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坟场开镖

上一章:第5章 赵黑子 下一章:第7章 鬼手煞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赵黑子话音刚落,一旁的白灵就跳了起来,不可思议的大叫道:“凭什么卖他半价,刚刚我也要金元宝,你不是说没有了吗?合着你骗我的,你个大骗子,臭黑子。”

我乐意,赵黑子冷冷说。

臭骗子,还有你这个大臭脚,你们就是存心来恶心我的,气死姑奶奶我了,白灵气鼓鼓的冲了出去。

我就郁闷了,我哪又得罪这姑奶奶了。

我麻利的从口袋里掏了钱,也不多说,扛着两个箱子,慢慢的往门口走去。

我在等,赵黑子问我,因为他若不问我,我说什么都是狗屁。

就在我走出门口的那瞬间,赵黑子放下了手中的剪刀问,“干嘛用?”

我心中大喜,凭我对他的了解,他若开口问了,至少还把我当朋友,否则以他的性格,我就是一团什么也不是的空气。

“我昨晚走新马成了,接了趟去半步多的活,你信吗?”我用很随意的口气说。

事实上,我们都是世家,立镖有多么艰难,他再清楚不过了,而且这还是一件关乎秦家黄泉镖局与老赵家手艺存亡的大事。

我信,赵黑子表情依然很平静,但当他重新坐下来拿起剪刀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他的手在发颤。

“黑子,一起去吧,我这里还缺个掌旗的,你这身本事,不应该只是守着这么个小店。”我放下箱子,转过身朝他走了过来。

赵黑子有些乱了,手一抖,剪刀卡啦一声,歪了一嘴。

好好一张黄泉水泡过,晒了七七四十九天炼制而成的冥纸就这么给毁了。

“我守在这因为我乐意,而且我很厌恶你们秦家人。”赵黑子说。

我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没错,但这不影响咱们一起出镖,我想你也相信他们还活着吧,从生下来咱们就注定是同心连枝的兄弟,有着共同的使命,即使你讨厌我,这也是无法否认的。”

那个晚上,我父亲的最后一趟镖,因为知道此行不易,他少有的找了人助拳,助拳的人就是赵黑子的父亲。但遗憾的是,赵世叔也没能再回来。

赵黑子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眼眶红的滴血,对所有跟老秦家有关系的人来说,最后一趟镖,就是颗扎在心里的刺,一碰就疼。

“我恨你们老秦家!”赵黑子揪着我的衣领,锋利的眼神恨不得杀了我。

“我知道!”我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从小到大,我就知道你是个废物,无用的世家子弟,你怎么走镖?”

“我是不是废物,不走走,怎么知道?今晚子时,三里坡,来不来随你。”我平淡道,我有种预感,黄泉镖局肯定能在我这一代重振雄风。

我拨开赵黑子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他的答案。

回到店里,我和七叔简单收拾了下来,赶往酆泉老家,因为带有阴气极重的元宝,怕惊动江里的厉害东西,我们没敢走水路,开着老金杯回到酆泉小镇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残阳如血,洒在落寞的青石大院,刺眼的疼。

我伫立在那扇朱红色的院门口,院门上的横槛上蛛丝斑驳,黄泉镖局四个模糊的字眼,是如此的沧桑、沉重。

“进去吧。”七叔站在我身后,淡淡道。

我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上,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推开了沉重的镖门。

吱嘎一声,院门开了。

冬寒料峭,院子里落叶在寒风中纷飞,无尽的寂寥。

我和七叔缓缓的穿过院堂,边走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父亲那伟岸的身影仿佛重现,一股热血在心里激荡,澎湃不止。

