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青瘟遗言

上一章:第57章 度仙桥 下一章:第59章 传承本命蛊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明白了,我感觉他的笑意里有种莫名的苍凉,完全没有一个大杀四方瘟神应有的霸气。

他低下头,试着从我身上穿过去,但奇怪的是,当我感觉到那股奇寒袭体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又被弹了回去。

“哎!”他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满目的苍夷,“你今天不会让我过桥对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同情他,但我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可是瘟神,一旦出世,还不知道得多少无辜之人遭受涂炭。

我摇了摇头,他有些豁然的笑了起来,“你知道瘟神为什么是五尊吗?”一道道天雷打在他头顶的青伞上,他身上的青色魂气正在溃散。

“因为象征着金木水火土,五瘟为五条邪脉,一旦有人拥有了五脉,既有无上的神通,甚至可与天道抗衡。”青瘟张元伯背着手,儒雅笑道。

我知道传闻江东阎君,那位与阴司张王齐名的绝世之人就是身具五脉,我说。

他脸上的笑容如秋水般弥漫开来,望着江面,哀婉的摇了摇头,“你既然知道了这个,日后自然会明白这一切。”顿了顿,他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感觉到他没有丝毫的敌意,遂告知于他了。青瘟仰着头,略微沉思了一下,“无伤,好名字,你既然不肯放我过去,那我的天命已经注定,临走前,我送你一样东西吧。”

说着,他双眼一凛,我的手上已经多了一个卷轴,想他是魂体,也不知道从何来的实物,“这是一张地图,若有真有那么一日,可去取!”

卷轴青光一闪,已然消失,我只觉脑海里一震,已然出现了那张卷轴,只是以我目前的修为却无法查探。

“无伤,我要走了,你要记住了,凡事物极必反,一个人正到极点,他就会入魔、入邪。同样,一个人邪到了极点,他总有一日会归于天道。你身具魔罗血莲,又是血族之后,必以邪入道,证道之徒艰难险阻。”

“哎,哀其不幸,天道竟随轮回崩溃于司,到了以邪救道的地步了,可悲可叹啊。”他不无感伤道。

他虽然被封印多年,但始终是神,想来我确实有此糊涂命劫,终将入邪道。但青瘟之言,无疑于给了我莫大的信心,邪未必是邪,正未必是正。我虽一布衣,天下于我何加焉,唯问心无愧而已。

我恭敬的向他拜了三拜,忍不住问道:“你是神,为何也有这么多的身不由己。”

他仰天大笑了一声,“神未必如人,我就算是邪魂藏身如此,也终将躲不过宿命啊。因为五瘟是唯一再聚五脉的途径,所以,这也是我的命劫。我穿不过你的魔罗之身,今日便是死劫之日,想来早在他的算计之中。他能予我见你一面,已是莫大的恩赐了。”

我心中默然无语,突生一股悲凉之意,这世间连神都生不由己,更何况于人,想李中元一心想请邪神,利用邪神之力,掌管江东,却不知道到头来却是为人做了嫁衣。

也不知道那白桥尾到底是何人,竟然连瘟神在他的逼迫下都身不由己,而这个人肯定很清楚我一定会在这桥上阻拦青瘟。

我到现在也已然有些明白自己的身世,秦氏血族,外加魔罗血莲,绝非是善类,只是我明智未开,不能通晓其用罢了。而我或许对青瘟有种本能的克制,以至于他的邪神魂魄无法通过我的身躯,走过这座仙桥。

当然我可以让开,成全青瘟,但那也只可能是一种想象,如果我今日让开,我就是天下的罪人,更何况谁知道这是不是他魅惑我心智的一种手段。

“若来日你能证天道,掌控阴阳,元伯但求一事,还请应允。”青瘟身上的青色邪气正在快速消退,魂体已然有些虚幻,似乎下一道天雷就会要彻底的轰碎他。

我点了点头,青瘟道:“还请赐封我为正神,如公明兄那般,食百姓烟火。”我沉默了片刻,抬首道:“你对我有赠卷之谊,若真有这么一日,我能登封神台点神位,定当成全你。”

