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不可亵渎坟墓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抬错棺事件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崔西警官的精彩小结局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两个人经常乘着麦克法兰的马车,前往偏远的乡下,找无人看管的坟墓下手。

——R?L?史蒂文生,《偷尸体的人》(The Body Snather)


1

“这里的火葬炉是网架式的,灵柩就放在火架上,用重油炉烧,因为架子和下面的托盘间有空气进入,所以可以很快燃烧。而且,历任的经理都很注重环境的问题,还用灯油让烟尘燃烧,完全氧化后,连煤灰都不会产生……”

闲得发慌的火葬主任克鲁斯站在用遮板封起来的火葬炉前,不放过这个可以自我吹嘘的机会,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他对面的崔西不但没有露出不耐烦的样子,还站在那里洗耳恭听。

烦恼的警官之所以又跑来调查是有原因的。他正在求证自己对此棘手案件的见解是否正确。为了证实自己的看法是对的,崔西现在独自一人在微笑墓园查案。这是一次哈斯博士和部下们都不知道的单独行动,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不需要什么协助了。不,其实是他再也无法忍受被愚蠢的伙伴扯后腿了。崔西决定不让任何人打扰他的求证计划。火葬炉的讲解课程是不错啦!但差不多也该言归正传了吧?

崔西拿出掉在‘黄金寝宫’的三张火葬申请书。

“关于这个,我想请问一下——”

克鲁斯接了过来大略看了一下,就立刻回答道:“这是火葬的申请书嘛!它本来收在墓园事务室的档案夹里,是约翰经理调出来的。”

“你知道这件事?”

“嗯,因为他问了我很多这方面的问题呢!经理怀疑有人偷偷使用火葬炉,这三张火葬申请书不知道是由谁来执行的。”

“不知道由谁执行……除了你之外,还有人会使用火葬炉吗?”

克鲁斯边笑边说:“如果不在意火候的话,管炉火的工作其实没什么复杂。不用说,詹姆士先生和威廉先生是一定会的,至于其他殡仪馆的员工,只要看过都可以照着做呀!”

“我在殡仪馆做了番调查,没有一个符合这三张申请书上的内容。”

克鲁斯不知该怎么回答。 棒槌学堂?出 品

“这怎么说呢?午夜十二点以后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也许就有人伪造了申请书,随意使用了锅炉也不一定……”

“使用火葬炉一定要申请书吗?”

“是呀!使用火葬炉,柜台是一定要登记的。这是为了核对燃料费的关系,约翰经理对这个盯得很严,所以如果没有申请书就使用的话,恐怕会更早被发现吧?”

“约翰调查这个是什么时候的事?”

“嗯,我记得是在一个月以前。”

“之后,这种伪造的申请书就出现了?”

“对呀!经理才说过要多注意,结果前些日子就发生了。”

“是什么时候的申请书?”

“呃,是十一月一日那天的。”

“哦,是万圣节隔天呀!”崔西满意地点了点头。

调查完火葬炉这边的情况后,崔西接着去找负责派车的山姆?尼尔逊。

令人惊讶的是,约翰也抢在他之前,连这里都先调查过了。不过崔西不以为意,他一心只想求证自己的想法,这是他来这儿的唯一目的。

“我想要灵车的派车纪录,要三个月之内的。从今天开始算起,就是十月三十一日之后的纪录。”

崔西接过尼尔逊拿来的派车单,当场仔细核对了起来,掌握到可以证实自己推论的重要事实后,他的脸上再度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崔西的状况超好,昨天中午以前还觉得自己像活死人的郁闷心情已经一扫而空,他亢奋得就像是一路领先的马拉松选手,到处去调查。问完负责派车的人后,他又抓住沃特斯问话。然后又跑进“升天阁”里。在殡仪馆的各个角落,都可以看到崔西查案的身影。

不过,崔西最后还进行了一个不能让任何人看见的搜查行动。那是见不得光的违法搜查,他非法入侵大理石镇某户人家的住处,寻找目标证物。虽然这会儿他的胃不痛,精神状况也不错,但或许是潜藏在体内的那份偏执驱使他做出这样的行为。总之,就如同他在柯林斯医生面前所讲的:只要能破案,不管是强奸还是杀人我都干!他发挥了自己为求破案不择手段的办案精神。

