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测试者

上一章:第四章 象牙盒的秘密 下一章:第六章 异蛇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原本计划好的碰面,最终只剩下了我和叶凌菲两个人。

明智轩重伤,虽然被谭欣然所救,勉强保住了一命,却因为伤口上某种古怪毒素的缘故,不能使用JS药剂快速恢复。现在看来不说遥遥无期,至少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痊愈的。

秦峰貌似也突然消失了,电话一直打不通,他甚至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以秦峰的性格,原本是不会如此不告而别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事态太过紧急,他甚至来不及通知我们,并且他现在处于某种无法联络我们的状态。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秦峰被人劫持,不过随着我们和真相派的关系表面上缓和,有人劫持秦峰的可能性不大。

不过,每当我回想起那个神秘的游戏,又对此拿不准,毕竟这个神秘游戏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是和秦峰有关。

按照他当初的说法,表面上他是某个神秘游戏公司的兼职员工,这个游戏是这家公司远程发给了他原始的代码,但接下来他似乎是能够冥冥之中得到某种类似梦呓般的指引,最后将这个游戏完成。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秦峰当初被封印的部分记忆也因此复苏,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叔叔秦振豪似乎正在进行某个对整个世界都不利的阴谋,从而将得到的部分关于金沙王朝秘密的资料,放在游戏的隐藏关卡之中。

也正是这样的举动,让他被秦振豪软禁在精神病医院里。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秦振豪的侄子,可能早就没命了。

如此看来,当初那诡异的游戏幕后团队,多少和JS组织也是有一点关系的,但这种关系应该并不紧密,似乎是一种合作的状态。秦振豪软禁秦峰的举动,其中未尝就没有保护他的缘故。

现在,这个游戏突然之间出现一次重大的更新,还增加了多人合作模式和VR模式。对人的吸引力大增不说,更加重要的是在VR模式里,能够让人不知不觉间完全沉浸进入游戏预设的氛围,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人的感知甚至是潜意识。

这一点就十分可怕了。从技术上讲,要达到这样的目的,除了对游戏开发本身比较精通外,对人类学、心理学、潜意识研究以及大脑运作机理等方面,都必须有着相当深入的了解甚至是超时代的研究。

在我的认知中,就连号称科技全球第一的美国都未必能做到这一点,除非这方面的研究从根本上就和现代科学有所区别,具备某种超自然的因素,譬如古蜀时期就对世界的冗余在特殊地形范围内产生的意识世界有所应用。

因此这个诡异的游戏背后,除了某个我们未知的神秘组织在操控外,很可能这个组织还掌握着某种能够影响人感知的技术或力量,而这种力量,能够通过游戏来进行表现,从而达到渐渐影响游戏参与者心智的目的。

VR技术的出现,由于能够欺骗人的视觉,而视觉是人体百分之八十七的信息获取渠道,也就是说能够在多数时候欺骗人的大脑。这种技术造成的游戏中的沉浸感,无疑让这个神秘组织正在做的事情极大地推进了一步。

而秦峰作为这个游戏的一个重要参与者,哪怕他仅仅是被利用的,可他对这个诡异游戏本身的了解也远远超出一般人。现在秦峰完全站在我们这一边,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开发这个游戏的组织,不希望秦峰的存在影响到这个游戏VR版本的更新,因此才暗中劫持了他呢?

我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在与叶凌菲碰头后,和她说出这个可能时,叶凌菲沉默了一阵说道:“我不玩游戏,不过我曾经在一个人那里看到过他正在玩的游戏,和你描述的非常像……”

我一惊,连忙问:“是谁?”

