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活尸之死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葛林的话 下一章:尾声 灵车开往哪里去?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直到你归了土。

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

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创世纪》第三章十九节


“在死人一一复活的怪异世界里,为什么犯人还要浪费精力去杀人呢?——我们首先要思索这一点。”

葛林说完后,环顾着屋内的每一个人。经过史迈利的劝阻,莫妮卡现在已经老老实实地坐在轮椅上了。她的对面,可怜的死人依旧不雅地吊在那儿,头还挂在窗棂的绞刑台上。

可是,留下来的这些生者们,或许他们现在的处境比死了的人更惨。夜已深了,令人震惊的事接踵而来,他们疲累不堪,体力耗弱。葛林看在眼里,有了新的观点——活着就等于逐步迈向死亡。从这角度来看,也许这屋子里的每个人都可以称作“活死人”……

活死人们不回坟墓去,是因为对这世界还有依恋。如果没有弄清楚事件的真相为何,他们是无法安心长眠的。

葛林重新开始说下去:“要了解事件的真相,就必须要用完全不同于寻常谋杀案的逻辑来思考。若是普通的谋杀案,不论动机为何,通常都会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让被害者无法再表达意思或有所行动。可是现在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了?死人一个个复活了,可以活动、可以思考、可以讲话,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人真的是为了想置某人于死地而杀人吗?”棒 槌 学 堂?出 品

“沃特斯说过,死人都陆续复活了,还有必要去调查命案吗?”赤夏说。

哈斯博士也附和:“詹姆士也说过,死人都醒过来了,所以没有人会去做杀人这种蠢事。”

葛林朝着发话的两个人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是的,听了沃特斯的话后,我也是以这个论点来思考。后来我去了教堂一趟,看到半圆形浮雕上的‘最后审判’,又再次想起了这件事。那幅雕刻作品里,我特别注意到死神的表情——看到死者在审判日复活的死神,满脸惋惜地张大了嘴、死神心有不甘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自己做的一切全部白费功夫了。

“其实对杀人犯来说,现在世上发生的异象也是如此。就算把人杀死了,被杀的人还是会再醒过来,像活人一样活动,杀人变得毫无意义、白费力气。而且还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醒过来的死人有可能会告发杀害自己的凶手,这不是很冒险吗?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凶手敢杀人的话,那么凶手的动机一定有某种逻辑存在。我们要先思考这一点。”

“莫妮卡有她自己的逻辑?”赤夏问道。

“是的,唯一抱持这种逻辑的人就是莫妮卡。她心爱的儿子杰森死于非命,送去火葬,从那时起她的精神状态就完全陷入疯狂。然而,就如同某位伟大的作家所言,所谓的疯子并不是失去理智的人,面是失去一切、只剩理智的人。疯子有疯子的逻辑,他们的思考模式不像正常人那样参杂着情感、不安与怀疑,他们自己有一套单纯又固执的思考逻辑。而且,他们照着自己的逻辑行动。” “那莫妮卡的逻辑是什么?” “最后的审判——就是《圣经》上写到的世界末日。当世界末日来临之际,神会和再度降临人世的耶稣基督一起进行最后的审判。到那时,不只是活着的人,连死去的人也会复活,一起接受神的审判。死去的人之中,无罪的可以获得永恒的生命,而那些到最后依然执迷不悟、不虔敬的,会再次受到死亡的屈辱——这就是“第二个死”,也就是灵魂的死亡。 “莫妮卡原本就是一个固执而狂热的宗教迷,由于儿子杰森去世,她对基督教‘肉体会伴随灵魂苏醒’的复活信仰更加深信不疑。所以,她一心等待着最后审判的那天到来,因为在末日审判那天,心爱的儿子会醒来,而且自己的罪也会完全被赦免,获得永恒的生命。” “自己的罪?”赤夏问道。 针对赤夏的问题,史迈利代葛林回答道:“莫妮卡本来是个道德操守很强的女性,因此劳拉因为我和她有染而自杀身亡的事,一直让她觉得很内疚。各位,我真的是很不应该……”

