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戏中戏

上一章:第195章 酒楼伪戏 下一章:第197章 义士文凯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刘文生面色一沉,稍显不悦,似乎有些惊讶。他快步往楼上雅间狂奔而来,一看那架势就是要找我算账,底下不少人纷纷跟了上来看热闹。

待他走到雅间门口,我冲慕容雪看了一眼,慕容雪妩媚一笑,靠在了我的怀里,手揽着我的腰,与我坐在席间,好不亲热。

砰!

刘文生推开门,正巧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有些傻眼了,全身气的直发抖。

门外追上来看热闹的,也有可能是慕容羽事先安排好的“大嘴巴”又开始起哄。“看来是真的,慕容小姐抛弃了刘公子,跟一个侍卫搞在了一起呢。”

“是啊,是啊,刘公子乃我西川昭烈帝之后。这个脸可丢大了哦。”

那些托纷纷感叹,皆跺脚愤然,冲那哀伤之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抢了他们的女人一般。

刘文生冷冷的盯着我,他的双目杀气凛然。压根直是发抖。

虽然事先早有安排好,但没想到这家伙的演技如此逼真,别的不说,光是这份演戏的功夫,刘文生绝对与他的先祖有得一拼。

“雪儿。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何与这下作之人搅在一起,岂不是有失身份。”刘文生手中折扇指着我,气的直发抖。

慕容雪温柔的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幽幽道:“文生,玄门强者为尊,血衣不仅仅救过我的命,而且修为了得,这样敢作敢当的男人,怎就下作了。雪儿倾心英雄,有何不可,还请哥哥自重,莫要出口伤了和气。”

刘文生愤怒道:“雪儿,我乃皇族之后,论声望,论人品相貌,我哪点不如他这个侍卫?”

“哥哥之尊自然是不假,只是我自幼与哥哥相识,只有兄妹之情,实无男欢女爱之意。”

说到这,她软软的坐了起来,轻轻拢了拢故意敞开、半露的衣衫,幽幽说道:“哥哥若是要坐下来喝杯酒,我们不胜欢喜。若是无意,雪儿就不留哥哥了,以免扰了哥哥兴致。”

“哎呀,大哥哪来这么多废话,他不是修为了得吗?老子戳死他,不就完了吗?”刘文生身后的张十一有些按捺不住了。

刘文生双目微红,双眼闪烁着凶光。显然他对我动了杀心。

一个人装是可以的,但我此刻能感觉到刘文生内心的愤怒与浓烈的杀机,他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恼怒于我?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慕容羽为什么下跪求我去盗狼符,因为他只信任狼符所统的罗刹鬼骑兵,才是真正能掌控的,至于刘文生本乃皇族,带着几千人马在外城虎视眈眈。

以慕容羽的性格,他又怎么可能完全把希望寄托在刘文生与外戚魏嘉君一干人身上呢?

既然不信任。让我混进慕容雄那盗取兵符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不可能告诉刘文生。

也就是说,刘文生来酒楼早在慕容羽算计之中,但他并非告诉刘文生,我与他演了这出戏,好让我混进慕容雄的府中,深的其心。

不好?我说刘文生怎么演的如此逼真,他就是真恼上我了。慕容羽还真是只狡诈的狼,既然能让我混入慕容雄府中,还能让我在西川树立一个大仇敌,这样我日后必然寸步难行,不得不依仗于他了。

但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演下去了,慕容羽不仁义,他要演,我就演到底,西川这趟浑水,搅的越乱,我的机会也就越大。

“久闻张十一有先祖翼德之风,天生神力,不知道你比文凯如何?”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冷冷得问道。

张十一冷笑道:“文凯算个屁,此等弱夫岂能与老子相提并论。”

我一拍暗席,长身而起,“好。我倒要试试你有多大的本事,敢在这口出狂言。”

刚要起身相搏,紫衣领着少天,一人端着一个菜盘低着头走了进来,我积聚的一口血气。生生平息了下去。

我真是服了,这个时候,姑奶奶来凑什么热闹,还把少天带了进来。

少天一见我,嘻嘻笑道:“几位。这是我们云香阁里新晋的菜肴,几位请品尝。”

