

或者说,实际上叶教授还掌握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毕竟当初叶凌菲的父亲叶暮然生前,在古蜀文明的研究上交流最多的人很可能就是叶教授。

叶暮然很可能当年发现了什么东西,甚至将一些关键的线索留给了叶教授,然后自己死在了求证的路上。

那么五神地宫中突兀出现又消失的青铜之门,还有丛帝墓深处藏在地缝岩浆间的青铜之城,似乎都还有着我们未曾发现的秘密,毕竟我们当时的探索也不算深入。

反而是真相派在青铜之城中几乎占尽了上风。敖雨泽被封印,我也昏迷过去,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其实也一片茫然。那么青铜之城中藏着的部分秘密很可能已经被真相派所掌握。

我估计这部分秘密很可能牵扯到我身上的金沙血脉,这才让真相派有所顾忌,在我出来后没有继续为难我,反而是让肖蝶释放了和好的信息。

只是恐怕真相派自己也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世上除了三大组织外,居然还有一个势力主要在国外的天父组织,居然先是设计取得了我手中的象牙盒子,然后又利用它召唤出巴蛇神的一丝意识,趁机劫走了敖雨泽。

随后张九红指引我们来此,天父组织又出人意料地将敖雨泽秘密运送到了这里,更是在眼前的这张图中指明了,需要将被封印的敖雨泽放入巨蛇头颅的空洞中,并需要我身上的金沙血脉作为引子。

我有些犹豫了,不是犹豫需要贡献自己的血,如果能救敖雨泽的话,就算是要我的命我也会舍得。我害怕的是如果一切都按照张九红的吩咐来做的话,那么就算救出了敖雨泽,可是随之而来的后果到底是什么?

从天父组织的表现看,很显然比起之前我认为不择手段的真相派来,都更加残忍和肆无忌惮。他们几乎没有任何顾忌,有恃无恐,这样的组织当然不会做慈善。

那么他们花了这么大力气和代价抢出来的被时光之沙封印的敖雨泽,就仅仅是为了让我牺牲一点自己的血来救出她吗?

如果我按照张九红的方法做了,先不说这条路是否能行得通,光是想想背后可能蕴含的阴谋甚至在古蜀国灭亡前后张仪就在酝酿了,我就有些不寒而栗。

不过,就算张仪学究天人,也不可能完全料定几千年后的事吧?他怎么知道几千年后,有古蜀时期王族血脉的后裔会为了救出被时光之沙封印的人而献出血脉来?我抱着这样的侥幸,看着手中的草图,一时间有些忐忑。

“这幅图有问题。”Five也看到了我手中的图,低声说道。

“有什么问题?”我心中一动。Five现在是敌是友我无法完全分辨,如果她劝我按照图中的来,我反而会怀疑有什么不妥,可现在她却主动说这幅图有问题,那就不妨听一听了。

“时光之沙藏着的时空之力会被法阵所汲取,不出意外的话真实和虚幻的空间大门会因此被打开,但是里面的女人也死定了。”Five认真地说。

我心中一寒,随即勃然大怒,张九红这个老女人太恶毒了,她竟然只是想要打开连通意识世界的大门。可这样一来,敖雨泽就死定了,根本不可能救她,反而会提前害死她。

“不过,如果有神血后裔的血脉中和,或许可以救里面的女人,但是只有三成的把握。而且这样一来,神血后裔的血脉会被剥夺。”Five接着说。

我的心一沉,这样一来似乎张九红又没有说谎,的确能够救敖雨泽。不过我需要付出的代价就不仅仅是一点血那么简单了,是需要付出整个潜藏的金沙血脉被剥夺的代价。

听Five的口气,似乎她还有着其他的办法,我不禁问道:“如果以拯救里面的女人为前提,有没有什么办法让神血后裔的血脉也保住?”

Five想了一阵,然后有些犹豫地说:“难道说你是……神血后裔?”

“如果古蜀国时期杜宇王朝的王室后裔所具有的血脉就是神血后裔,那么算是吧。”我说道。

Five脸上露出一丝惊讶,说道:“有倒是有这样的办法,不过这样一来危险是由你们两个共同承担。”

“到底是什么?”我连忙问。这几乎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为之前旺达释比曾对我说过,我身上的血脉只能暂时封印,根本没有办法被剥夺,否则后果就是我自己会因此而死亡,并非仅仅是变成一个普通人那么简单。

也就是说,为了那三成的机会救活敖雨泽,我几乎是必死的。

“你们两个人的血脉会融为一体,这个过程中你们两个都可能死亡。就算成功后,如果她将来不小心死了,你也会死。但反过来,你死后并不会影响她的生存,只是她会虚弱一段时间而已。”Five说道。

我呆住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办法。

不过,这已经是比最坏的结果要好了,至少只要能够赢得那三成的存活机会,度过危险期,我和敖雨泽的命都能保住。就算是将来我的命并不长久,也不会影响到敖雨泽的生死。

我沉默了几分钟,最后对Five说:“那就按照最后一个方法来。”

Five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大概她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会为了一个封在水晶中的女人冒这么大的险。

“我需要用一些你的血来修改那个法阵。”Five说。

我点点头,到了这个地步,似乎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接下来我和阿华一起,将被封印的敖雨泽抬到巨蛇头骨附近。然后我用匕首割开自己的手腕,鲜血喷涌而出,被拿在Five手里的禹王锁蛟镜给接住。