2

逐渐西沉的夕阳开始为复活的死者们染上渐层层的色彩。死者轮廓上的阴影跟着加深了,让那令人生厌的姿态显得更加醒目。

此刻,葛林伫立在墓园附属教堂的西厢正门前,抬头仰望建筑物入口上方被夕阳染了色的半圆形浮雕。教堂的正门之所以面西,是因为坐向相反的内部祭坛要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也就是东方。不过,也因为这个缘故才能让恐怖的浮雕在夕阳的照射下,呈现出想要的戏剧效果。

浮雕的主题跟大部分天主教教堂的雷同,是以最后的审判为中心。耶稣悬在空中,用它格外壮硕的四肢警示种种可怕的刑罚。一旁的圣母以充满悲悯的表情俯视着地面。地上,复活的死者从棺木中爬起,仰望着天。有人得到天使的救赎,也有人被恶魔操控的怪兽拉回地狱。

这当中让葛林觉得有趣的是骷髅们的模样,它们一脸茫然地看着从棺木小苏醒的死者。骷髅——也就是死神,之前不断夺走无数人的生命,然而在未日到来的时候,死人却一一复活了。换言之,它们之前做的全都白费了。

白费了——葛林在心中苦笑。他想起不久前沃特斯曾说过的话。他说死人都活过来了,没有人会想去杀人或调查命案了。的确如此,侦查工作变得不再有意义。可是,对杀人犯而冒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杀了人的凶手说不定也和浮雕上的骷髅一样觉得自己白做工了。在死人会复活的世界里杀人,还有什么意义?

葛林再次觉得自己的行为很无谓。

——自己都已经死了。就算逮到杀死自己的凶手也来不及了,光这样就已经够惨的,没想到在这之前,连杀人这件事都失去了意义。

……可是——

就在这时,葛林的思绪被打断了。赤夏正朝他走来,她刚刚钻进教堂旁的灌木丛里,鬼鬼祟祟地不知在干嘛,但现在她的手里竟抱着一只又丑又肥的猫。

“要是你以为这只是约翰心爱的笑笑,那就错了。”

“哪来的猫?”

“这只肥猫,你看,是十字路口咖啡馆的那只哟!啊。等一下!”

猫咪不爱待在赤夏的臂弯里,纵身一跳,又逃进了茂密的灌木丛中。葛林见状说道:“虽然你的绰号叫赤夏,但你好像不得猫咪的缘哦!倒是中年大叔很喜欢你,这样也不错啦!”

赤夏露出嫌恶的表情。

“就是说啊!真想不到我会在两天内看了两位中年大叔的肥肚子。”

她说的当然是诺曼和詹姆士的肚子。詹姆士为遗体刮完胡碴后,就老老实实地掀起衣服让赤夏检查,证明自己肚脐旁边没有杰森的胎记。于是,赤夏的推理——詹姆士即杰森的假设再度瓦解。

“谁教你就会捕风捉影。喂!结果詹姆士还是没说出过去的事吧?”

赤夏十分懊悔地说:“真可惜。枉费我用了这么高明的心理战术,他的嘴还是紧得跟蚌壳似的。”

葛林心想:高不高明是你在说的。不过,这种话他可不敢说出口。赤夏随即打起精神,继续说道:“不过我这次说的准没错!詹姆士是杰森的说法就不要再追究了。我想,心理有病的杰森的确在二十年前就死了,可是他并没有完全死掉。在这死人复活的荒唐世界里,他也醒过来了。而且又开始杀女孩子,还杀了她憎恨的约翰——”

说到这里,赤夏为求效果,以夸张的姿势指着教堂的门。

“……最后,复活的杀人魔跑到这里面,藏了起来。”

葛林再度仰望着教堂。这栋气势不输给欧洲名教堂的歌德式教堂,打从墓园成立之前就存在了,莫妮卡看它又破又旧,要史迈利捐一大笔钱帮它重建。听说装有杰森遗体的灵柩就摆在里面。仿佛要贯穿夜幕的尖塔,如怪鸟展翅的小巧飞檐——葛林一边欣赏眼前的建筑,一边忍不住讥刺道:“哪有人死了二十年后才复活的……”

赤夏听了,反驳说:“那你有其他的解释吗?不要净挑人家的毛病,你也说说你的看法呀!”