叶凌菲苦笑着说:“老实说,我也没有想到他那么大的年纪了,而且又是堂堂高校的知名教授,居然还会玩电脑游戏……”

高校教授,年纪大,又和叶凌菲认识……不用她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我也知道是谁了,叶荣程叶教授,小叶子的二叔公。

我的心微微慌乱,当初参与这个诡异游戏测试的,一共是七个人,分别都有一个对应《冰与火之歌》中七神的代号。其中三个的身份都已经揭晓,那就是代号“陌客”的我,代号“少女”的肖蝶,以及被电刑处死的“铁匠”。

除了我们三个人外,还有四个测试者的代号分别是“天父”、“圣母”、“老妪”和“战士”。如果说叶教授也是这个游戏的测试者,那么他很可能是这四个代号中的一个。

“圣母”和“老妪”首先可以排除,毕竟这两个代号对应的应该是女人。我甚至一度怀疑尸鬼婆婆姬巧玉,应该就是其中的“老妪”,不过还未得到证实。

至于“战士”,似乎也和叶教授这样的文化人没有太大关系,而且从当初在语音群的短暂聊天来看,“战士”应该是一个十分自负的年轻人。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了,那就是叶教授在游戏中的代号,应该是那个声音比较威严的“天父”。

这的确是一件十分出人意料的事情。当初我和叶教授也接触过几次,对那款诡异的游戏也不是没有提到过,但叶教授居然一点口风都没有透露出来。

我估计这其中有很大可能是“铁匠”的死,给了叶教授刺激。他大概是害怕透露出自己游戏测试者的身份,从而步“铁匠”的后尘。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倒也可以理解。

“那个游戏十分诡异,如果叶教授不希望人知道的话,就算你是他侄孙女,怕也不会让你轻易看到吧?”最终,我还是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若叶教授对他自己是诡异游戏测试者这件事讳莫如深,那么叶凌菲应该没这么容易发现才对。

“正常情况下是这样,但是你似乎太小看我了,我的电脑技术或许和秦峰比有一些差距,但是在知晓真实IP的前提下要入侵一台电脑却不是什么难事。”叶凌菲狡猾地说。

“你是说,你入侵了叶教授的电脑,从而得知他电脑中也有那款诡异游戏的?”我深吸一口气,感觉当年那个调皮的小丫头又回来了,居然连自己爷爷辈的亲人的电脑也敢入侵。

“还记得上次见面的时候,我给你们提起过,他已经破解出《金沙古卷》残页上的部分字符,其中就预言过古蜀国灭亡的原因吗?”

“当然记得,这和你入侵叶教授电脑有什么关系?”

“其实一开始他并没有告诉我这个消息,而是说还在破解中,直到我在他家中发现了一个快递盒子。”

“快递盒子……”我一呆,没有想明白其中的联系。不过很快我反应过来,之前我也是刚收到过快递的,那就是购买的VR头盔。

“快递盒子里面装的是VR头盔!”我脱口而出。

“不错。”叶凌菲赞赏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想啊,一个从来不玩游戏,甚至大半辈子都扎在故纸堆里的老古董,突然买了个连大部分年轻人都没用过的新型VR头盔,换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一时间哑口无言,但是面对叶凌菲特有的逻辑又无从辩驳。的确,现在的VR技术作为一项刚刚有些热度的新鲜玩意儿,许多年轻人都没听说过,更不要说叶教授这样搞考古和历史学出身的老教授了。

“最开始我以为二叔公是想要借助这项技术重现某个古代场景,可后来我在他的书房又发现了一个面具,才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面具?不会是古蜀时期最著名的那个黄金面具吧?”我笑着说。

