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驴蹄破尸身

上一章:第26章 酒肆闹剧 下一章:第28章 血契收鬼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且看那小鬼浑身通红如血,唯独一张小脸却是绿油油的,原本纯净的眼眸尽皆凶残之相,小嘴一张,两排锋利的倒钩犬牙散发着森冷的寒芒,一双肉呼呼的小手指尖如金铁般锋利、坚硬,扣在坛子两沿,如同猎豹般咆哮蓄势待发。

“嘿嘿,秦先生,我师兄说你是世外高人,天下无双,今日驼子倒要领教一下。”

胡驼子双目一寒,两手在坛身有节奏的拍打了起来,嘴里唱着呜呜咽咽的怪调。那调子阴森的很,听在耳内,说不出的难受。

“秦某不过区区一个镖师罢了!”

哗!七叔一甩袍泽,左手背在身后,右手一扬,优雅飘逸,好一派傲然宗师之风。

我对七叔的深浅并不清楚,但从两人的气势上来看,七叔稳如山岳,驼子凶狠、诡异。

随着驼子节拍愈急,那坛口的红色小鬼愈发的狂躁,口中发出阵阵婴儿尖锐的啼哭声。七婴七煞坛,七个婴儿被尸油腐蚀掉魂魄后,凶魂凝聚成形于一,形成霸道、凶残的小鬼。

起初小鬼的啼哭只是让人耳膜生疼、心中发瘆,然而随着驼子的施法,婴儿表情越来越痛苦,惨叫之声变的高亢起来。

“有婴啼哭夜神避,声声啼血佛断魂!”驼子冷冷唱着,砰!的一声,右手猛的在血婴小鬼的头上敲了一记。那被尸油坛桎梏的小鬼陡然哭声提高百倍,一时间竹屋内的杯碗应声纷纷破碎,正对面的竹壁应声坍塌。

我只觉胸口一闷,如遭重锤擂击,五脏六腑如沸水般翻滚,嗓子眼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快要跳出来。

“看法器!”

七叔倒是神色轻松,变戏法似的手里不知道啥时候多了一根红线,红线的一头系着个小铃铛,手一抖叮叮当当的摇了起来。

刚摇了没两下,小鬼呲牙一怒,铃铛砰的就成了碎片。

我顿时无语了,原本以为七叔派头十足,法器一出,必定是降妖除魔,哪晓的居然是个二把刀。

“哈哈,看来我那废物师兄真是老眼昏花,连你这种庸才也能成为世外高人,当真是让老朽笑掉大牙!”驼子一见七叔的法器是个不入流的小铃铛,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哎,就这铃铛,学英叔抓抓小鬼还成,居然拿出来跟胡驼子这样的邪派高手斗法,也只有我这英明神武的七叔了。

“是吗?”七叔扬起嘴角,略带三分邪气的笑了笑。

啪!也不知道哪飞来一团黑色的物状,结结实实的砸在驼子狰狞狂笑的嘴里。

驼子神色一慌,呜呜了两声,已然感觉不妙,嘴里顿时冒出一股黑烟,喉咙间发出痛苦的呜咽之声。

我一看,飞入驼子口中的居然是一只黑驴蹄子,这东西走镖的人常用,是用来克制僵尸、尸鬼的,没想到对驼子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呜呜!”驼子狠狠的吐出口中的蹄子,惊恐的大叫了起来,“秦剑,你个王八蛋,破了老子的法!”

说完,驼子原本白森森的眼眶开始渗血,脸上裂开一道道黑色的缝隙,口中哇的一声,狂吐黄的渗人的液体。

那液体比尸油还臭,散发着浓郁的腥味,驼子吐了一大滩后,慢慢的爬了起来,身后的驼峰已经消失不见,佝偻的身子颤了颤,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嘿嘿,七叔,我的手法不错吧。”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白灵与小迷糊兴冲冲的跑了进来。

“何止不错,简直就是天下无双!”七叔欣然笑道。

“伤哥哥,你还好吧,丫头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白灵见我脸色发青,快步走过来扶起我,心疼的问道。

看到她安然无恙,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丫头,我没事。”

胡驼子七孔开始流血,狰狞的惨笑道:“秦先生果真高人,区区一黑驴蹄子破了老夫浸淫几十年的尸身术。”

