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青铜箱子

上一章:第一章 敌友难辨 下一章:第三章 鬼影重现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国内许多秘密研究所都是以三位数字来命名,钥匙掌握在571研究所手里?那他们对于金沙王朝的了解程度,或许远比我们想象中多得多……”明智轩喃喃地说。

“或许当年是这样,但是九十年代后期过后,就变了。哪怕是还记得当年事情的人,估计也会觉得那只是一个荒谬的传言而已。”叶凌菲叹了一口气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有些迷惑了,不知道叶凌菲所说的传言,究竟是什么。

“二叔公曾告诉过你们,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我父亲曾经从龙门山脉的一座墓穴里带出了一个青铜箱子。”叶凌菲好奇地看了秦峰一眼,似乎没有想到他知道的东西竟然这么多。

我猛然间想起当天和叶教授的对话,那个时候他就提到过曾让叶凌菲患上某种怪病的神秘男子,后来又指引叶凌菲的父亲叶暮然前往当时的墓穴取出这个青铜箱子。现在看来,那个神秘男子自然就是秦振豪,而当年曾被秦振豪带在身边的十岁小男孩,自然是秦峰无疑了。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青铜箱子,就是钥匙?或者换句话说,青铜箱子里面,装的就是打开青铜之城深处大门的钥匙?”我恍然大悟地说。

叶凌菲点点头说:“不仅如此,当年的青铜箱子问世后不久被军用直升机带走,然后直接落到571研究所手里,不管JS组织和铁幕的势力有多大,也不可能从拥有如此深厚背景的研究所手里抢走东西。

我不由得高度赞同。国内禁枪几乎是全世界最严格的,就算铁幕或JS组织能从各个渠道弄到一些武器,甚至火箭筒这样的重型武器,可这些武器弹药面对有着背景的571研究所来说也不算什么。只要571研究所抬出自己的背景来,就算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在国内乱来,因此说起来,这藏着钥匙的青铜箱子应该是十分安全的。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如果说当年叶暮然做的事情,让571研究所对这个箱子十分感兴趣,可现在一二十年过去了,这个秘密研究所是否还存在都不知道,就算还在,他们是否还对此感兴趣就说不准了,保密的程度也有可能大幅下降。

“那个箱子出现的时机其实不太是时候。本来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国内曾经对一些神秘事件的兴趣,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大,投入的精力也多。只可惜那个年代形形色色的骗子实在太多,尤其是一些所谓的气功大师,借机骗色敛财也就算了,有的甚至痴心妄想到一个可笑的程度,最后都被一一清算。”明智轩笑着说。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一九九八年才出现的青铜箱子,不管有着何等神秘之处,也的确有些生不逢时,可能还没被571研究所的科研人员焐热,就很快被打入冷宫收藏了起来。

以至于三年后的二〇〇一年金沙遗迹出土,无数神秘事件在暗中多次发生,却都被铁幕的特工人员悄悄消弭了影响。现实的文明世界依然一派平和,对此毫无所觉。

也幸好如此,如果当年571研究所的人就带着箱子前往了青铜之城,甚至用箱子里的钥匙打开了青铜之城深处的那扇无比神秘的“门”,那么我们的世界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却是谁也不知道的。

当年叶凌菲的父亲叶暮然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在秦振豪的阳谋指引下从一座墓葬里带出了这箱子。后来他自己却因为追寻其中的真相,死在了五神地宫的青铜大门下。那扇青铜大门后来突兀地消失,说不定就和青铜之城以及那个铜箱子有关。

“你们的意思是说,或许我们有机会重新得到那个箱子?”我的心怦怦直跳。如果说571研究所对那个青铜箱子已经没有了兴趣,那么那箱子在他们看来就是一件还算珍贵的文物而已,只要运作得当,不要头脑发热想着去强抢,那么还是有一定机会得到它的。

“我们不一定要得到那个箱子,二叔公说,哪怕只是让他接触到这个箱子一段时间,或许都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消息。”叶凌菲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毕竟,就算571研究所里这个箱子的保密级别已经降低,可要重新找出它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敖雨泽在的话或许还好说,通过铁幕的关系,很有可能将这个被571研究所封存的青铜箱子暂时借出来一段时间。可惜的是现在敖雨泽不仅被时光之沙封印,更是已经落到了真相派手上。这条路完全走不通。

“其实571研究所手里的箱子,应该只是个赝品。”叶凌菲突然说道。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我大吃一惊。

秦峰赞赏地看了叶凌菲一眼,说道:“叶小姐说得没错,当初571研究所得到这个箱子的时候,的确十分重视,甚至向科学院申请了大量研究人员协助研究。

不过很遗憾,571研究所对青铜箱子的破解工作刚刚取得了一些进展,就给否决了。后来571研究所的领导听从专家的意见将箱子彻底封存起来。可是不要忘记了,我叔叔秦振豪也并非普通人,当年他威逼利诱叶暮然从龙门山脉的墓穴中找出这个箱子,本来就是为了据为己有。”

