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佛道双修

上一章:第86章 黄泉刀法 下一章:第88章 传金甲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黄泉刀法乃是历代秦广王通过神识亲传,我原本一直对此法颇为惊羡,不曾想今日在金家堡有如此奇遇,金堡主在危急关头传授于我。

而我顺利的使出了起手式,也证实了也许我就是新一任的秦广王红莲王神。

刀气已经弥漫到了极致,强烈的杀气正在慢慢的沿着经脉反噬,我知道此刀只有出没有收,出刀必见血,收刀必自损。

“斩!”

血红的刀身,弥漫足足有三丈之长,犹如泰山崩裂一般,排山倒海般的往黑袍劈了过去。

当出刀的那一瞬间,我感觉红莲嗡嗡作响,刀势如虹,瞬间抽干了我的血气。

在这种简单而霸道的刀势下。宵小遁逸之术大打了折扣,避无可避,黑袍内绿光陡现,平空旋转凝成一个圆形的绿盾硬扛了我这一记狂刀。

轰!

血刀与绿盾猛烈相撞,发出滋滋的碰撞声。交织出了两种火花,我只觉强大的反噬之力与黑袍的邪气沿着刀势穿透入我的经脉,好不难受。黑袍毕竟修为高我太多,他或许不如巅峰时期的金太保,但绝对是一个级别的修炼者。远非我这后辈眼下可比。

我知道这时候只要一怂,今天不仅我自身难保,金家满门怕也是难逃一劫,想到这,我强忍着五脏六腑与四肢百骸的巨疼。左手血莲隐现,灵光一闪,一道血色佛手印轰向了黑袍。

这或许就是生死之间的急智吧,换作平时我绝对想不到自己还有燃灯真经佛法。

血色的万字佛手印庄严、肃杀的盖向黑袍,威力其实并不大,但那种佛手印的气势却是惊人的很,尤其是对黑袍这种邪门中人,更是有着本能的克制作用。

从上次他与七叔、金太保对敌来看,这黑袍怪虽然诡异、狡诈,厉害无比,但却极怕硬拼,或许这因为他没有本体,甚至连鬼体都没有的劣势。

“一刀长流,谁与争锋!”

佛手印平摊,巨大的掌心压向黑袍,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嘴里大吼出黄泉刀法的第一式。

“臭小子,佛道双修,血莲之身,本座不与你斗,今日暂且记下你狗命。”

黑袍见我战意不绝,又不想与我同归于尽,叫骂了一声,黑袍飘出了厅外,化作绿光消失在金家堡外。

以我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使不出黄泉刀法第一式,完全只是虚张声势罢了,赌的就是黑袍不敢跟我玩命,果然,我赢了。

黑袍一走,我再也支撑不住。血气完全耗光,若非有血莲护体,保护心脉,光是这巨大的反噬之气,就能要了我的命。

哇!我口中鲜血狂喷,连呕了几口血,心里那股奔腾的杀气,才稍微平顺了一些。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全身乏力,站立不稳。

“无伤!”

紫衣见我受伤。赶忙过来扶住我。

“紫衣,我,我胜了!”

我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身子一歪倒在了紫衣的怀里,昏死了过去。

金家堡今晚这个局错综复杂,天邪宗有阴后撑腰,黑袍很可能是天邪宗的重要人物,甚至很可能是宗主。

但他敢挑衅金太保的前提是,少天为阴后的畜道咒所害,而那念咒之人肯定躲在暗处,他潜藏的很深,声音似乎也是刻意造作的,所以很难判断他到底是谁。可以肯定的是,绝非是赶尸人。

赶尸人充其量不过是阴后的一颗棋子罢了。

而另一件让我不解的事情,金太保到底是被谁种下饿鬼疽的,从金夫人的口风来看,似乎是我七叔。但七叔手上并没有饿鬼疽,至少我亲眼所见,黑袍人生生将饿鬼疽吞噬了。而且黑袍今晚敢挑衅金太保,明显早就知道金太保中了剧毒。