进了大厅,气派的镖厅依旧,正中央是“义”字牌匾,牌匾下供奉着关公,正首是镖主的虎皮太师椅,底下两排七座朱红色紫檀木椅整齐的左右摆放。

左为镖师座,右为雇主座。

“十五年了,还是回来了。”七叔坐在左边最后的椅子上,修长的手指在椅把上摩挲着,完全不顾上面积压的厚厚灰尘。

“大侄子,坐上去。”七叔冲我大喊,他只有特别高兴的时候才会这么叫我。

我看了他一眼,鼓起勇气,走到秦家历代镖主的虎皮太师椅慢慢的坐了下来,一坐下来,我的心就宁静了下来,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在我的掌中。

“走,拿家什去,连夜赶回三里坡。”坐了片刻,七叔起身道。

到了后院,我用母亲留下来的钥匙,打开了尘封已久的镖箱,镖旗、镖服等一应行镖所需之物,完好无损的保存着。

箱子的东西并不多,但我知道黄泉镖局的魂就在这了。

三里坡,是个坟场,阳镖走阳路,午时开镖。阴镖走鬼路,子时开镖。

夜晚,阴风呼啸,寒风刮在身上刀子一样疼,四周莽莽坟堆在黯然的月色下,影影憧憧,诡异莫名。要不是七叔陪着,光是这一关我怕就得撒腿跑了。

七叔手脚麻利的搭好了神台,供了关公神像、秦家开镖祖师、香坛、又用朱砂书了请鬼神、祈福的符咒。

待弄的差不多了,七叔就靠在神台边抽起了香烟,跟我有一搭没一搭的扯闲话打发时间,等待子时的到来。

臭小子,这就怂了,瞧你那点尿性,有点出息好吗,七叔拍了拍我的脑袋,笑道。

我问七叔,他这一身本事是从哪来的。

七叔虽然跟我一样姓秦,但并不是我的本家,在我印象中,从睁开眼的第一天起,似乎他就一直在我老秦家。关于他的来历,却极少有人所知,就好像突然凭空出现的一样,但偏偏一切都那么合理。

七叔打开精致的黄铜小酒壶,泯了一口,歪着头想了半天,这才咂了砸嘴,“我说天生就会你信吗?知道你叔为什么爱喝酒吗?”

说着,他把酒壶递给了我,我泯了一口,“难得糊涂呗。”

他哈哈大笑起来,“好小子,有点悟性,老子果然没看错你。我活了四十一年了,很多事情别说你不明白,老子自己都是迷迷糊糊,我从哪来,要到哪去,为谁而活,全他妈一团糟。”

“七叔,你跟我父亲是怎么认识的?”我试探性的问道,在此之前,我是决计不敢问的,七叔是个老痞子,但只要有关我父亲的,他向来不说。

不过看起来,他今晚心情不错,因为他回答我了:“你父亲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一个真正的男人。我跟他是怎么认识的,我也忘了,不过那不重要了,他是我最好的兄弟之一。”

“之一?七叔难道你还有别的好兄弟吗?”我问。

七叔没有回答我,仰天呆呆的看着夜空,过了良久才用力咽了一口酒道:“是的,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久的我都快想不起来了。不过他是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说到这,七叔有些不耐烦了,站起身道:“时间差不多了,该来的都应该来了。”

话音刚落,我就看到一盏七彩的灯笼从远处坟山飘了过来,灯光很柔和,但给人一种通透之感,仿若整个坟地都变的暖阳了起来。

待到近前,原来是白灵领着方有德来了。

“原来这就是三里坡啊,害本小姐一顿好找,还好我有小彩带路。”白灵撇了撇嘴,有些得意的冲我扬了扬手上的小灯笼。

这么冷的天,我和七叔嘴上都结冰渣子了,但白灵身上却没有一丝水渍,看来掌灯白氏一族确实不简单。

方有德跟在白灵身后像一只哈巴狗一样,点头哈腰的跟我和七叔问好。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5章 赵黑子 下一章:第7章 鬼手煞
热门: 浪花少年侦探团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大秦皇陵 孤身走我路 盗墓笔记: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螺旋状垂训 死亡回忆 都市传说拼图 吃鬼的男孩 龙岭迷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