不知道是我血脉的特殊还是禹王锁蛟镜的确古怪,喷涌而出的鲜血竟然没有四处流淌,而是形成一个颤颤巍巍的球体,像一滴叶面上的露珠一样在禹王锁蛟镜上滚来滚去。

手腕的伤口渐渐收缩,很快血流就止住了,看来我身上的自愈能力并没有消失。

付出的血量大概有两百毫升的样子。在禹王锁蛟镜上的血球,差不多有拳头般大。

接着Five用我们先前得到的蛇尾骨为笔,尖端刺入血球,以血为墨,开始在时光之沙晶体的表面画着我们看不懂的符文。

其实说看不懂,确切地说是这些符文连在一起看不懂。如果是分开来,我还是能勉强看懂几个字符的,因为这些符文,本来就是巴蜀图语的字符所组成的。对古蜀文明探索的这大半年来,就算我再笨,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现在也多多少少认识了一小部分巴蜀图语,只是研究没有旺达释比和叶教授这样的专业人士那么深刻而已。

看Five专心画着符文的样子,我总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眼熟,可是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估摸着这或许是我失血过多带来的后遗症,也就没有多想。等Five画好全部符文后,我用背包中携带的绳子将封印敖雨泽的晶体固定好。随后在阿华的帮助下,我重新爬上巨蛇头骨,吃力地将敖雨泽一点点吊上去,放在头颅中心的洞口旁边。

幸好巨蛇的头骨上面也不是一片光滑,而是带着一些凹凸不平,否则光滑的晶体很容易掉下去。

“接下来只需要将晶体放入下方的洞口吗?里面的肉茧怎么办?”我对Five喊道。

“当然不,你需要划开肉茧,然后让肉茧包裹住晶体。”Five说。

我有些头疼地看看正有规律地缓慢蠕动的肉茧,仿佛那是一个巨大的心脏,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下刀。

不过这个时候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尽管天父组织可能有着其他的阴谋或后手,但这很可能是我救出敖雨泽的唯一方法。如果失去这个机会,我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打开时光之沙的封印。

我跳下巨蛇头颅顶端的洞中,脚下传来软绵绵的触感,还有细密的如发脆的塑料被踩碎的声音,像是类似脑髓失去水分后形成的发硬凝固物被踩烂发出的声响。

我强忍着心中的不适,用电筒照了照四周,发现周围都是红白相间的生物纤维和结缔组织,只有中间的位置是一个一米多高的蠕动肉茧,而我就站在肉茧和周围的培养仓一样的肉壁之间,也幸好它们之间有一个半米多的间隙。

用手摸了摸肉茧,触感竟然还带着一丝温热,比人体的体温只稍微低一点。我一咬牙,掏出匕首,狠狠地扎向肉茧顶端。

锋利的匕首却像是扎到了硝制过的老牛皮上,虽然朝下凹陷了一点,却完全没有扎透肉茧的表层。匕首反而是朝旁边滑出,因为用力过度差点就刺伤自己小腹。

我仰起头苦着脸朝外面喊:“这肉茧韧性太强了,匕首根本破不开。”

“用你的血抹在匕首上……”Five的声音细细传来,毕竟我现在是在一个半封闭的空间,就只有顶端开着一个一米多直径的口子。

我依言用匕首在手腕已经收紧的伤口轻轻一抹,没有使太大的力气,否则手腕的伤口会完全崩裂。

匕首的锋刃上带着我的血液,看上去似乎微微泛着金光,但是仔细去看又和普通的鲜血没有两样。我知道那丝金光就是我血液中潜藏的金沙血脉,尽管无比稀薄,却蕴含着某种神秘的力量,即便传承了几千年依然有苏醒的可能。

如果能够将这丝金色的血液提炼出来,那就是完全的金沙神血。

不过我估计我全身的血液加在一起,也未必能够提炼出一滴完整的神血来。要不然当初尸鬼婆婆姬巧玉就不会轻易放过我了。对姬巧玉而言,一滴完整的神血是她想要复活她儿子最关键的道具。

可即便是如此稀薄的神血,所具备的力量也非同小可。原本坚韧无比的肉茧外壳,在神血的侵蚀下顿时变得和普通的猪羊皮没有两样,匕首轻松地划开了肉茧。

再用力朝下一拉,哗啦一声,匕首在肉茧中划开了一道八九十厘米长的口子,肉茧中涌出淡黄色半透明黏液。这些黏液带着类似蛋清一样的腥气,瞬间就没过我的脚踝、膝盖乃至大腿,最后一直淹过我的腰部才停止漫延。

我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这些半透明黏液尽管没有在沼泽时的腐臭味,可我总感觉来者不善,生怕带着腐蚀性质。

不过还好,身体被黏液漫过的地方并没有感觉到不适,反而是我刚划开的伤口沾到一丝黏液,伤口愈合的速度竟然加快了。

我大吃一惊,要知道我的身体因为金沙血脉的缘故已经和常人有了细微区别,本身愈合速度就已经很快了,要想哪怕再加快一丝都无比困难。可这肉茧中的黏液,居然能对我的伤口起效,而且效果比铁幕的蓝色药剂还要强,那么它的珍贵程度,也可想而知了。

想着肉茧中可能还藏着蜀国十二世开明王,我强压下心中的惊奇,用手放在肉茧划开的口子两边,然后使劲拉开。

推荐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十二章 巨骸骨 下一章:第十四章 复生
热门: 爱因斯坦的预言 超级医警 草清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 麻:麻风病和拆迁,都是瘟疫 蓝色列车之谜 我能回档不死 十宗罪3 江湖夜雨十年灯 玻璃之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