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敌友难辨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青铜箱子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从丛帝墓深处的青铜之城归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处于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

和敖雨泽认识不过短短的几个月,这女人大部分时候对我也是凶巴巴的,可我从来没有想过,当有一天她处于连植物人都不如的封印状态时,我却比谁都要难过。

我不时会回想起我和敖雨泽所经历的一切,从一开始遭遇戈基人袭击的鬼影事件,我们第一次相见,到共同经历废弃精神病医院底下五神地宫的冒险,一起击杀余叔所豢养的巴蛇神复制体,再到长寿村雷鸣谷的艰难险阻以及丛帝墓、青铜之城中的生死相随。

这些经历都透着惊心动魄的危险,只要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身亡,但只要有敖雨泽在,这些危险似乎也不算什么了。这个六七岁时就成为孤儿并坚强得要命的女人,完全不会顾忌她身边同伴的自尊,无论有什么危险都会冲在最前面,用单薄的肩膀扛起所有的重担。

而我,虽然身体里流着传说中的金沙血脉,在一些特定的时刻也能起到一些作用,可在整个团队中的重要性,比起敖雨泽来还是远远不如的。

更不要说敖雨泽一手将我从平凡普通人的生活,带入到一个虽危险却更加多姿多彩的世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是我走上这条险路的导师。

危险有时候也是会上瘾的,经历了这一切的我就算想回到之前普通人的生活状态,也还是会觉得难受。对我而言,这个充斥着神秘事件的新世界,如同哈利·波特第一次知道这世上竟然真的有魔法学校存在一样,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

然而现在,她被封印在无比神秘的时光之沙当中。按照肖蝶的说法,这种时光之沙是世界的错误冗余溢出的某种特殊能量具现化形成的晶体,甚至能够冻结被封印区域的时间,因此才能让本来重伤垂死的敖雨泽一直保持着被封印那一刻的状态,不生不死。

可凡事有利就有弊,在缺乏某种机缘的情况下,晶体外的人也完全无法通过外力来解开这该死的封印。

那是源自世界本源的力量,涉及最基本的时间和空间的某些法则,是人类目前科学认知的一个盲区,即便是掌握了最先进时空理论的顶级物理学家,面对这样的力量恐怕也完全束手无策。

不过,我深信,就算从现代科学理论的角度来讲,时光之沙的封印几乎是无解的,可在神秘无比的古蜀文明中,一定有解救的方法。

毕竟,时光之沙的出现,和古蜀王室有着莫大的关系。用句俗话来说,那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开始疯了一样收集各种关于古蜀时期的资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铁幕对于我希望获得更多关于金沙王朝隐秘的要求却一直保持沉默,而缺少了敖雨泽这个桥梁,我的存在对铁幕来说似乎可有可无。

我不得不成天泡在图书馆查找文献,晚上回去后更是在网上不停搜索各种似是而非的和古蜀有关系的文章乃至小道消息。

我敢打赌,就算是高考前夕,我也从未如此认真过。不管是为了拯救自己的队友还是去救心爱的姑娘,都容不得我有半点放松,这对我来说是远比高考还要重要的事情。

大半个月很快过去,因为长期泡在资料中,饮食不规律不说,睡眠更是严重不足。这天我在图书馆查阅一本已经很有些年头的《华阳县志》,直到图书馆管理员来催我要关门,我才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因长时间保持坐姿而让大脑有些缺血,我感觉脑袋晕了一下,随后朝旁边摔倒。在图书管理员的惊呼声中,我的脑袋撞到了桌子的一角,突如其来的疼痛过后,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起来。

我强忍着脑袋传来的疼痛,用手支撑着身体勉强坐了起来。身体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是蒙的,感觉头上似乎湿漉漉的,用另一只手一摸,滑腻腻的都是血。

