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石像

上一章:第十章 太岁王 下一章:第十二章 巨骸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正当我们将目光对准了不远处那个数十米直径的巨大太岁的时候,我的鼻子动了动,闻到了一股腥气。这种腥气不像牛羊那样带着一丝燥意和臭味,反而是带着点土腥味,但能够感觉出来是某种生物。

我很快反应过来,在这见鬼的地下洞窟中,除了肥硕的老鼠外,怕是最多的就是蛇类。那么这股突如其来的腥气,难道是……

我的脸色顿时变了,似乎为了验证我的猜测,在离太岁王最近的骸骨堆下面,开始陆续有什么东西蠕动着爬出来。等电筒的光亮照射过去,立刻就能确定骸骨堆下面爬出来的,赫然就是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蛇类。

这些蛇类最大的也不过手臂粗细,看上去似乎没有巨蟒的威胁大,但胜在数量极为庞大,而且还有着源源不绝涌出的架势。我们只呆了几秒钟,就怪叫一声开始逃离。

接着从四面八方,开始有先前我们遇到过的鼠群朝太岁王所在的地方会聚。和之前的鼠群不同的是,现在跑过来的老鼠们个头要小上许多,甚至可以说是瘦骨嶙峋的,动作也更加迟缓。

有几只从我们的脚边跑过,吓得叶凌菲尖叫的同时,也让我们看清了这几只老鼠身上的毛都秃了一半,看上去在老鼠当中也应该是“高龄”的长者了。

其他的老鼠应该也差不多,并且我们在离开前也发现,这些年老的老鼠虽然在涌出的蛇类面前也害怕得瑟瑟发抖,但最后却像是傻了一样,在蛇群面前停下,即便被吃掉也不逃走。

这个样子,更像是这些老鼠在进行自杀式的主动喂食,只是投递的食物就是它们自身。

我们虽然感觉事情越发的诡异,不过却没有时间在这里多加停留,在蛇群吃掉主动跑过来的老鼠前,匆匆地离开了。

在朝前狂奔的路上,我突然想起之前看到的一个关于旅鼠的故事。说是在北美,当地的旅鼠因为超强的繁殖力,每过几年就会让当地鼠满为患,而且旅鼠族群本身也会面临食物短缺的窘境。

这个时候,族群中年老或者体弱的旅鼠,就会成群结队争先恐后地跳入大海中自杀,从而降低整个族群的数量,让剩下的年轻和强壮的能够获得充足的食物活下去,延续整个种族的繁衍。

而身后的这些年老的老鼠,正在干的事似乎和北美旅鼠一样,唯一的区别是一个是跳入大海淹死,一个却是主动来到天敌蛇类的旁边,然后呆呆地被吃掉。

我估计这可能就是这地下洞窟中的蛇类和老鼠以及太岁王三者之间的宿命循环。太岁吸收洞窟中的营养物质不停生长,提供老鼠赖以生存的食物,而随着老鼠族群的壮大终究会让太岁王有一天被吃光,所以洞窟内的蛇类就专门吞吃老年的老鼠控制鼠群数量。

而数以千计的蛇类,甚至还有不知道隐藏在哪里的蟒蛇,它们有着数量充足的老鼠为食,按道理说数量肯定也不在少数,那么在这洞窟内肯定存在一样东西,能够完美地控制蛇群的数量,不让它们的族群太过庞大吃掉所有老鼠,以至于让这脆弱的生态链失衡。

那么控制着蛇类数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太岁王本身,还是说这里还隐藏着其他未知的生物?不等我想明白这个问题,后方的蛇群已经将大量老鼠吞吃完毕,可依然有不少蛇并没有得到食物。

吃下老鼠肚子胀鼓鼓的蛇类开始懒洋洋地缩回到骸骨堆中,而依然饥饿的蛇类,却似乎终于发现了前方还有一大群食物在奔逃。

因为地上骸骨的关系,加上周围的光线不足,只能依靠电筒光和石壁上的蓝藻发出的些微光亮照明,我们逃跑的速度并不快。

可是这些蛇类似乎早就适应了这里的环境,而且地下长久的黑暗,也早让它们不再依赖视觉来侦查猎物所在,仅仅是我们身上的气味就足以让它们捕捉到我们精确的位置,阴魂不散地快速追了过来。

