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巨骸骨

上一章:第十一章 石像 下一章:第十三章 鳖灵童尸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他们,应该就是当年的五丁!”我声音有些沙哑地说。

之前我曾见过同样高大的巴蛇神复制体,半人半蛇的存在。可是即便是面对如此可怕的怪物,我也没有见到眼前五具巨大的骸骨这般震撼。

因为在正常人的眼里,怪物高大一些,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可一看到世上居然曾经存在过三米多高的巨人,还是五个一起出现,哪怕仅仅是骸骨而已,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人们对和自己是同一个物种,但是在体型和力量上远远超越自己的生物,其实畏惧的程度要比对一个长相狰狞的怪物多得多。

我猜测这可能是“恐怖谷”效应的一个体现:完全不像人的怪物,不管怎么高大可怕我们都勉强能够接受;可一旦对方的外貌是无限接近于人类,但又和正常人有所区别,那么这种恐惧却反而会成倍增长。

我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何所有的民间传说当中,五丁都是力大无穷的力士,哪怕是当年的秦国国君,也曾忌惮五丁的存在。

如果眼前的五具巨大的骸骨真的是当年的五丁力士,那么在冷兵器为主的古战场上,他们几乎都是无敌的存在。

别的不说,哪怕是这五个巨人都只是抱着一棵大树在战场上发起冲锋,都没有任何一个兵种能够抵挡,哪怕是东南亚国家的战象都未必是五丁的对手。

也难怪在传说当中,五丁力士面对如山般的巨蛇,居然敢毫不畏惧地与之搏斗,最后引发山崩和巨蛇同归于尽。

这完全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非人的存在,很可能是历史上消失的巨人族最后的传承。五丁死亡之后,这世上再也没有出现过能够凭着几人之力改变战场局势的巨人了。

如果说五丁是真实存在过的力大无穷的巨人,那么新的问题来了:当年能够让五丁同归于尽的传说级的巨蟒巴蛇,是否也是真实存在过呢?

之前我们曾怀疑,五丁开山以及杀死巴蛇的传说,很可能是被夸张了的,当年就算真的有五丁存在过,杀死的也很可能最多是一条约二十米长的类似泰坦巨蟒的家伙。

可现在看来,五丁当中任何一个巨人面对这个级别的巨蟒,都丝毫不会输给对方,根本就用不上五丁一起出手。

也就是说,当年的五妇岭附近,还真的存在过一条巨大无比,连五丁联手都不一定能杀死的巨蟒。而这巨蟒,很可能是和巴蛇神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是巴蛇神为降临人间准备的肉身。

要知道巴蛇神这样的神灵,尽管只是汇聚了古蜀时期的生灵愿力——因为世界的冗余形成的某个特殊意识空间内自虚无中诞生出来的神灵,没有任何实体——可它的灵魂或者说意识,却强大无比。

天父组织的人,仅仅是掌握了召唤巴蛇神一丝意识的咒文,居然就能闯入真相派在省城的基地内,让好几百人一瞬间全部晕过去,由此可见巴蛇神的意志有多么可怕,根本就不是普通人类那点可怜的精神强度能够抗衡的。

而要承载如此强悍的意识,普通人的肉身肯定也不行,只能是真正的神躯或者巴蛇这样数百米长的庞然大物。

如此说来,传说当中长达一百八十米的巴蛇,很可能没有太大的水分。古蜀国灭亡前夕,在梓潼五妇岭或许真的出现过这样一条巨蛇,为了迎接巴蛇神的意识降临而存在,只是不巧被迎接五个秦国美女回蜀国的五丁发现,然后悍然斩杀。

只是五丁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毕竟那是巴蛇神不知道耗费了多大神力在凡间凝聚的肉身,五丁就算是巨人的后裔,这样的举动也无疑是在屠神了。

像巴蛇神这样真实存在过的古蜀神灵,最终居然被五个高大的莽夫给毁坏了留在人间的肉身,甚至因此受到重创,巴蛇神心中的郁闷和恼怒,也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我看着上大下小被五丁力士至死都紧紧抱着没有松开的石柱,再回忆关于五丁开山的传说,当年的五丁曾经抱着巴蛇的尾巴让巴蛇无处可逃,而眼前石柱的形状……难不成,这如同石笋一样从上方延伸下来的石柱,竟然就是巴蛇神留在人间的肉身?