“天下邪术,尽皆可破,只要找准命门,一击可破,秦某虽然修为不如你,但论见识,倒是当的是你那句天下无双。”七叔怡然笑道。

其实尸身术,我曾听七叔提过,在玄门中,有一些邪派中人,从一出生起就以喝横死之人尸骨炼化的尸油为生,增加自身的阴戾之气,强其阴魂阴魄,达到半尸半鬼之身。

由此以来,阴阳两界可随意横行,对于阴戾之物的操控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驼子的驼峰就是他这么多年来以炼化自身所饮尸油的储存之地,这也是他为什么会把坛子背在身上的缘故,以自身尸油,自身血气蕴养血婴,炼成霸道、凶残的七婴七煞邪术,这些年不知道多少修炼好手惨死在他手上。

只是任谁也没想到,霸道、阴毒的尸身术,克星竟然就是一个黑驴蹄子。

不仅仅驼子没想到,我也是被七叔这一手好戏给蒙的头昏脑胀,合着他那铃铛并不是用来斗法的,而是个暗号,如此想来,一切尽在七叔的掌控之中。可笑那胡驼子一身阴毒神通,死的好不冤枉。

“胡某输的心服口服!”驼子说完这话,头一歪死在了地上。

七叔拾起桌上的判官令,摇头叹道:“天下之人,总看不透纷纷扰扰,哪怕一时称候,终将化为尘土。可悲,可叹啊。”

桀桀!

驼子一死,受他操控的小鬼从碎坛子里爬了出来,这家伙本性凶残,失去了驼子的控制,如同狂犬一般,在竹楼内爬行。

它的速度极快,再加上是血婴鬼身,肉眼所见,只能看到一道血红的光影在竹楼内闪烁。

糟糕!

七叔剑眉微皱,手上的红线快速的打了个套结,默念咒语,一弹指,红线飞了出去,套在了血婴小鬼的头上。

小鬼被红绳勒的生疼,悬在竹壁上,拼命的拉扯着,别看这东西小,力气却大的很。

七叔脚下踏着天罡步,两手不断的变化着法印,强催自己的灵气去制服小鬼,红绳泛出一道道金光,越索越紧。

“呜哇!”小鬼发出一声惨叫,绿色的小脸被勒的狰狞扭曲。一个婴儿脸上出现那种表情,让人毛骨悚然,白灵吓的趴在我肩上,不敢再看。

“小东西,还不束手就擒,老子送你去庙里,以佛光洗你凶戾之气。若敢顽抗,休怪我无情。”七叔神色一凛,整个人气势陡增,暴喝道。

这一声犹若炸雷,震的耳内嗡嗡作响,小鬼似乎有些懵了,它虽然是婴儿之体,但跟随驼子多年,又为他咒法所控,早已通了人性。

只可惜这驼子是阴损毒辣之人,若是为善人所教化,小鬼聪明,也未必有如此恶性。

小鬼停止了挣扎,趴在地上,呜呜的向七叔磕头。

七叔见状,手上绳索略微松了些,他本是良善之人,又一诺千金,既然承诺以佛法洗去小鬼污秽之气,断然不会食言。

“无伤,这小鬼反复无常,需以血契相制,你天赋非比寻常,小家伙就交给你了。”七叔问我,说着又朗声喝问那血婴小鬼,“尔杀孽深重,若随无伤日后成就无上功业,可成肉身,入轮回,封仙童,你可愿意?”

小鬼慢慢的爬到我脚边,小脑袋在我鞋尖上磨蹭着,血红的双眼眨巴眨巴的看着我,只是它实在太过凶恶,身上的血杀之气森寒的很,不然倒也是个小可爱。

“无伤,你咬破中指,滴血于小鬼天灵。”七叔叮嘱我道。

“伤哥哥,你看他多可怜,就收了他吧。”白灵在一旁同情的劝说,女人就是这样,刚刚还怕的要死呢。

小迷糊一脸妒忌的看着我,“无伤,你就别磨蹭了,你也看到了血婴小鬼的强悍了,有了这小家伙,你就等于多了一条命。哎,可惜我没你那好命,我要是人就好了”。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26章 酒肆闹剧 下一章:第28章 血契收鬼
热门: 按需知密 八百万种死法 黄河伏妖传 真珠塔 妖女的复仇 茅山后裔之太平邪云 名侦探的噩梦 五只小猪 大漠图腾 巫峡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