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西川大势

上一章:第183章 慕容羽 下一章:第185章 陆尘风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对于慕容羽的举动,我惊讶之余,也是心中颇有疑虑。

我与他不过是初次见面,他为何对我这般亲近,尤其是在眼下这紧要关头,万一我是来刺杀他的刺客,他带我入府,岂不是给了我天赐良机。

唯一的解释是,慕容羽有着极强的查人之能,想他有西川第一少之称,自然有非凡本领,又或者是他太过自信,根本就不在乎暗杀。

当然,最糟糕的就是,他假装仁义,把我骗入府中,再杀害我。

这种可能性极少,就算是慕容羽看穿我的身份。以眼下的局势,他也不敢贸然对我动手,尤其是与我有些渊源的刘文生也在。

既来之,则安之!

到了府中,慕容羽让人摆好了酒菜,慕容雪入了偏房更衣。我们三人分列而坐。

席间,慕容羽也不提慕容家之事,只是把酒言欢,待酒过三巡后,慕容羽猛然将酒杯重重的顿在桌子上,仰天哀叹道:“如今天道即将崩殂。我慕容羽身负一身绝世神通,却只能屈于西川,眼看着天下大乱,却无能为力,实乃毕生之恨。”

我和刘文生对望了一眼,也是唏嘘不已。

刘文生摇头感叹道:“是啊。家主太过保守,一味固守西川,可惜我刘汉皇族早已名存实亡,我又只好诗酒词话,难以帮上公子大忙,实在心中有愧。”

我沉默不语,慕容北固守西川多年是不假的事实,慕容羽也是近年来才声名鹊起,虽为世子,但从云都城的情况来看,他与其父慕容北一系,似乎并不融洽。

“血兄,为何沉默不语?”慕容羽见我不说话,忍不住问道。

“羽少有大志,极为难得,我不过是一介莽夫,原本来西川也不过是一睹慕容家雄风,如今心愿已了,自是无言。”我笑了笑道。

慕容羽笑道:“我看血兄才是胸怀大志之人,我慕容羽自幼在北方沙漠、草原随狼神历练,自认也是看透生死之人,但却从未见过像血兄这般气势雄浑之人。若不是血兄看不上我慕容羽,对我极为失望?”

这人真是个人才,有一双慧眼不说,言语之中,无时无刻不存有拉拢之意,只是可惜了,我与他都是绝世强主,又岂会为他所用。

我淡淡一笑,与他碰了碰杯,“羽少胸怀天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慕容羽豪气道:“我慕容家原本北方大族,在入主西川时,尊父有雄心壮志,短短数年平定西川玄门。但他立法太严,对西川玄门各族压迫太甚。到了如今,西川怨声载道,尊父不闻不问,只是一味的听信小人谗言,爱好风月,再无雄心。”

“如今阴间大乱,玄门又无明主,眼看着万年大劫将至,玄门中人却人心不齐,杂乱不堪。若不一统,但凡孽渊大开,妖魔尽出。玄门、苍生危矣。”

说到这,慕容羽目眶通红,隐约泛有泪光。

且不说他是否惺惺作态,但此人所说之话,与我的结拜兄弟白朝阳所说倒有几分相似,极有远见。

“只恨尊父不听从我的意见,我一腔热血无用武之地,徒有虚名,碌碌无为罢了。”

刘文生劝道:“羽少不用悲伤,慕容家出西川必然是大势所趋,也许家主自有想法。”

慕容羽乃是有雄心壮志之人,他如此也许不是做作,慕容北一天不交权,他这个世子就是个虚位。

“羽少,其实并没有所谓的金盆洗手,世子登基,全是凭空捏造的对吗?”我抬起头问道。

慕容羽点了点头,目光一寒,冷冷道:“血兄果真是明眼之人,尊父原本是想明年金盆洗手传家主之位给我,安享太平。但有一些小人故意夸大其词,并在玄门各地四处传言,引的无数玄门中入川。尊父早已没有了昔日的雄心壮志,见外人入川,心生警觉。又因为我平日多有相劝,言辞激烈,争吵甚多。尊父误以为我要提前篡权,遂令淳猛等人封川,让这些小人趁机向我发难。”