我脸色更加难看起来。Five失去大部分记忆,阿华又是个保镖,根本不知道多少关于古蜀神秘事件的秘密,就只有我了解部分内情。他们两人都根本无法想象,我们要面对的敌人到底是什么。

我开始疯了一样破坏石柱。果然,石柱的外壳,也和五丁石化的肌肉一样,脆弱不堪,反倒是里面露出的粗大的一节一节的骨骼,像是白玉雕刻成的一般,看上去晶莹剔透,但是又坚硬无比。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石柱竟然很快断开了,接着完全垮塌。还好石柱并非是完全的石头,而是巴蛇的血肉石化了一半形成的,并不坚硬,我们又躲闪得快,只是被散开的石柱砸得有些狼狈而已,并没有受伤。

在散落的石化血肉中,我重新扒出了先前看到的那一段骨骼。这似乎是雕刻得很精细的玉质工艺品,只有一尺多长,形状像是微微弯曲的牛角,最粗的部分大概就拳头大小,另外一边尖端也有一角的硬币大。

整段骨骼一共由五截尾椎骨组成,环环相扣,连接得十分紧密,即便用很大的力气也无法将之拆分开。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很可能是巴蛇神遗留在人间的骨骸的话,换个地方我恐怕真的会将之看成是一件艺术品。

不过,为什么五丁的骨骸几乎全部完整地保留下来,可巴蛇的尾巴,却似乎只剩下了一个尾巴尖?而且按照巴蛇可能存在的体型来看,这尾巴尖似乎都是浓缩了大半,实际上的骨骸应该要比眼前的玉质骨骼大好几倍才对。

“这是蛟尾,它能带我们找到神躯沉睡的地方。”Five恢复了先前的平静,看着我手里的玉尾骨说。

“这玩意儿要怎么用?”我不再纠结Five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总之她的来历十分神秘,我怀疑很可能还是和五妇当中消失的那个雕像有关。

不过她说这是“蛟尾”,而不是蛇尾,很明显,在Five眼里,曾经和五丁同归于尽的巴蛇,其实是一条蛟。

许慎《说文解字》卷十三中曾写道:“蛟,龙之属也。池鱼满三千六百,蛟来为之长,能率鱼飞。置笱水中,即蛟去。”

三国时训诂学家张揖在《广雅》卷十中这样描述蛟:“蛟状鱼身而蛇尾,皮有珠矍,似蜥蜴而大身,有甲皮,可作鼓。”

晋郭璞《山海经传》对“虎蛟”的解释是“蛟似蛇,四足龙属,其状鱼身而蛇尾,其音如鸳鸯,食者不肿,可以已痔”。

可以说,蛟在文献记载和民间传说当中,都被认为是最接近龙的动物。只是没有龙角和龙爪,更像是一条巨蟒,因此蛟又被称为“蛟蛇”或者“蛟龙”。

总之,龙算是一种神话动物,而蛟却是现实中曾数次被目击发现过的一种凶猛动物。当然,大部分目击或记载,所看到的要么是巨蟒,要么有可能是鳄鱼。

按照一般民间的说法,蛇类大到一定程度,经过雷劫后就进化为蛟,经过九次雷劫的就成为龙。可是要多大的蛇才能称为“蛟”,却是没有定论的。

不过我想,只要有二十米以上,世间几乎不可能看见的巨蟒,都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蛟”了。因此,如果巴蛇的长度真的有一百八十米长,完全是有资格被称为“蛟”的。

那么在这地下石窟中,居然出现了禹王锁蛟镜,而这镜子的原型,又是一件镇压邪祟的玉琮。那么有没有这样一个可能,就是这禹王锁蛟镜,原本是大禹用来镇压巴蛇的法器,后来巴蛇不知道什么原因尾部逃出了部分,刚好被带着五个秦国美女归蜀的五丁发现,于是与之大战,最后引发山崩。

