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食物链

上一章:第八章 腹中人 下一章:第十章 太岁王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看着蟒蛇肚皮上印出的模糊人脸,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这样的情形,别说是第一次看见,就连想一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我们下意识地退开了几步,阿华手中的自动步枪已经对准了那张人脸,只要扣动扳机,不管蟒蛇肚皮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人是鬼,都会炸开一朵血花。

“等等。”肖蝶突然喊道。

阿华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有动手。

肖蝶从背包后面摸出一把匕首,光是看匕首刀刃微微闪烁的寒光,就可以想象这把匕首的锋利程度。我估计这匕首很可能是用特殊的合金制作的,里面甚至有可能添加了那种神秘的活性金属的成分。

她轻轻靠近巨蟒,手中的匕首“扑哧”一声插入巨蟒肚皮。看得出来肖蝶刻意避开了巨蟒肚皮里面挣扎的活物,然后双手握住匕首的柄,用力一划,坚韧无比的蟒蛇皮肤连同血肉一起被划开,一个人形生物和一堆腥臭扑鼻的蟒蛇内脏顿时流淌了出来。

我们这才看清,在花花绿绿的蟒蛇内脏中不停颤动的人形生物,竟然是一个长发女人。只是现在的她不仅衣衫褴褛,身上和脸上也有多处被蟒蛇胃液腐蚀的痕迹,看上去犹如沾满黏液的厉鬼。

依然蠕动着的女人,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很显然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甚至连一只眼睛的瞳孔也被腐蚀掉,只剩下一片缺了一角的眼白。

但我们依然被这女人强大的生命力所震惊。

要知道从地上蟒蛇的腐烂程度看,它死掉应该有两三天了,也就是说这女人很可能被这巨蟒吞吃了至少有两三天的时间。

换成普通人,别说两三天,恐怕两三分钟都坚持不了,因为被蟒蛇当作食物猎杀的过程极为痛苦,有可能在被吞吃前就被巨蟒缠绕,浑身骨骼断裂而死。

即便侥幸逃过了最初被缠绕致死,在被蟒蛇吞吃的过程中,全身的骨骼内脏都会受到巨蟒颌骨极大的压迫,最后将食物活生生拉长。否则不过八九米长的蟒蛇,原本也不过人的大腿粗细,怎么能够吞得下一个人去?

看着在地上挣扎的诡异女人,一时间谁都不敢上前去帮助她。最后还是叶凌菲看不过去了,将放在背包里的一件换下来的湿衣服扔了过去,刚好遮住女人半裸的身子。

“这女人不太对劲。”肖蝶警惕地握住手中的匕首,深吸一口气说。

“谁都看得出来。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办?是放着她不管,还是带着她一起?抑或是我们退出去找人来救她?”我苦笑着道。

“你们看她的肩膀。”叶凌菲指着女人的左肩说。

我这才发现,女人左边肩膀上,有一团模糊的文身,之前我还以为是一截蟒蛇内脏沾在上面,现在看来,这竟然是一个青色的文身符号。

这个符号十分古怪,就像是一个刻画着不知名文字的印章。“这是巴蜀图语的符号,应该是一个数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很可能是数字‘5’。”肖蝶看着女人左肩的符号,脸上露出一丝凝重。

很显然,这个符号对于她来说并不陌生,要不然也不会一眼认出来。

数字符号“5”,还是用巴蜀图语写成的,而且做成印章的模样,这到底代表着什么?

前些日子我也曾潜心研究过这种只流传于古蜀时期的神秘语言,知道巴蜀图语实际上是三个部分组成。一般用于青铜器的巴蜀符图,用于武器的巴蜀戈文和用于印章的图语,合在一起才构成真正的巴蜀图语。

眼前的诡异女人肩膀上是代表着数字“5”的印章状的文身,很可能就是属于巴蜀印章的一种。打上了这样标记的女人,又具有远超常人的生命力,怎么看都不是普通人。

那么,她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又是怎么被巨蟒所吞食,她的存在,和秦峰的突然失踪是否有什么联系?