葛林再次掌握话题的主导权。 “莫妮卡在争论是否将约翰火葬的时候,也表明了她自己坚信会有最后的审判,在隔天的茶会上,她又再次提起。而且,仔细想想她当时的发言,就可以发现莫妮卡把现今死人得以复活的世界看作是末日审判来临了。” 哈斯博士插嘴道:“那时大家在谈论生死观的时候,我对现在死人复活的现象做了一番分析,之后莫妮卡就说了,死人复活是很平常的事,《圣经》上早就写到末日降临之际,一切死者皆当复活。此外,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基本教义派的人把现今的状况解释为末日审判时,莫妮卡就不停地点头,十分赞同……”

“没错,对坚信末日审判的莫妮卡来说,死人复活的世界是稀松平常的。在我们而言这种情况诡谲异常、令人害怕,但在她看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因此,她才会拿纸镇朝约翰和詹姆士的头敲下去。

“这种行为的出发点和我们所谓的‘杀人’完全不同。对莫妮卡来说,她这么做不是杀人,是为了接受神的审判而预先做的准备工作。”

“什么啊?你说得太抽象了,我完全听不懂。”崔西不耐烦地说。

“那么,我们再回到比较现实层面的话题好了。莫妮卡之所以会拿纸镇打约翰的头,是因为约翰在发表墓园改造计划的晚餐会上说要将史迈利爷爷火葬。对于坚信末日审判之日死者苏醒、肉体复活的莫妮卡而言,火葬是绝不允许的。当时她还引述《旧约》的《但以理书》,一再重复肉体复活的事。她说:‘没有了身体,人要怎么复活?’换言之,把史迈利的尸体烧成灰烬,对她而言,就等于是让自己挚爱的丈夫再无复活的机会。而且好不容易末日审判就要降临,死者也陆续复活了,她更不可能把史迈利的尸体烧成灰烬。

“因此,莫妮卡极力阻止,同时她也自愿挺身而出,制裁不虔敬的约翰。所以晚餐结束后的当天夜里,先回大宅休息的莫妮卡从窗户,跑出去,潜到殡仪馆的办公室,拿纸镇砸约翰的后脑。”

葛林讲到这儿,崔西插嘴道:“等一下,你怎么知道约翰是在那晚被杀的?莫妮卡从窗户跑出去?她怎么做得到?这也太扯了吧?我根本就无法理解。”

“莫妮卡的腿不好,应该无法行走,然而她却可以走出户外到殡仪馆去,这个原因我刚才讲过,就是因为她已经死了。”

“啊?”崔西再次按住自己的胃,脸色转为苍白。

哈斯博士代替葛林补充说明。

“一般而言,死人的肌肉不像活着的时候那样,需要靠血液循环进行新陈代谢来运作。硬要说的话,它们靠的是灵魂所拥有的超自然力量。所以在世时身体机能已经损坏的莫妮卡,一旦死亡后,很可能马上就能活动自如。”

崔西还是无法认同,自顾自地嘟哝着。葛林不理他,继续说道:“这个部分待会儿再解释。现在我们先来谈动机。我认为莫妮卡用纸镇敲约翰头部的时候,她绝对不是像常理所认知的,是为了要杀害约翰。她是要让约翰变成死人,让神来审判他的罪。也就是说,如果倡言火葬的约翰得到神的赦免,他就可以复活,获得永恒的生命,和活着的人一样活动。相反地,如果神不赦免他的罪,他就会像《圣经》上写的一样,遭受‘第二个死’——受尽灵魂死亡的屈辱……”

哈斯博士一边回忆一边说道:“在那场谈论生死观的茶会上,也就是约翰死亡的隔天早上,看到约翰的莫妮卡心情十分愉快,还一直对他说:‘我看到你真是开心,我知道你的本性,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那就是因为她看到约翰死而复活,认为约翰经过神的审判后已经得到赦免,获得永恒的生命了。”

崔西忍不住又插话,不过,这一次他问到了重点:“你从刚刚就一直把‘第二个死’挂在嘴边,这难道是约翰收到的那封恐吓信上的——”

葛林点了点头。“刚才也有讲过,我一开始以为这是宗遗产继承谋杀案。史迈利死了,接着轮到约翰被杀。换言之,我把那封恐吓信上的文句‘JOHN……SECOND DEATH’解释为:‘约翰,继史迈利之后,接下来的死人就是你!’但根据后来了解到的事实,我对这种解释产生了疑问。赤夏,请你告诉大家你是何时看到那封恐吓信的。”

