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腹中人

上一章:第七章 五妇岭 下一章:第九章 食物链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和叶凌菲先是回到我们停车的地方,然后开车赶到肖蝶所说的位置。

我们并没有看到肖蝶,反而是见到了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谭欣然,铁幕组织中最高明的医生。

和谭欣然一起的,还有明智轩。让我们无比意外的是,明智轩的伤势竟然已经恢复了大半,虽然看起来依然十分虚弱没法剧烈运动,但一般的行动和慢走等已经没有太大问题。

和明智轩一起的,还有两个一看就十分彪悍的保镖,双目中偶尔精光闪一下,让人心神都为之一凛。

很明显,这两个保镖都是罕见的高手,即便比不上全盛时期的敖雨泽,估计也不会差太多。我想应该是明家的老爷子为明智轩这个宝贝孙子请的保镖,害怕他再度遭到袭击。

“好久不见,想不到你恢复得这么快,一定是谭医生的功劳吧?”我轻轻在明智轩肩头打了一拳,明智轩夸张地做出痛苦的表情,惹得旁边的保镖大哥狠狠瞪了我一眼。

不再嬉闹,一旁的谭欣然淡淡地说:“这两天对那种古怪的毒素研究有点心得,只要那种毒素不阻止JS药剂的力量,他恢复的速度自然会大大加快。”

“对了,你怎么来了?不会是专程送明智轩这家伙过来的吧?”我好奇地问。

“想得美。我来是为了救一个本来不该救的人。”

“肖蝶?”几乎不用多考虑,我立刻说出肖蝶的名字。毕竟约我们前来这里的就是肖蝶,而且她是铁幕组织的前成员,对于谭欣然来说自然是属于“不该救的人”。

“是的。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这么关心她。”谭欣然似笑非笑地说。

“我不是关心她,而是她之前在电话里告诉我,敖雨泽失踪了。”一想到敖雨泽,我感觉自己的心剧烈地抽搐了一下。

“我知道,要不是这件事,我也不会来救她。”谭欣然冷笑道。

“到底怎么回事?”我问道。

“你自己问她吧,就在那边的商务车里。不过在此之前,你确定你不需要先换一套衣服?”谭欣然歪着脑袋说。

我苦笑一声,示意自己没有合适的衣服替换,毕竟行李都放在宾馆里。

不料明智轩的保镖之一扔过来一个包,我打开看了后发现里面竟然男女衣服都有,连标签都没有扯,应该是新买的。

“厉害,居然预见到我们会被淋成落汤鸡。”我对明智轩跷起拇指。

“很简单的推理嘛。”明智轩得意地笑笑。

我和叶凌菲在一个保镖指引下,前往附近一辆大型房车,估计是明智轩的。先是叶凌菲在房车里换好了衣服,接着才轮到我上去。换了一身衣服,感觉浑身上下都轻松了不少。

肖蝶所在的商务车,和房车不过相隔二十几米的距离。我上前去,敲了敲紧闭的车窗,车窗摇下,露出肖蝶略显苍白的脸。看样子她伤势虽然没有大碍,但短时间内应该没法完全恢复。

“敖雨泽不是在真相派的基地中吗,怎么会被人劫走?”我顾不得她伤势没有痊愈,问道。

“是那个国外组织的人,‘天父’的手下。”肖蝶低声说。

“我知道是他们,关键是,他们的动机……还有以真相派的实力,我不相信那个组织能够如此轻易地做到这一点。”我冷冷地说。

“本来的确不可能的,但是别忘了,你亲手将那个象牙盒子交给了他们。”

“那个象牙盒子中,到底有什么?”我一呆,虽然我一直觉得象牙盒子有着古怪,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人争抢,可是一直没有猜出它的真正作用。

“那个象牙盒子中,藏着召唤巴蛇神的咒语。是用微雕的手法,将咒语雕刻在盒子的内侧,不用特制的放大镜的话,肉眼根本发现不了。”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是明智轩。

“你怎么知道的?”我转过头问。

“有人告诉我的,而且这个人还告诉我,如果我不将盒子拿到手,那么我们全家人都可能遭殃。很抱歉,小康,当初为了这个盒子,我骗了你……”

“你觉得我们兄弟之间需要说抱歉吗?何况那还关系到你全家的性命。”我说道。当时明智轩的表现已经足够好,甚至为了救我差点被害死,我怎么可能还记恨他?