时间一晃就过去几千年。五丁因为是巨人后裔的缘故,身上的血肉并没有腐烂,而是渐渐石化,被他们紧紧抓住尾部的巴蛇也是一样。

只是巴蛇的骨骼为何只剩下一小截尾巴,其余的骸骨又去了哪里,后来又是谁在石窟中设置了机关将五丁的遗骸封存在山洞中,然后将四尊美女石像和禹王锁蛟镜作为开启的机关钥匙,却不是我根据目前能得到的些微信息能够猜出的。

不过,我们所救下的Five,似乎对这件事知道一些内情。如果她的失忆不是装出来的话,我们或许能从她口里得到真相。

只可惜现在肖蝶不在,以她对催眠术的认知,有很大的把握能恢复Five的记忆。

“你将它给我。”Five突然说,还指了指我手中拿着的蛇尾骨。

我犹豫了一下,如果Five一直以来都是在演戏,她的目的就是得到这一截蛇尾骨,那么我们对她来说很可能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Five哪怕仅仅只剩下了一只,但依然清澈得没有任何杂质的眼睛,我却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便鬼使神差地将手中的蛇尾骨递给她。

还好,Five没有任何让我担忧的举动,而是轻轻抚摸着蛇尾骨,然后将它贴向了自己的额头,闭上了眼睛。

莹白如玉的蛇尾骨上,似乎开始弥漫起一层淡淡的蓝光。接着我感觉背心一热,慌忙把背包取下来,将里面的禹王锁蛟镜拿了出来。

果然,禹王锁蛟镜上面,也开始升腾起淡蓝色的光芒,似乎和同样正在发光的蛇尾骨有着某种神秘的共鸣。

接着禹王锁蛟镜上,开始出现模糊的画面,这画面先是呈现出一幅代表着岁星的星图,随即又变化为一条山峦。

这山峦上下起伏,看着有些眼熟,而且也并不高,估计最高峰也就几百米而已。

但是随着画面的拉近,我这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上下起伏的山峦,分明是一条巨蛇,正盘踞在低矮的山谷之中。也不知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连身上都有不少茂密的植被生长出来。

我稍微估量了一下这巨蛇的长度,骇然发现巨蛇起码有上千米长,比传说当中长达一百八十米的巴蛇,还要长上至少五倍。

这已经超越了人想象的极限,甚至可以说是极为不现实的。这样巨大的生物要是生活在有着浮力的海水里还勉强说得过去,可在陆地上,光是它自身的自重,就足以将整个身体压成肉饼了。

更何况要维持如此巨大的身躯的消耗,恐怕时间一长,整个四川地区的动物都不够它吃的,这样的生物绝对不可能是存在于这个世间的。

果然,那巨蛇庞大的影子开始渐渐淡去,显现出低矮山峰本来的样子。最后巨蛇似乎缩小了很多,定格在一两百米的长度,头部是蓝色,而身体却是黑色,头顶两侧分别有一个高高的凸起,却并没有长出角来。

即便如此,长达一百八十米的巨蛇,也足够惊人了,这样的生物的确是无限接近于古人想象中的蛟龙了。

接着画面一变,五个高大的巨人,带领着一队士兵护送着一辆华丽的马车从一条栈道缓缓前行。

巨人看到正朝石窟中钻的巨蛇后,立刻停下了队伍。却不料一股妖风吹过来,竟然将队伍中间被严密保护着的华丽马车卷起,跌入深不见底的地穴当中。

其中一个巨人连忙上前,拽紧想要逃走的巨蛇尾巴。可是那巨蛇的力量,比起巨人来说依然要大上不少。接着其他几个巨人也上前去帮忙,却一同被巨蛇拖入到洞窟当中。

一队看上去还算精锐的士兵,也跟着冲杀了进去。看起来被劫走的马车对这支队伍来说十分重要,如果有什么闪失,很可能这支队伍的人会跟着倒霉。

接着大地开始摇晃震动,地穴深处传来阵阵沉闷的吼叫,最终地裂山崩。还留在地面上早就被吓得面无人色的大军也被崩塌的山石掩埋。

时光开始变幻,被压在山下的巨蛇血肉,一部分因为周围石头泥土材料的侵蚀渐渐石化,一部分却完全腐烂,最后形成一片数十米宽的小小血肉沼泽。

从腐烂的沼泽当中,部分血肉沿着一条地缝流淌到千米之外的一处空间,然后和地下石窟中的某种成分开始相互交融,形成肉块一样的东西,更是开始如同变异的癌细胞一样快速生长,最后形成一座奇大无比的肉山,也就是之前我们遇见过的太岁王。