眼下想要金太保死的人很多,但凡阴阳两界,对绝世金甲觊觎之人,都想他死。而且,金家堡财力雄厚,金太保对张王又忠心耿耿。最想他死的,其实应该是阴司畜宗、无常这波人。

但我总感觉无论是阴后,还是黑袍,都不是最后的幕后黑手,真正的黑手也许是白桥里面酷似七叔的邪雕。至少我知道瘟神的邪木脉与舍利子都已经为那人所夺。一旦他炼成了不死邪神与邪五脉,那才是最可怕的。

迷迷蒙蒙中,我的脑子如同片花一般不断的回忆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短短的时日,我现在知道了在玄门行走。思考、心机、智慧、经验是多么的宝贵,否则哪怕是空有一身绝世神功,也难被人算计。

我一定要反败为胜,掌控自己的命运,决不能甘心做一枚任人操控的棋子,而血莲、佛法、黄泉刀法,则是我掌握命运的有力保证。

“无伤,切记,要小心你七叔……”

父亲满脸是血的面孔陡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着那句遗言。

“父亲。父亲……”

我心如刀绞,试着去抓住他的手,但最终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邪雕拖入幽冥无尽之地。

“无伤,无伤……”

耳际传来温柔的呼唤,我睁开眼一看。紫衣正满脸心疼的替我擦拭着脸上的热泪,我全身都是冷汗,愣了愣,才醒悟过来,我刚刚做噩梦了。

金家堡外。喊杀声震天,黑袍的退去,并没有让天邪宗的人失去斗志。除了金甲,让邪宗这些败类更感兴趣的是金钱。

金家堡乃是北方巨富,与南方的向家。乃是赫赫有名、富可敌国的两大家族,昔日阎君与张王能得到天下,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向、金两家的财力支援。

攻下金家堡,他们便可一夜暴富。

“无伤。你醒了,堡中快要守不住了,咱们必须马上撤入密道,离开这。”金太保快步走进来,凝重道。

我试着运了运血气。这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丹田血莲竟然又是血气充盈,只是四肢百骸依然有些麻木罢了。

这就是天赋神通的妙用了,试想普通修炼者遭遇我这般气血耗空,怕是没三五个月难以恢复。而我却在一梦之间恢复如常。难怪如阎君、张王这些人能出类拔萃了,盖因本身就有天道护佑,天赋惊人。哪怕世间唯一一个以武入圣的剑圣,也是天生对剑有着无与伦比的感知、融合,这是普通修炼者永远无法企及的。

进入密道,金太保背着手感叹了一声,放下背上的少天,深沉道:“无伤,金家堡将亡,咱们就此告别吧。”

说着,他面色凝重的脱下了身上的金甲,冷峻的脸上忧然神伤,双目通红道:“这是打开阴司的绝世金甲,我就送于你了。你乃第三代血莲王神,我本应助你驰骋天下,只是我现在身受重创,差不多已是废人,自保无暇,所以……”

我道:“堡主如此信任无伤,亲传我黄泉刀法,已是天恩,只是金家堡如此微乱,何不随我一同离开。”

金太保笑了笑道:“我准备去西方寻找金脉之源,若能把金脉重铸,或可化解饿鬼疽,若时间能来得及,到时候也许还能助你一臂之力。只是还有一事,我想请你应允。”

“堡主但说无妨!”我有些感伤道,没想到与这位盖世英雄见面如此匆忙,匆匆而来,又即将匆匆而别。西方属金,传闻阎君的金脉就是在西方铸成的,金太保本乃金脉传人,若能找到金脉,将本脉提升到极致,化解饿鬼疽也是很有希望的。

“我儿少天,一生苦难。我年青时,争强好胜,残忍好杀,手上沾染了无数无辜之人的鲜血,少天痴呆,也是天意对我的惩罚。如今,他又身中难解之咒,我这西去,一路艰险无比,只能把痴儿少天托付于你,还望你以兄弟之谊待他,至于他恶咒能否解,就全听天意了。”金太保伸手爱抚少天的头发,深深吸了一口气道。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86章 黄泉刀法 下一章:第88章 传金甲
热门: 密码 柏林孤谍 乌鸦社 黑暗馆不死传说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暮光之城4:破晓 新手谋杀案 神探伽利略2:预知梦 斩首城之哀鸣 鬼吹灯同人之过路阴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