看不出来,这傻小子在酒楼里打杂倒还挺习惯。

“血衣,雪儿与我一直两情相悦,却被你横里搅局,若你现在离开西川,本公子保你无虞,若你执意要与雪儿在一起,今日就是你的死路。”刘文生冷冷道。

“一个江东竖子,也敢跟刘公子争风吃醋。真是不知死活。刘公子将他大卸八块,才叫人痛快,让他知道咱们西川人的厉害。”紫衣摆好菜盘,看了我一眼,低着头嘟哝道。

她是有意气我的。这话如刺一般扎在每个人的心上。

偏偏,我戏已演到此处,根本无可脱身,慕容雪牵住我的手道:“文生哥,我是真心喜欢血衣。还请你成全,不要再生争执。”

我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慕容雪按理来说应该刺激刘文生的,看她说这话倒像是发自肺腑,我感觉他们都像是真的,就我还在傻愣演戏。

“刘文生。血某也是堂堂男儿,岂能因为你一句话就放弃心中所爱,这爱我还真就夺定了。”我朗声道。

我原本杀气腾腾的,若是因为紫衣就神情大变,以慕容雪的聪慧。很可能会对紫衣产生怀疑。

反正已经上贼船,硬着头皮演下去得了。偏偏我身边的慕容雪精明似鬼,我还没办法用暗语提示紫衣,真叫人头疼啊。

回头,她恐怕非活活灭了我不可。

“菜上好了。你们慢用。”紫衣毕竟是聪明人,没有再吃干醋,面色平静的领着少天推开门走了出去。

紫衣刚一走出去,张十一暴喝一声,从腰间拔出一把怪异兵刃。顺手一抖,顿时化作了黑气森森的丈八蛇矛,往我横扫了过来。

“匹夫敢辱我兄弟,老子今天非戳你百八十个窟窿不可。”张十一说话间,与我戳了个过来。

我微微侧身,屈指在他的蛇矛上一弹,但听到嗡嗡一声脆响,张十一横里被弹开两步,我也是手指发麻。

不愧是名将之后,这份神力确实惊人,不过比起慕容战来,却仍有不足。

慕容战十几岁随慕容北征战,乃是在战火中历练出来的,而张十一乃阆中大族,平日养尊处优,无人敢惹,虽有神力却未经战场生死磨练,也不过是莽夫之能。

张十一一通乱戳,将雅间戳的稀烂,我与他打出雅间在云香阁里追逐飞奔,也不跟他对敌,气的他哇哇大叫。

“你算什么高手,只知道逃跑,有种与我一战。”张十一的身法自然是不及我的,追了一通连我的影子都没摸着,很是生气。

云香阁酒楼倒是被他搅的乱七八糟,刘文生眉头紧锁,大喝道:“够了!”

张十一倒是极听他的话,停下了手,我立在凭栏上,抱着双手居高临下的看着二人。

老板金言走了上来,哎哟大叫了一声,刘文生道:“金老板,这里的损失都记在我头上,三倍奉还。”

“臭小子,你给记好了,改天再战,老子非戳你……”

“我知道,百八十个窟窿嘛。”我眉头一扬,冷然笑道。

“走!”刘文生狠狠的盯着我,冷喝了一声,与张十一愤然下楼。

回到凌乱的雅间,我对慕容雪冷冷道:“戏也演完了,该回去了吧。”

慕容雪挽着我的手,淡然笑道:“谁说我在演戏,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对你自然是真心的,又岂能跟对刘文生相比。”

我牵着她的手,缓缓走下了云香阁,有种像是被戏弄的感觉。

演吧,看谁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我暗自冷笑了一声,走出了云香阁。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195章 酒楼伪戏 下一章:第197章 义士文凯
热门: 夜夜夜惊魂(第1季) 海上流华之四面菩萨 医院怪谈 阴缘不断 古井奇谈 银色猎物 摩格街谋杀案 都市狩魔人 古玩生死局:一盏失落500余年的琉璃佛灯,一个曾经改变国家历 绑架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