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亡恨歌

上一章:第47章 尸坛贼子 下一章:第49章 妖娆寡妇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恨不得一掌劈碎这颗恶心的头颅,但已经没机会了,床上的恶汉如同触电一般,猛的坐起了身子,手一挥,唰!房间内角落的油灯应声而亮,我呆愣的暴露在他的视线中。

“臭小子,是你!”那恶汉怒目一睁,惊讶之余满脸的忿怒,很明显他没想到会死我。同样,我做梦也没想到,处心积虑要害死我的邪师,竟然会是他。

张筠杭的老板,王学涛!谁能想到这个脾气火暴的快递店老板竟然会是一个邪术高手,叶家的局与老犼不用想是他的杰作,但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一定要杀掉我。

我跟他无冤无仇的,平日里,我和七叔对他也是客气有加,敬烟敬茶没少过,打死我也想不到会是他。

先是叶家老犼害我不成,后又故意引我到五方镇,再寻办法害死我。若非是老蛊婆救了我一命,今晚我怕早就死在那院子里了。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臭小子老子正要找你呢。”老王怪笑一声,满是酒气的手绿光闪现,凝聚成一个鬼爪就要向我抓来。

招式未出,邪气已经透体而来,阴森奇寒无比,我现在最强的法咒也就是掌心雷了,而且身体虚弱不知道能发出几成的威力。

“嗯!”就在这时,正端坐在床头的白灵发出了一声妩媚的清喝,老王的目光顿时转了过去,当看到白灵的时候,他酒意未消的蓬松睡眼,很是诧异:“骚娘们,这小子就是你找的如意郎君?”

白灵掀开珠帘,朱唇一张,一道白森森的香气直接喷在了老王的脸上。老王神色一怔,这才发现白灵并非周寡妇,然而他的脸似乎有些僵硬,嘴唇哆嗦了的厉害,神色大变,猛的双掌一翻,将白灵震飞了出去。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趁着老王神思未定之际,猛地跨步向前,掌心雷轰的扣在他的天灵。

轰!血红的闪电与他的护体邪气猛的碰撞,巨大的反震之力直接将我弹飞了出去,跌在地上胸口一闷,喉头发甜,忍不住狂喷了一口老血。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老王虽然没有驼子、李中元那种上师修为,但至少也是正儿八经的玄师,光是护体邪气就够我这个小师公好受的。

当然,师公是个统称,像许大山、七叔、李中元哪怕修为再高,也都被常人称为师公,只有在斗法、斗术的时候,才知道互相到底是几斤几两。

老王也很不好受,他被白灵喷了这么一口白气,似乎跟中了剧毒一般,挥舞着双手,嗷嗷惨叫,同时天灵被我的掌心雷轰的鲜血顺着凶悍的脸颊直流,狰狞的可怕。

“丫头!”我挣扎着爬起来,往白灵跑去。

“妖,妖气,臭丫头,你,你是……”老王痛苦不堪的仰头挣扎哀嚎着,显然白灵那一口气,几乎让他置之死地。

我还没来得及查看白灵是否受伤,眼前红衣拂面,白灵闪电般的窜了出去,待我回过神来,她的簪子已经刺进了老王的眉心。

老王的眼睛瞪着大大的,死不瞑目,不敢相信的看着白灵,喉咙间发出阴沉的咕噜声,继而,庞大的身躯重重的倒在了床上了,甚至连残损的魂魄也烟消云散了。

老王一死,原本正探着头在看热闹的张筠杭身上的术魂也随着消散,头一软,搭在坛子口,彻底的成为了死人。

我呆住了,没想到白灵竟然会有如此的身手,看来这丫头在危急之时,爆发出潜力还是挺可怕的。

“啊!”