突然被点到名的赤夏慌张地说:“你们都没有人问我,所以不是我故意不说的哦!我看到那封恐吓信的时候,呃……当时我进办公室把被约翰没收的溜冰鞋拿回来,所以是史迈利爷爷演出临终闹剧的那天晚上。”

“也就是说,那时史迈利爷爷还没有死。约翰在那个时间点就收到恐吓信,凶手在那时就预告约翰是继史迈利之后下一个要杀害的目标,也未免太性急了,这实在不合常理。

“了解情况后,我不禁想到另一种可能,或许那封恐吓信上写的‘第二’,并不是在讲史迈利先、约翰第二的杀人顺序。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上头写的‘约翰’,看到这个名字,任谁都会以为是约翰?巴利科恩的约翰,但我发现不可如此妄下断语。

“在完全不相干的场合里,我得到了意外的启发。因为调查需要,我问了在厨房的玛莎:‘约翰有来过这里吗?’结果玛莎啰哩巴嗦地回答说:‘不管是约翰?巴利科恩、施洗者约翰还是已经翘辫子的约翰?甘乃迪都没有来过这里!’玛莎一口气讲了三个约翰,当时我也没特别注意,不过,脑海里却留有了印象。后来思索恐吓信上头的文字,一直绕着莫妮卡的奇怪动机打转时,我猛然想起玛莎的话,我突然想到,会不会恐吓信中的约翰指的不是约翰?巴利科恩,而是《圣经》里的约翰呢?若不是当时脑海中一直在想莫妮卡的《圣经》逻辑,这实在很难联想在一起啊!” 哈斯博士又补充道:“在这个怪异的世界中,怎样的人最可能犯下不合常理的罪行?葛林以这个角度为出发点来考量。如果不是这种方法,大概不可能会弄清楚整起事件的来龙去脉吧?”

葛林点头说道:“这次的恐吓信事件,最后我藉助了哈斯博士的学识来加以确认。在《圣经》中除了施洗者约翰之外,还出现过很多个约翰。大家应该知道《圣经》里收录了一系列所谓的《约翰书》(注:【63】《新约圣经》普通书信中有《约翰一书》、《约翰二书》与《约翰三书》。)吧?

“话说回来,在整起事件的过程中,我发现常常听到有关《圣经》中死人复活的现象,或是最后的审判,还有莫妮卡的逻辑——只有在现今这种奇异世界才适用的杀人逻辑等等。像是约翰和莫妮卡对火葬的争论、在电视上新教派创始人阐述的教义、茶会上的生死观讨论,还有史迈利爷爷的葬礼上,马利阿诺神父诵读的那段在我脑中留下奇妙印象的《约翰福音》……所有的内容都把死人复活看作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且也都提到审判当天,复活的死人中有的将因为行为不端而受到再次死亡的屈辱——也就是第二次死亡。”

“第二次死亡难道是《圣经》上的文字?”崔西问道。

哈斯博士代葛林回答:“是的。如果那封信上的‘约翰’指的是《圣经》上的约翰,那么接在后面的数字也就一目了然了。我们原本把它错认为日期和时间,事实上那些数字指的是《圣经》里的章节。因为葛林的提醒,我仔细将《圣经》的内容反复推敲,结果发现了它与整起事件的吻合之处。

“11:24指的是《圣经》〈约翰福音〉中的第十一章二十四节。这是葬礼弥撒中经常诵读的章节。内容是住在伯大尼的马大在弟弟死后对耶稣说:‘我知道在末日降临的时候,他必复活。’而且之后还描述了已经死亡,尸体腐朽的弟弟从坟墓里醒来的情景。莫妮卡坚信死人会复活,这大概就是她想要让约翰看到的复活信仰的具体实证吧! 棒 槌 学 堂?出 品