想想也是,这个青铜箱子本身就具有某种神秘力量——那个年代经历了对气功等神秘力量的疯狂追捧后,在上面的人决定要扭转这种局面的大前提下,571研究所取得的那一点成果没有任何说服力——很可能是被打入冷宫了。

当科研人员重视一件东西的时候,自然守护得十分严密,可对于一件锁在秘密仓库的东西,只要有心的话,要将之偷梁换柱,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秦振豪对于古蜀文明的了解,可能在任何人之上,就算是旺达释比和叶教授怕是也无法与之相比。他所制作的赝品,怕是连571研究所的专家一时半会儿都无法分辨,何况这青铜箱子已经被雪藏,没有特殊情况发生,也没有人会专门去检查。

从故意让当年才几岁的小叶子受伤,到不久前从丛帝墓中带走所谓的神躯,秦振豪似乎布局已久,而这个神秘的青铜箱子的出现更是其中的关键,当年的秦振豪甚至不惜牺牲才几岁的叶凌菲。

还好叶凌菲的父亲叶暮然及时找到这个箱子,才没有让叶凌菲被怪病夺去性命,可付出的代价是整支考古队的全军覆没。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古怪的青铜箱子虽然能救人,但在杀人上更加具有效率,更像是某种不祥之物。

既然箱子已经落在了秦振豪的手里,也就意味着青铜箱子的钥匙也一定在他手上,我们更不可能将之找回来了。

“既然箱子已经落在了秦峰叔叔手里,我们怕是没有机会将之抢夺过来了。”

不料秦峰却摇摇头说:“这个箱子没那么简单,虽然我叔叔得到了它,但是并没有真正打开它。箱子里面藏着的或许是打开某扇门的钥匙,可是箱子本身,也需要正确的钥匙才能开启。”我顿时反应过来,青铜箱子本身是作为锁住里面的秘密的钥匙而存在,可要得到这把钥匙,就必须打开箱子,但箱子的钥匙秦振豪并没有得到。

不过我还是有所疑问,不过是一个青铜箱子而已,就算没有钥匙,直接暴力破解不就行了吗?为什么不管是571研究所还是秦振豪,似乎都不敢这么做?

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叶凌菲摇头说道:“这个箱子如果能够用暴力直接打开,就没有后来这么多事了。虽然箱子的材质是青铜的,就算不动用激光切割机什么的,哪怕是最普通的金属锯也能将它打开。可是你们不要忘记,当年我父亲带着我和母亲前往存放箱子的墓穴时,还有一个考古小分队。这支小分队几乎全部的人,在没有碰触到这箱子前,就已经因为青铜箱子中蕴含的神秘力量出现各种千奇百怪的死法。这个青铜箱子中虽然装的是打开青铜之门的钥匙,但本身也具有某种诡异的力量,用现代切割技术,根本无法打开。相反,想这么做的研究人员,甚至可能会死于非命。”

我打了个寒战,叶凌菲说得不错,这个箱子说起来的确诡异非常,那种超自然的不可思议的力量,就算是掌握现代科技的研究人员,怕是也无法对抗,更不要说用切割机将它切割开来。

“其实我这次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因为二叔公在研究你们上次提供给他的《金沙古卷》拓印件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可以说很惊人的秘密。”叶凌菲顿了一下说道。

我突然想起肖蝶来医院见我的时候,一再提到的关于古蜀国灭亡前夕五丁开山的传说。难道说在《金沙古卷》中,也有着类似的记载?可是也不对啊,金沙古卷的成书具体年代,虽然至今依然是一个谜,可真要说起来,应该是蚕丛王时期的,只是因为后来金沙遗址的出土,才如此命名而已。它和金沙王朝本来所存在的年代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

而古蜀国被秦国所灭,差不多是公元前三一六年,和蚕丛王时期相差了一两千年。《金沙古卷》再怎么神奇,难道还能在成书的时候,就记载了一千多年后蜀国灭亡的事情?

没想到的是,就在我自己在心底否定了《金沙古卷》和五丁开山历史的联系时,叶凌菲却继续说道:“那就是《金沙古卷》中似乎曾有过一个预言,古蜀国的灭亡,将从蛇神被杀死开始!”