我心中微沉,我不怕流血,可如果因为这个原因在图书馆这样的公共区域引来大量虫子,就有些麻烦了。当年旺达释比施加在我身上的封印,经不起时间的流逝,早已经弱化了不少,而我身上的金沙血脉依然有吸引虫子的可能,只是远没有我十二岁那年那样夸张而已。

我有些艰难地挣扎着站了起来,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周围的环境似乎在渐渐远离淡化,所有的书籍都化为碎屑被卷入一个看不见的黑洞,甚至连图书管理员的声音也只剩下遥远而细微的嗡鸣。

接着一个婀娜的身影出现在远方,这身影熟悉又陌生,一会儿变成敖雨泽,一会儿似乎又变成了小叶子叶凌菲,但在下个瞬间,竟然变成了曾背叛过我们的肖蝶。

在这身影背后的灰色雾霾中,一条巨大的蛇类虚影若隐若现。几乎有一间屋子大小的巨口就悬浮在女人身影的上方,似乎随时都能将看不清面貌的女人一口吞噬。

我使劲甩了甩脑袋,想要将这幻觉赶出脑子去,却怎么都做不到,耳边反而传来各种如同梦呓般的呢喃。

这呢喃越来越急促,一个字也听不清楚,就像是有人在低沉地念诵着某种听不懂的咒语,又像是某种类似向神灵祈祷般的祭文,透着苍茫和神秘。

我感觉脑袋的疼痛越来越剧烈,不过这一次不是后脑受伤的部位,而是脑袋深处,就像在脑子里,正有千千万万条小虫在啃咬着我的脑髓一样。

我想要大声地呼喊,却一个字也喊不出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连恐惧都感觉麻木了,一直在我喉头滚动着的叫喊声才终于发了出来。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浑身上下都冷汗淋漓,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医生的身影,而是一个看上去十分性感的女人背影。这个背影和先前幻觉中的背影渐渐重合,最后定格在我最不想看到的那个女人的印象上。

我颤抖着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脑袋上正缠着纱布,不过血应该已经止住了,要不然还不知道会惹来什么古怪的虫子。

似乎我醒来后发出的大声吼叫也让陷入沉思状态的女人惊醒,婀娜的背影缓缓转过身来。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离我不远的女人,眼中渐渐被怒意所占据,最后强压下这股怒气,冷冷地说:“果然是你,肖蝶!”

是的,这个站在我所躺着的病床前不远处的女人,赫然就是曾背叛了铁幕和敖雨泽的肖蝶,也是先前在图书馆的时候,我昏过去前看到的最后一个人影。

在丛帝墓的时候,正是因为她和真相派的人合作,才最终让我们获取金沙古卷上卷的计划功败垂成。即便我们最终也实现了救出小叶子的目的,可是失去的却是敖雨泽和旺达释比这两个人,明家雇佣的佣兵队伍也几乎死伤殆尽,可以说是完全得不偿失。

如果不是肖蝶出卖我们的话,真相派的人根本没那么容易找到我和敖雨泽所在的队伍,甚至连旺达释比本身,也是被肖蝶所伤才掉下悬崖生死不明的。

可以说,比起真相派的小王和老K等人来,我心中更恨的,就是眼前这个貌若天仙,但心如蛇蝎的女人。

我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来,说:“想不到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你就不怕我会杀了你为雨泽报仇?”

“你当然不会。”肖蝶淡淡地说,“毕竟敖雨泽和你姐姐都在我们手上。”

想起被封印在淡金色的如同琥珀一般的晶体中的敖雨泽,还有以培训之名被软禁的姐姐,我感觉心中一滞,那股愤怒更加强烈了,却一时间找不到任何宣泄的口子,憋得人万分难受。

真相派的人,做事果然完全不择手段,就是不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长生,抑或是统治这个世界?似乎有点像,但又似乎远不止这样。

“我留给你的信,你看到了?”肖蝶轻声说道。

我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只是警惕地盯着她。

肖蝶笑了笑,尽显妩媚,可是在我眼中却没有半分吸引力。

“想不到你会在图书馆因为查阅资料晕过去。不过你想过没有,图书馆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找到和这个世界的终极秘密有关的隐秘资料?”肖蝶说道。

“用不着你假惺惺扮好人。”我冷冷地回答。

“我是不是好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拯救敖雨泽这一点上,我们暂时有着共同的话语。”

“你会这么好心?”我心中警兆大作,面对肖蝶这样的百变特工,如果猜不透她的想法,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对她说的什么都不要去相信。

“当然不会。青铜之城中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虽然那之前我们也曾想过直接干掉你们,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肖蝶微微皱眉说道。

“哦?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信你?”