“如此,多谢了!”张元伯大喜,对我拜了一拜,陡然头上的青伞寸寸碎裂,他的魂体化作一道绿光,飞入了桥尾。

轰!纸桥瞬间燃烧了起来,继而海清河晏,河妖、水怪潜回江心,四周阴雾尽散,阳光从黑云里洒出道道金光,白桥又恢复了宁静。

“怎么可能!”邪气一消,李中元身无邪气支撑,再也抵挡不住老蛊婆的本命蛊毒,全身开始溃烂,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起来。

“老东西,我七叔在哪?”我一把揪住李中元的衣领,冷喝问道。

“他,他在桥,桥尾的石棺里,求求你们给我解药,绕我一条生路。”李中元拼命的抓挠着全身,脸上密密麻麻全身五颜六色的蛊虫,当真是惨不忍睹。

婆婆,我试着喊了老蛊婆一声,李中元修为被废,又身中蛊毒,已经生不如死了。

老蛊婆从李中元身上摸出判官令,扬起手掌劈在李中元的脑门上,彻底的了解了这位心狠手辣的观主。

夺了判官令,老蛊婆扶起法台,随手拿了个纸人,快速的以血在纸人背后写了江紫阳的生辰八字,手持判官令大喝道:“黄泉有路,阴魂回头,判令在手,百鬼听令,赦阴司张王,急急如律令!”

念完法咒,判官令陡然散发出阵阵黑光,盘旋在纸人的周身,然而桥尾没有丝毫的动静。

过了半晌,老蛊婆又试了一遍,仍是毫无响动,顿时有些急了,“怎么回事,判官令咋招不来我孙儿魂魄。”

我扶着已经恢复少许的紫衣,走到法台旁,“是不是因为煞魂合一,魂魄已经被青瘟吞噬了。”

其实这种可能性很大,试想东方青木瘟神的邪魂何其强大,双魂合引被他邪魂同化,怕是早就化为虚无了,老蛊婆这般作法,已是无用之举。

“不可能,不可能。”老蛊婆狰狞的大叫了起来。

她这一激动,老病又患了,登时咳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满脸痛苦之色,唇齿之间血水涙涙而出。

哎,年老痛失亲人,无法召回魂魄,她的精神轰然而垮,已然是满脸灰气,已具死相。

“嗖!”

我刚要去给老蛊婆找药,不料,耳后传来一阵急啸之风,一道黑影从我头上掠过,手掌一吸,判官令已然落入了他的手中。

但见这人穿着黑衣,带着面罩,根本看不清楚长相,只是他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让我仿佛有些印象,只是一时却想不起来。

“狗贼!”

老蛊婆挣扎着想去夺令,那人却是好身手,左手一爪,一道银色的剑符隐然现出在掌心,饶是我和紫衣、老乞婆三人奋力而夺都奈何他不得。

“哼!”

黑衣人双目杀机一凛,陡然掌中法剑往我刺来,银光闪烁,如银蛇一般刁钻毒辣,带着强烈的灵气,显然是要置我与死地。

这人虽然招式毒辣,但灵气却是极为纯正,想必是玄门正派中人。

一想到这,我更为恼火,这些所谓的正派中人,阻挡瘟神时一个个当乌龟王八蛋跑的没影,偏偏这时候冒出来抢夺判官令,杀人灭口。

紫衣若是不伤,倒能与这人拼个高低,但她被李中元重伤,修为大损,又得处处护着我,勉力难支。

老蛊婆也是强忍着老病,操控着蛊虫、蛊术对抗,但那人不仅仅修为了得,寻常蛊毒根本近不得他的身,即被化掉。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57章 度仙桥 下一章:第59章 传承本命蛊
热门: 大漠苍狼·绝密飞行 牙医馆诡秘事件 玫瑰的名字 南荒古墓 诡案罪8 地藏 异域深眠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虫图腾4:险境虫重 鬼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