我的脸色猛地一变,刚刚还以为不可能发生的事,谁知道叶凌菲却给了我致命一击,让我一时间有些蒙了。或许,今天肖蝶到医院找到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偶然,而是她也从其他渠道知晓了这个看似不可能的消息。

“《金沙古卷》的神秘程度,甚至比西方世界的《死海文书》还要更甚。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金沙古卷》记载的仅仅是长生的秘密和关于五神的传说,却没有想到《金沙古卷》也和其他一些神秘的文书一样,同样有着某种类似预言的功能……”我不由得感慨地说,同时心底对肖蝶以及真相派的目的,更加有些警惕。

“的确,二叔公是国内研究古蜀文明资深的专家之一,可是他对《金沙古卷》以及书写它的巴蜀图语的了解,依然停留在很浅薄的层次。这三本用羊皮纸作为材料,经过极其神秘的工艺处理过的古卷,据说不仅能看透过去现在未来,更是记录着沟通人、神、鬼三者的法门。甚至连命运线的存在和感知的方法,相传最早也是从《金沙古卷》中得来的。”叶凌菲轻声说道。

命运线,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古怪的名词了。相传这个世上能看透命运线的人不超过五位,就我们知道的也就只有秦峰的叔叔秦振豪、尸鬼婆婆姬巧玉,就连旺达释比这样的高人,也只能勉强算半个而已。

相传真相派和铁幕的首领,似乎也有这样的能力,不过这件事从来没有得到过证实。

现在,叶凌菲说出命运线竟然是出自《金沙古卷》,说实话我一点都不奇怪。很明显,拥有这样神奇能力的人,似乎多多少少都和《金沙古卷》有着某种联系,这也是他们唯一的共同点。

既然看透命运线的人都能够在某种程度上预知部分未来,甚至通过扰乱命运线的源头做到部分改变某个人原本的命运,那么作为记载命运线的感知方法的《金沙古卷》,里面提前一两千年记录了古蜀国灭亡的征兆,似乎也不是那么不可思议了。

“就算《金沙古卷》中提前预知了当年古蜀国灭亡的征兆,不过这对我们来说有什么用?”明智轩似乎还没有转过弯来,好奇地问。

“可能对我们没有直接的好处,不过根据二叔公的说法,那就是打开青铜箱子的方法,其实和巴蛇神有关。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据此推测,秦振豪从丛帝墓带走神躯,其实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开当年我父亲貌似得到的青铜箱子,从而掌握打开通往另一个未知世界的青铜之门的钥匙?”叶凌菲提到自己死去的父亲的时候,神色有些黯然。

我心中微动,叶凌菲的分析,的确很有道理,如果说巴蛇神和打开青铜箱子的方法有关,那么秦振豪所做的一切,就说得通了。而且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肖蝶会冒险前来找我,那就是她以及真相派的人,肯定不希望秦振豪能成功通过巴蛇神的灵体和神躯打开那个神秘无比的青铜箱子,这对真相派所奉行的理念,也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必须阻止秦振豪的下一步行动,可是我们目前毫无头绪啊……”明智轩总算反应过来,恍然大悟似的说。

“也不是完全没有头绪,既然这一切和巴蛇神有关,和古蜀国灭亡前夕的传说五丁开山有关,那么我们只需要前去五丁开山这个传说的所在地,就有可能找到答案。”我看了明智轩一眼,这家伙平时也没有这么笨啊,怎么现在反而变得呆头呆脑的?

“五丁开山的传说,发生在绵阳东北方的梓潼,离省城不过才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这么近的距离,我们稍微收拾下,明天就可以出发。”明智轩对这个在四川地区耳熟能详的传说当然也不是全无了解,马上就说出我们需要前往的地方和时间。

我突然想起肖蝶在医院来见我时,曾说过会放了我姐姐,这件事我必须验证清楚,否则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始终是一个巨大的心结和威胁。犹豫了一下,我最终还是将这件事说了出来,然后苦笑着说:“我必须要确认我姐姐平安回来,只有这样我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前去梓潼,哪怕这个地方看起来十分平和,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

幸好,在场的人现在都是经过生死的朋友,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对我有什么不满。只有秦峰微微皱眉,纵然我们对秦峰的身份来历和一些做法还是有一些疑问,可是并不代表我们就完全失去了对秦峰的信任。面对情绪似乎有些低落的秦峰,我们几人散开后,我悄悄将他拉到一边,低声问道:“怎么,不开心?是因为我们要去对付的是你的叔叔吗?”

秦峰摇摇头说:“叔叔这些年在干的事情,大部分我都忘记了,其他的我也看不懂,我唯一记得的只是我的养父母,可惜他们都撒手而去。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有亲人,有的只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和你们这群朋友……”

他说的心爱的女人自然就是因为鬼影事件,被突兀出现又消失的戈基人伤害,至今依然在医院昏迷不醒的廖含沙。她曾经还是我的邻居,只是当时我还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死宅,彼此之间几乎从来没有什么交流。

其实对于廖含沙的伤势,我多少是有些愧疚的,我总觉得如果不是当时的我在玩那个诡异的游戏,就不会引来那虚实难测的戈基人,廖含沙也不会受伤。可一想到这诡异的游戏中许多古怪的隐藏关卡,根本就是秦峰所提供,就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多了。