白灵发出一声尖叫,呆在原地,跪倒在床边瑟瑟发抖,嘴里嘟哝着:“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丫头!”我一把将白灵揽进怀里。白灵扑在我的怀里,大哭了起来,“伤哥哥,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我抬起她的头,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丫头,你不是杀人,你是救人。要没有你,我们肯定会被老王杀死的,天下间还不知道有多少像杭子、紫阳这样无辜的人会死在他手上。”

“伤哥哥,我,我好害怕……我真的不想杀他的,是,是他……”白灵哆着小嘴,依偎在我怀里,眼泪巴巴的就像是一只小花猫。

“我知道,丫头,不管怎么样,我永远都相信你。”

红烛凤鸾,虽然还有一具死尸,但我的心此刻却无比的安静。白灵杀了老王,并不仅仅只是杀人这么简单,它也代表着我们正式成为了这个充满杀戮、死亡的玄门江湖,只是这一天到来的早晚而已。

宁静很快被打破了,石楼外喜悦震天,太监鬼那尖细的嗓子让我回到了现实中。

“招亲礼毕,娘娘回阁!”

“坐花轿,坐花轿,娘娘找了个美郎君,一入闺阁度春宵,双双共度巫山雨,不羡鸳鸯不羡仙……”小孩欢腾的在石楼下唱了起来。

在嘈杂的礼乐声中,血红的轿子嗖的一声,飞了上来,稳稳的落在石楼边,太监鬼与小孩也跟了上来,乐师和轿夫则各自回到了瓦屋,整个寡妇村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伤哥哥,寡妇回来了!”白灵有些惊惧的看着我。我努力平息自己的恐惧与紧张,现在还没完全处于绝境,我扫了一眼,床上被花瓣掩盖的老王尸身,以及放回到棺材里的坛子,心里也稍微有了些底。

别怕,咱们走一步看一步,我拉着白灵躲进棺材里,只留下一道缝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轿子停了下来,轿内手牵手走出两人,男女都穿着红色的喜服,只是从我这个角度,无法看清楚娘娘和倒霉新郎官的相貌。

“娘娘,还要拜堂吗?”那黑锦服的太监问道。

“多舌,王蛮子在这,整这些岂不是让他难堪吗?男人嘛,玩玩而已,不用那么当真。”娘娘周寡妇妩媚道,她的声音软绵甜糯,让人听了抓心肝的一阵麻痒。

那太监老鬼手一挥,几个跟在后面撒花瓣的小鬼在石楼边整齐一站,化成了纸人。向来这老鬼修为不低,行法自如,却不知这么厉害的老鬼为何在这里伺候一个寡妇,当真是邪门的紧。

“你也下去歇着吧,近日五方镇大事将近,我这也用不着你伺候了,到了师尊那,让她放心,大事可期既是。”周寡妇幽幽道。

那老鬼拱手告辞,喜堂内只剩下那新郎与她了。

周寡妇绕着新郎转了一圈,嘴里发出妩媚的笑声,很明显她对这次找的新郎很是满意。半晌,她脱掉外面的喜袍,只穿了贴身的肚兜、亵衣,举着酒杯在喜堂里顾影自怜的跳了起来,唱着雅媚、酥甜的舞曲。

“天上人间邀明月,长伴君侧有几时,独饮杯中顾自怜,一生一世一双人……”

软媚的声音传入耳内,饶是我粗人一个,不通情愫,此刻心中竟生一股怜惜之意,为其孤,为其伤,而心神犹怜。

白灵抬起头来看着我,也是泪流满面,迷蒙的眼睛看着我尽是哀思,我知道她被歌声勾起了对母亲的思念,哎,同时天涯沦落人啊,也不知道我何时才能找到我那生死不知的父亲。

“臭小子,你是猪脑子吗?这是亡恨歌,专门用来勾魂、迷魄的,紧守丹田,灵台清明,不追不往,天地无垢!”

一道慵懒的声音传入到我和白灵的耳内,我打了个激灵清醒了过来,脑海内传来阵阵虚弱感,分明是魂魄已经受损。

若非是这道声音及时提醒,我和白灵怕是沉浸在这乐曲之中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然,这也说明周寡妇并没有发现我们,这曲子也非有意唱给我们听,不然这会儿怕是早就魂都飞走了。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7章 尸坛贼子 下一章:第49章 妖娆寡妇
热门: 入殓师 怨气撞铃 罪瘾者 民调局异闻录4·亡灵列车 麻衣神算子 坟墓的闯入者 诡案罪8 星期五有鬼 暹罗连体人之谜 捉鬼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