“不过就算是这样,拥有了这个象牙盒子的人,就一定能召唤出巴蛇神来?那可是古蜀时期传说中的神灵,我可不相信一个盒子中的什么咒语,就能干出这么逆天的事情。”我不确定明智轩说的是否正确。

“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可哪怕是通过这些咒语沟通巴蛇神寄托在某个遥远意识空间中的一丝意念,对于脆弱的人类来说,也是了不起的力量。”车上的肖蝶说。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真相派的总部召唤了巴蛇神的一丝力量,然后趁机劫走了敖雨泽?”我脸色大变。

“象牙盒子内壁的咒文只是一把钥匙。要真正使用好这把钥匙,还要配合一件传承自巴蛇神的法器。据说这件法器是巴蛇神遗留在人间的一片蛇鳞制作而成。”肖蝶继续说道。

“那个自称‘天父’的家伙,拥有这样的法器?”

“除了这个可能,我想不出谁能在真相派驻省会的基地里召唤出巴蛇神的力量,让上百名成员同一时间晕过去一个多小时。”肖蝶干涩地说。

“你又是怎么受伤的?”

“还记得当初和你交易的那几个外国人吗?除了他们之外,在梓潼还潜伏了不少人手。我的人被他们突袭,损失惨重。如果不是我见机得快,使用了某种禁忌的力量,估计你已经看不到我了。我其实没有受伤,只不过是使用了那种力量的后遗症。”肖蝶苦笑着说。

我估计她所说的禁忌力量,应该是那种能极大激发人体潜力,但有着严重后遗症的红色药剂。我曾两次使用过,要不是我有着特殊的金沙血脉,估计现在已经成为废人。

“一边是在真相派总部劫走敖雨泽,一边是突袭你带领的人,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喃喃自语道。

“我想,他们应该是想要还原封印敖雨泽的时光之沙。因为这个组织似乎对活性金属有着大量的需求,而这种金属的生产,必须使用时光之沙。”

“你是说他们能够将敖雨泽从时光之沙的封印中解救出来?”我眼睛一亮。

“他们对解救敖雨泽没有半点兴趣,想要的仅仅是时光之沙而已。敖雨泽当时的状态我想你也明白,一旦时光之沙的封印被剥离,那么她离死也不远了。时光之沙的存在虽然封印了她,但是也勉强保住了她一条命。”肖蝶冷冷地说。

我顿时垂下头来,的确如她所说,时光之沙的封印其实也起着保护的作用,尤其是当人采用某种特殊手段强行剥离的时候,怕是会更加速敖雨泽的死亡。

“他们拥有剥离时光之沙的方法?这么说起来他们在某些技术上岂不是比和金沙文明有关的三大组织还要先进?”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说道。

“或许他们之前不一定拥有这样的技术,可是他们已经获得那个象牙盒子,能够沟通巴蛇神。你觉得这对于巴蛇神来说会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吗?”肖蝶苦笑着说。

我一想的确如此。虽然巴蛇神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存在于某个未知的意识空间中,连实体都没有。但是它能带给这个世界的人最大的好处并非是降临一丝意识造成大范围的敌人昏迷这么低劣的攻击手段,而是它所掌握的无数古蜀时代的秘密和神奇技术。