“还有就是2:11,这指的是《圣经》〈约翰启示录〉中的第二章十一节。如同大家所熟知的,这段讲的是现今世道险恶和末日将临的情景,必临的、属于神的辉煌胜利,救世主降临等等,有关于最后审判的种种。在第二章十一节里写道:‘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葛林再度开口:“那封恐吓信上写的SECOND DEATH说的不是连续谋杀,要表达的并非杀死史迈利再杀第二个目标约翰,它的意思是人会有‘第二次死亡’。也就是说,肉体死亡是第一次死,而当末日审判之际,复活的死人住受审后灵魂灭绝是第二次死。的确,约翰是在末日苏醒的,而且看起来似乎也获得了永生。不过莫妮卡心里还是很怀疑。她不相信约翰。因此,她用史迈利爷爷放在隔壁房里的那台打字机打了恐吓信,偷偷放在办公室的桌上。她是为了要告诉约翰——就算是死后复活,一旦行为不端,还是会有第二次死亡,人会随着灵魂死亡而灰飞烟灭。”

“感谢您为我们讲道,洗涤我们的心灵!”崔西讽刺地说:“与其赖在庞克乐团,你不如到教会的唱诗班展现美妙歌喉还比较适合呢!”

“教会征选的日期如果敲定了,麻烦你通知我一声。”葛林面不改色地回应。

崔西耸耸肩:“照你这么说,詹姆士的‘第三个死人’的恐吓信,难不成是他自己的杰作?”

“我认为是如此,他大概是因为法林顿的事眼看就要东窗事发,所以利用已经出现的恐吓信,趁机为自己拉起一道防线吧!詹姆士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那詹姆士为什么会被杀呢?”

葛林正要回答时,哈斯博士及时制止并开门说道:“这点崔西警官应该也知道吧?就是因为你傍晚来这儿的时候,大声嚷嚷着詹姆士是杀害多名女性的杀人犯。莫妮卡听到之后,认为詹姆士也应该受审判,我不知道她是从窗户攀着雨天的导水管往下爬,或是从楼梯跑下来的。反正她想办法抢先我们一步到达办公室,敲下了法官的审判槌。因为在她认为,受种审判应该比受警察审判更来得重要。”

崔西最受不了别人指责他的不是,心浮气躁的他立刻展开反击。

“这根本就说不过去嘛!的确,我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啦!可是对于没有说服力的部分,我是不会人云亦云的。你们从刚刚就一直在讲莫妮卡的逻辑,也就是神的逻辑,可是这什么逻辑的,难道非杀人不可吗?《圣经》里提到的末日审判,也会审判活着的人吧?”

莫妮卡还是处于自我封闭的状态,大家在谈论自己的事,她却漠不关心。看着毫无反应的莫妮卡,葛林强忍着性子说:“因为——他们非死不可!”

“为什么?”

“哪,所谓的罪是什么?看着迎面而来的路人,你能够立即判断他是否有罪吗?有罪的人不会在胸前挂个牌子让大家知道。只要人还活着,就无法从外观判断他有罪还是没罪。可是死人就不同了,在审判日那天复活的死人,如果无罪就可以获得永恒的生命,一直活下去。如果有罪就会再死一次,这种方法不是明快多了?莫妮卡非让对方全部变成死人才行,因为对她而言,如果死掉的人死而复活后可以一直活下去,就是无罪的人,但如果腐朽灭绝的话,他就有罪。”

崔西搔着头说:“很难想像这种事会发生在我居住的世界。我都想参加教会唱诗班的面试了。”自此,他的态度或多或少也变得比较和顺了。“莫妮卡的怪异想法——不,应该说是信仰的真理,我算是了解了。可是,你们是不是也该告诉我约翰真正的死亡时间了?”

“这要追溯到那一夜的灵车飙车事件,当时我在事故现场附近的灌木丛里,捡到约翰遗落的假发。假发内侧沾有血渍,不过那是干掉了的旧血渍,所以很明显不是车祸发生当时沾到的。当下我就知道约翰可能之前头部就已经受伤。后来,当我照着刚才说的线索,推测约翰在茶会或是更早之前就已经死亡的时候,又再次想到了那顶假发。于是我就知道了约翰真正的死亡时间。

“事实上在那场意外中,我也受了重伤。因为已经是死人了,所以没什么痛觉,不过我的头骨都断裂了。为了怕周遭的人知道,我用印花大手帕将头包成海盗的样子,把伤口遮起来。”

葛林没有把头巾取下来。这次他没有像刚刚摘太阳眼镜那样,做出让活人惊讶的举动——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在没什么好炫耀的。

