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酒肆闹剧

上一章:第25章 妖人脱盔 下一章:第27章 驴蹄破尸身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秦小哥,对不住了,方某也是迫不得已,想活命而已。”方有德有些畏惧的看了驼子一眼,无可奈何道。

胡驼子干笑了一声,“秦小哥,上楼吧,里面还有熟人呢。”

“白灵!”我此刻被驼子要挟,且不说根本脱不了身,为了白灵我也得留下来。

这家酒肆是用竹子搭建而成,底下是齐人高的竹桩子,以防蛇虫,驼子领着我们从侧边登上了二楼。

二楼早已经被安排过,除了正中间的一张大圆桌,四周空空如也,桌子上摆着一壶好酒,两人面对面坐着,聊的正酣。

坐在左边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汉子,此人阴气森森,双目猩红,有形无实,是个阴鬼。右边之人,我熟悉的很,是我的七叔。

七叔似乎在跟那黑袍鬼谈判,难道这就是方有德要找的人。

“秦先生,驼子我老远就闻到了酒香,不介意过来讨杯酒喝吧。”胡驼子森然笑道,也不客气,走到了桌边,坐了下来。“对了,我还给你带了两位小辈来陪酒。”

“七叔!”我喊了他一声。

七叔冲我点了点头,平和如水,微微一笑,“胡老要喝酒,我自当奉陪,既然小辈们也来了,不若上桌一起,岂不热闹。”

我们三人坐了下来,方有德居中,白灵夹在驼子和他之间,他们显然是吃定了我和七叔。

“秦先生,对不住了,我只想活命,而且,而且这事本就是你们秦家人不对……”方有德有些难堪的低下头,不敢直视七叔的双眼。

七叔淡然笑道:“方先生不用自责,说到底,你的事也是因秦家而起。我之所以愿意走这趟镖,一个是了却这桩心事,另一个也是想让无伤长点见识。镖已经押到,这锭乌金也足够抵押三千金银元宝了,喝了这杯酒,咱们一了百了。”

七叔和方有德说的话,我听的云里雾里,不过眼下小命都难保,也只能将满腹的疑惑藏于心中。

“秦先生,果然是气魄非凡,只是这饿鬼疽,我解不了。”坐在对面的黑衣阴鬼,冷然道。

“那是你们之间的事,与秦某无关。”七叔仰天干了杯中的酒,洒脱道。

方有德一听急了,“周八,你要的钱我已经带到了,怎么又解不了?你可别开玩笑。”

黑衣鬼哈哈大笑起来,“你觉的老子是缺三千金银元宝的人吗?眼下通往阴司的鬼门尽皆关闭,没你做诱饵,姓秦的又怎么会进阴司。”

方有德一听傻眼了,气的全身直发抖,“我已经按照你们说的去做了,你们……”

我明白了过来,方有德不过是个诱饵,阴司不知道什么原因关闭了鬼门,这些家伙就利用我立镖心切,找了方有德这么一个七叔无法拒绝的人,把我们引到了此地。

他们真正的目标是七叔,而我和白灵不过是加了层保险而已。

“是吗?那这小丫头的命,你不管了吗?白家人若是闹上门来,怕你也不好交待吧。”胡驼子咧开嘴,用大黑牙叼着杯檐,皮笑肉不笑的问道。“还有你这侄儿,在你们骑冥马进入飘渺城时,我已经让方有德暗中给他扎了剧毒无比的断魂针,若无老朽的解药,他怕是没法活着走出阴司。”

我一听心都凉了,怪不得方有德非得跟我同骑一乘,原来这孙子是为了在暗中阴我。

七叔摸了摸鼻梁,抬起头淡然笑道:“你也知道我跟他不是本家,而白家丫头更是与我一毛钱关系没有,你们要杀要剐那是你们的事。”