那个时候我和秦峰顶多算是还聊得来的网友,从来没有在现实中见过面,而且以秦峰对廖含沙的感情,他应该不会故意在游戏中做什么手脚,从而害了自己最喜欢的女友。

那么事情的真相很可能是和秦振豪有关,毕竟秦峰在完成那个诡异的游戏开发后,就被软禁在脑康精神病医院里。那里曾是JS组织一个很重要的据点,地下室更是直通五神地宫。秦振豪既然连自己的亲侄儿都舍得用如此残酷冷漠的手段,更不要说侄儿的女友了。

这么说来,廖含沙受到的袭击,就算和我正在玩的游戏有关,实际上真正的幕后凶手,很可能还是秦振豪,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必须要让当时的廖含沙和秦峰都闭嘴。他没有在意廖含沙的性命,只是对自己的侄儿手下留情了,仅仅软禁起来。

当然,这一切都不过是我的推测,想必秦峰自己也曾对这件事有考虑。或许正是秦振豪在这件事上暴露出来的冷酷手段,才真正将秦峰推向我们这一边,和他的亲叔叔作对。

可惜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秦峰说话的重点是“这个世界上”,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很正常的范围泛指,直到许久以后,我才明白过来秦峰话中的深意。

当天晚上大家一起聚餐吃了晚饭。我和叶凌菲坐明智轩的车回市区,叶凌菲住的酒店在市中心附近,比我先下车。我住的地方在西边,还需要开二十来分钟才能到。

叶凌菲下车后不久,明智轩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对了,小康,还记得上次在五神地宫的时候,你从那个山寨的巴蛇神身上得到的象牙盒子吗?”

“当然记得,我得到的第一份《金沙古卷》的残页,就装在那个象牙盒子里。”我随意地答道。

明智轩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小康,你看,这个盒子对你来说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用处,要不你将它卖给我?我爷爷生日快到了,他老人家就喜欢收集些稀奇古怪的古董,这盒子我看挺合适的……”

我笑道:“卖给你?当然不行,不过如果说是送给你,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当时明智轩曾对这个象牙盒子估价四五十万,我曾想着通过明智轩将这个象牙盒子脱手卖掉,这样姐姐买婚房的钱就再也不用愁了。

不过说起来这盒子应该是属于我、敖雨泽和明智轩三个人的,只是当时他们两个都不愿意和我争才归我所有。现在既然明智轩想要,而且又是送给家里的长辈老人,我自然不好意思还谈钱什么的,何况这些日子明智轩在经济上也给了我不小的帮助,光是医好他大伯明睿德后明家送我的那套房子就价值百万以上,我更不可能去贪图这几十万了。

“别,亲兄弟,明算账。这象牙盒子市价在五十万左右,我也不给你溢价了,你小子就打个九折直接卖给我。”明智轩笑嘻嘻地说,似乎这事就这么定了。

我刚要反对,却正好遇到红灯,明智轩将车稳稳地停在斑马道外。前面有稀稀落落的几个行人从斑马线走过。

我的目光对准了其中一个身影,让我突然间有些恍惚。那是个女人的身影,从面相上看,竟然和小叶子叶凌菲有八九分相似,只是衣服和先前叶凌菲穿的稍稍不同。

我们和叶凌菲分别七八分钟,她比我先下车,按照道理讲她怎么都不可能走到我们前面,那么刚才从车前走过的女人又是谁?

“喂,你看什么?”明智轩好奇地问。

“刚刚走过去的,是不是叶凌菲?”我下意识地问。

“你眼花啦?怎么可能是叶凌菲?刚才就几个喝醉了的大老爷们儿走过去啊……”明智轩脸色很是奇怪地说。

我见他眼神十分古怪地看着我,心中“咯噔”一下,刚才不会是我出现幻觉了吧?

“喂,杜小康,你这样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可不行。雨泽还生死不知,你要是敢对不起她,我和你没完!”明智轩突然恶狠狠地说。

“你……胡说什么……”我干笑着回答。

“我没有开玩笑,我也希望你刚才只是开玩笑。叶凌菲早就下车了,你还念念不忘是不是?我知道你们两个是青梅竹马,如果一开始你选她,我当然举双手赞成,但是现在不行!”明智轩的语气中透着少有的激动。

我终于意识到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明智轩坐在驾驶位,而我在后排车座上,他的视野远比我好,如果说他刚才真的没有看到叶凌菲,甚至连一个女人都没看到过,那难道说,我又见“鬼”了?

推荐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章 敌友难辨 下一章:第三章 鬼影重现
热门: 孤身走我路 雪满天山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昆仑传说·月之暗面 盛唐风月 伟大的弗伦奇探长 杯雪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3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上) 修仙之田园辣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