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夺令之战

上一章:第52章 白桥观礼 下一章:第54章 蓬莱燕少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只觉的两耳嗡嗡作响,在场足足上百玄门中人,纷纷起身向李老贼致敬,却不知他表面上一副高人作派,暗地里专干些邪门丑事,亏他还敢以正宗自居,也不好害臊。

李中元客气了一番,话锋一转:“中元此次请神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同列位阴倌商议。我大江东自阎君以来就再无城隍,死人魂魄游离阳世,其中不乏厉鬼、凶魂,民多受其苦。虽说列位有心,然也只是散沙游勇,并不能从根而治。中元不才,在此建议,请城隍又或是重新推选一个管制江东鬼界的判官。不知众位以为如何?”

他这话一出,底下顿时闹腾了起来,不断有人叫嚷,“城隍算什么东西,我大江东乃是阎君亲领之地,阎君与张王平分阴阳,区区城隍到了江东,岂不是自损我大江东颜面。”

“是啊,阎君在时,我江东尚无城隍,现在请个城隍来,不等于打君上的脸吗?”

玄门中人历来认死理、面子,历来以阎君为江东本土人而自豪,是以这么多年来,哪怕是乱成一团糟,江东的城隍一直是个虚位。

老蛊婆发出一声冷哼,“好个老贼,生的一副好口舌,分明就是他想做判官。”

不得不说,李中元确实厉害,明知江东人不会接受请城隍,两袖一扬,平息众人之怒:“既然如此,咱们也不能置百姓于不顾,任由阴鬼屠戮。贫道认为今日借着请神这个喜庆日子,不若推选一位贤人做判官,统领我江东鬼界,大家意下如何?”

在李中元扬袖的瞬间,我才发现他的袖子里竟然空空如也,这位毒辣的清风观观主,竟然是个没有双臂的残疾人。

老蛊婆见我神色诧异,沉声道:“你不用惊讶,我师尊给我们三人各下了一道罚令,老大被削断双臂,我被种下生死蛊,老三的口煞,怕的就是有朝一日我们三人反他。”

我一听大惊失色,他们的师父心也真够狠的,连自己的徒弟都防备着,这人得多狠、多毒,无怪教出来的徒弟也都是些阴损毒辣之辈。

他这话一说,场上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投向了李中元,在坐的都是玄门中人,谁心里都跟明镜是的,老家伙这是要自己做判官了。

“想做判官,首先得有判官令,判官令一直是由阎君掌控,光是这一点,你这话就跟屁一样,臭不可闻。”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扬长大笑,我一看可不正是许大山,看来紫衣在撤掉娘娘村的魅阵后,他已经平安无事了。

李中元倒也不恼,长笑了一声,挥袖间,一道黝黑的令牌腾空而起,瞬间变大犹如屏风一般,上面的判官令符文黑光流转。

“叱!”李中元闭上双目,口中猛的暴喝一声,只见一道人影自判官令中飞出,金光四散,阴气逼人。

但见此人身披冥龙紫袍,头戴垂绦王冠,腰缠真龙带,脚踏金靴,腰悬霸气长刀,满脸的肃穆、庄严,英武之余充满了霸杀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这人相貌跟宝钞上的阴司张王一模一样,莫不成就是秦广王。

张王法身一出,整个空间都震荡了起来,空气瞬间凝固,奇寒无比,连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

我诧异之际,老蛊婆冲我使了个眼神,拉着我跪了下来。在场的玄门中人惊诧之余,纷纷下跪,以头抢地,齐呼:“恭迎阴司张王法身,张王千秋万代,佑我阴阳。”

跪地之余,我用眼角注视那张王,愈发觉的心生亲切与敬意,张王面目粗犷,相比于神秘的阎君来说,有着睥睨天下,谁与争锋的霸气。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法身,但已足以震慑世人,可以想象这位阴司之主,神通冠绝,无有匹敌的王者风范。

我从没像此刻这般激动,心中热血澎湃,虽然阎君是世间无可匹敌的凡人、圣人,但我心中更向往、崇拜的还是遥不可及的张王,阴司至尊无上的王神。

咻!张王法身消散,判官令嗖嗖在空中一转,又恢复了原型,落入了李中元的袖袍之中。

“张王法身在此为证,判官令真假各位想必已经明了,许老弟还有何话可说?”李中元笑问许大山。

许大山浓眉一皱,朗声道:“江东的判官令历来是阎君所掌,为何会在你的手中?”