“不过,这对公子未必是祸。慕容战一死,你便再无后顾之忧,西川无人能与你匹敌,正是公子大展宏图之志的时候。”我猛然一拍桌子,大喝道。

“没错置之死地而后生,陆尘风想谋世子家主之位。眼下慕容战已死,家主再无可匹敌公子之人,若是一鼓作气擒拿反贼,岂不是正是天赐良机?”刘文生极其聪明,一眼看穿全局,附和道。

慕容羽凛然一笑。傲然道:“没错,羽正有此意。尊父不出川,我隐忍这么多年而不得志,正是因为有战老大在,他有龙涎坑,又占据南出西川的要道,让我有志难抒。现在秦无伤斩杀战老大,正是我辈中人奋起之时。”

我猜的没错,西川战神慕容战乃是慕容北的南天一柱,若非我设计杀他,有他在,玄门之外难以入川。而慕容羽等一干西出之人也是西出无门。

随着慕容战一死,整个天下的大势必然改写,慕容羽若能得家主之位,必然会出川汇入玄门的大熔炉里。

正说着,耳际传来银铃般的轻叹,只见一穿着金色镂空长裙的少女。婉婉而来,但见她肌肤若雪,容颜俊美,体态婀娜,虽然不如紫衣妩媚多情,却多了一两分英武之气。极具风采。

“战哥一世英雄,却只是一腔愚忠之血,不识天下大势,且极为自负,不听谋言。尊父以为他天下无匹,令他守咽喉要地石子镇。却是迟早会为他带来杀身大祸。小妹曾多次劝说战哥,让他离开那凶险之地,他却不依,如今为江东贼人所诛,实乃恨煞至极。”

慕容雪眼眶一红,清泪直流。在慕容羽身边坐了下来。

慕容家,慕容战年少成名,随慕容北横扫西川立下奇功,这人虽然残暴,但对家人却极其爱护,尤其是对这个小妹更是呵护之至。捧若手上明珠。是以慕容雪与慕容战极为亲近,此次冒险去松岗祭母亲坟,也是为了哀悼亡兄。

反观慕容羽,一直在随大漠狼神修炼,与家人反倒是极为疏远,是以为亲父慕容北所忌惮。慕容雪之所以如此追随他。也多半是因为慕容羽胸怀大志,以天下为先,但情感上却是向着慕容战的。

我听她这么一说,心凉了半截,慕容羽自然是暗中感激我杀了慕容战,但慕容雪与我这梁子却是结下了,还好我没有报出真名。

慕容羽微微有些尴尬,忙岔开话题道:“小妹既然已装扮,还是赶快入宫吧,我随后就到。”

慕容雪也心中有气,“四哥只道是天下大计,却不思为战哥报仇雪恨,当真是让小妹心痛。眼下咱们慕容家,除了四哥,还有谁是那贼子之手,我若有四哥半分本事,定要与那贼人血债血偿。”

她的话字字如芒,戳在我的背上,惊的我出了一身冷汗。

慕容羽沉默不语,帅气的脸庞如湖泊般平静,看不出任何的情绪,目送慕容雪而去。

“雪儿!”刘文生见慕容雪,连忙长身而起,“羽兄,天下大势,你还是与血兄商议吧,我去安慰雪儿。”

说完,心中急切,忙追了出去。

待两人而去,慕容羽猛然一口而干,“但凡天下大计,岂可因私情而断,大哥占尽优势,仍为秦无伤所诛,也只能怪他大意轻敌,此乃公仇,非私仇,可后论。”

我怀疑慕容羽已经看穿了我的身份,他说这话无非是想暗示我,眼下他与我并非仇敌。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是正中我下怀,说明此人确实是雄心壮志之辈,他若与我联手,至少出西川,北上、南下,少了一个最强大的劲敌,而我日后南下攻打离火宗,也不用担心慕容羽在背后下刀子。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183章 慕容羽 下一章:第185章 陆尘风
热门: 阴阳执掌人 夜夜夜惊魂(第3季) 新疆探秘录之独目青羊 暹罗连体人之谜 大悬疑2:藏传嘎乌 宛如昨日:生存游戏 蓝戒之谜 黑色十字架 京极堂系列04:铁鼠之槛 唐朝诡事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