这些技术无疑是和长生、活性金属以及空间与时间、意识甚至命运线相关的,其中任何一项公布出来,都足以震惊世界。

因此巴蛇神等古蜀神灵真正珍贵和强大的地方,不是它们所拥有的神秘力量,而是它们古老的知识和智慧。

“等等……如果巴蛇神的存在,只是一个意识世界里的虚拟神灵的话,那么它怎么可能留下什么鳞片作为制作法器的材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那是因为无论是巴蛇神,还是其他四个古蜀时期的神灵,曾经在这个世上都是有着物质化的躯壳的。只是当年发生的一场未知的变故,让它们不得不彻底放弃躯壳,重新躲入它们诞生的意识世界深处。”肖蝶说道。

“但是它们从来就不甘心这样退出历史舞台,所以时时刻刻想要传递出自己的意志,以长生甚至成神为诱饵,诱惑一批又一批的有野心又不怕死的人成为它们在人间的使徒。比如那个‘天父’,比如之前JS组织中的余叔。甚至,连带走神躯的秦振豪,也应该是受到了某种诱惑,只不过他的意志无比坚定,还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打算而已。”我沉吟了一下说道。

“应该是这样,只是我不太明白的是,‘天父’这个很明显主要成员都是外国人的组织,是如何和古蜀王朝终极的秘密扯上关系的。”一旁的明智轩感慨地说道,想来那几个外国人的事,他已经听肖蝶说起过了。

“这的确有些古怪,不过我们之前在金沙遗址附近地铁站下的祭祀坑中,不是也发现了两个外国盗墓者吗?当初就是他们在金沙遗址地下安放了神像,从而导致了鬼影事件的发生。当时我们还以为是巧合,现在看来,这两个盗墓者很可能就是天父组织的人。”我回忆道。

明智轩点点头,那次是我们第一次到和金沙文明有关的地下世界探险,奠定了我们之后的合作乃至成为至交好友的基础。

“我们要不要回去看看秦峰?要知道他现在一个人守在洞口,我怕会出问题。”叶凌菲突然在一旁弱弱地提醒道。

我一拍脑袋,不是她提醒,我还真差点将秦峰忘了。

“洞口,什么洞口?”肖蝶问道。

我将发现那处洞口的过程说了一遍。当我提到张阿姨给我们的草图其实就是地图的时候,肖蝶的脸色明显出现了变化。

难道说,她竟然也认识张阿姨?

“原来是张九红,传说中的天师血脉旁支传人。”肖蝶冷笑着说。

“原来张阿姨是叫张九红吗?天师血脉?这又是什么鬼?和我们身上的古蜀五神的血脉有什么关系吗?”我发出一连串的疑问。

“其实所谓的天师血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相传最早是从张道陵张天师传下来的。传说太上老君在公元一四二年正月十五日降临蜀地,传授张道陵《太平洞极经》《正一盟威二十四品法箓》、三五都功玉印、雌雄斩邪剑等经书、法器,拜为天师,从此有了天师道的传承。而青城山、鹤鸣山等四川名山,也成为道家有名的洞天福地。虽然这不过是传说,也可以看出道家和蜀地渊源颇深。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道家的传承多少是继承了当年蜀地的巫蛊学说的精华,而这些巫蛊学说,有九成九是从当年的古蜀国流传下来的。”

“所以所谓的天师血脉,很可能也是和古蜀五神的血脉有关?”我似懂非懂地问。

“这是其中一种可能。曾经拥有各种不可思议力量的古蜀国,就算是被秦国灭亡了,这些身怀绝学或者特殊血脉的神裔,可没有这么容易就跟着烟消云散。”肖蝶说道。

“如此说来,同属于道家一脉的文昌神,也就是梓潼神张亚子,也有可能是张家这个道家大姓的旁支,很有可能是觉醒了这部分血脉的力量,才曾经显现出某种非人的力量,被当地人尊为神灵。”我举一反三地说道。

“你们不是要赶去找秦峰吗,我和你们一起去。”肖蝶突然说。

“你不是受伤了吗?”

“以谭欣然的手段,这点伤也不算什么,只不过是力量反噬而已。如果那几张图真是张九红给你们的,而这里又是梓潼神张亚子封神的地方,你不觉得那个洞穴张九红很可能早已经去过了,并且里面藏着某个秘密,故意引导你们去揭开吗?”