说完,七叔转身就要下楼。黑衣周八与胡驼子没想到他如此绝情,两人面面相觑有些傻了。

“七叔,你!”我一听七叔要撂摊子,顿时有些急了,站起身就要走。

胡驼子两手在桌子上一拍,飞身而起,背上的坛子刚好落在我的头上,顿时一股腐臭的尸油怪味扑鼻而来,熏的我差点没晕过去。

七叔,救我,我大喊道。

“好吧,你们这么处心积虑,到底想要什么?”七叔转过身来,笑问。

“判官令!”胡驼子与黑衣人,几乎是同时开口说道。

“嗨,我当多大的事,不就是一块令牌吗,你们这下可以放了我大侄子吧。”七叔二话没说,从口袋里摸出一块令牌握于掌心。令牌通体漆黑,散发着霸道的阴煞之气。

胡驼子这才托回了坛子,嘿嘿笑道:“对秦先生来说,这东西一文不值,但对我们来说,阳间仅剩的一枚判官令,这可是好东西。”

说完,驼子一脚将我踢到了七叔身边,反正我中了他的什么断魂针,他也不怕七叔玩什么花样。

七叔笑了笑,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问,“大侄子,七叔够意思吧。”

在说话之间,他手掌一翻,判官令就飞了出去,而胡驼子与周八同时往那判官令抢去。

两人如同两道旋风般卷在一起,难以分清,待分开来时,判官令已经落入了驼子之手。

“师叔,判官令乃是师尊索要之物,你这是什么意思?”周八冷喝道。

胡驼子森然冷笑道:“你师父做了判官又如何,不若跟着师叔我,岂不是更好。”

“哼,就你也配跟师尊相提并论,且看你有什么本事夺令。”

周八明显不是好惹的善茬,嗖的一声,鬼身化作狰狞的骷髅头,张牙舞爪往驼子缠了过来。

驼子狂笑了一声,“看来你也没从我师兄那学到什么东西嘛。”

说完,启开坛子封盖,猛的一拍手上的坛子,顿时,竹楼上阴风四起,那坛子里伸出两只肥嘟嘟的手,怪叫一声,将周八的鬼头给收进了坛子。

只听到一阵凄厉的惨叫声,那坛身鼓动了几下,便没了动静,料想那驼子已经将周八给斩杀了。

真是戏剧性的一幕,师叔侄一人一鬼,为了一块令牌,说翻脸就翻脸,这驼子也真是有够阴损、毒辣的了。

“胡驼子,戏也演的差不多了,咱们该收场了。”七叔端起酒杯,仰头喝了一口。

胡驼子似乎对七叔有些顾忌,手搭在了白灵身上,岂料白灵突然就燃烧了起来,原来是个纸人。

“白灵,七叔这怎么回事,白灵怎么成了纸人。”

见我目瞪口呆,七叔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让你平时好好学画符,小小的替身符咒而已。”

驼子意识到着了七叔的道,面色一惊,“你,你怎么知道……”

七叔潇洒的背着手,微微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因为我有很多朋友,像你这种疯子,是无法理解的。”

驼子脸色大变,狰狞的大笑起来,“那又如何,你侄儿中了我的断魂针,只要走出阴间,就会魂飞魄散。”

七叔笑了笑,“是吗,你也太小看我这侄儿了,别说是断魂针,就是杀手工会的神水,对他也是枉然。”

“你少蒙我,天下哪有如此厉害之人,你当人人有秦广王的不死不灭金身吗?”驼子满脸狐疑的看着七叔,生怕七叔诈他。

我也不知道七叔说的是真是假,但老实说,无论是阴瘴之气,还是马公子的毒粉,我都很快能适应,眼下身体也并无不适。

“信不信是你的事,不过我若是你,老老实实放下令牌,立马走人,这才是上策。”七叔不疾不徐说。

驼子一拍桌子,狂笑道:“令牌我已经拿到了手,想拿回去,没门,我看你怎么对付我的七婴七煞坛。”

七婴七煞坛,乃是一种恶毒至极的邪派修炼法门,以七个阴气极重的初生婴儿,用尸油炼制。

婴儿本是纯净之灵,被尸油煞气浸染后,会逐渐成为凶戾至极的煞物。更可怕的是,无论是佛还是道,对于这种极煞之物,都极其避讳。

只见他猛地拍打着坛身,一只血红的婴儿脑袋就要从坛子里冒了出来。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25章 妖人脱盔 下一章:第27章 驴蹄破尸身
热门: 百骨夜宴 封锁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 名侦探的噩梦 未完成的肖像 黑笑小说 民初奇人传(民初奇人传原著小说) 地狱 死亡面孔 守夜者2:黑暗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