太岁王通过绵延上千米的地缝,汲取着血肉沼泽的营养和力量,体型开始快速膨胀,最终似乎触动了这里留下的某种禁制,被蓝色的光晕给困在一个地方,完全无法移动。

我们看到这一幅幅画面,不由得目瞪口呆,想不到我们之前遇到的太岁王和沼泽,居然都和当年巴蛇死亡后的尸体有关。只是这禹王锁蛟镜,并没有让我们看到巴蛇和五丁具体战斗的过程,只知道在巴蛇的尸体附近,还有不少古蜀国战士的尸体。

现在我们也终于明白过来那些破损的战甲和兵器是怎么来的。还有那如同被火车撞过之后的碎骨,很明显都是被巨大无比的巴蛇给撞击得全身骨折,血肉成泥。

蓝色的画面渐渐模糊下去,最后完全消散,禹王锁蛟镜上的热度,也紧接着消失了,恢复了正常的温度。

Five将蛇尾骨从额头取下,递给我后说道:“从它上面我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召唤我。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能看到这件事,似乎和你有关。”

我大吃一惊,这种感知,已经不仅仅是灵觉强大那么简单了,能够感知到自己和他人的命运,这几乎是勉强达到了看透他人命运线的地步。

要知道能看透他人命运线的人,全世界加起来都不到一只手的数目,而眼前这个被我们随便“捡”到的毁容女子,居然也具有如此神奇的能力?

“这股力量的源头在哪里?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问道。

“应该还是在这石窟的某处,我们沿着这条巨蛇的尸骨形成的通道,就能找到它。”Five说道。

我抬起头,看看上方将近二十米的高度,苦笑着说:“你的意思是说这条死去多年的巨蛇,因为失去了骨骼而形成的天然通道?”

的确,巴蛇的躯体死去之后,按理说如果部分血肉已经腐化,没有腐化的部分也早已经石化。骨骼神秘消失只剩下一小节尾骨的巴蛇,其身体内部却因为脊柱原本占据的空间太大,而形成了一条完全能够容人通过的通道。

只可惜这通道至少都离地面有十几米高,以我们目前的装备,要想爬上去十分困难。

“我有办法。”阿华看出了我的犹疑,说道。

他从背包中翻出另外一捆绳子,还有一把登山镐,将绳子拴在登山镐中段,然后飞速地甩动着登山镐,最后猛地放手,登山镐顿时带着绳子朝顶部扔过去。

他扔出登山镐的位置十分巧妙,正好卡在一块凸出的石头里面。使劲拉了拉绳子,没有要掉下来的迹象。

还好这是真正的石头,并非是巴蛇才石化了一半的血肉,否则仅仅是比凝固的泥土坚硬一点的硬度,根本就无法承受一个人沿着绳子朝上攀爬的力度。

阿华当先爬上去后,又分别将我和Five也吊了上去。还好里面的巴蛇消失的脊柱空出来的洞穴并非是笔直往上的,而是存在一个比较大的倾斜角,否则阿华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根本不可能使力拉我们上去。

我们猫着腰沿着脊柱的空洞爬过去,最开始的空洞只能容纳一个人弯腰勉强前行,到后面却越走越宽敞,很明显这是因为最初的空洞,是巴蛇靠近尾巴的部分。当我们走了一段距离后,开始来到巴蛇腹部,空洞自然就越来越大,最后甚至能够容纳两三个人并排前行。