我摸了摸鼻子,一开始余叔要引诱我进入五神地宫,秦振豪也需要我进入到丛帝墓去,现在,就连叶教授的忘年恋张阿姨张九红,那个诡异游戏的测试者之一的“圣母”也似乎抱着同样的念头。如果说这洞穴里没有古怪反而不可能了。

想到这里,我更加担心起秦峰的安危来,慌忙打了电话过去,却只有语音提示“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

“那个地方虽然是在山谷中,但是周围的山都不高,我当时还和肖蝶通话来着,可以肯定是有信号的。秦峰的手机却提示没有信号,那么很可能他已经提前进入那处洞穴了。”我脸色有些难看地说。

“事不宜迟,那我们也赶紧过去。”肖蝶也显出一丝心急。

一旁的明智轩犹豫了一下,最后说:“我很想和你们一起去,但是我还真怕现在这样子连累了你们。这样吧,阿华,你和他们一起去。我有猛哥保护,已经足够了。”阿华和猛哥,应该就是他身后的两个精悍保镖的名字。

叫阿华的保镖犹豫了一下,却看见猛哥微微点头,于是答应了一声。

“我叫周华,你们喊我阿华就可以了。放心,我会保护你们的。”阿华伸出手来,和我握了一下。他的手粗糙有力,食指上更是有厚厚的老茧,不问即知是个玩枪的老手。

而且我看他后腰微微鼓起,应该是携带有枪支。有这样一个保镖在,我们的安全程度也要高上不少。即便他还比不上敖雨泽的战斗力那么变态,我估计还是有敖雨泽六七分的本事。

匆匆收拾了一下,肖蝶竟然在我们的车后备厢里塞了一个一米来长沉甸甸的大旅行包。我从她吃力的表现看,立刻心照不宣地明白过来那里面很可能装的是枪械等热武器。

告别了谭欣然,我、肖蝶、叶凌菲和阿华开着我们之前的改装越野车前往我们刚离开不久的山谷。

很快到了山谷外。将车停好后,肖蝶将那个装着武器的包给了阿华。阿华接过包后也是吃了一惊,微微将旅行包的拉链拉开一条缝,证实心中所想后,脸上反而露出欣慰的笑容,不动声色地将袋子背在了身上。

我估计这旅行包算上里面的各式武器和弹药,总重量怕是将近五十公斤,阿华背着居然也不怎么吃力。看来明家这次还真是给明智轩找了两个十分给力的保镖,都快赶上在丛帝墓中遇到过的大力士佣兵铜墙了。

还好现在雨已经停了,尽管山路依然泥泞不堪,可并不影响行走。更何况先前的路早已经被我们探索出来,因此去的时间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快一点。

或许唯一的意外,就是我们路过当时张兴林死亡的地方时,遇到几个看热闹的小孩。也不知道他们听家里的大人说了什么,竟然纷纷朝我丢着小石子。

反而是那些大人对我们的到来有些惊慌,尤其是看我的眼神,依然保持着畏惧。当然,这种畏惧的背后,是一种看死人般的幸灾乐祸。似乎在他们眼里,我早晚都会受到那种诡异的双头怪蛇的报复。

来到我们当时发现的石槽,这里果然没有秦峰的踪迹。我们先没有急着打开洞穴的石板,而是四下查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

“他一定是已经进入这个洞穴内,我们快一点,或许还来得及追上他。”

“如果他真的独自进入通道,那么是谁重新将青石板盖上去的呢?”面对心急如焚的我,肖蝶突然问道。

我一呆,的确是这个道理。就算秦峰已经进入这个给他留下过童年阴影的洞穴,那么以他一个人的力气,是绝对做不到重新将巨大的青石板重新盖上的,尤其是人站在洞穴内部,更加不好使力。

那么,秦峰到底去了哪里?