“不,那是一个普通的木质面具。如果我没有看错,雕刻面具的木材应该是槐树;而面具雕刻的,是一个相貌威严的西方宗教中的天父形象。”叶凌菲表情略显严肃地说。

我注意到她的话中透露出几个信息,一个是面具雕刻的形象是“天父”,这和我之前推测的叶教授如果是游戏测试参与者之一,那么最大的可能代号就是“天父”这一点是一致的。

第二个重要的信息,是雕刻面具的材质,竟然是槐木。

如果是其他木材,我不会这么吃惊,可是槐树就不一样了。木鬼为槐,槐树本身就被称为“木中之鬼”,极为邪行,几乎没有人会将之雕刻为面具戴在头上。

在丛帝墓外的雷鸣谷,我们更是经历了巨大而古老的槐树出现的虚虚实实的诡异场景。

还有当年的秦振豪,也曾通过意识投射改变命运线的方法,影响数十年前的长寿村村民的记忆,让他们将长寿村村口的老槐树烧成灰混合陶土制作了无数的陶罐,用来安放喝过长生水的村民骸骨,而这些骸骨最后成为雷鸣谷中人面巨蛾的来源。

所以槐树不仅仅是在中原文明的各种传说中极为邪行,即便是在更加古老的古蜀文明中,也是一种十分诡异的存在。作为毕生研究古蜀文明的叶教授,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可他的书房,偏偏放置着一副用槐木雕刻的天父面具,这一点就十分值得怀疑了。

“你怀疑叶教授隐瞒了某些东西,所以就入侵了他的电脑?你既然知道他家的地址和电话号码,那么得到他电脑的真实IP就很容易了。如果懂一点黑客技术的话,入侵的确不是太困难的事。”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心中没来由地有些难过。之前我们对叶教授也是比较信任的,没有想到他居然还隐瞒了我们不少事情。

“是的,虽然他是我长辈,但是这件事牵扯太大了,我不得不小心一点,如果没有问题,事后我向他赔罪都可以。不过我本来仅仅是想要查一下他的电脑上有没有更多关于《金沙古卷》的消息,但是却意外发现了那个游戏,尽管这个游戏被他刻意隐藏在一堆学术文件中。我从本地的操作日志也可以看出,这个游戏他每隔几天就会上去一段时间,大多集中在晚上,而且他在游戏中的名字,也是和面具一样,叫作‘天父’。”叶凌菲轻声说。

我点点头,示意自己早就知道这个名字。我的心中隐隐升起不安,对于这个游戏新出的VR模式,以及这个模式所代表的更深的沉浸感对心智的影响,我都无法完全确认。

我只不过是玩了这个游戏几次,就感觉到内心的黑暗被激活了小部分。如果叶教授每隔几天都会上线一次,那代表他在线的时间远远超过我,那么他心智受到影响的可能性也就更大。毕竟我至少有好几个月没有上线过,直到昨天晚上才因为新增的VR模式而破例。

那么现在的叶教授,是否还是我们所熟悉的那个人,或者说表面上是,但内心里却已经变成了高高在上威严无比的“天父”?

这让我有些不寒而栗,如果我也被这个游戏长期影响下去的话,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成为一个行走在黑暗中,如同冷血杀手般沉默寡言的“陌客”吧。

“当初你对我们说的关于五丁开山传说的事,是他告诉你的,还是你在他电脑中看到的?”我想起上次碰面的时候叶凌菲所说的话,问道。

“是二叔公告诉我的。当时我没有细想,现在看来,这未必是他从《金沙古卷》的残页中得出的结论。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受到那个诡异游戏的影响,不知不觉间认为自己得出了这个结果。”叶凌菲神色有些古怪地说。

“也就是说,不管是真相派,还是这个诡异游戏幕后的开发者,似乎都希望我们前去揭开五丁开山传说背后隐藏的秘密,甚至不惜向我们暴露出某些疑点。”我想了想说道,总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被忽略了,却一时间想不起到底是什么。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不管是叛入真相派的肖蝶,还是我二叔公,似乎都希望你前去查探巴蛇神的由来。一定是他们都发现了什么,而我们自己却对此一无所知。

“我想见见叶教授,如果他真的是游戏中的‘天父’,我感觉他有可能已经被游戏所影响。”我最终还是决定要见一下叶教授才能放心,毕竟再次遇到一个身为七神之一的游戏测试者,不弄清楚游戏对测试者们的影响,是怎么都放心不下的。

