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血婴斗犼

上一章:第36章 楼中楼 下一章:第38章 心魔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直接无视了王经理,他这种人又怎么会明白我和丫头的纯洁友谊呢?

万幸我今晚还喝了点啤酒,童子尿是不愁了,但我必须得找到阵眼啊。这让我很头疼,因为我不像七叔一样精通八卦天机之术,到头来还是得指望白灵这丫头。

事关生死,丫头一改顽皮之相,一本正经的合着双手,低头琢磨了起来。

我们正站在二楼的木雕扶栏前,四壁、飞檐、椽柱都是刷着五彩斑斓的上等好漆,极具贵气。

“这里采用的是四门聚阴的阵法,你看东南西北结四面楼,四梯聚于中间彩台,象征着广纳四方阴财。”白灵扶着雕栏,指着楼下,认真解释说。

蓝光映衬在她圆润、迷人的鹅蛋脸上,有种挥斥方猷的巾帼风范,散发着完全有别于以往的沉炼之美,看的我都有些呆了。

“伤哥哥,你觉的丫头说的对吗?”白灵眨巴着眼睛问我。

我回过神来,尴尬的咳了咳,都啥时候了,我怎么还能动这歪心思呢?

经过她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注意到,这栋楼阁里的布置确实很有特色,我怎么瞅着都有点像打狗棍里那麻子家,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是给人住的,一个是吼住的。那麻子家铺着红色的朝天地毯,而这里扑的是白色的丧布地毯。

丫头,照你这么说,这栋楼的阵眼就是那彩台了?我大喜问道。

白灵点了点头,没错,那个彩台位于中央太阴位置,只要破了它,阴气无法聚集,这阵法自然也就破了。

“看不出来,你这小脑瓜关键时候还挺好使啊。”我恨不得亲她一口。

白灵骄傲的扬起头,那当然了,我可是白家大小姐。不过,伤哥哥,刚刚胖子就是栽在这阴路上的,你可得小心点。

我冲她笑了笑,示意她别担心,走到了楼梯口,深吸了一口气,两眼微聚灵气,往那彩台望去。

彩台中心,阴气翻腾犹如漩涡一般,因为在鬼楼内,我也分不清东南西北,索性闭上眼睛,凭借着灵觉,慢慢的往彩台中间走去。

森寒的阴气弥漫,我根本看不清脚下的台阶,走了没两步,只听到脚下传来咔嚓碎裂的声音,紧接着脚踝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一股巨大的力气扯着我往楼梯下面拉去。

由于事发突然,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半边身子陷进了进去。

我拼命挣扎着,双手努力撑在台阶两边的扶栏上,双腿用力蹬那双抓着我脚踝的鬼爪。

“桀桀,臭小子,就凭你这点三脚猫的道行,也敢闯老夫的鬼楼!今儿非吸干你的血不可。”老犼诡异的怪笑从底下传了过来。

说完,这臭不要脸的老杂种一口咬在了我的屁股上,锋利的牙齿生生撕去了一块皮肉,疼的我撕心裂肺,偏偏还不敢叫出声来。

一旦我发出惨叫声,以白灵的性格,她肯定会冒冒失失的来救我,到时候连她也得搭进去。要死,就死我一个罢了。

剧烈的疼痛,反而刺激我的狂性,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松开双手,整个人滚了下去,膝盖一弯重重的顶在老犼的头上。

老犼没想到我居然敢不计生死,要知道也许这一摔下来就是十几米高,我又没护身法咒,还不得活活摔死。

我确实不敢松手,但老犼这一口把我咬明白了,这座鬼楼虽然是虚幻的,但老犼是实体啊,他能在的地方,肯定是真实大楼中的某个隐蔽之处。

在摔下去的瞬间,我反手弓下腰,两手反扣老犼的头,噗通跟他一起掉了下去。

老犼猝不及防,被我不要命的俯冲扑翻在地,借着这机会,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灵符,啪的就贴在了他的脑门顶。

唪!顿时老犼的头顶金光一现,跟爆黄豆子似的,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

借着光亮,我发现自己竟然在彩桥的下方,爬起来刚要走,顿时一阵头晕目眩,想必是刚刚跳下来给摔的有些脑震荡了。

我挣扎着往彩桥跑去,走了没两步,老犼一个起落跳到了面前,双手往我脖子叉来。

“臭小子,我要杀了你!”

