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燕东楼折腰

上一章:第73章 白桥相争 下一章:第75章 无痛无恨,安好常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白灵还是那么的清灵、可爱、迷人,娇小、玲珑的身躯紧挨着燕东楼。

看到是我,她眼中闪过一丝欣喜,既然又很快恢复了平静,矜持的向我淡然笑道:“伤哥……”

一声伤哥哥还未说出口,白灵停了下来,继而是神情僵硬的改口道:“秦镖主!”

当她喊我秦镖主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她是如此的陌生,我无法再把我心目中那个可爱的小学生联系在一起。此刻的她,犹若陌生一样,少了熟悉、可爱,多了几分大家闺秀的庄重。

我一时很不适应,以至于有些发愣。

“秦镖主,东楼想跟七叔告别,你不会把我们拒之门外吧。”白灵见我神情恍惚,低下头避过我的心疼欲绝的双眼,幽幽道。

“当然,龙虎山张天师的弟子,这面子我又岂能不给。请!”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但说到请字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提高了声调,没办法,我现在连呼吸都变的困难无比。

“有劳秦镖主了。”白灵优雅的笑了笑,说完,绕过我领着燕东楼往里边走去。

燕东楼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如星月般的双眼闪过一丝鄙夷与不屑,分明是在嘲弄我,井底之蛙也敢与天比高。

我自然不会跟他置气,我恼怒的是白灵,这还是那个趴在我背上哭哭啼啼,嚷着要一辈子不离开我的小丫头吗?

我自嘲的笑了笑,也许这些所谓的名门后人都习惯用虚伪掩饰自己的本性吧,表里不一,白灵自是也不例外。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院中发出新芽的老枝,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心中已然鲜血淋淋,忍着内心的憔悴与阵痛,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无伤!”我正神情哀伤,紫衣恰如其分的出现在大厅的门口。

她的声音温柔、雅媚,这一声如春日暖阳般瞬间融化了我内心的坚冰,我仿佛看到了昔日的母亲也是这般呼唤父亲,充满了亲情与温暖。

白灵与燕东楼都停住了脚步,紫衣太美了,她换上了我母亲的紫罗兰裙纱,温婉而又不失明媚,俨然一个新婚的妻子,在迎接自己心爱的丈夫。

我的目光呆住了,心中一阵泛酸,泪眼婆娑,或许是重回故地,我很容易伤感,我想到了母亲。

我爸一辈子都是玄门中人的劲装与镖师黑袍,但我母亲却是普通女人,她自从嫁给我爸后,就成了彻头彻尾的秦家人,再也没有穿过俗世流行的衣衫,这套紫罗兰嵌金丝边的礼服,是外婆送给她的嫁妆。小时候,我曾经见过母亲在卧室穿过一次,那还是外婆去世那年。

母亲曾对我说过,日后秦家儿媳进门,可做嫁衣。

此刻它穿在紫衣的完美的身段上,是如此的艳丽动人、金丝与紫罗兰花边将她雪白的肌肤衬托的清雅脱俗,这一刻她承载了我太多的记忆,以至于我感动的热泪盈眶。

“紫衣!”我努力眨了眨眼睛,将热泪逼回了眼眶,心中百感交集。

“外面冷,我担心你,里面温了酒,正好来了客人,咱们一同畅饮。”紫衣温婉的替我紧了紧上衣的纽扣,轻轻挽着我的手,优雅的从白灵身边走了过去。

当经过白灵身边的时候,她的脸瞬间就变得毫无血色,丰润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似有千言无语。

这件衣服,白灵也曾见过,但她也许没想到穿上的人却不是她,而是紫衣。当然了,也许她根本就不在乎,女人总是哪怕自己不要的垃圾,也容不得别人染指,一种单纯的不爽罢了。

而燕东楼见紫衣优雅动人,如云中仙子下凡,却视他如无物,这位帅气、高贵的蓬莱阁少阁主,天师爱徒,面子上明显有些挂不住,眼神怨毒的在紫衣完美、凹凸有致的身段扫射了一圈,对我恨意又加深了百倍。