“我在想,约翰会不会也和我做同样的事。我们同样都是死人,彼此心灵相通。约翰戴假发,难道也是为了要掩饰头部的致命伤口?因为服药的副作用,他的头发都掉光了。所以头部的伤口一定很明显吧!你们看一下,他现在就像挂在墙上的驯鹿头,可以看得很清楚。”

约翰的头还插在窗棂的绞刑台上,虽然他的屁股向着屋里的一行人,但秃了的后脑上那个像火山口股的伤口,还是可以看得很清楚。

“——约翰死于头部的重创,于是他戴假发隐瞒这件事。那么,这是何时发生的事呢?约翰戴着假发出现在我们面前是从举办茶会的那天早上开始的,当然,这是在他喝下加有砒霜的红茶之前,所以,大概是在茶会的前一天出了什么事吧?前一天晚上有墓园改造计划的发表餐会,当晚还发生了赤夏的棺材暴冲事件,撞到约翰的下巴,现场乱成一糟。当时,伊莎贝拉替约翰处理下巴的伤口,还附赠了一个吻。如果那时约翰就已经死了,那么帮他治疗伤口的伊莎贝拉无论如何都会察觉到吧?因此,约翰死亡的时间是在那场晚餐会后到隔天早上茶会之前的这段时间——也就是他自己说要留在办公室熬夜的那段时间……”

棺材暴冲事件的始作俑者——赤夏担心地问:“戴史迈利爷爷的眼镜,应该不在约翰的计划之内吧?”

“嗯,因为棺材暴冲事件是个巧合的意外。不过,因为那副眼镜有颜色,所以后来正好发挥了功用,可以用来遮盖混浊的瞳孔。茶会那天早上约翰脸色苍白、戴着假发,穿着史迈利爷爷的衣服现身。周遭的人都以为他是宿醉,其实那苍白的脸色就是他已死亡的证明。虽然约翰借口说自己换衣服是因为打翻了酒,但我猜想真正的原因一定是他头部的伤口出血沾到衣服上了。他前一天戴的眼镜,无意中和假发还有衣服凑在一起,再加上他和爷爷是父子,容貌有些相似,当时我们大家全都以为约翰要装扮成史迈利。” 棒 槌 学 堂?出 品

“我们也有位‘大话博士’煞费心思地硬把史迈利和约翰扯在一起,说他们互相对调身份呀!”崔西一逮到机会就酸哈斯博士一下,为刚才的事报仇。

“不过,关于眼镜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我刚才也有讲过,照推测,约翰被杀害的时间应该是晚餐会后到隔天早上茶会之前,他一直待在办公室里的期间。然而,当时有一个人暗地里和约翰见面,而且怀有强烈的杀人动机。”

“不是说那是莫妮卡吗?”崔西小声嘟囔着。

“办茶会的那天早上,玛莎要我去叫莫妮卡。才刚打开房门,马利阿诺神父就出来了。他说莫妮卡在晚餐时和约翰吵完火葬的事后表示心脏不舒服,于是他也陪同莫妮卡一起离席,因为有点担心,所以就在隔壁房间的长椅上睡到天亮。也就是说,他监视了莫妮卡一整个晚上,并没有看到莫妮卡离开。可是她外出了,而且还和约翰见了面。

“隔天早上莫妮卡神采奕奕地走了出来,不过,一听到马利阿诺神父提到约翰,她就立刻绷起了脸,开始抱怨。

——那个人越来越自大了……只会模仿史迈利。坐父亲的椅子、戴父亲的眼镜、把父亲讲过的话再讲一遍,就以为自己很行了。根本是狐假虎威——

“约翰因为暴冲的棺材弄坏眼镜而拿父亲的眼镜来戴,是在莫妮卡他们走后才发生的。一整个晚上受神父监视,应该没下过床的莫妮卡,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呢?”

推荐热门小说活尸之死,本站提供活尸之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活尸之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葛林的话 下一章:尾声 灵车开往哪里去?
热门: 亡国之盾 红手指 晚上的消失 寓所谜案 军方的怪物 民初奇人传(民初奇人传原著小说) 窥天神测 宠物公墓 四大名捕外传方邪真故事:杀楚 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