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是生还是死?

上一章:第二十章 录影带的陷阱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消失的法林顿先生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混乱”将会是我的墓志铭。

——英国King Crimson乐团,《墓志铭》(Pitaph)


1

检视录影带陷阱的作业依旧持续着。

到目前为止,除了伊莎贝拉以外,十点四十一分之前并没有其他人进入西厢走廊,也看不出来有命案发生的迹象。崔西想到柜台的庞西亚通报说发现了尸体,是在自己刚抵达巴利科恩家的十一点过后。也就是说,从现在算起的三十分钟之内,应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崔西和哈斯博士目不转睛地盯着荧幕,活像是在观看职棒世界大赛最后一战九局战况的棒球迷。

伊莎贝拉离去后,画面再也没变过。中间是往前延伸的走廊,而在走廊两厢的左边三道、右边两道门也都好好的。影像始终是没有人物上场的舞台布景。

“博士,带子是不是没在转?”

画面下方显示的时间停在十点四十三分。由于一直是同样的影像,所以他们才会没发现带子已经停了。哈斯博士连忙拿起遥控器猛按,还是没有改善,于是他走到放影机的旁边,抡起拳头用力敲下去。

崔西一边对哈斯博士身为科学家的能力感到怀疑,一边问道:

“Su、Sunny没问题吧?”

博士再次重重地敲着放影机。“没问题、没问题,我做了很多改良。”

——就是这样我才怕,博士又敲了放影机一下。

“你啊,必须信任美国人的技术。” 棒槌学堂?出品

这下带子又开始转了。果然是美国的机器,必须用美国的方法来处理,崔西不服都不行。

画面下方的时间又开始跑了,他们继续以快转的方式看了下去。影像出现变化就是在那之后。

“等一下,就是那里!”崔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叫道。

画面右手边前方的门,也就是“升天阁”的停柩室直接通往走廊的门被拉开了,多出一条黑色的缝隙。那道缝隙慢慢变大,突然从门后面露出一团白色的东西。

“那是什么?”崔西惊讶地问。

因为影像是黑白的,所以无法确定实际的颜色。不过,应该是白色的吧?那团白色的东西有着两个像骷髅头眼睛的黑洞,此外,还有其他几个小洞。没来得及细看,那东西就已缩了进去,门也随即关上。崔西正想提议把带子倒回去,就在这个时候,下一个变化发生了。

画面左手边——经理办公室的门开了,出现一张人脸。

“——约翰?巴利科恩……”崔西忍不住自言自语了越来,“走出来了。这么说的话,办公室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看起来也好好的……”

约翰只探出一个头,朝走廊上看了看,随即又把头缩回去,关上了门。

“不好意思,博士,可不可以把带子——”

这次崔西又没把话讲完,因为又有新的状况发生了。最先有动静的“升天阁”的门又打开,刚才的白色家伙现身了。这次可以看到他的全身,那家伙全身用高中体育老师常穿的那种运动罩衫和长裤包裹起来,头还用兜帽整个围住。看上去像白色骷髅头的东西是那家伙戴在脸上的面具,那是眼睛部位挖空,冰上曲棍球的守门员专用的防护面罩。

分不清是男还是女的家伙,左手伸进衣服前方左右两边相通的大口袋里。右手放松下垂站在走廊上,看得出来他的右手戴着皮制手套之类的东西。

“这太惊人了。”崔西茫然若失地自言自语。“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呢?”

“从灵安室的窗户吧?”

