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象牙盒的秘密

上一章:第三章 鬼影重现 下一章:第五章 测试者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大概半个小时后,明智轩果然如约来到我所在的小区。我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出头,这家伙还真是个急性子。

换上外套,将象牙盒子装在一个不记得是买什么东西送的手提布袋里,很是随意地就出了门。

来到小区外,晚上十一点过的街面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一辆宝马X5M就停在小区门口不远的人行道上。离宝马二十几米的地方,还停着一辆蓝色的厢式小货车。

还好这个时候也不用担心有交警查违章,明智轩正百无聊赖地待在自己的豪车驾驶位上。

我走上前去敲了敲车窗,明智轩将车窗玻璃降下来,看着我手中土得掉渣的布袋,苦笑了笑说:“大哥,几十万的东西,你好歹也换个好点的包装吧。”

我微微一笑:“正因为价值几十万,才不能表现得那么重视嘛。这小区内龙蛇混杂,万一被人看出来抢了,我可找不到第二个给你。”

“上次送你那套房子是装修好的,虽然不是高档小区,可是环境比你现在住这儿还是好得多,你随时可以搬过去啊。”

我挠了挠头皮,不好意思地说:“本来打算那套房子送我姐姐的,可惜她没要。下次吧,等我们查清楚梓潼五丁开山传说和巴蛇神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回来后我就搬。”

明智轩点点头,接过我手中的布袋,打开来确认象牙盒子在里面,然后很是慎重地将它取出来,然后放入副驾位置的一个小型密码箱里。

我看着精巧结实的密码箱,有些好笑地说:“明大少爷,几十万的东西对你来说不过是毛毛雨啊,怎么这么郑重其事的?”

明智轩没有回答我,而是很正经地对我说了声“谢谢”,看他的样子,似乎忙着将象牙盒子带回去。

我心底已经猜到这象牙盒子很可能另有乾坤,只是明智轩暂时不愿向我吐露而已。

或许这个秘密关系到他或者明家的隐私,并不是说这象牙盒子就远不止他曾报给我的价位。有钱到了明家这个程度,也是不屑玩这点小心机来坑朋友的。

我识趣地没有继续追问。和明智轩道别之后,明智轩发动了汽车,转了个弯想要进入主道。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几乎是本能地朝前扑倒。

“噗”的一声,我原本站立的位置后面不远的大树上出现一个鸡蛋大小的洞,树皮和木屑四下炸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煳味,我这才惊觉先前竟然有人试图用狙击步枪杀死我!

就在我一个翻滚准备躲在大树后面时,不远处一直停着的一辆小货车突然加速冲了出来,但目标并不是我,而是正准备进入主道的明智轩。

明智轩开的是一辆宝马X5M,在SUV中也算是大块头了,可是和小货车相比却只能算成年人相比小孩子,顿时被撞开了好几米远。车胎更是在水泥路面留下一串黑色的印迹,车门的位置也被擦掉一大块漆皮,出现明显的划痕。

明智轩也意识到不对,猛打方向盘并踩死油门。宝马X5M高达五百七十五马力的发动机发出沉闷的怒吼,竟然在快被小货车抵到小区围墙之前稍微挣脱出来,一个漂亮的甩尾,到了小货车的侧面十几米远处。

但就在这时,小货车的车厢后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名穿着作战服,面色冷酷、身形干瘦的男人。

这个男人应该是亚裔和欧美人种的混血,看上去并不是太强壮,可他手中提着的,居然是一具产自俄罗斯的AGS-17榴弹发射器。我曾在军事论坛上见到过这件重武器的照片,还算有点印象。

这种榴弹发射器一般都有着巨大的用于稳定的支架,沉重的弹箱,通常是固定在阵地上使用。我从来没有想过,居然会有人放弃支架,就这样将它提在手上。

就算能这样用它的,也应该是强壮如同阿诺·施瓦辛格那样的彪悍人物,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身高不超过一米七,体重最多六十公斤的干瘦男人能使用的。