“我们愿意表达一点善意,很快你就能和你姐姐团聚了,并且我们可以保证,今后绝对不会采取同样的手段对付她以及你的其他家人。”肖蝶抛出一个我无法拒绝的条件,噎得我连反对的意见都提不出来。

“这么说,我们是否有了继续谈下去的基础?”肖蝶笑着问。

我勉强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说:“如果你们真的肯放过我姐姐,那么我们的确可以谈一谈。不过我依然觉得,连你们真相派这么大的组织都搞不定的事情,我一个不过是身负古怪血脉的普通人,也不一定能帮上忙。”

肖蝶淡淡地说:“杜小康,你太小看自己了,也太小看金沙血脉的真正力量了。当然,我也承认,之前我们也小看了金沙血脉的力量,才决定在丛帝墓的时候不顾你们的死活。不过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们改变了这个看法。”

我心中一沉,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能让三大神秘组织之一的真相派也改变了想法?要知道,真相派的实力就算比不上铁幕和JS组织,可也是绝对不容小觑的,哪怕是一般的小国家,怕是也没有他们这样强大的隐藏力量。

“我倒是想要听听,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顽固的真相派也得以转变。”我终于被勾起了好奇心,问道。

“作为一个四川人,我想你应该听过一个传说,‘五丁开山’。”肖蝶轻声说,神情有些茫然,似乎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前不久发生的事情,会和这个传说扯上关系。

五丁开山,这个传说我当然听说过,说的是战国中后期,秦惠王见古蜀第十二世开明王朝国力衰退,蜀王荒淫无道,便欲伐蜀,但苦于崇山阻隔,无路可通。大约秦惠王深知蜀人有崇信巫术鬼神的传统,于是心生一计,请人凿刻了五头巨大的石牛,并派人在石牛屁股下每天放置一堆黄金,声称这是金牛,能屙黄金,更将这个消息散布到蜀国。贪婪的蜀王听到这个消息,便托人向秦王索求,秦王马上答应了。

但是石牛很重,如何搬运到千里之遥的蜀国?这却难不倒蜀王,因为当时蜀国有五个力大无比的大力士,叫五丁力士。蜀王就叫他们开山辟路,一直将石牛拖回成都。这就是五丁开山的传说,而这条拖送石牛的道路,就是古金牛道,亦称剑门蜀道。

而今天的成都,六大城区之一就有一个区名叫“金牛区”,正是为了纪念这个传说故事而设立的,占地一百〇八平方公里,人口一百二十万,比一般的三四线城市还大。

这大半个月我查阅了不少和古蜀相关的资料,也绕不开这五丁开山的传说,毕竟这个传说差不多是古蜀国灭亡前夕最后剩下的几个传说之一了。

我心中一动,以肖蝶的智慧,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地提起这个传说,很明显,或许五丁开山的传说背后,还另有隐情。

“怎么无缘无故提起这个传说?不过是传说而已,你还真相信五个人的力量,就能开凿出几百里长的金牛道来?”尽管我心中也明白肖蝶不会无的放矢,可出于某种对抗的心理,我还是冷冷地回敬道。

