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父子相逢

上一章:第69章 佛眼机关 下一章:第71章 血誓救父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紫衣担忧的看着我,想让我避过暗室,此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瘟神已亡,饿鬼留在此处总比流落到外面要安全。

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无奈刚走了没两步,里面的饿鬼又发出震天的诅咒。他这一叫,我心里就像是被针扎般难受,步子都迈不开了。

“紫衣,说出来你也许不相信,我觉的这饿鬼与我有关系。”我无法忽略心中的这种奇特感受,虽然隔着石门,就像是有股力量在呼唤我,让我难以忍心离去。

紫衣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话咽了下去,只是紧紧的牵着我的手。

我会心的笑了笑,闭上眼暗吸了一口气,用力推开了厚重的石门。打开石门,我见到这辈子最惨烈、揪心的一幕。

石室内是一个巨大的血池,血池中央的石雕上捆绑着一个浑身血淋淋的怪物,说是怪物,是因为他全身被朦胧的血气笼罩着,我难以分辨他到底是人还是鬼。

密密麻麻的绿色树枝穿透了他的胸口,肩胛骨、四肢,血水沿着他脚下的黑色踏板不断的往血池里溢出,然而血水经过血池浸染后又重新沿着枝干注入他的身体,如此周而复始的循环着。骤然一看,还以为他是个可怕的树妖,在修炼啥邪术呢。

紫衣面色凝重,低声提醒我:“无伤,这人还没死,并非饿鬼,这其中怕是有诈,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她这一提醒,我这才想起来,按照方有德的遗言,白桥内的桥眼封存的应该是一个流浪汉,饿死鬼。是以,在白桥瘟神出世的时候,我一直都把这当成了饿死鬼鸣天诅咒。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虚言罢了,方有德要么是骗我,要么他本身就不知道李中元给他找的是什么人,但修桥也只是这几年的事情,而根据魅鬼所言,这人十五年前就被抓到了祭坛内。

一时间,我也有些迷糊了,难道我和七叔都被方有德耍了?这家伙临死的时候还要摆我们一道。不管如何,既然我到了这,不查个究竟,总是有些不甘心。

“嗷嗷!”

血池中的那人如同猛虎一般抬起了头,也许是长期泡在血池之中,他的头发也变成了血红色,长发垂在面门上,隐约可以看到那血红的双眼充满了杀气。看到这双血眼,我有一种复杂的情感,就像是彼此之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让紫衣在一旁给我掠阵,慢慢的走向血池,血池里血水滚烫无比,如沸水一般。刚踏入,一股股疯狂的沸腾血气、杀气疯狂涌入涌泉等大穴,顿时我如身置八卦熔炉一般,痛不可当。

我默念血衣心法,将血气凝聚于丹田,再慢慢疏导于经脉之中,这才好受了很多。也多亏了我是血脉之身,又有血衣大法,换作旁人怕是瞬间被这股血杀之气冲碎了经脉。

我强忍着疼痛,一步步的往那血人走去,随着剧距离越来越近,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心里油然而生一种难言的情感。从在祭坛内这种感觉就一直存在,到了此刻已经蓬勃到了极点,以至于我眼泪直流,寸步难移。

血人也似乎感觉到了与我心灵之间、血脉之间的那种无言关系,他停止了哀嚎,血气腾腾的双目慢慢的变的诧异、复杂,像是从一头野兽变成了拥有情感的人。

我慢慢的走近他,他被绑在一个邪神的邪身上,与邪神背靠背。我一看那邪神,可不正是长着与七叔一模一样面孔的瘟神。

我想到了一种残酷的邪派秘法,血祭,以活人之血献祭请邪神。这池子里必然是无数冤死之人的惨厉之血,而绑在邪身上的这人乃为血引,以他的本体引戾血不断的浇筑邪身,增加其邪魂戾气、怨气,如此生生不息,以唤醒邪魂,增其邪脉。