已经来不及提醒明智轩,榴弹发射器的枪口喷出几十厘米长的枪焰,三十毫米直径的榴弹脱膛而出,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命中了明智轩所乘坐的宝马X5M,发出巨大的爆炸轰鸣,在寂静的晚上显得尤为惊人。

小区附近无数汽车的报警声都随即响起,许多原本已经关灯的窗户又重新亮起。我估计已经有居民选择了报警,留给杀手的时间肯定不多。

我趴在地上,虽然避开了四射的弹片,但还是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波震飞半米远,满头满脸都是灰尘。

我甚至不敢立刻起身,怕引起这个冷酷的男人警觉,只能满脸悲愤地咬牙看着已经翻了面,四个轮胎朝上的宝马X5M。

让我惊讶的是,宝马X5M并没有发生想象中的爆炸,只是命中榴弹的地方,瘪下去很大一块,周围都被熏黑,有的地方露出金属本来的颜色。

车窗玻璃布满了裂纹,却没有碎裂。我这才反应过来,明智轩的这辆宝马X5M怕是经过防弹改装的,被一枚榴弹命中虽然失去机动能力,却也保住了车中的明智轩一命。

冷酷的男子随手将榴弹发射器扔到货车内,然后拔出了背后的一把短刀。看得出这把黑漆漆的短刀重量不轻,带着夸张而冷冽的弧度,造型有点像放大了的狗腿刀。

他朝明智轩的宝马X5M走过去,宝马的车门打开了一条缝,先是扔出了那个装着象牙盒子的密码箱,然后满脸是血的明智轩从里面爬了出来。

防弹的车身虽然保住了他的命,但是车辆受到的冲击以及翻滚依然让他的头脸碰到驾驶台上,受伤不轻。

也不知象牙盒子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明智轩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对它念念不忘。要知道他这辆经过防弹改装的宝马X5M,论价格的话起码是象牙盒子的五倍以上。

眼看着这个冷酷的杀手接近明智轩,我再也沉不住气,大吼一声从原地爬起来,朝他冲了过去。

我知道自己手无寸铁,这个时候只能寄希望于身上血脉的力量能够爆发。可是我很快失望了,我还没有接近他时,一股巨大的危机感让我本能地一扭身:一枚子弹从我的肩头擦过,带出一条七八厘米长的血痕,左肩的衣服碎裂,肩头更是肿了起来。

是那个躲在暗处的狙击手。我惊恐地想着,不敢轻举妄动,可也做不到眼睁睁看着明智轩被人杀死。

该死的,到底怎么回事,明智轩为什么会惹上这样的人,看样子很可能是职业杀手,而且还是那种胆大包天的亡命之徒,要不然谁敢在市区范围内采用榴弹发射器这样的重型武器?

持刀的杀手似乎也意识到我的存在有些碍事,冷冷地转过身,突然挥刀朝我砍杀过来。

危急时刻,我的脑子突然变得无比清醒,就像周围的时间都一下变慢了。我能清晰地看见他手中的加大号狗腿刀砍出的弧度,甚至他持刀的右手每一丝肌肉的跳动。

我深吸一口气,一脚朝他下身踢过去,这是所有男人的致命弱点。

我的思维这个时候非常灵敏,可我的身体却跟不上思维的速度。一脚踢出,眼前身经百战的杀手已经稍微扭身,这一脚不过踢在他大腿上,最多痛一下,却造不成太大的伤害。

杀手的脸上露出冷漠的狞笑。下个瞬间,那把加大号的狗腿刀就要砍中我的脖子。我的手脚冰冷,却连躲避的动作也做不出。

这个时候我无比痛恨自己的弱小,如果是敖雨泽,早已经有一百种方法应对眼前的危机。

狗腿刀很快就横到我脖子上,甚至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条血痕,就在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却传来明智轩的声音:“你杀了他,我就毁掉象牙盒子。这个密码箱中有微型自毁装置,不要怀疑我的决心。”