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可是看着依然在地上不停痛苦抽搐的女人,又觉得有些心有不忍。

最后还是叶凌菲看不过去了,拍板说道:“不管怎么说,都是一条人命,先救了再说。”

我们想想也是,眼前的女人虽然来历可疑,可毕竟是一条人命,就算有什么古怪的地方,也先救人然后再仔细探寻她的来历。

女人身上散发着巨蟒胃液的酸臭和腐烂味道混杂在一起的恶心气味。叶凌菲走上前去,强忍着不适用了一大包纸巾擦拭掉女人身上的蟒蛇胃液,然后帮她穿上衣服。

这个过程中阿华的枪口一直有意无意地对准了这女人的脑袋,只要她表现出对叶凌菲的攻击性,我估计阿华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肖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掏出银色的金属盒子来,然后从里面取出一支蓝色的药剂。

这种药剂早已经见惯不惊了,拥有极强的愈合能力。不过按照先前那几个外国人的说法,我和叶凌菲、秦峰三人身上已经被注射了某种活性金属制作的纳米生化液,是专门针对我们身上的特殊血脉和这种强效愈合药剂的。

因此这药剂对我们的作用已经很小,只有肖蝶和阿华能够使用,现在用掉一支,也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药剂缓缓注入女人的动脉。这种药剂因为效力极强,不宜采用一般的静脉注射,动脉注射能让药剂更快发挥效果。

过了几秒钟后,女人还剩下的一只眼猛地瞪大,嘴巴也张开到了极限,狠狠地吸气。接着她额头和脸、颈部的血管开始凸起,就像皮肤下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蚯蚓。

这样的反应让我们几人都有些吃惊,要知道这药剂的效力虽然十分强大,但是一直以来却没有发现什么副作用。

看她的样子,似乎更像是注射了那种能够短时间内提升人体潜能的红色药剂。不过想来肖蝶不会这么粗心大意,何况药剂的颜色我们也是亲眼看到的,是蓝色的无疑。

幸好,大约半分钟后,女人身上暴起的血管开始渐渐平复下去,呼吸也渐渐恢复了正常。这个时候,她身上和脸上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开始了肉眼可见的恢复。

之前她身上的皮肤至少有两成被巨蟒的胃液腐蚀,有的地方甚至能看到溶解了一小块的红色肌肉,看上去狰狞恐怖,和恐怖片中半腐烂的僵尸差不多。

尤其是她的脸上,受损最严重的左脸除了眼球被腐蚀瞎掉一只外,左边脸孔更是有一个硬币大小的恐怖孔洞。孔洞上下又有几根没有完全断裂的肌肉纤维组织相连,甚至能透过这个孔洞看到女人的牙床和口腔。

药剂的力量不仅仅是作用于她的皮肤,连她脸上的恐怖伤口也开始缓慢地恢复。肉芽不停生长纠缠,带来的痒痛让女人似乎忍不住要用手去抓扯,幸好被走上前去的肖蝶给制止住了。

很快女人身上的大部分伤势都恢复正常。大概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强效的药剂,阿华的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看向肖蝶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渴求。

我们当然明白他渴望的是这种效果非凡的药剂,而不是对肖蝶这个人。之前阿华作为一名称职的保镖,看向肖蝶的时候完全是目不斜视。

“这次任务完毕后,我会赠送你一支这样的药剂作为报酬。”肖蝶也看出了阿华的意图,当即说道。

阿华狠狠地点头,咧开嘴笑了。大概对于他们这样的退伍特种军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这种强效恢复的药剂更具有吸引力。作为一个与危险打交道的保镖,有时候多出这样一支药剂,就多出一条命来,他比普通人更加明白这药剂的珍贵之处。

女人身上的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有脸上依然留下些难看的疤痕,像烧伤后又愈合的痕迹。并且被腐蚀的左眼也未能重见光明。

