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九龙诛邪

上一章:第67章 遗骨传经 下一章:第69章 佛眼机关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就在墓室坍塌的一瞬间,青石蒲团陡然碎裂,现出一个大窟窿,我和紫衣站立不稳,彼此拥抱着从窟窿里滑了下去。

砰!

无伤,你没受伤吧,紫衣趴在我身上,妩媚的大眼睛关切的看着我。

我疼的直是嗤牙咧嘴,背都快要摔断了,吸了一口气,这才缓过劲来,无奈的看着紫衣道:“姑奶奶,你再压着我,恐怕我就真的有事了。”

紫衣此刻正分着腿趴在我身上,两人贴的极紧,姿势很是暧昧。紫衣笑了笑,脸贴在我的胸口,手指轻轻的在我胸口划动着,“无伤,咱们又捡回了一条命呢。”

说着,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我真想永远呆在这洞里,只有咱们两人,永无纷争。哎,我真的好怕出去后,你又会不理我,与我形同陌路。”

她本来就身材丰满,又极善妖娆之法,香气如兰扑鼻而来,我全身只觉酥麻的很,又痒又酥,在这漆黑的环境里,一种异样的情愫顿然而生。

“不会的,你我虽然正邪不同,却也是生死相依,我护着你还来不及,怎么会不理你呢。”我的心像如春阳融雪般温暖,她的温柔妩媚,她对我的深情,对我来说都是致命的毒药,一点点的蚕食我的心。

“是嘛,这可是你说的,谁要是反悔是小狗。”她伸出手温柔的抚摸我的面颊,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

“当然,我秦无伤堂堂男子汉,自然是一言九鼎的。”我抚摸她的长发,淡淡笑道。

“有你这句话,紫衣死而无憾了。”紫衣欣然道。

我此刻也是身心疲惫,尤其是想到种种关于我的预言,更是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对拯救阴阳并没有什么概念,我只想救出父亲、七叔,替白灵找回她的母亲,然后当一个简简单单的快递员,能够糊口即可。

但现在的残酷把我推进了深渊,从步入阴司,得罪马公子起,我就注定再也不能做一个平庸的普通人。我很清楚马公子会不断找人杀我,为了生存和保护身边的人,我必须不断的强大自身,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我轻轻的搂着紫衣,享受这片刻的宁静,她就像小猫一样乖乖的趴在我怀里。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对于她的大胆,她的热情,似乎接受的有些理所当然了。

也许这就是宿命吧,又或只有同生共死的真情才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让两个陌生人走的如此之近。蓦然间,我又想到了白灵,她如果知道我和紫衣此刻这般亲密,会不会很伤心。

“吼!”

一声震天的怒吼打破了平静,我抱着紫衣站了起来。

“走!咱们去看看。”我当先往那发声方向走去,约莫百十米处,是一扇巨大的大门,大门两边与白桥入口相似,万字符与阴阳八卦分列左右,想必这就是封瘟祭坛了。

那巨吼声正是从这祭坛内传来的。

“天道刍狗,万物苍茫,我为刀俎,泣血以咒……”

门里又传来了凄厉的怪叫声,这声音听起来悲愤、凄惨,像是有滔天的仇恨与怨毒,让人打心眼里的有种莫名的恐惧。

我只觉全身毛骨悚然,不禁打了个寒颤。紫衣柳眉一蹙,忧虑道:“无伤,好像是饿鬼的诅咒。”

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了起来,在白桥请瘟神的时候,正是因为饿鬼鸣天,这才请出了青瘟。

想到青瘟堂堂瘟神被那幕后黑手一凡人,逼迫而终,我不禁唏嘘不已,神也无可奈何,看来做神仙也未必就万事无忧啊。

我推开大门,走了进去,这里面果然是一个祭坛,祭坛内挂满了符幡与佛幡,这些佛幡、符幡大多已经失效,阴风阵阵,四散挥舞,阴森、诡异的很。

唪!

就在我踏入祭坛的一刹那,整个祭坛的火盆子瞬间全亮了,紫蓝色的冥火,将祭坛照的如同地狱般,阴气森森。

祭坛并不算大,除了阴邪之气,还有一种让人内心震撼不已的气势,霸杀的厉害。

可惜我对阵法并不是很精通,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只是觉的这祭坛怪的离谱。

别的祭坛大多数是以护法真神,或者是佛道或旁门的法器、符文压阵,而此地却是让人有些费解,摆放着很多似龙不像龙的盘雕,这些盘雕上还刻着天子玺文。

我走到近处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东西只有两爪,应该是蛟龙。蛟龙盘雕一共九座,最中间是一道金棺,上面铺盖着黄色的龙锦,棺首还悬挂着一把黄金外鞘的天子剑。

我有些迷糊了问紫衣,这是封印瘟神的祭坛,还是某位皇帝的寝宫?