杀手似乎犹豫了,手中的刀本来只需要稍微拖动或者下压,就足以划开我的喉管,这个时候却因为明智轩的话而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把箱子踢过来,我放了他。”杀手冷冷地转过头说。

“先放了他,我和你们走。”明智轩淡漠地说。

杀手犹豫了下,可看着明智轩的手一直放在密码箱的某个红色按钮上,终于艰难地点了点头。“撤掉狙击手。”明智轩并不买账,继续说道。

杀手冷哼一声,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我背后那股如针芒在身的危机感终于解除了。

明智轩依然满头满脸都是血,再也不复原本花花阔少的潇洒,走路也一瘸一拐,应该是被榴弹击中车身时受的伤。

杀手将狗腿刀从我脖子上撤离,然后刀尖抵在明智轩腰间,押着他上了货车的车厢。

我朝前走了一步,心中万分的不甘,却看见明智轩对我摇了摇头。

货车很快开走,速度甚至比一般的小车还快。我站在原地呆了几分钟,直到远处传来警笛的声响,才重新回过神来。

顾不得身上多处擦伤和肩头被子弹掠过带出的红肿血痕,我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走,后续会有数不清的麻烦。

我小跑着躲进黑暗中,然后开始拨打肖蝶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首先想到的居然是肖蝶,当敖雨泽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处理这些事情肖蝶也一样擅长。

肖蝶似乎对我们的遭遇非常惊讶,不过还是答应调动自己的资源将这件事压下去,顺便追查这件事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

她要我暂时不要使用自己的手机号码,另外发给了我一个界面极其简陋的手机聊天软件,只要有Wi-Fi就能使用,还能直接虚拟拨号以避免我的手机号被监听。

这个软件的安全程度应该很高,就是界面太过简陋,设置也不怎么人性化,估计是肖蝶所在的真相派组织中哪个技术高手自己做的,根本没考虑过美化这回事。

我躲进一个不需要身份证并有免费Wi-Fi的小旅馆,等待肖蝶的新消息,这个时候我才开始静下心来梳理刚才发生的事。

很明显,对方针对的人是明智轩,我只不过是顺带的。如果当时狙击手能够干掉我,或许对这次暗杀事件的主使者来说是个不错的结果,即便不成功,他们似乎也并不在意。

这充分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这象牙盒子果然有着古怪,并非仅仅是个古董那么简单;二是明智轩在向我讨要这个象牙盒子前,就应该知道这盒子藏着的秘密,甚至已经料到可能会被人劫持,直接开了一辆经过防弹改装的车来不说,还用上了带自毁装置的密码箱。

明智轩能够用毁掉象牙盒子来威胁杀手不要杀我,说明派出杀手的人对这象牙盒子是志在必得。对象牙盒子的渴求,甚至比杀掉我以及明智轩还要重要。

会是谁呢?铁幕首先应该可以排除,他们真的想要这个盒子的话,只需要直接对我这个外围成员下命令就行了。现阶段我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根本用不着使用如此激烈的手段。

如果没有上次在医院和肖蝶的接触,那么我肯定会怀疑是真相派。但现在真相派似乎并不愿意看到我死去,他们还想要利用我去找到巴蛇神的秘密,更是想要通过我和秦峰等接近秦振豪,完成他们的布局。

对于真相派来说,现在的我还是有几分利用价值的,不至于这个时候就为了一个象牙盒子不顾我死活。

似乎也不应该是JS组织,这个象牙盒子原本就是从余叔控制的巴蛇神复制体体内取出来的,也就是说很可能是同样身为JS成员的余叔所收藏。JS组织对这个象牙盒子应该早有了解,如果想要的话,在我得到这个盒子后就应该有所行动了,不会拖到今天。

那到底是谁呢?我的脑子里闪过余叔毁容前那副看似憨厚的面孔,接着又浮现出余叔出现在五神地宫时那苍老而狰狞的相貌。

我不由得苦笑着将余叔的影子赶出脑海。几个月前余叔就死在我面前,是我亲眼所见,一个死去几个月的人,总不会突然就复活吧?