“嗯,我还不是很明白,但我把这件事想成是和遗产继承有关的连续杀人案。首先是史迈利被杀,然后是约翰被杀——哪,约翰不是还收到写着‘第二名死者就是你’的恐吓信吗?”

葛林推理的原点当然是茶会被下毒一事,不过对这件事他一向谨慎,不曾提及。瞧赤夏的表情,就知道她压根没想到那个地方去。

“哦!遗产继承、恐吓信——是有这么回事。你说的恐吓信,就是放在经理办公室桌上的那封吧?”葛林吃了一惊,不假思索地抓住赤夏的手臂。“喂!你见过那东西?怎么没告诉我?”

“很痛耶!又没有人来问我。”于是,赤夏道出欧布莱恩下葬前守灵那一晚,她在经理办公室里看到恐吓信的经过。

葛林听了之后陷入沉思。赤夏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隐形人,不免焦躁地说:“喂,如果你认为这起事件和遗产有关,那就更应该弄清楚杰森的事才对。”

“为什么?”

“因为杰森是史迈利爷爷的儿子对吧?试想,如果是复活的杰森想要谋夺遗产呢?我记得很清楚——”

“什么?”

“为了宣布遗嘱修改的事,他们兄弟起了口角。之后,莫妮卡奶奶还说杰森的那份要怎么办。也许她当时不是在胡言乱语,而是真的知道杰森已经复活了。而且——”

赤夏的灰色脑细胞开始做出半年一次的大贡献。

“……而且,对、没错,也许史迈利爷爷也知道杰森复活的事。于是他听从莫妮卡的请求,把遗嘱修改过来,也留了一份给杰森。为此烦恼不已的约翰……呃……后面的事乱七八糟,我不清楚啦!总而言之一句话,只要进去里面搜一下棺材,确认杰森有没有复活,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赤夏固执起来简直无人能及。葛林还想仔细拼凑一下自己脑中的拼图,却在赤夏的催促下,硬着头皮走进教堂里。

教堂里一个人也没有。到哪儿都喜欢乱搞的赤夏开心得像个小孩,马上就朝圣水盘走去,热切地往里头瞧。

葛林则走进了阴森、没有半点人气的中殿。排列在两旁的圆柱是一根根细石柱,笔直地往上延伸,如同壮硕树木支撑起圆形的屋顶,一靠近这一带,感觉就好像迷失在蛇发魔女凝视后变成石头的橡树或榉树林里。如此一比喻,透过彩绘玻璃射进来的色光,就好像从树叶缝隙里筛下来的阳光。早晨日照充是倒还好,但现在因为是日落时分,这种光线只会让人更觉得石森林的阴暗。

葛林突然有种想要逃出去的冲动。小时候玩昏了头,过了晚餐时间,独白一人被留在公园的那种不安再度袭上心头。他放觉到唤醒这分不安的东西正藏身在教堂的某处。

过了讲道坛,往祭坛方向,就可以看到杰森的墓。明明不是基督教徒却在教堂举行婚礼的日本人大概不晓得,其实教堂本身就是一座大坟墓。在古老教堂的地下墓室或祭坛的后面,一向安放着神职人员或教会捐助者的遗体。

杰森身穿祭服的雕像,安安稳稳地横卧在大理石的石棺上——这就是杰森的墓。这种墓通常只用于德高望重的圣人,但巴利科恩家对教会的捐献甚巨,自然能够得到特别的通融。日落时分,教堂里光线昏暗,杰森的雕像十指紧扣地祈祷永恒一天的到来。葛林一边看着雕像一边想:杰森到底是得到了赦免,获得了永远的生命,还是再次承受死亡的耻辱,坠入地狱呢?