肖蝶并没有生气,或许她这样的特工人员,早已经把自己真正的情绪完全隐藏起来,就算心底再怎么生气,表面上也绝对不会表露出分毫。

“这个传说其实还有后续,想来你也是听说过的。”肖蝶没有理会我话语中的讽刺之意,继续问道。

说起五丁开山的后续,就更具神话色彩了。当时五丁力士带着所谓的金牛回到成都,才发现它们不过是石牛。蜀王方知上当受骗,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托人送信将秦王骂了一通。

秦王听说金牛道已打通,十分高兴,但又忌讳力大无穷的五丁力士,不敢马上进攻。秦王的谋士又生出一计,托人向蜀王讲:金牛这件事是秦国的过错,好在秦国还有五个比金子还珍贵的美女,愿意奉献出来向蜀王赔罪。

这最后一任蜀王本就好色,听了以后,再次叫五丁力士到秦国把五位美女及早接回来。五丁力士带着五位美女回蜀国的路上,经过一个名叫“梓潼”的地方,忽然看到一条大蛇正向一座山洞钻去。五丁力士中的一位,赶紧跑过去抓住它的尾巴,一个劲地往外拉,企图把蛇杀死,为民除害。但蛇很大,一个人拖不动,于是五个兄弟一起过来。这时蛇头已进入洞内,蛇尾巴正在洞口,于是五丁力士联合拖住巨蛇的尾巴朝外拽。

不料这巨蛇身子太长,大半身子都陷在山腹内,五丁力士这一用力,只听到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大山崩塌下来,刹那间连同巨蛇和五个美女都被压死,一座大山也化为五座峰岭,也就是后来的五丁山。

传说的最后,秦王听说五丁力士已死,蜀道已通,知道进攻蜀国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派大军从金牛道进攻蜀国,很快便消灭了蜀国,把蜀王杀死了。

而整个五丁开山的故事,也就是李白《蜀道难》一诗中“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一句的来历。

“直接说吧,这个传说,和你们改变主意到底有什么关系?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有些不耐烦地问。

“很简单,那就是根据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这个传说虽然有着众多谬误之处,但那条挣扎之下能使山崩地裂的巨蛇,很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开什么玩笑?身长几百米的巨蛇?光是它的自重就能压得它走不动路了,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在?你怎么不说它差一步就不是蛇,而是龙了?”我嗤笑道。

不过话音刚落,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恐怖而怪异的形象,那就是人身蛇尾,蛇尾部分还长着十几对如同人手臂般触手的怪物形象,巴蛇神!

“等等,你不会是想说,当年五丁开山传说中的巨蛇,其实和巴蛇神有关吧?”我脑子中灵光闪过,说出这句话后,自己也感觉到好笑。我们在五神地宫中遭遇过巴蛇神,虽然仅仅是余叔用古蜀时期的神秘召唤仪式加上某种生物技术复现出来的复制体,真实实力或许不及真正的巴蛇神的百分之一,但是也怎么都和巴蛇神扯不上关系吧?

“看来你还不笨嘛,不过你怎么就肯定,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呢?”肖蝶幽幽地说。

我的心一颤,如果说当年五丁力士杀死的巨蛇,就是真正的巴蛇神,那么这样看来五丁力士怕也不是普通人吧?能够杀死神灵的家伙,怎么看都不应该是力大无穷那么简单……

“根据我们的分析,秦振豪带出的‘神躯’,很有可能是和巴蛇神有关。或许可以换一种说法,他带走的神躯也不能算是完整的神躯,而仅仅是神躯的一部分,但如果被他找到复活神灵的办法,那么真正的巴蛇神重现人间,也不是不可能……”

“开……开什么玩笑,真正的巴蛇神重现人间——等等,你们真相派不是从来都只顾着自己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要准备拯救人间危难了?”我冷笑道,觉得肖蝶一定还对我隐瞒了什么关键的消息。

“真相派的目的,用不着你来关心,既然我反出铁幕加入真相派,自然是认同他们的理念。不过这件事和你也不是完全没有关系,还记得上次我在留给你的信中说的话吗?”