叶凌菲点了点头,然后拨通了叶教授的电话。叶教授似乎犹豫了很久,不过最终还是答应见我们一面。

下午的时候,我们来到叶教授家。开门的是他家的保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

我们没有在意,径直走向叶教授的书房。刚才到楼下的时候,他在电话里说过正在书房里,要我们直接过去找他。

叶教授家很大,是上下两层的复式结构,有两百多平方米。不过他这样的资深教授除了大学的薪资外还享受各种国家补贴,加上出书以及到各地走穴演讲,说起来收入不菲,有这样的家也很正常。

让我奇怪的是,我似乎从来没有见到过叶教授的子女,似乎这个装修得精致典雅的家,除了佣人外就他一个人。

进入书房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株缩小的三星堆青铜神树,有两米高的样子,应该是找工匠手工打造的仿品。

墙壁上也挂了好几件诸如太阳神鸟金箔、黄金权杖等的镀金仿制品,墙角还有一个和人等高的青铜立人。

这样的书房,其实说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型的古蜀文明古董展厅,只是里面的摆件,大部分是仿制品而已。

倒是放在书桌和书柜隔断上的几个看似不起眼的青铜或石雕小物件,我反而感觉是真的古董,看起来至少有几千年的历史。

当然其中最引我注意的,是那个挂在墙壁上的木雕面具。这个面具是西方宗教中天父的形象,和周围其他几乎全部属于古蜀文明的摆件相比显得格格不入,就像是一幅写意山水画中,突然加入了一个写实的西方油画人物。

叶教授正坐在电脑前,不过没有佩戴VR头盔,想来这个时候并没有玩那个游戏。不过这也不奇怪,叶凌菲是通过黑客手段侵入他的电脑才发现这个秘密,到现在为止他应该还不知道,在我们这两个晚辈面前,肯定不会“暴露”自己是游戏中的“天父”这个秘密。

“听凌菲说,你想见我?”叶教授开门见山地说。

我点点头,注视着叶教授的双眼,却没有从中发现被影响心智后的迷茫或者冷漠的感觉,反而是一片真诚,还带着那种学识渊博的老人特有的睿智。

我心中一颤,这样的眼神,怎么看都不像有被一个游戏所影响,哪怕这个游戏从出现的第一天起就处处透着诡异。

难道是叶凌菲在对我撒谎?不可能啊,完全没有这个必要。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叶教授虽然是游戏中的“天父”,但至少现在还没有受到游戏太大的影响,还完全保留着清醒的头脑和神智。

我决定不再绕来绕去,直接问道:“叶教授,请问你……是否在玩一个游戏?”

“游戏?”叶教授一愣,随即笑道,“偶尔在网上下几盘围棋,不知道这算不算游戏。”

“那么你在游戏里的代号,也就是游戏中的角色名,叫什么呢?”我不死心地问。

“就叫叶落归根,很普通的名字。小康啊,为什么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不是叫‘天父’?”我没有回答叶教授的问题,而是盯着墙壁上的天父面具问道。

叶教授顺着我的目光,看向墙壁上的槐木面具,手微微一抖,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微微闭上眼睛,然后重新睁开,眼里露出一丝挣扎,最后说道:“是的,我在玩一个游戏,游戏里的代号,就叫‘天父’。”

我松了一口气,他终于承认了。

“我想你应该也发现了,这个游戏除了题材是十分罕见的古蜀文明外,最重要的是其中有些情节设置十分古怪,能够诱发人内心潜藏的黑暗面,甚至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人的神智……”

“哦?这我倒是没有发现。我只是觉得这游戏探险的部分挺好的,和古蜀文明比较贴切,就是有些地方暴力比较严重,有些血腥,不适合我们老年人……”叶教授笑着说,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问题,反而给人一种坦荡的感觉。