李中元面色一沉,冷笑道:“阎君本就是传说之人,天下间谁又见过他,判官令是怎么在老夫手上的不重要,眼下维护江东鬼界太平才是首要之事。”

我心中暗叫糟糕,这判官令确实是七叔的,当初他师弟胡驼子就曾觊觎过,最后却被七叔破了尸身,惨死一线天。没想到头来还是落在了李中元的手上,七叔这次怕真是凶多吉少了。

“莫不成你这残废老儿想做判官,早知道此次白桥大会没这么简单,不曾想是你老儿想当判官,当真是可笑之极。”底下一身材矮小阴倌冷嘲热讽道。

这人长相猥琐不说,手中还抱着一只细小的黑犬,那黑犬双瞳泛绿,凶光毕露,想来非是善物。

李中元手一扬,判官令稳稳的落在纸桥上,同时飞身落了下来,双袖一扬,淡然笑道:“老夫并未想独断专行,既然是推举江东判官,自然是以修为而论,老夫不才,愿意领教各位的本事。”

说完,双袖背于身后,昂然而立,只待挑战之人上台相比。

“哼!我涂山何矮子就不服你,且看你老儿有何本事猖狂。”矮子狂吼一声,猛的跳到了场地中间,两手撑地,口中发出怪异的呜咽之声。

“好像是畜宗的鬼兽法!这人拜的是牛马二圣门下。”旁边立时有人提醒道。

矮子发出一连串的怪叫之声后,口中猛的喷出一口黑气吐在那小黑狗身上,小黑狗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身躯慢慢的膨胀起来。不多时,竟已变的犹如猛虎般雄壮,双目绿油油的,口中喷出着白森森的阴气,咆哮不断,凶相毕露,骇人的紧。

“冥犬!”有人认出这怪狗,惊讶的说出了来由。

冥犬,我也曾听七叔提过。乃是凶煞、暴戾冥畜。

冥犬由两只七月半所生的公母大黑狗所育,而且也必须是生在七月十五鬼节那天,这一天生下来的黑狗具备鬼气,可通魂灵。幼时由术人以血肉喂食,邪符沐浴,到了七个月后,再专食刚死之人的尸骨,以蓄怨戾之气。是以,冥犬有吞魂夺魄之能。更可怕的是,被冥犬咬伤的人,死后只能沦为畜鬼,堕入畜道。

冥犬咆哮一声张开血盆大嘴,露出两排散发着血芒的犬齿,夹杂着凶煞之气,往李中元扑了过去。那矮子则以手捶胸,口中发出连串的怪异呼声,掌控着冥犬。

在场的人不少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一口咬实了,不死也得残废了。

李中元神色如常,待到冥犬扑到身边,煞气攻身之际,袖袍内猛然伸出一只绿色的炼化鬼手,中指轻轻的在冥犬额头上一点,口中疾喝一声:“赦!”

冥犬惨叫一声,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煞气瞬间散尽,哀嚎一声惨死在地上,再看那矮子眉心血如泉涌,跪倒在地上,惨叫不已,显然是被破了术,伤了本体。

“念在畜宗二圣面子上,权且饶你一条狗命,下次胆敢口出狂言,老夫决不轻饶。”李中元长袖一拂,将何矮子震飞出丈许,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在场的玄门中人尽皆惊骇不已,何矮子可是正儿八经的玄师,而且那冥犬不知吃了多少英雄好汉的魂魄才有这般煞气,却在李中元手上走不过一招。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52章 白桥观礼 下一章:第54章 蓬莱燕少
热门: 新干线谋杀案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一部) 杀人株式会社 地狱之缘 野性的证明 但丁俱乐部 牙医馆诡秘事件 安娜之死 寻尸人 楼兰迷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