“记得,你曾说过要解除时光之沙的封印拯救敖雨泽,需要用被秦振豪带走的神躯之血换给敖雨泽……”我狠狠地盯了肖蝶一眼,如果不是真相派的人,敖雨泽又怎么可能受伤并被时光之沙封印?

“其实那个时候我没有说清楚,那就是光是秦振豪带走的那部分神躯其实不够,真正想要解开时光之沙的封印,还需要真正的神灵之血。”

“巴蛇神的血?”我顿时明白过来,问道。

“是的,也就是说,你必须找到秦振豪和他带走的神躯。如果秦振豪真的是在进行复活巴蛇神的计划,那么你不仅不能阻止,还必须在他成功的瞬间取得巴蛇神的血液,这样你才有复活敖雨泽的可能。”

“那你到底是帮谁的?怎么看起来你是希望秦振豪复活巴蛇神成功?”我有些疑惑了,警惕地问。

“我帮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你复活敖雨泽最好的机会。当然,如果你能找到神躯遗蜕的话,也可以不需要巴蛇神的血液,只是我觉得这个概率比直接获得巴蛇神的血液更小,毕竟,神躯遗蜕形成的条件要苛刻得多。”肖蝶又说出一个我没有听说过的名词,神躯遗蜕,听上去应该和神躯也有某种关系,只是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又需要在哪里才能找到它。

肖蝶很快就离开了,只留下满腹疑问的我。不过或许是我体质特殊的原因,她离开后不久,我就感觉自己被撞伤的脑袋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准备自己打车回家。

我刚走出医院大门不久,还没有打到车,一辆宝马X6已经停在离我不远处。车窗摇下,驾驶位上露出明智轩那张带着一丝贱笑的脸来,让人既感觉亲切,又恨不得一拳打过去。

“哟,这新造型不错嘛,看来是准备皈依上帝了啊。”明智轩笑嘻嘻地说。

我无从反驳,也不知道这家医院的医生是不是故意的,竟然在我脑袋上横竖各缠了一圈纱布,从侧面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十”字。

我打开副驾位置的车门,毫不客气地坐上去,用力关上车门后,没好气地说:“少给我贫嘴,先带我去吃点东西,要饿死了。”

“没问题,我已经约了秦峰一起,咱们几兄弟可也有些日子没有聚过了。”明智轩发动汽车,笑着说道。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我突然想起我晕倒在图书馆后,第一个见到的居然是肖蝶,而肖蝶刚走不久我就遇到了明智轩,似乎这一切都太过巧合了点。

“肖蝶通知我的,不过我说你小子不够意思啊,什么时候和肖蝶搞到一块了?这样对得起雨泽吗?要知道雨泽至今生死未卜,可全是因为她……”明智轩严肃地说。

“去你的,什么叫‘搞在一起’这么难听!我还想问问,肖蝶为什么会直接通知你?你不会是叛变我们的革命队伍了吧?”我笑骂道。以我对明智轩的了解,自然相信他不可能背叛我们,尤其是他对敖雨泽的关心,也决定了他不可能轻易原谅肖蝶。

“肖蝶这女人非常狡猾,我就担心你抵御不住她的糖衣炮弹,所以她一打电话过来,我确认你在这家医院就马上赶过来了。现在看来,这女人是故意这么做,打算挑拨咱们兄弟间的关系,良心大大的坏啊……”明智轩连忙叫起屈来。

“她应该没有这么无聊。不过我也很奇怪,我晕倒在图书馆里,怎么醒来后第一个见到的居然是她。”我沉吟了一下说。

“很简单,因为你对她来说,或许还有利用价值。不要忘记了,秦振豪当时带走了神躯,加上敖雨泽使用了时光之沙,真相派在蚕丛王墓的战略目的达成不到一半,接下来自然需要你的帮助。”

推荐热门小说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本站提供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青铜箱子
热门: 人类的故事 神州奇侠后传:大侠传奇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死亡通知单 诡域档案 窃魂影 云海玉弓缘 白修道院谋杀案 暗香 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