“不,福克斯已经确认过,窗户都从里面上锁了。‘黄金寝宫’那间还是我自己检查的。办公室的窗户,还有走廊尽头的门也都一样,西厢对外的门户全都封死了。所以,我想不可能有人从外面进入那里面。”

哈斯博士听到这番话,皱起眉头。

“……是吗?我可不那么认为。你会不会把问题复杂化了?虽然门窗部已经锁上——”

这次换哈斯博士话讲到一半。就在两人讲话的时候,‘面罩人’动了起来,他弓起背、踮起脚尖,蹑手蹑脚地来到办公室的门前,将耳朵贴了上去。不知怎么搞的,崔西突然想起小时候看过的卡通片。

——肚子快要饿扁的大野狼站在三只小猪家的门口,朝里面窥探猎物的动静……

忽然,‘面罩人’好像被吓到似的站直身子。接着,又鬼鬼祟祟地往后转,打开画面左边正中央的门,快速消失在里面,原以为那家伙会进入经理办公室的崔西失望地垂下肩膀。

“那里是‘黄金寝宫’的灵柩停放室吧?”

哈斯博士默默地点了点头,一副连说话都嫌懒的样子,只顾一个劲地盯着荧幕看。

就在“面罩人”消失在门后数秒钟不到的时间,办公室的门打开了。约翰再度探出头来,他看了看走廊,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随即从房间里出来,反手把门带上。接着,他穿越走廊,消失在“面罩人”最先现身的“升天阁”的灵柩停放室里。

之后约过了二十秒,“面罩人”打开他刚才进去的那扇门,跑了出来,先是左右张望了一番才斜切过走廊,接着他竟然打开约翰刚走进去的那扇门,消失在其中。崔西和哈斯博士忍不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而抢在他们开口之前,又有新的状况发生了。这次换“升天阁”休息室的门打开了,约翰出现在走廊上。

“他们两人没有撞见彼此吗?”崔西一脸狐疑地问道。

“时间正好错开了吧?毕竟停抠室和休息室之间还有一道门,如果那道门关起来的话,也有这种可能。”

约翰一边左右张望,一边斜切过走廊。然后,他打开“黄金寝宫”休息室的门,消失在门后。不久之后,隔壁停柩室的门开了,再度出现在走廊的约翰这次竟打开“升天阁”停柩室的门,进入里面。荧幕前的两名男子以臀部悬空在椅子上的姿势,一边猛吞口水,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荧幕。

又在千钧一发之际,“升天阁”休息室的门开了,现身的那个“面罩人”随即进入“黄金寝宫”的休息室。几秒钟之后,约翰从“面罩人”刚走出来的那扇门探出头来。然后,这次变成他在追“面罩人”似的,换他进入“黄金寝宫”的休息室。此时约翰的动作也像是心怀鬼胎的饥饿大野狼,发现这点的崔西感到万分惊讶。

“躲猫猫的角色好像互换过来了?”

“不,那两个人并不是有意识地在追逐彼此。只是正好错开,始终没发现对方的存在罢了。就像是默剧的搞笑电影,不是会经常出现你往左、我就往右,你进我就出的桥段吗?”

就在哈斯博士发表感言的期间,诡异的无声躲猫猫依旧在进行着。约翰消失在“黄金寝宫”的休息室之后,画面下方的时间跑了五秒,这会儿换停柩室的门打开,“面罩人”现身了。他反手把门关上,却没有横切过走廊,直接进入隔壁的经理办公室。

就在这个时候,躲猫猫突然结束了。

有好一阵子,没有出场人物,只有舞台布景的画面就这么持续着。看带子的两个人等不及,又按了快转。

躲猫猫结束的时候,画面显示的时间是十点五十五分。也就是说,整个过程长达十分钟。

再有新的状况发生是在十一点零六分的时候。伊莎贝拉再度出场,沿着走廊,朝镜头走来。突然,她在“黄金寝宫”的前面停下,推开门走了进去。不久之后,她踩着跟来时不一样的慌乱步伐,往大厅那边跑去。时间是十一点七分三秒。伊莎贝拉停留在“黄金寝宫”的时间只有一分钟。