这时,葛林脑中的拼图又喀的一声,拼上了一小块。

另一方面,面对石棺的赤夏,突然觉得一股新的不安涌上了心头。她想起小时候读过的《格林童话》里有一篇《棺木中的女王和哨兵》的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

在一个国家里诞生了一位被恶魔附身的公主,她全身漆黑,叫声像野兽一样。这个公主一过了十二岁生日,就命人在教堂祭坛后方建造自己的坟墓,睡在棺材里。每天晚上,她都会命令六名哨兵帮她看守坟墓,隔天早上打开教堂的门一看,总会看到哨兵们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

赤夏一直记得每天晚上公主从棺材里爬出来杀人的可怕画面,但她就是想不起来这故事是否有个美满的结局。

现在,在赤夏眼前就有一具不折不扣的教堂棺木。也许这棺木里就藏着和黑暗公主一样的可怕东西。一想到这里,赤夏的膝盖开始抖个不停。

“赤夏,我想问你一件事。”

葛林出其不意的叫唤让赤夏惊跳起来。

“干嘛啦!你不要吓我!”然而,葛林的表情是很认真的。

“我从刚才就一直在想整件事的经过。好像只差一步就可以看出拼图的全貌,却有几个碎片兜不起来。赤夏,还有没有像刚才那样的情况——还有没有什么是你没跟我说清楚的?”

赤夏不满地说:“什么事说清楚了,什么事没有说。你不问我,我哪知呀?”

“我想问的是举行茶会的那天早上。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有喝那杯牛奶吗?”

赤夏愣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个,嗯……”赤夏叹了一口气,坦白招认。

“我没有喝啦!大家都嘲笑我,要我减肥,我才会装出一副非喝下去不可的样子。其实我从窗户倒到外而去了……”

葛林仰天长叹。

“原来如此。确定了这点……” 棒槌学堂?出 品

赤夏知道葛林之所以这么沮丧,自己要负很大的责任,于是她立刻出招,想办法转移葛林的注意力,把这场面掩饰过去。

“喂!葛林,废话少说,你还是赶快打开棺材来看吧!如此一来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赤夏把刚才的恐惧全都忘光了,她跨越祭坛后方的栅栏,跳到石棺的旁边,作势要去掀石棺的盖子。葛林连忙出声阻止她。

“喂!住手,不要乱来。”

“放心,包在我身上。”

赤夏蹲好马步,使出吃奶的力气把棺盖往上抬,可是盖子上有沉重的雕像,不太好搬动。

“都跟你说不要动它了。”

葛林终于忍不住,也跟着跨越栅栏,打算把赤夏拉回来。只是,他一只脚才刚跨过栅栏,就这么定住不动了。因为他看到棺盖突然往上举了起来。那似乎不是赤夏抬起来的,比较像是里面有一股力量正在往上推。

然而,闭上眼睛努力奋战的赤夏并没有察觉,她认定是靠自己的力量搬动了棺盖。

“你看、你看——只要赤夏小姐出马,这根本不算……”

赤夏边说边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这一幕的她发出有如动物的喘息声,反射性地跳开来。葛林则依旧维持跨坐在栏杆上的姿势,茫然地呆立在原地。

棺盖继续慢慢地往上推升。阴暗中,隐约可见有个像手的东西从里面把棺盖往上举。紧接着,这只手突然以惊人的力道将棺盖推开。连着雕像的棺盖从石棺上方掉落下来,软瘫在一旁的赤夏正好抱住棺盖的正面,整个人仰倒在地上。里面那人从石棺中跳出,以惊人之势扑向葛林。教堂内一片昏暗,无法确认这身影是谁。跨着栅栏无法转身的葛林闪躲不及,被撞倒在地。当他好不容易爬起来的时候,只听到圣桌右侧彩绘玻璃碎裂的声音响彻整间教堂。从石棺中蹦出的身影仿彿被吸进窗外的黑夜里,就此消失了。

葛林爬起身来,跨过了栅栏,先跑向赤夏。

“没事吧?赤夏!”