又过了十几分钟,肖蝶给我的简陋聊天软件开始出现新消息提示,我连忙打开看,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小区外监控记录已抹除,不会有人找你麻烦,你可以出现了。

我松了一口气,大晚上的,又是枪声又是爆炸,放在治安还算不错的省城里简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大新闻。如果被当成当事人卷入进去,怕是案子查清之前都无法省心,到时候很可能耽搁我前往梓潼的行程。

不过这件事虽然处理好了,明智轩的安危问题却更加让我揪心。虽然说杀手针对的是象牙盒子和明智轩,可当初要不是明智轩以象牙盒子作为威胁,还搭上自己跟杀手一起走,我怕是早已经挂掉了。

突然想起上次解除姐姐身上的毒素后,敖雨泽曾给过我谭欣然的电话。谭欣然明显是铁幕中身份地位都不低的科研部门的人,或许通过她能够联系到铁幕追查这件事,顺便救出明智轩。

当我电话打过去时,对面传来的是很不耐烦的声音:“谁?有屁快放,忙着呢……”

“我,杜小康,谭医生你还记得吗?”我气势顿时一弱,小声说。

“我管你肚子里是小康还是温饱,正忙着救人。想见你朋友最后一面的话,就赶紧来……”谭欣然应该记起我来了,只是她所说的正在救人,又是我的朋友,难道说她正在救的人是明智轩?

我无比惊喜地仔细聆听谭欣然报出的地址,然后马上出了小旅馆,打车前往这个地点。

这是一个老式停车场,我到了后,四下张望了下没有其他人在。正在犹豫是站在原地等还是去找找,附近一辆非常普通的银灰色高尔夫的车灯亮起,接着对我连续闪了几下。我反应过来,走过去,发现车门早已经打开了。

“上车。”司机是一个圆脸的年轻女人,看上去性格比较冷漠,也不喜欢说废话。

她长相十分大众化,唯一让我感觉到突兀的,是大晚上的,她的鼻梁上依然驾着一副不怎么协调的大号墨镜。

这种墨镜,据说能够看到一些诡异神秘的东西,敖雨泽也有一个功能类似但是外形稍微好看点的。这种大号的厚实墨镜几乎是铁幕成员的标配。

高尔夫很快发动。我本来想问问明智轩的伤势到底怎么样,不过圆脸的女司机明显缺乏交谈的兴致,我也就将快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很快,高尔夫出了城区,朝西边的都江堰方向开过去。快到绕城高速的时候,在离路边不远的一家废弃的厂房外,我看到了那辆一个多小时前杀手乘坐的小货车。

车厢门已经打开,旁边还有另外一辆车开着大灯提供照明,能够隐约看见里面似乎有几个医护人员模样的人,居然就这样在现场做手术。

司机将高尔夫停在路边,我下车后慌忙跑过去,离小货车还有两三米的时候被后面跟过来的司机拦住了:“谭教授正在抢救伤者,他受伤太严重,甚至没法移动。你现在过去,想害死他吗?”

我一惊,心都提到嗓子眼,这才看清在场的医生一共有两个,主刀的应该是谭欣然,此外还有一个辅助的年轻男医生和一个女护士。

这个手术台简陋到极点,就是一张可移动的病床,手术器械甚至只是随意地端在护士手里,更不要提无菌环境和无影灯等手术的基本标配了。

“这样的环境下做手术?”我目瞪口呆地小声对旁边的圆脸司机说。这里离路边才二十多米,虽然大晚上的车比较少,可是光是扬起的灰尘,就足以让最高明的医生都束手无策吧。

“不要小看铁幕的技术,菜鸟。”圆脸司机冷冷地说。

我被噎了一下。虽然在铁幕的一些高级特工眼里,我的确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菜鸟,可至少我在JS或者真相派眼里,多少还是受到过一些重视的。怎么在自己人眼里就这么不堪呢?