走了四五十米的样子,原本的空洞消失了,前方很明显是天然形成的洞穴,似乎巴蛇尾巴部位的五六十米,是断裂在这里的。

不过带路的Five并没有停下,而是朝着自然的洞穴继续前行,最后来到一条只有二十多厘米宽,长度却有十几米的石质横梁上。

这是一处敞开的空间,但下方却是深不见底的地缝,周围也延伸了数十米才有其他石壁,包括上方也是一样。

如果我们不能从这狭窄的石梁上通过,就只能选择倒退回去。

看着眼前的石梁,Five也有些为难,毕竟按照这地缝的深度,谁也不敢保证万一掉下去还有活着的希望。

要知道先前我和叶凌菲从上一层地穴掉下来的时候,本来都以为我们死定了,如果不是正好落在太岁王身上有足够的缓冲,恐怕早摔成了肉饼。

“我先过去。”阿华看了看石梁,这对一个特种军人出身的保镖来说并不算什么。

他将绳子的一头固定在这边的一处凸起上,然后微微弯下腰,降低重心,双手伸展开来保持着平衡,开始快速通过石梁。只不过七八秒钟,阿华就一口气冲了过去。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随后依照阿华的吩咐,将绳子拴在腰间。另一头的阿华早已经将绳子固定好,这样就算我们不小心掉下去,也不会摔死。

我和Five终于千辛万苦地通过石梁,和阿华一起继续朝前方摸索前行。可走了没多久,Five突然抱住脑袋,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怎么了?”我慌忙问道。看Five的样子,连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都绽出来了,不像是假装。

阿华也有些奇怪,毕竟我和他都没事,为什么Five突然头痛欲裂起来?

我们只能暂时停下。我摸了摸背包里还剩下的一支能解除毒素和异常状态的绿色药剂,有些犹豫要不要给Five使用。

就在这个时候,Five脸上的痛苦神色开始缓缓消退,似乎那阵突如其来的疼痛渐渐消失了。我们松了一口气,在没有找到关于巴蛇的真相之前,我们三人中唯一有着能够看透部分命运线能力的Five是不能出事的。

同时心底也升起阵阵担忧,肖蝶和叶凌菲都相继失散,也不知道她们找到新的路逃出去没有?

我注意到Five恢复之后,脸上似乎多了一层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不过当我再询问的时候,她却只是摇了摇头,并不多说,这让我不由得多长了一个心眼。

没过多久,我们进入一个庞大的地穴之中,接着看到了一幅让我们永生难忘的景象。

在这地穴的四周,也稀稀落落地生长着一些蓝色的藻类,不过这些藻类发出的荧光,和地穴顶端的一颗光球比起来,就完全不算什么了。

这颗光球,即便是站在我们现在的位置看起来,都有足球般大,但真要算上距离的因素,我估计它的直径怕是超过一米,就如同一张小圆桌。

光球发出的光,是绿色的,因此将周围的山壁,都照得一片惨绿,看上去十分瘆人。

而光球的下方,却是一个奇大无比的头骨,长有十几米,高度达六七米,光是那张巨口就有差不多五米长,里面布满了比牛角还要大一圈的牙齿。

这还只是普通的牙齿,靠近头骨嘴唇位置的四颗獠牙,更是有两米多长,别说是人了,就算是一头恐龙,也能一下咬穿。

巨头的头骨当然不是人类可能拥有的,就算是五丁的巨人骸骨,比起眼前的头骨来都如同蚂蚁一样渺小。

很显然,这头骨是巴蛇留下的。四周除了巴蛇的头骨之外,更是密布着不少青铜祭器。

其中就按照十二个不同的方位,分别矗立着十二尊方面大耳、眼睛凸出的青铜人像。这些人像高三米多,和五丁几乎差不多高,只是看上去没有五丁那么强壮而已。它们都面带神秘的微笑,面朝着中间的巨大头颅。

推荐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十一章 石像 下一章:第十三章 鳖灵童尸
热门: 悲剧人偶 心理罪·城市之光 首相绑架案 玉翎雕 德川家康 黄河鬼棺 骸之爪 朝圣者 诡案追踪(大结局) 龙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