回到大厅的伊莎贝拉带了庞西亚又折了回来。两人进入“黄金寝宫”,不到一分钟又走了出来,回到大厅,时间显示是十一点零九分二十二秒。

“之后,庞西亚就打电话到巴利科恩家的主屋了”崔西说。

时间是十一点十三分三十七秒。办公室的门打开,“面罩人”出现了。他站在走廊上,转头望向镜头的下面,做出吓一跳的样子,接着打开“升天阁”停柩室的门进入房内。崔西想起来了,这个时候葛林刚好赶到,正在外面猛敲走廊尽头出入口的门呢!当时,崔西他们跟“面罩人”之间仅隔着一道铁门。如果那进门的门闩没有拴上,他们势必可以打开门,当场逮到那家伙。崔西自己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加入了惊险刺激的躲猫猫游戏。

时间是十一点十五分十一秒。快要进入精彩大结局了,演出者全都上场了:由崔西领头,葛林、庞西亚、伊莎贝拉等人尾随在后。看到自己出现在荧幕上,崔系觉得怪难为情的。真没想到自己抵达现场的时候会是这副蠢样——下次再有命案发生的话,他一定要缩紧下巴。没错,他要用尚嘉宾演出马戈探长(注:【46】尚嘉宾(Jean Gabn,一九0四——一九七六),是法国在三0至六0年代最受欢迎的电影演员。马戈探长则是法国推理小说家乔治?西默农(Georges Simenon,一九0三——一九八九)笔下的人,非常受到读者的欢迎,他的故事曾多次被搬上荧幕。)时的表情搞定一切——崔西在心里发誓道。

就在崔西大做白日梦之际,影像突然没了。一堆光点的画面持续着,再也看不到熟悉的舞台布景。

“结束了吗?”崔西问。

“嗯,带子全跑完了。”

“怎么会?Sunny又故障了吗?”

"不,之后我就赶到,把机器关了。”

崔西抗议道:“不会吧?这样的话,后来‘面罩人’做了什么,我们不就不晓得了?他进入‘升天阁’以后的行动我们都掌握不到了,偏偏在紧要阙头带子又停了——”

“等等,能不能坐下来再说?我都快累死了。”

崔西这才注意到他和博士竟然半蹲着在讲话。自从画面上出现“面罩人”以来,他们就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姿势。

沉沉地坐下、叹了一口气后,哈斯博士语带歉意地说道:

“我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一开始我以为十拿九稳了,所以就把机器关掉,把带子拿了出来。不过呢,不是我夸口,至少我们已经掌握了现场人员的出入状况,不是吗?”

“这点我是很感谢啦……”

“既然如此的话,我们现在就针对刚才所看到的一切来讨论吧?首先,针对被视为最大嫌疑犯的伊莎贝拉,你有什么看法?”

哈斯博士一向与巴利科恩家交好,致使崔西有点顾忌,不知该跟他商量到什么程度,不过最后他还是决定原则上配合他。

“既然‘面罩人’出现了,伊莎贝拉的问题就已经不是问题。不过,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好了。首先,她拿凶刀进来的时候,杀死约翰的这条线索就断了。因为约翰后来好端端地出现在荧幕里,然后她第二次进来的时候,也就是发现尸体的时候,还是有可能犯罪。不过这条线索我也不采信,因为她马上就去通知庞西亚了,对吧?从现场被封锁的情况看来,她一定会被当成凶手,但她还特地把大家都叫来,这不是拿绳子套住自己的脖子吗?我到现在还是觉得她最有嫌疑,可是偏偏监视器拍下了这一切,让我不得不相信她的清白。你确定伊莎贝拉真的不知道录影机有在拍吗?”

面对崔西的质疑,哈斯博士点了点头,然后他表情困惑地说道:

“——关于伊莎贝拉的清白,不是还有证词吗?”

“证词?”

“死者的证词啊!被害人自己不是亲口证实了伊莎贝拉不是凶手吗?”

“对哦!”崔西仰天长叹。

“如果不是伊莎贝拉的话,那只能是‘面罩人’了。”

“是啊……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是怎么偷跑进去的?”

“从‘升天阁’的窗户吧?”