谭欣然突然抬起头来,有些疲倦地挥了挥手。我这才注意到,虽然这是一个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手术台,但是在整个手术台及周围,竟然存在一个直径两三米的巨大的透明泡泡,就像是放大了无数倍的肥皂泡一样。

再仔细看时,会发现货车顶和下方,布置着好几个拳头大小的不知名仪器。这巨大的透明泡泡,就是从这几个仪器中“吹”出来的。

怪不得敢在马路边做手术,原来是有这么先进的隔离设备。几乎不用多问,我也能明白这个放大了的肥皂泡里面,洁净程度甚至比普通医院的无菌环境还要高一两个等级。

谭欣然开始为伤者缝合伤口。虽然因为角度的关系,这个时候我看不清伤者的脸,但对明智轩的身形,还是比较熟悉的,一眼就认出来伤者就是明智轩本人。

他看起来的确伤得很重,不然也不会逼得谭欣然这样高明的医生也只能选择就地做手术,顾不得惊世骇俗。

不过,看谭欣然的神情,明智轩的命至少是保住了的,这多少让我心中的歉疚减轻了一些。

伤口缝好包扎后,谭欣然的助理开始帮着处理其他不致命的小伤,这个时候谭欣然反而是闲了下来。

她按动了手腕上戴着的类似智能手表上的开关,那巨大的透明泡泡顿时开了一个角。

谭欣然从里面走出来,摘下口罩和手套后,从小货车上跳了下来,径直朝我走过来。

“杜小康,你们这群人还真是会惹麻烦,什么时候招惹到黑水保安公司了?”谭欣然不客气地问。

“保安公司?不至于吧,什么时候保安公司都这么嚣张强悍了?”我不可思议地问

“白痴,黑水保安是全球最大的私人军事公司,背后有美国支持,说白了就是一支军事素质比大多数国家军队还优良的私人雇佣兵组织,几乎全都是由各国精英特种部队退役后的成员组成。这家公司甚至有自己的武装直升机和常规动力潜艇,‘保安’两个字,不过是为了听起来低调而已。”谭欣然白了我一眼说。

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这样的保安公司的确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既然是全球最大的私人雇佣兵组织,那么一个多小时前表现出来的凶猛实力也就可以理解了。

哪怕是现在,当我回想起当时那个杀手的身手,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远远在我这样没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之上。在我见过的人中,只有敖雨泽比他更强。

不管怎么说,就算凶手真的是黑水保安的人,但这个组织很明显是拿钱办事的,而且能做到世界第一,就算能抓住他们也肯定不会吐露雇主的身份,这条线很可能会就此断掉。

我估计就算是铁幕,面对号称世界第一的保安公司,怕是也会掂量一下,能不招惹就尽量不会去招惹。

“明智轩怎么样了?”我连忙岔开话题。

“命保住了,不过短时间内不太可能马上恢复,哪怕我对他使用JS药剂也是一样。嗯,我想这种药剂你不会陌生,最早是从JS组织中流传出来的,是他们制造长生药的一个副产品,敖雨泽身上一直有一两份备用的,你上次在五神地宫的时候也用过。”

我点点头,当然还记得这种淡蓝色的药剂,那几乎是对外伤有着奇迹般的恢复作用,说是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都不为过。关键是这种药剂起效的时间非常快,可以将一个垂死的病人从死亡线上重新拉回来。

我无法想象,明智轩到底是受了多重的伤,居然连这种堪称神迹的药剂都不能完全抢救过来。而对于在这样恶劣的情形下,都能让明智轩脱离生命危险的谭欣然,我就更加敬畏了。

推荐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章 鬼影重现 下一章:第五章 测试者
热门: 仙道厚黑录 太玄战记 七宗罪7:食人恶魔 联剑风云录 尸语者: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 医生杜明:没有人是干净的 斜屋犯罪 七剑下天山 洪荒之天帝纪年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6·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