这已经算是恢复得很不错的,毕竟这药剂也不是万能,无法做到连瞎掉的眼睛也在短时间内愈合。

“谢……谢谢。”女人开口说道,声音有些沙哑,应该是原本受损的声带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你是谁,怎么会被蟒蛇吃掉的?”叶凌菲问道。

女人剩下的一只眼中露出迷茫的神色,似乎在努力回想什么,可过了半天,却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眼中更是透出一丝恐惧。

“怎么,想不起来了?”我问道。

女人点点头,下意识地靠近了叶凌菲,似乎站在叶凌菲身边,能带给她一丝安全感。

看她的神色不似作伪,我们也不再强迫疑似失忆的她去回想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接下来的询问中我们发现她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看来真的有可能是完全失忆。

“如果她真的被蟒蛇吞吃了两三天的时间,那么这样长的时间即便因为某些原因侥幸没死,可大脑长时间缺氧,足以让她的脑部产生永久性的创伤,造成失忆。”肖蝶遗憾地说。

肖蝶曾是铁幕中最精锐的心理学专家,精通催眠术,对于脑科学方面的知识自然也掌握得非常多,因此她这样说还是比较权威的。

“既然她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是谁,肩膀上的巴蜀印章符号又代表着数字5,那么就暂时叫她Five吧,反正都一个意思。”叶凌菲说道。

我们没有说话,看向大体恢复了正常面貌,只是依然瞎掉一只眼,并且脸部有一片疤痕的女人。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么Five,我们现在要继续前往这个洞窟深处寻找我们一个失踪的朋友。你是和我们一起,还是先回到地面?”

“地面?什么地面?”Five脸上再度露出茫然的神色来。看样子她的确失忆严重,不仅记不起自己是谁以及发生的事情,竟然连一些常识性的东西,也给忘记了。

“地面就是洞穴外面的世界,有城市,有山,有河流和树木,当然还能看到日月星辰和其他人……”叶凌菲像哄小孩子一样轻声说道。

Five剩下的一只眼睛露出憧憬的光芒。不过她看了看我们身后黑暗的通道,最终还是摇摇头,说:“和……你们……一起。”

“既然如此,继续前进看看吧。大家小心一点,按照我们先前捡到的蛇鳞大小来看,这洞窟里面很可能还存在至少一条十几米长的巨蟒。”肖蝶淡淡地说。

我们心头都是一紧,一条八九米长的巨蟒,就能活生生吞下一个女人了,十几米长的巨蟒,那是什么概念?估计像是阿华这样的彪形大汉,也能一口吞掉吧?不过这样一来,巨蟒本身也会变得无比臃肿,根本跑不远。

我们绕过地上巨蟒的尸体,开始朝前方前进。

Five的伤势虽然基本恢复,但依然无比虚弱,我们几个人当中又只有阿华体格最强壮,因此由他背着Five前行。

但是一路上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十来米长的巨蟒,反而是发现了不少个头肥硕的老鼠。

最先发现老鼠的是叶凌菲,她走在最前面,也不知道这丫头是如何练出这样大的胆量的,要知道小时候她可是连黑暗都害怕。

可即便是叶凌菲现在已经锻炼出一副好胆量,但我们在路过一个交叉的路口时,一个毛茸茸的东西突然从她脚面跑过,还是吓得她尖叫起来。

我们的电筒光照射过去,发现从她脚面跑过去的,是一只肥硕的老鼠。

这只老鼠竟然丝毫都不怕人,就停在离叶凌菲前面不远处,一双豌豆大小的红色小眼睛,带着好奇盯着我们。

老实说,之前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肥硕的老鼠,它的骨架虽然只比一般的老鼠稍微大了一圈,却像是老鼠群体中的大胖子,已经变得十分臃肿。

我估计这老鼠的体重至少超过一点五公斤,都接近一只小花猫的体重了。

如果老鼠仅仅只有这么一只,我们顶多是有些好奇而已,可是随后,也不知道眼前和叶凌菲对峙的老鼠抽了什么风,嘴里发出“吱吱”的叫声。

仅仅是十几秒钟后,洞窟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同样的“吱吱”回应,接着几百只几乎差不多大小的老鼠从侧面一拥而出。那犹如万马奔腾的气势,吓得我们立刻拔腿就跑,连掏枪还击的念头都来不及兴起。