崔西不耐烦地说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西厢的窗户全部从里面上锁了。根据庞西亚的说法,傍晚五点左右,他跟另外一名员工巡视过了,确认西厢的门户都没有问题。”

这下连哈斯博士都开始发愁。“嗯,庞西亚脱线脱线的,他有确实检查过吗?不,就算五点的时候门窗都关好了,但监视器开始拍摄是在七点左右,这段期间,要是有人跑到西厢,把‘升天阁’窗户的挂钩拿掉,‘面罩人’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地从外面跑进来——刚才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这个可能性我也有想过。不过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升天阁’窗子的挂钩确实是从里面扣上。我第一时间就叫部下去查了,这要作何解释?”

“那是……‘面罩人’自己扣上去的吧?”

你的博士学位是亚马逊内陆大学颁发给你的吗?崔西露出这样的表情,反问哈斯博士:

“为什么?他干嘛要那样做?如果‘面罩人’从外面跑进来是想要做坏事,那他绝不可能断了自己的后路。哪有人特地把窗户锁上,阻断自己逃亡之路的?”

“这样说也对啦……这么说的话,他只剩一个方法可以潜入这里——”

“没错!”崔西实在不想讲下去。“——就是跟着那口棺材一起被送进来。”

哈斯博士慎重地帮他把话讲完:“然后把该做的事都做完后,‘面罩人’……不,死者再度回到‘升天阁’,乖乖地躺在自己的棺材里面……”

“不妙!”崔西慌张地站了起来。“现在可不是在这里闲话家常的时候,赶快去‘升天阁’看看!”

今天一定是上帝赏给他们两人的“铁腿纪念日”。再一次,他们从大厅跑向走廊,冲进“升天阁”里。

停柩室里的棺材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盖子盖得好好的。

“哦,是L尺寸的桃花心木棺啊!”都到了这节骨眼上,哈斯博士还不忘卖弄。

崔西不理他,往棺材走去,深吸了一口气后,把盖子打开。——空的?!

棺材里面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只剩躺起来应该很舒服的内衬,以及感觉刚被掀开的凌乱被褥。崔西傻傻地瞪着棺材,感觉一阵冷风飕飕地拂过脸颊。抬头一看,棺材后面的窗帘正摇曳着,从缝隙里隐约可见敞开的窗户。

“长官,我回来了。”崔西转头看向突然出声的人——双颊通红的福克斯走了进来。福克斯没有发现崔西的表情怪怪的,开始得意洋洋地吹嘘起他的大冒险。

“哇!那个死人车开得可快了,不过我的驾驶技术也不是盖的,只是车子的性能本来就有差……”

注意到棺材空了的福克斯,突然带着哭音问道:

“……那个……不会又要去追死人了吧?”

2

“……于是呢,十字路口前面的那家加油站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你说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加油机的油流了满地。不到一会儿工夫,店啦、所有的东西啦全烧起来了……没有,那对庞克小情侣命大,没什么事。男的虽然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却毫发无伤。女的则精神好到让人受不了……”

此刻崔西正一边搜查经理办公室,一边听取福克斯饶舌的报告。房间里还有鉴识人员和哈斯博士,追捕“面罩人”一事就交给跟福克斯一起赶到、从警署派来的援兵去办。至于在东厢等到快睡着的那群人,也有别的刑警照管着。现在崔西最想做的,就是用自己这双眼睛把现场重新确认一遍。他看也不看福克斯一眼,问道:

“所以你没有找到约翰?巴利科恩啰?”

福克斯开始顾左右面言他。

“……谁教那两车又是起火又是爆炸的,根本没办法接近嘛!要跳进那种地方去找人,恐怕只有阿诺?施瓦辛格的替身才有办法做到吧?当然,我也曾试着努力过——”

骗人!崔西心想。要是老子再年轻个十岁,哪需要派你这个胆小鬼去?我自己披挂上阵就行了。

沿着大理石书桌搜索的崔西发现脚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藤制的大竹篮还有保鲜盒,盒里黏黏的液体好像是肉汁。崔西蹲下来,打开提篮一看,里面是空的。站起来后,他向哈斯博士问道:“这是用来装什么的?”