我这时候已经有些晕沉,只能本能的往后一偏,哗的一声,老犼锋利的指甲划破我的衣服,生生在我胸口撕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砰!

我脖子上挂的竹筒红绳断落,竹筒摔在地上,冒出一股血红色的烟雾,在凄厉的婴儿尖啸声中,小邪闪电般的扑在老犼的面门上,锋利的小嘴照着老犼就是狠狠的一口。

顿时,绿血飞溅,腥臭难闻,老犼发出惨烈的哀嚎声。

小邪转过头,朝我哇哇的怪叫了一声,两只锋利的小手在老犼脸上就是一通生气的乱抓,仿佛是责怪老犼欺负我这个主人,狰狞之余又散发着童真的可爱,让我心中好不温暖。

“小邪,好样的!”

我借着这机会,快速的往彩台踉踉跄跄的跑去,到了台中央,一泡童子尿飞流而下。

兹兹!童子尿一入四方聚阴阵中心,顿时像硫酸泼地一般,冒出腾腾青烟,鬼楼猛烈的晃动了起来,四座吸聚阴气的楼梯轰然倒塌,紧接着,整栋鬼楼熊熊燃烧了起来。

火光之中,眼前的幻象慢慢散去,我这才发现自己正身处在董事长办公室,也就是那间灵堂内。

墙壁四面火起,阴阵被破,那些黑色的绿符全都破法而自燃,而刚刚困住我们的罪魁祸首竟然是神台上的一座小纸冥屋,我正站在棺材中间,血婴小邪正在墙角跟老犼撕的惨烈,一老一少惨叫连连让人毛骨悚然。

伤哥哥!白灵从另一角走了过来,紧张的问我有没有受伤。

我刚要说话,只听到小邪一声惨叫,被老犼双手掐住了脖子,两条小腿乱蹬着,已然是陷入险地。

“小邪!”白灵惊呼大喊了一声,由于黑符的自燃,整个房间的阴阵完全被破,顿时阴风大作,地上的纸钱与白幡四下纷飞,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

放开小邪,白灵对这小家伙就像亲儿子一样,眼看着小邪被老犼掐的血气涣散,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顺手操起一个烛台钎子照着老犼的胸口扎了过去。

老犼身如钢铁,钎子应声而断,白灵又照着它一顿拳打脚踢,急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却是毫无办法。

老犼本是阴煞之物,有吞魂夺魄之能,若是让他得了小邪的鬼煞阴元,那无疑于如虎添翼。再者,我和小邪同根同命,怎么着也不能看着他被老犼吞了。

我摸出口袋里的最后一张火符,忍着剧烈的疼痛,瘸着腿往老犼撞了过去,老犼的嘴里绿光闪现,小邪的血魂已经有丝丝血气被吸入入它的口中。

我着一撞,如同撞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全身跟散了架似的,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猛的将火符塞进了老犼的嘴里。

轰!

老犼正吸的气劲,这一下连着火符的灵火尽皆照单全收,顿时火光四射,鼻子、眼睛里都喷出了火,它的阴魂阴魄就在头颅之中,火符虽然威力不大,但却伤到了他的本元。

“嗷嗷!”老犼如同野兽一般,松开被掐着的小鬼,两手叉进我的肩膀,死死的盯在墙上。

“臭小子,老夫要杀了你,嗷嗷!”老犼张开紫黑的大嘴,照着我的脖子发狂的咬了过来。

伤哥哥!白灵哭喊叫了我一声,倔强的捡起地上的蜡烛照着老犼的背猛锤着,她满脸都是泪,伤心欲绝之余又无可奈何。

放开我伤哥哥,你快放开他,白灵边哭边拳打脚踢着老犼,然而此刻的老犼对我恨意滔天,只想杀了我,任凭她如何踢打,都只是徒劳。

“不要!”

在白灵凄厉的哭叫声中,“嗷!”老犼锋利的獠牙,带着森寒的死亡气息宣判了我的死刑。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6章 楼中楼 下一章:第38章 心魔
热门: 理发师陶德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诡案追踪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之惊悚夜 罗宾历险记 魔手 第三个女郎 夜间刑事档案 伯恩的传承 漫长的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