我们在地下不停奔逃,面对数以千计的蛇类,早就感觉到头皮发麻,甚至比之前遇上鼠群还要恐怖。

就连我们之中最冷静的保镖出身的阿华,估计也没有见过这阵仗。就算手中拿着武器,可是我们携带的那点子弹对于蛇群来说完全是杯水车薪。

除非我们携带有大量的火焰喷射器或者炸药,否则面对蛇群来说光是枪械几乎是无法对抗的。

在蛇群的追赶下,我们也不知道逃到了什么地方,最后我感觉到脚下一软,整个人顿时陷了下去,直陷到大腿才渐渐遇到阻碍。

我感觉自己似乎踩进了全是稀泥一样的坑中,正要开口提醒其他人,却发现所有人都一下矮了一大截,都和我一样落入陷坑中。

“不要乱动,这里似乎是一个……沼泽!”阿华的声音传来,语气中透着一丝罕见的惊慌。

“见鬼了,这地下怎么会有沼泽?”我嘀咕了一句,随即发现一个让我们感觉到无比恶心的事,那就是身下的沼泽,赫然是一种暗红色,散发着阵阵腐臭的稀泥。

暗红色的稀泥上方,还漂浮着黏稠的膏状物,在电筒的照射下散发着油光,就像是某种接近变质的动物脂肪。

我连忙屏住呼吸,但是没用,让人闻之欲呕的恶臭还是不停钻进鼻孔,让我感到阵阵反胃。

最恐怖的是,我们刚掉进来的时候,不过是刚陷到大腿的位置,可刚说了两句话的工夫,竟然已经陷入到了腰部,而且看这趋势还在继续下沉,最多一两分钟,怕是整个人都会陷入这突兀出现的沼泽中。

而在我们身后不远处,电筒光亮能够照射到的地方,两米多外就是岩石结构的地面。可我们先前惊慌失措下冲得太快,一下掉进这恶心的沼泽当中,两米多的距离已经成为分隔生与死的天堑。

难道就要这样死去了吗?我的心一沉,这不是我第一次面对死亡了,可先前的死亡气息尽管也十分可怕,但完全没有像现在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寸寸沉入腐臭沼泽中这般漫长。

要知道窒息本来就是最让人痛苦的死亡方式之一,而被腐臭的沼泽烂泥活埋着窒息,想必这滋味就更加酸爽了。

阿华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吃力地从背后的背包中翻出一小捆绳子,飞快地将绳子的一头打了个活结,形成一个简单的套索。

旁边的叶凌菲醒悟过来,连忙用电筒照射附近的石壁,看能否找到一个凸起的地方,让阿华将套索扔过去。

可是我们很快都失望了。这片地下沼泽附近,虽然说不上是完全光滑,可也找不到任何凸起的石头,而且头顶的山壁也至少有十来米高,就算有几根石笋,套索也不可能扔上去固定住。

阿华看了看我们几人,突然一咬牙说:“趁着我们还没完全沉下去,应该还能救出一个人,救谁?”

所有人都沉默了,面对这样的险境,谁不想活着?听阿华的意思,是要牺牲三个人,以三个人更加快速地被沼泽吞没为代价,让一个人踩着我们的身体爬上岸去。

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有了生还机会的人还来得及带着绳子,再拉一个甚至两个人上岸去。

“凌菲,你先上去,不要推托了,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儿就不提了,肯定是让女士优先。”我对叶凌菲说道。

Five茫然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没有明白过来我这个决定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这让我心底多了一分愧疚。