“啊,约翰养的猫,长得还蛮可爱的。大概是看到主人死了才逃了出去。都说猫比人还要恋家……”

崔西接着把沉重的大理石抽屉拉开。

意想不到的线索就在里面。

文件的最上层有一张打字纸,上面只打了一行文字。

(JOHN 11:24,2:11 SECOND DEATH)

“博士,你看,这是什么?”崔西现在已经完全依赖哈斯博士了。

哈斯博士瞪大眼睛,朝着那张打字纸看了许久,说道:“嗯……约翰,十一和二十四,二和十一,然后第二个死。什么意思啊?”

“这该不会是恐吓信吧?第二个死,也就是说,在约翰之前,还有另一个死——还有另一个人被杀啰?”

哈斯博士并没有完全说实话,他对崔西还是有所保留。

“是这样吗?……我不是很确定……”

我不能出卖葛林,哈斯博士心想。史迈利的死是有疑点,但现在还不是把它说出来的时候。哈斯博士不允许自己透露更多给崔西知道。

原以为只是一件很单纯的刑案,现在竟然变得如此复杂,让崔西整个人都忧郁了起来。为了转换心情,他试图跟鉴识人员聊天。

“怎么样?验出指纹了吗?”

鉴识人员耸了耸肩。

“擦得干干净净,一个也不剩。怎么回事?凶手是化学抹布的销售员吗?”

哈斯博士得意地从旁插嘴。“每天早上,清洁公司的人都会像有洁癖似的拼命地擦。”

仿佛故意要让他下不了台似的,鉴识人员说道:“可是金库那边却有好几枚清楚的指纹,跟印在墙上当装饰的鱼拓有得拼。”

崔西听闻此言,马上朝金库走去。那是约小冰箱大小、笨重的旧型转盘式金库,用手一拉,轻易就打开了。里面确实有被翻动过的痕迹。

“博士,里面都放些什么,你知道吗?”

“负责管理的人是约翰,不过,参与经营规划的威廉和詹姆士也可以自由把东西放进去、拿出来。我不清楚,这事你要问他们两个。”

“看这情形,也有可能是遭小偷了……”

崔西叹了口气后,回到“升天阁”。这里跟办公室不一样,没放什么东西,所以一下子就检查完了。崔西不死心地盯着空棺材看了良久,这才向福克斯问道:

“你来检查的时候,里面真的有装着遗体吗?”

“嗯。”

“你怎么知道是遗体?是凭眼睛判断的吗?那家伙会不会其实还活着?”

“我很确定,不光是凭眼睛判断的,我有亲手摸过。”

“摸过?”

“是啊!”福克斯满不在乎地说道:“我摸了一下尸体的脸颊,还测了他的呼吸,我用手捂住他的口鼻,他都没有喘气。那是货真价实的死人。”

说到这里,他用有点不屑的眼光望着上司。“话说回来,长官,您干嘛那么在意这种事?那家伙是生还是死,根本就没差好不好?这年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您不是也知道吗?那家伙就算已经死了,还是可以跟活人一样来去自如啊!您要是再不改变想法的话——”

最近的年轻人对流行的接受度都这么高吗?崔西苦闷地想。就连福克斯这样的胆小鬼都很快就适应死者复活的世界了。然而,崔西一时还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就算他亲眼目睹了死者的复活,但在心里的某个角落,他还是拒绝接受这件事。

崔西继续问道:“门窗都关好了,除了那个死人以外,不可能有其他人躲在房间里面,是吧?”

“是的。这个房间里唯一能躲的地方,就只有摆在停柩室窗边那张长椅的下面吧?连那里我都检查过了,办公室也一样,确实没有人躲在里面。”

推荐热门小说活尸之死,本站提供活尸之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活尸之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录影带的陷阱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消失的法林顿先生
热门: 挂剑悬情记 我是仙凡 歌唱的沙 美的历程 半身侦探2 利文沃兹案 悲伤的精确度 樱的圈套 空城 万界疯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