也幸好这些肥硕的老鼠似乎因为过度的肥胖失去了行动的快捷,连跑动都显得笨拙无比,而这也给了我们逃生的机会。

随着这群肥硕到极点的老鼠彼此呼唤,追在我们身后的老鼠越来越多,甚至连前方也偶尔出现鼠群,让我们不得不中途改道,窜入和主通道连接的其他更小的洞窟中去。

我们在山谷中的时候,看到这里的山其实并不高,我估计海拔最多几百米,可是山腹内的空间,却远超我们的想象。而且能感觉到地势一直在朝下,也就是说山腹内的洞窟面积还包括了很深的地下部分,宛如一座立体的迷宫。

刚开始进来的时候,还只有一条主通道,可在被鼠群追赶的过程中,我们遇到的纵横交错的通道越来越多,最后几个人竟然不得已跑散了。

和我一起的是叶凌菲,肖蝶单独一人跑进了另外一条通道,剩下阿华和Five则一起继续朝前方的通道而去。

我和叶凌菲在黑暗中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体力消耗十分严重,如果换成几个月前的我肯定无法坚持。

反倒是叶凌菲一副体力充足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后来我问她的时候她才告诉我,她懂事之后,为了寻找父亲,这些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健身习惯,虽然看着瘦小,可是体质堪比普通的运动员。

这样的结果让我有些无语,为什么我身边的女人都是如此强悍的存在。敖雨泽和肖蝶就不用说了,想不到现在连叶凌菲这个曾经儿时玩伴也能在体质上表现得比我还强。

等我们确定基本摆脱了身后追过来的老鼠,叶凌菲才喘着气说:“奇怪,这洞穴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大个头的老鼠?这里不应该是一个蛇窟吗?老鼠居然还有生存的空间?”

“说不定这些老鼠就是巨蟒的食物,要不然洞窟中的巨蟒靠什么生存?”我沉吟了一下说。

蛇本来就是老鼠的天敌。如果是一般的蛇,这样重达一点五公斤的大老鼠,估计还真不怎么害怕,若是老鼠成群结队的话,甚至有可能反过来把蛇当成食物。

但是巨蟒就不一样了,这洞窟中的巨蟒我们看见过的就有八九米长,甚至还有极大的可能存在十几米长的巨蟒。这些肥硕的大老鼠在巨蟒面前,完全就是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小点心。

“不过说起来,就算这个洞窟是一个封闭的地下世界,巨蟒不会到洞窟外面去,但这些老鼠会打洞啊,怎么也没有听说有好几斤重的老鼠出现?”叶凌菲疑惑地问。

“这的确有些奇怪,按理说我们先前遭遇的鼠群,前后加起来怕是有数千只之多,这样的数量养活几条巨蟒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从概率上讲被人发现的可能也相应增加了不少。”

“还有一点,就算巨蟒是以这里的大老鼠为食,那这些大老鼠又是吃什么长得如此肥硕的?要维持巨蟒这样趋于食物链顶端的猎杀者的基本生存,这需要一个完整的生态链。”叶凌菲分析道。

“虽然事情有些古怪,不过这不正是我们进入这个洞窟的目的之一吗?”我说道。这个洞窟虽然入口并不算难找,按理说就算外人在不知道古蜀道路线的前提下很难找到这里,可附近的山民却不一样。

他们长年累月生活在附近,甚至往外走不了几公里就是七曲山旅游景区,距离世俗的繁华世界也并不算远,可为何千百年来偏偏没有人发现这里?