可人就是这样自私,和萍水相逢的Five比起来,我当然希望自小就认识的叶凌菲能够活着。

阿华沉默了两秒,点了点头,然后将绳子飞速地套在叶凌菲身上,然后一手架在她手臂下,一手伸入淤泥下抓住叶凌菲的腰带,猛地将她朝岸边扔过去。

因为太过用力,阿华的身子狠狠朝下一沉,淤泥已经到了他胸口。不过这一来,叶凌菲离岸边也只有一米远的距离了。

她在淤泥中扑腾着继续朝前,Five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朝她靠拢过去,然后托住她的双脚,让叶凌菲能够借力再度朝前。

Five也因此大半个身子都沉入淤泥当中。可这样一来,叶凌菲终究是有一只手接触到了坚硬的石壁,有了着力的支撑点,她终于艰难地爬了上去。

这个过程无比漫长,此时淤泥已经漫到了我们脖子,阿华和Five更是连嘴巴都开始被淤泥遮盖,连呼吸都困难了。

叶凌菲站稳脚跟后,慌忙将腰间的绳子甩了过来,嘴里大喊着:“快啊,拉住绳子,我拉你们上来……”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短短的几秒钟,我感觉到脚下似乎传来阵阵吸力,又像是淤泥下藏着什么恶鬼在拼命拉我下去一样,我哪怕是屏住了呼吸,也感觉到一阵腥臭扑鼻而来,接着眼前也是一片黑暗。

窒息带来的痛苦让我差点忍不住要吸入一大口腐臭的淤泥。就在我感觉到难受得快要死去的时候,突然脚下一轻,朝下掉落的速度突然加快。

接着我感觉自己似乎穿透了某种渔网状的东西,然后整个人恢复了正常的呼吸,随即又在几秒钟后掉入到水中,接连呛了好几口水。

我挣扎着从水中冒出头来,大口地呼吸着,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掉入了一个直径有三四十米的圆形水潭。

这让我惊奇不已,要知道我们先前可是陷入沼泽淤泥当中,本来以为是必死无疑了,谁承想居然会莫名其妙地掉入到一个水潭里,连先前身上沾满的腐臭淤泥也差不多冲洗干净了?

而且这水潭周围的石壁上,密密麻麻地生长着无数先前我们见过的蓝藻,让蓝色的光亮倒映在水潭中,显得如梦似幻。

如果光是这样的景象,足以让人以为误闯了仙境。可当我们抬头看看上方的时候,却发现上方哪怕照射着蓝色的荧光,却依然透着丝丝暗红色,像是游动的血肉。

这让我们心中打了个问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上方的沼泽淤泥竟然掉不下来,反而成为这水潭上空的穹顶了?

阿华和Five也陆续冒出头来,彼此的眼中都是劫后重生的惊喜。我们失去了电筒和背包以及大部分装备,也似乎不那么紧张了。

“早知道让叶小姐也和我们一起沉入到沼泽底部。”阿华望着上空暗红色的穹顶,似乎也不太明白先前暗红色的腐臭淤泥,为什么会悬空存在,而不会掉下来。

“这些淤泥……是活的。”Five突然低声说。

我们吓了一跳,虽然头顶的沼泽淤泥看上去非常诡异,像是腐烂但依然带着血水的血肉,可要说它们是活的,这也未免太夸张了。

“怎么可能,别乱说啊Five。”我干笑着说。

“不,它们就是活的,我能够感觉到。”Five坚持说道。

“你是说‘它们’,不是它,那些淤泥当中,藏着很多生命?”

“我是说那些淤泥本身是活的,因为我能感觉到它们的精神波动。对了,这种波动,和我们先前遇到的太岁王非常像。”Five摇头说。

我心中大骇,虽然在黑暗当中,我们为了逃避饥饿的蛇群不知道逃了多远,但我估计离太岁王所在的地方,至少都有一两公里的距离。

如果说头顶悬空存在的淤泥是活着的某种古怪生物的聚合体,这还能勉强说得过去,毕竟在海底也有珊瑚这种由无数微生物聚合在一起形成的海底奇观。可要说这两三亩大小的腐臭淤泥,居然和先前我们遇到的太岁王之间有着类似的精神波动,这就太过离奇了。