好残忍的手段,道衍虽然邪自然做不出此等事来,而且这人是十五年前被关押到此处做了血引,直到十五年后的今天才破了道衍的封印,唤醒了已经被血气灌养成形的瘟神。

难怪瘟神临终前,悲哀不已,他被封印后本可长存于地下,却不曾想被人当做宠物、把戏一样戏弄,最终难逃一劫,当真是可悲可叹。

想到瘟神那句:“可笑的是,你我都不是看戏的人。”我心寒不已,也许这一切都那个幕后黑手的掌控之中,我现在、甚至将来的一切举动不过是一场无聊的戏罢了,最终将以悲剧收场。

我能感觉到那人阴沉的双目已然没有了杀气,当他与我四目相对的时候,他竟然流泪了,一滴滴的血泪从他干枯的眼窝中流了出来,如同刀子般扎入了我的心中。

看到他的眼泪,我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我想到了母亲临终前那绝望的眼神与遗言,心中凄楚不已。

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只是做梦也没想到,他会在这个鬼地方,被人折磨了十五年,成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这是一个我曾恨极了,又爱极了的男人。

他的脸在抽动着,口中发出低沉的哀嚎声,曾经我心目中的盖世英雄,竟落到了这般惨景,我恨不得随他一同赴死,恨透了这世间的种种。

我颤抖着手轻轻的掀开他的头发,他没有反抗,长时间在血池的煎熬,他的头发已经长进了脸上的肉里,我一点点的替他拔了出来,让他的脸重新露了出来。在理头发的时候,我如同小孩子一般痛哭了起来。

从在祭坛内听到他哀嚎,我心痛不已,就应该想到是他,只有最亲的血缘关系,才会有如此深切的彼此感应。

紫衣似乎也猜到了这血池里的人是谁,她与我同心同毒,自然能感受到此刻我心中的那股委屈、愤怒、心痛,以至于流泪满面,不忍相看,背过了身子。

当他狰狞、扭曲的面目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发出一声惨叫,噗通跪在了血池里,喊出了那句十五年未曾再呼唤的尊称。

“父亲!”

虽然他已经被人折磨的狰狞不堪,但小时候记忆中,他那伟岸的身姿,英雄豪迈的气概,爽朗的笑声此刻如潮水般涌入了我的脑海。

我宁愿他被关在阴司的某个角落被鬼差奴役,也胜过在这不见天日的鬼地方人不人,鬼不鬼的被人当做血引,生生受了十五年的煎熬。

我想到了黄泉镖局内,那个声名赫赫,铁胆闯阴阳的威武扛把子秦傲天,他是那样的不可一世,意气风发。我想到了父亲带着我和母亲去看花灯一家人团圆和乐的美好画面,我想到了他最后一次离开时的诀别与无奈。

画面一幕幕的出现,我抱着他的腿,像孩子一样委屈的大哭了起来。

十五年了,我终于还是找到父亲。

父亲也认出了我来,他走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如今变化很大,他已经辨认不出我的样子,只是父子间的那种血脉亲情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随时间湮没、割舍的。

嗷嗷!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激动的流泪,口中发出痛心的哀嚎。

“父亲,我这就带你回家!”

我擦干眼泪,捧着他惶恐的脸,转身飞快的返回祭坛,取回镇邪的天子剑,发疯似的砍向那些缠在他身上的树枝。

也不知道那些树枝是何物所制,竟然坚韧无比,任凭天子剑锋利无比,也是奈何不得。

父亲拼命的摇着头,焦急的哇哇大叫,示意我放手。

我这时候悲愤交加,一心只要救他出去,脱离这该死的鬼地方。连砍了几十剑,毫无功效,顿时心急如焚,怒火攻心,血气翻涌,身子一踉跄,口中喷出了鲜血。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69章 佛眼机关 下一章:第71章 血誓救父
热门: 柏林孤谍 越界 白修道院谋杀案 国家阴谋3:梵蒂冈忏悔者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5 神探伽利略 终局者 X的悲剧 蔷薇犯罪事件 诡案罪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