赤夏依旧抱着重重的棺盖仰躺在地上,嘴唇直打哆嗦。蓬乱的头发搭配这场景,就像是漫画里被吓到毛发倒竖的人物。葛林把棺盖推开,扶她站起来。幸好只有膝盖破皮,没有什么大碍。赤夏等心情稍稍平复后,开口问道:“刚、刚才那个……你有看到吗?”

“没有,黑漆漆的,看不清楚是谁。”

两人面面相觑,就在这个时候,面向中殿的门打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喂!你们两个在那里做什么?”

说这话的人是马利阿诺神父。看到神父走近顿感心安的赤夏带着鼻音哭诉道:“神父,不好了,杀人魔杰森从那口棺材中醒过来了……”

“杰森?醒了?”

不明就里的马利阿诺神父呆呆地站在石棺前。于是,葛林和赤夏把自己怀疑杰森复活、进来教堂里查看的经过从头说了一遍,听完这些的神父立即否定了他们的推论。“你们在说什么蠢话呀?什么杰森醒了,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可、可是,刚刚他从石棺里跳出来,还逃走了。”赤夏非常坚持。“二十年前他被葬在这里,如今他复活了……”马利阿诺神父稍微定下心后,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那个人不是杰森。不,应该说就算这世上所有的死人都复活了,杰森也不可能醒来,从这里逃出去的。”

“怎么说?”葛林问。

马利阿诺神父指着盖子被移开的空棺说道:“因为杰森在这里面。”

葛林和赤夏讶异地朝石棺里窥探。黑暗中,隐约可见棺木里有一只白色的陶罐。马利阿诺神父在他俩身后低语道:“杰森就在这里面,他已经化为美丽的灰烬了。”

3

福克斯踏入了‘升天阁’。有点不知所措,上司打电话召他过来,但他来了之后却看不到人。现在他所在的位置是停柩室。里面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一口从案发后就一直摆在那里的空棺材。

福克斯心里有点发毛。不光是因为现场很明显的诡谲氛围,崔西今天早上的言行举止也让人感到有些害怕。他那位精神有病的上司从中午过后就突然变了个人,不但心情超好,还瞒着哈斯博士和部属,独自展开行动。崔西不在的这段时间,被撇下的部属议论纷纷说长官该不会想不开,跑去自杀了吧?然而,就在傍晚时分,崔西突然来电,命福克斯到墓园来。福克斯犹豫了一下,但因为自己也有事要向崔西报告,只好硬着头皮朝墓园出发了。

结果一来就是现在这种情况。福克斯的心惴惴不安。电话那头的崔西,态度异常地开朗。福克斯想起之前也有一位邮差,同样用如此兴高采烈的语气打电话给警察,挂上电话后,他就用霰弹枪射杀了自己的妻子。

就在这时,突然响超的声音打断了福克斯的思绪,吓了一跳的他东张西望,随即察觉到声音的出处。眼前那口棺材的盖子被稍稍推开了。

福克斯的腹部一阵翻搅,感觉肾上腺素一下子窜逼全身。真碰到紧急情况,他也喊不出来,唯一能做的就是大吞口水,按住胸前枪套里的枪。不过,福克斯不愧是贪生怕死的警察代表,他一边拔枪,一边慢慢地往后退,准备随时逃跑。

就在福克斯的后脚跟碰到门槛之际,棺材的盖子碰的一声打开了,露出躺在里面的人。福克斯看到那人,忍不住叫道:

“——哇,长官,你不要吓我嘛!”

福克斯暂时松了口气,但接下来的瞬间,他的不安却更胜之前数倍。在棺材里坐起上半身的崔西面带笑容,手上还握着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的卷尺,卷尺的一端垂落至他的膝盖。

崔西的脸上依旧挂着诡异的笑容。“哎呀,福克斯老弟,你怎么这么慢才来?心情好不好呀?”

推荐热门小说活尸之死,本站提供活尸之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活尸之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抬错棺事件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崔西警官的精彩小结局
热门: 风语2 关山月 听雪楼系列 时间的女儿 顺水推舟 家里养个狐狸精 香初上舞·再上 地上地下之大陆小岛 疾风回旋曲 本阵杀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