不过不管Five的感知是真是假,我们都不可能就这样浸泡在水潭中,于是朝着一个看上去有点像是出口的方向游过去。

幸好周围的山壁,全都覆盖有能发出荧光的蓝藻,这才让我们轻松找到出口。

从水潭中起来后,只是简单整理了下衣衫,在岸边等了十几分钟,基本确认叶凌菲不可能再度跳下沼泽也从穹顶上掉下来后,我们开始试着沿通道出口的方位朝前继续探索。

走了一段距离后,我们渐渐发现前方开始出现不少蛇蜕。有的蛇蜕看上去还算正常,但有的居然长达数米,最长的竟然达到了十二三米的长度。很显然,这到处都是蛇蜕的地方,应该是这里的蛇群集体换皮的所在。

这让我们浑身上下的神经都绷紧了,现在我们手头武器有限,别说是巨蟒了,就算是普通的蛇群也无法对付。

但幸运的是,一路上我们尽管发现了不少蛇蜕,但却没有发现一条活着的蛇类,似乎它们这个时候都不在此地,像是集体被召唤走了一样。

紧接着我们发现了地上有不少锈蚀严重的残缺青铜兵器。看这些青铜兵器依稀露出的造型,应该至少是几千年前的东西。

铁器在战国时代就已渐渐普及,而采用青铜武器,且数量不少,那至少都是战国以前的时代了。想着梓潼此地关于五丁开山的传说故事,那么极大的可能,是当时的古蜀国军队留下的。

我找到一截保存还算完好的青铜戈,在上面看到了五六个熟悉的符号。这些符号都属于巴蜀戈文,同时也是巴蜀图语的一部分。

看着铜戈上的巴蜀图语,也证实了我心中对这些武器出处的判断。

再往前走,前方还出现不少披甲的骸骨,这些骸骨大多残缺不全,像是死后又被什么生物撕咬过。有的骸骨上还有细碎的齿痕,一看就是被诸如老鼠一类的啮齿目生物啃咬过。

这一类被老鼠啃咬的骸骨只是一部分,更多骸骨的死亡,似乎是被巨蟒绞断了全身的骨头,也有的骸骨部分部位发黑,应该是被毒蛇咬死的。

但更多的骸骨,已经破碎得不成样子,就像是被数十吨重的大卡车,以一百迈以上的速度给迎面撞上过一样。

我无法想象在遥远的古代,有什么样的兵器或者古怪生物,能造成这样的伤害,除非这些破碎不堪的骸骨,是被从几百米高的山坡上推下来的巨石给砸成这个样子的。

“前面有人!”阿华惊呼一声,掏出了携带的锋利匕首。

枪支在通过沼泽的时候就不能用了,短时间内被水泡过还没有什么问题,可枪管在沼泽中沉入时被淤泥塞住,如果强行使用的话,很可能会炸膛,得不偿失。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发现前方的蓝色光亮中,正站立着几个人影。

这几个人看上去十分消瘦,高度应该不超过一米七,而且身形依稀显出几分婀娜,有九成的可能是女性。

我们警惕地握着武器缓慢前行,等我们走近了,却反倒松了一口气。

阿华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因为我们以为是有人埋伏在这里,实际上不过是四个石像而已。

这是四个古典美女的石像,高度一米六左右,雕刻得惟妙惟肖,即便过了几千年,也能看出当年匠人的高超技艺。

石像的材质应该是某种黄玉。看着石像,我突然想起背包中的那个黄色的玉琮。

鬼使神差地将玉琮拿出来,和石像对比了下,赫然发现两者的材质,竟然有六七分相似,只是石像没有玉琮那么光滑细腻而已。

我们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这个诡异的玉琮,似乎就和太岁王有关,那么这几具石像,是否也是如此呢?