不管是我们遇到的蟒蛇尸体,还是数量不菲的肥硕老鼠,被当地人发现的概率其实都挺大的,可这么多年来,却从来没有人听说过。

反倒是那种体型小巧头长肉瘤的双头怪蛇,这里的山民却似乎听说过,并且十分忌惮。要知道双头怪蛇虽然罕见,但因为体型的缘故,反而没有巨蟒容易被人发现。

可偏偏这里的山民知道那种叫“亚子蛇”的双头怪蛇,却似乎丝毫不知道这里有巨蟒出没,可见巨蟒被困在山腹内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以这些巨蟒能够吞吃一个活生生的人表现出的力量,要顶开洞窟口的石板,应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那么会不会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犹如迷宫般的洞窟内,有什么力量限制了这些巨蟒的自由活动,才让它们从来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

我感觉这洞窟之内,似乎真的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很可能真的如传说那样,是和古蜀时期曾出现过的一条巨大的蟒蛇,也就是“巴蛇”有关。

这条蟒蛇到底有多大,可谓众说纷纭。《山海经·海内经》中曾记载:“西南有巴国,又有朱卷之国,有黑蛇,青首,食象。”西晋时期的郭璞曾为《山海经》做注说:“即巴蛇也。”

《山海经·海内南经》中也曾写道:“巴蛇食象,三岁而出其骨,君子服之,无心腹之疾。其为蛇,青黄赤黑。”这是说巴蛇能够一口吞吃掉一头大象,需历经三年消化才将大象的骸骨吐出来。

此外还有记载说巴蛇即修蛇,长八十丈,换算成今天的长度那就是一百八十米长。

我觉得巴蛇这样的巨蟒就算在历史上真的存在过,也不太可能有一百八十米如此恐怖的长度,估计和史前能够猎杀恐龙的泰坦巨蟒差不多,最多不会超过二十米。

只是当时的蜀人看到这样的巨蟒,估计早就被吓傻了,后来以讹传讹,最终被夸张成一百八十米长的可怕程度。

我甚至进一步推测,这洞窟内很可能存在什么能让巨蟒得以摆脱地面的环境限制,生长到一二十米的长度的东西。这东西就犹如好莱坞电影《狂蟒之灾》中的血兰花,能让蛇类在短时间内生长得无比巨大。

很可能也正是这种犹如血兰花般的东西,才吸引这地下洞窟内的蟒蛇不愿意离开,要一直守护在附近,只以洞窟内的肥硕老鼠为食。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发现电筒的光亮稍微暗淡了一些,这才想起电筒的电快要用完了,而备用的电池又都在阿华身上。

“该死,电筒快没电了,我们必须想办法和肖蝶他们会合。”我说道。

“我觉得我们最大的困境,还是想想现在已经到了哪里,如果被困在地下犹如迷宫般的洞窟中,想要回到地面恐怕不那么容易。”叶凌菲有些沮丧地说。

“的确,如果不尽快找到出路,就算和他们会合也没有太大的作用。”我说道。

“我们一路留下标记吧,否则等会儿完全没有照明,再这样绕下去,怕是不被老鼠或巨蟒吃掉,也会被饿死在里面。”叶凌菲说。

“饿死倒不至于,这里面的老鼠一只比一只肥硕,实在饿得狠了,可以抓几只老鼠来吃。”我开玩笑说。

叶凌菲翻了翻白眼,啐道:“老鼠肉这么恶心的东西,我宁愿饿死也不会吃!”

我笑了笑,没说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中的电筒光越来越暗淡。

叶凌菲犹豫了一下,最后伸手过来拉住我的袖口说:“我们两人等会儿千万不要跑散了……我一个人的话,还是有点害怕。”

“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怕黑啊?”我笑着问。

“嗯,有点啦,虽然我也尽量去克服了,可真要一个人,还是感觉黑暗中会出现什么未知的怪物要扑过来。”

“这鬼地方或许不会有未知的怪物,但是巨蟒和老鼠几乎一定会有的。”我苦笑着说。

推荐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八章 腹中人 下一章:第十章 太岁王
热门: 宋时 查尔斯街 借心还魂 美第奇家族的兴衰 刑警手记之逝者之证 棚屋 游剑江湖 失踪的专列 超脑3:浴室 赫尔克里·波洛的丰功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