紫衣俨然一笑,在我腰上掐了一把,“笨蛋,这可是了不得封印之法,名叫九龙诛神阵法。世间有两种人可以弑神,一种是修为达到了极致,足可与神比肩的人。另一种人则为天子。天子龙气为天道所赐,龙脉霸道绝不逊于血脉,而且天子集万民之气于一身,像千古一帝,汉武帝、唐太宗等为万民所敬仰,民心所向,则龙气无穷无尽,可向苍天请表诛邪神。相反,若是暴君,民心离失则龙脉不保。”

紫衣所言让我茅塞顿开,传说泾河龙王被斩前,曾求唐太宗世民以天子之尊向上天请法旨保命。但太宗恼其降雨无法度,导致天下黎民死伤无数,是以故作推辞,还让魏征亲自监管,斩杀了龙王。

龙王死后,冤魂于宫门日夜不歇,想侍机残害太宗。但太宗亲自册封秦叔宝、尉迟敬德二人为门神,食人间香火,得神力,以此压制龙王冤魂。

这就是龙脉之威,当然也有反例。大隋杨广,未称帝前,已身具龙脉之气,勇无敌手,天下无双。不料称帝后,荒淫无度,民心所失,最后堂堂龙脉天子惨死于虎臣宇文化及之手。

从这些传说来看,道衍封印瘟神的时候,肯定也是力不从心,遂请了朱家的龙气与天子之气辅以镇压青瘟,怪不得这里的肃杀、威严之气如此之重。

“怪了,龙大多数是四爪、五爪,这些雕像多是两爪,而且为独角,好生怪异。”我有些不解的自言自语道。

紫衣自幼随她师父在玄门闯荡,见多识广,想了想说:“无伤,你说会不会是朱棣本身并无龙脉,蛟龙为反,朱家正统本应是朱允炆,朱棣乃反龙,所以虽然自称天子,私下却仍以本命蛟为尊。”

紫衣说话很顾忌我的感受,哪怕是她知道的,也是用商量的口吻告知于我,点点滴滴都是以我为本,哪怕我向来心粗,也是感动不已。

我应允道:“你说那闯入祭坛,生生夺走青瘟邪脉的人,会不会是某位身具龙脉的人,否则要破掉这里的九龙之气,怕是千难万难。”

联想到金钵滴血,这人能破龙阵,却无法获得道衍留下的燃灯真经,可见他并不是血脉一族。

说着,我顺手拿起了天子剑,拔剑出鞘,剑虽历时几百年,却依然锋利无比,寒气逼人。

若是朱棣在朝,此剑上可斩邪神、鬼怪,下可斩贪官、刁民,只是到了如今朱家王朝早已消亡,龙气已消散,最多只能算是一件上好的古董罢了。

我和紫衣商量了一下,虽然明知道青瘟早已不在,却还是想打开棺材看看有无别的玄机。

揭掉黄色龙锦,我发力掀开棺盖,一股森然的黑色邪气从里面蔓延开来,冷的刺骨,根本无法看清棺中之物。

待邪气慢慢消散,我这才看清,棺中躺着一具邪神的雕像。雕像为黑色冥石所雕,有封魂魄之效,被铁索缠的密密麻麻,锁于棺中。棺中四壁雕刻的尽是诸天神魔与龙腾之象,以此压制邪神。

当看到邪神的面目时,我险些被吓的魂飞魄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邪神长的竟然跟七叔神似,没错,一样的温文儒雅、潇洒不羁。

紫衣也很是诧异,忍不住惊叫道:“这不是我师尊最恨的秦剑吗?”

紫衣师尊恨极七叔,想必在家中挂有七叔的画像,在墓室外,她又曾和李中元联手抓了七叔,是以印象深刻,证实了绝非我眼花。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67章 遗骨传经 下一章:第69章 佛眼机关
热门: 血色谜情 大唐悬疑录:最后的狄仁杰4 挂锁的棺材 十宗罪5 尸语者: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 血腥的收获 疑点 民间山野怪谈 灵堂课室 天空之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