这个时候我们都没有发现,一直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我们后面的Five,这个时候竟然呆呆地抚摸着四尊石像,眼中不知不觉竟然带了丝丝泪光。

“怎么了?”阿华问,他先前和Five单独逃生了一段时间,比起我来和她更加亲近。

“没什么,就是觉得,她们几个的气息感觉好熟悉,就像,就像她们曾是我亲人一样……”Five情绪低落地说。

我的心一动,随即发现雕刻得惟妙惟肖的石像,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的确和Five有几分相似。

当然,前提是Five被毁容的脸能恢复正常。但不管怎么说,从Five已经恢复了大半的体型和脸孔来看,她在毁容前肯定也是一个少见的美人,不会比这四尊石像差。

我看着眼前的石像,又看看Five,嘴里念念有词地数着:“一、二、三、四……五,Five……”

我走到一尊石像旁边,仔细地查看这尊石像的左臂。先是没发现什么,可当我拭去石像左臂的灰尘后,上面依稀露出一个弯弯曲曲的字符。

这个字符我并不认识,随即我又看了另外三尊石像,果然,每个石像的左臂都有一个字符。尽管每个字符的形状不一样,可风格甚至是笔画的走势,都和Five左臂上的字符“5”几乎一致。

我和阿华惊恐地对望一眼,想着附近的山脉的名字,再看向Five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劲了。

这里是历史上有名的五妇岭,是当年秦惠王送给十二世蜀王的五个秦国美女的葬身之地。而她们死去的原因,是当年蜀国的五丁力士在这里杀死了一条据说有山那么长的巨蛇,巨蛇临死前的挣扎引发山崩,将五丁力士连同五个美女都一起压死。

也就是说,眼前的四尊石像,很可能是照着当年秦国国君送给蜀王的五个美女的相貌雕刻的。这本来没什么,就算是少了一尊,也有可能是在山崩或者其他原因遗失了一尊而已。事情奇怪就奇怪在石像虽然少了一尊,可我们眼前却站着一个活生生的,同样是左臂有着诡异符号的神秘女人。

Five差不多完全是处于失忆状态,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的来历,我们当时也是从蛇腹中将她救出来的,虽然也明白她来历神秘而古怪,可再古怪,也让我们无法和眼前的石像联系起来。

总不会Five也是五尊石像之一,只是在某种机缘巧合下复活,然后又倒霉地被一条巨蟒给吞吃了吧?

这样的事情,骗骗小孩子还行。现实当中就算有再多神秘事件,可石像复活这种,还是太惊世骇俗了一点。

最关键的是,Five虽然已经失忆了,但是基本的交流还是没有问题。她说的话,完全就是近现代的普通话,甚至连四川方言的口音都没有,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她不可能是当年秦国送给蜀王的五个美女之一的石像所化。

不过对于眼前的石像,我们还是多少有些怀疑的,如果说当年的五个美女和五丁力士都是被巴蛇临死时的挣扎引发山崩而死,那么他们的骸骨都应该被埋在山岭当中才对,又是谁在这地下石窟中放置了这四尊形态各异的美女雕像?

而雕像和我手中的玉琮极为相似的材质,加上先前玉琮中居然能够剥离出一小块类似太岁一般的血肉下来,这更加让我感觉先前遇到的巨大无比的太岁王,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我总觉得,这四尊石像,像是随时都会活过来一样。”阿华说道。他是从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身手不凡,先前就算遇到鼠群蛇群时,都似乎没有这样紧张,可见眼前的四尊雕像,的确是处处透着诡异,让阿华这样的铁汉居然也产生了一丝本能的害怕。

我想这大概是阿华曾经历过生死危机,已经有了一种近乎野兽本能的直觉,即便他不像我拥有强大的灵觉,可是也从这四个美女石像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不祥的气息。

我点点头,然后拉着Five一起,绕开石像想要尽快离开。却不承想我们刚朝前走了几步,我就感觉到手中一热,竟然是抱在手里的玉琮不知什么原因开始发烫,差点就让我将它扔了出去。

推荐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十章 太岁王 下一章:第十二章 巨骸骨
热门: 地狱之缘 重播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欲望街头 千门之雄 唐砖 古墓密码 七宗罪3:肢解狂魔 恶魔的纹章 余生皆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