我心中突然有种暗爽、解恨的错觉,尤其是看到白灵难堪的样子,那种恨意在瞬间得到了释放。

紫衣轻轻的在我手心划动了一下,她是如此的善解人意,我知道她这般做法,是为了给我撑面子,怕我被燕东楼看轻,又或是为白灵所伤,不能自已。

我用力握了握她的手心,向她表达感谢的同时,也传递了我会坚强的信念。

来到大厅,我刚要在七叔的下首坐下,七叔笑了笑,眉毛一挑,紫衣将我迎到了大厅的主座,并笑盈盈的给我奉了茶。

我有些诚惶诚恐,因为论辈分也应该是七叔坐主座的。

这时候燕东楼与白灵两人走了进来,白灵盈盈弯腰拱手拜道,“晚辈白氏灵儿见过秦先生。”

燕东楼见了七叔一改狂傲之色,按照道门之礼,拜道:“龙虎山张天师麾下玉清阁首席弟子燕东楼,拜见秦先生!”

七叔翘着二郎腿,像是没听见一般,喝了两口茶,眼看着天花板悠悠道:“哎,人老了,名字太长,记不住了,你叫燕子?一个大男人咋能取个这么娘娘腔的名字呢?”

七叔这话一出,紫衣噗嗤掩嘴而笑,我碍于白灵的面子,只能强忍着。

燕东楼好不难堪,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但他似乎很忌惮七叔,只能强忍着不敢发作。

白灵见燕东楼吃瘪,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望着七叔。

七叔侧着头,潇洒的点了一根香烟,吸了一口,这才慢慢的走到燕东楼跟前,背着手冷声问:“有道是,进门是客,客以主尊。秦某知道你是蓬莱阁少阁主,张天师爱徒,身份架子大。我是一个区区镖师,你们随意则罢,但这位是我们黄泉镖局镖主,你们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七叔,你!”白灵咬了咬嘴唇,有些急了。

七叔笑了笑,“丫头,你叫我七叔则可随意,但既然以礼先叫我秦先生,论礼数,自然不可怠慢无伤镖主。”

我知道燕东楼向来极要面子,又看不起我,若是硬要僵持下去,只怕是会让白灵难堪。我刚要说话,一旁的紫衣用眼神暗示我,微微摇了摇头。

我一想,七叔有意给我争这个面子,我若不顺水推舟,岂不是辜负了他一番美意。当即我端然而坐,目光冷视白、燕二人,摆出镖主的威风。

白灵眼中泪花闪动,略带恨意的看了我一眼,恭恭敬敬的对我弯腰行礼:“白氏灵儿见过黄泉镖主!”

说完,她的眼泪就滴了下来,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神情很是伤心。

她黯然的眼泪像飓风一般扫过我的心窝,冷的刺骨,冰冷之余是麻木的痛楚。我只能装作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然而心中却知道,她此刻肯定也是万般难受。

燕东楼呼吸有些急促,很是悲愤,偏偏发作不得,只得冷哼了一声,一甩白色得披风,帅气的面孔如打了霜一般冰寒。

“燕某见过黄泉镖主。”

我忍着内心的煎熬,微微抬了抬手,“两位贵客,请入座。”

燕东楼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杀机毕现,继而冷哼了一声,面向七叔,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秦先生,晚辈现在可以跟你说话了么?”

七叔坐了下来,冒了一个烟泡,懒洋洋道:“说吧,想来我跟龙虎山张天师也算是有缘,秦某曾蒙张正云天师传授神通,张老还曾对我有救命之恩,也不知道现任天师是谁?”

燕东楼面色大惊,连忙端正面容,拱手拜道,不敢再有丝毫狂妄之心。

张正云,乃是龙虎山有名的天师,传闻老天师游戏人间,神龙见首不见尾,却也不知道事哪一辈的高人了,七叔居然能有幸跟老天师会晤,当真是羡煞旁人。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73章 白桥相争 下一章:第75章 无痛无恨,安好常在
热门: 解罪师:菊祭 洞察者·螳螂 御手洗洁的舞蹈 七宗罪6:八棺尸场 死亡飞行 诡电脑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 西班牙披肩之谜 巴蜀图语1:古羌圣山 和氏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