“是啊,尤其是游戏第二关出现的巴蛇神,我感觉和五丁开山传说中那条巨蛇有着不小的联系。”我点头说道,同时注意观察叶教授的表情,因为那个诡异的游戏里第二关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关卡,只需要击败一群金丝猴找寻一个石雕道具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巴蛇神。

果然,叶教授不太自然地点点头说:“是啊,那条蛇的确很大,当时吓了我一跳……”

“你撒谎!”我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往下继续。

叶教授张了张嘴,沉默了几秒钟,最终似乎有些颓败地说:“为什么,我既然已经承认自己就是游戏里的‘天父’,你还非要问得这么清楚?就把我当成是那个鬼游戏的测试者,不就好了吗?”

“你不是游戏里的‘天父’,也不是那个游戏的测试者,测试者另有其人。你根本就对那个游戏不了解,只是知道它里面的内容和古蜀文明有着关系而已。”我冷冷地说,但却不明白叶教授为何刚才要先否认,然后突然又承认自己是那个游戏的测试者。

很明显,他对那个诡异游戏的了解只停留在表面上,绝对不可能是“天父”这个已经十分资深的测试者。

可是,既然叶教授并不是游戏的测试者,面对我的疑问的时候,为什么却要替真正的测试者掩饰身份?那个人到底是谁?

我望向叶凌菲,问道:“不知道叶教授还有没有其他亲人?”

“应该没有了。二叔公曾经有一个儿子,也就是我堂叔,但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堂叔的面。听我妈妈讲,在我父亲还没有遇到我母亲的时候,堂叔就不幸去世了。后来叔奶奶大概是伤心过度,也离开了二叔公,至今都没有下落……”叶凌菲有些唏嘘地说。

叶教授在一旁淡淡地说:“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还提它做什么?”

我心中一动,突然想起这个面积不菲的家里,除了叶教授外就只有先前开门的中年佣人。如果说叶教授不是那个诡异游戏的测试者的话,那么能够用这台电脑进行游戏的人,就只剩下唯一的一个,也是看似不可能的那个。

“我明白了,在这栋房子里面的确有一个游戏的测试者,不过这个测试者并不是‘天父’,而是在一开始就被我们排除的另外一个女性测试者,‘圣母’!”我望着叶教授,大声说道。

叶教授的脸色,顿时变了,最后颓然说道:“想不到还是瞒不过你。从她口中,我早就知道你应该就是游戏里的‘陌客’。现在看来,作为七个测试者中最神秘代表的你,果然是他们想要找的人。”

“‘圣母’就是刚才开门的阿姨吧?怎么不让她进来?还有,为什么你能断定我是他们要找的人?这个‘他们’,又到底是谁?”我发出一连串的问题。

“首先请你们相信,她就像在游戏中的代号一样善良,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任何人,只是因为一个意外,才成为这个诡异游戏的测试者。至于我所说的‘他们’,我想你多少也猜到一些,就是这个诡异游戏的幕后团队,一个似乎并不存在,又无处不在的神秘组织。”叶教授颓然说道。

这个时候,书房的门开了,进来的是先前为我们开门的中年阿姨。此时的她一扫先前唯唯诺诺的神情,反而透着一股慈祥和坚毅,脸上也似带着一层圣洁的光辉。如果不是她典型的东方人长相,换成一副西方女性的面孔,几乎妥妥的就和西方宗教中的圣母的气质差不多。

“老叶,到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那些人虽然可怕,但是也不可能一手遮天,毕竟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不容于这个世界。连老天爷都不容他们,那点阴谋诡计,迟早都会败露。”中年阿姨,也就是游戏中的测试者“圣母”低声说道。

推荐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章 象牙盒的秘密 下一章:第六章 异蛇
热门: 封仙 天下无双 修真界败类 死之枝 诡神冢 七界传说前传 坠落之前 佛医古墓 极端的年代:1914—1991 丈夫的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