“还需要进去吗?”阿华的眼中闪动着一种跃跃欲试的光芒,看得出离开了正式的雇主,这个家伙活跃了许多。

不过他应该是那种极度自信的退伍军人出身的保镖,对自己的身手和武器都有一种莫名但是强大的信心。这种人绝对不好惹,有时候哪怕是处于弱势,都有可能在下个瞬间突然转败为胜。

“先下去吧,我有一种预感,或许秦峰真的不是从这个入口进去的,但我们依然有可能在里面遇到他。”肖蝶突然说。

这个时候石板早已经抬开了,我看着黑黝黝的洞口,肖蝶和阿华都已经进去了,一咬牙也举着手电筒钻了进去,叶凌菲自然也跟了上来。

我原本以为,整条通道都是人工开凿出来的,但是只走了三十多米,就发现人工的痕迹渐渐减少,最后全然消失不见。里面的洞穴完全是自然形成的,而且比前面三十米的通道宽敞了不少。

人类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开凿了一段约三十米距离的通道连通了这个宽敞的天然地下洞穴而已。

不过当年到底是什么人开凿了前面三十米的通道,依然让我感觉到十分惊奇。因为这条通道开凿的痕迹十分粗陋,就像是一个力大无穷的人,一斧子一斧子将这条通道劈砍出来的一样。

我们一行人继续朝下走了一段距离,发现越是山腹内部的通道,越是显得圆润,那种刚开始的粗糙感完全消失,就像是内部的石壁经过了长年累月的精心打磨,偏偏这种打磨又看不出丝毫的人工痕迹。

要知道这条通道内部至少有五六米的直径,就算是一辆卡车都能轻松在里面行驶,就如同一条双车道的山中隧道。

若石壁真是人工打磨得如此精细的,光是想想其中的工程量就让人头皮发麻。

通道内部还有不少崩塌的痕迹,不过塌陷的地方又被重新开凿出能容人通过的窄口,因此并没有影响我们前进。

不过越是往里面走,越感觉到一股发自内心的心悸。我原本以为这是自己太紧张了,可是肖蝶却渐渐停下了脚步,然后脸色凝重地站在了石壁边缘位置。

“发现了什么吗?”我将电筒照射过来,问道。

随着电筒的亮光移到肖蝶脚下,我发现那里的地面微微发出反光,仔细一看,发现那里有一块巴掌大小、厚度仅一毫米多的不规则薄片。

肖蝶戴上手套,将这块薄片捡起来。我仔细瞧了瞧,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薄片,竟然是某种生物的鳞片。

“是蛇鳞?”想起这里出现过的关于巨蛇的传说,我几乎不用考虑其他动物,马上问道。

“十有八九是蛇鳞,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巨蛇,连鳞片都有巴掌大?”肖蝶喃喃地说。

“这样大小的蛇鳞也不算什么,比如在亚马孙丛林中的森蚺,体长最长可以接近十五米,体重接近一吨,这样的巨蟒有巴掌大的鳞片,一点儿都不奇怪。”叶凌菲说。

“问题是这里是四川啊,四川历史上发现过的最大的蟒蛇还不到十米长。当然,传说除外,要不然那条被五丁力士抓住引发山崩的巨蛇,也就是巴蛇神的原型,肯定会拔得头筹。”我笑着说。

“传说肯定会有夸张的地方,或许当年修建金牛古道的时候,在梓潼地界真的发现了一条一二十米长的巨蟒并被蜀军斩杀,只是后来传说越来越夸张,才传出长六七十丈,能引发山崩的恐怖巨蛇巴蛇来。”叶凌菲反驳。

“你们两个还有心情在这里争吵这些问题?如果这山腹中真的存在巨蟒,哪怕仅仅是十米级别的,你认为我们四个人有把握对付?”

推荐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七章 五妇岭 下一章:第九章 食物链
热门: 九龙拉棺 枕边尸香 复仇者的秘密 前巷说百物语 三个人的双胞胎 控运 鬼喊抓鬼 犀牛旅社 危险的妻子 1/7生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