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赵黑子

上一章:第4章 桥眼诡事 下一章:第6章 坟场开镖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哎,方有德这种人,真是无可救药,不知道为啥,看着他我竟然有种恶心的感觉,我还从来没这么厌恶一个人。

“你先回去吧,明晚到三里坡等我们。”还是七叔懂我,他有些不爽的挥手让方有德滚蛋。

方有德又感激了一番,这才离去。

“小丫头片子,时间不早了,我不介意留你下来。不过先说好,床只有两张,你就跟我大侄子凑着挤挤吧。”七叔扬起嘴角坏坏的吐了个烟圈,笑道。

老实说,七叔真的是个很有韵味的男人,淡蓝色的烟圈下,他那种慵懒,随意而又潇洒的神态,有几分梁朝伟的感觉。

哎,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你说七叔那么帅,我咋就这么普通呢,大眼睛、大鼻子,一点特色都没有。

“大侄子,你那半个月没洗的香港脚,可别熏着人家白大小姐了。”七叔继续补刀,无耻的拿我这个镖主当逐客令。

白灵白了我一眼,“怪不得你身上有股酸臭味,跟臭爷爷一样让人讨厌,我才不跟你挤呢!”

这丫头来的急,走的也快,话音一落,人已经到了门外。

关了门,我问七叔,什么叫饿鬼疽,为啥不让白灵说完。

七叔顿了顿说,饿鬼疽不该出现在世间的,昔日民间瘟疫横行,民不聊生,饿殍遍地。饿死之人,死后多为贪婪之鬼,因为不服五谷,他们的怨念更大,秦广王烦不胜烦,是以,阴差对饿死鬼大多采取流放态度。这样一来,饿死鬼怨念更大了,最后怨气凝聚,形成了饿鬼疽,凡人一旦沾上,就会被饿鬼疽活活榨干。

最盛的时候,民间之人为饿鬼疽所驱,竟然易人而食,纲常顿失。

到了隋末,高僧玄奘目睹隋炀帝荒政混乱引发的民间疾苦,百姓孤苦不堪,时值饿鬼疽大兴,多地出现易子相食的惨事。

圣僧感念民间疾苦与饿鬼疽带来的孽难,有心度化,奈何佛法有限,无法消除饿鬼疽的怨念。及至贞观年间,陇西一带大旱闹饥荒,饿鬼疽再次横行,圣僧遂坚定西行之意,亲赴西方求得真经。

最终回到东土于大慈恩寺,召集上千高僧齐诵燃灯古佛定法真经,古佛感应,遂显真身,以大智慧驱散饿鬼疽怨念,又亲赴地狱,为恶鬼开持。至此,饿死鬼怨念才平息下来。

说到这,七叔沉默了片刻,认真的看着我,“古佛显灵是真是假,无从考究,但饿鬼疽再现却是不假的事实,方有德这事不简单,此次走镖,你要有心里准备。”

我点了点头,想到饿鬼疽,依然头皮一阵发麻,“七叔,你不是说我八字硬,不是普通人吗,为了老秦家,再难也得闯。”

七叔微微一笑,“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不过咱们走镖的人要的就是这股劲。”

“七叔,这回我非得狠狠敲方有德一竿子,赚个钵满盆满的。”我打趣道。

“赶紧睡吧,你明天记得去找姓赵的小子,把金元宝啥的都备齐了,他要是愿意跟咱们一起走,让他备齐了家什。”七叔嘱咐了一句,咬着香烟往卧室走去。

“放心吧,我肯定能搞定他。”我信心满满道,嘿嘿,好久没见到那家伙了。

在走进卧室之前,七叔嘀咕了一句,“一个饿死鬼就能把饿鬼疽弄到阳间来,这也太邪门了吧。”

我浑身一寒,心中顿时阴云密布,妈的,别老子第一次走镖,就砸了老秦家的锅。

第二天,我一大早,我开着七叔的金杯,就去了西陵白事市场,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老赵家的白事店。

要说江东就是人多,白事市场热闹的紧,唯独老马家还像往常一样冷冷清清。

我掀开门口的帘子,刚走进去,就看到白灵正撅着嘴在跟赵黑子讨价还价。

“我说你这人咋这么小气,不就是五十块钱嘛,你就不能通融通融,给我打个折吗?”白灵手中拿着一叠厚厚的宝钞,嘟着嘴嗔道。

“少一分不卖。”赵黑子背着身子,看都没看白灵一眼,只是低头裁剪着金纸。

“哥哥,我真急着用,要不你给我个电话,我下次还给你,今天身上真没带够哦。”若是别人,看到这么个娇滴滴的可爱姑娘,这一声哥哥,五十块钱免了也就免了。可惜白灵遇到的是赵黑子,他就是一块不解风情的木头。

“你听说过买死人东西欠债的吗?还亏你是干这行的。”我笑着从口袋里摸出五十块钱扔进了旁边的箱子,替白灵付了钱。

“香港脚,你怎么来了。”白灵见了我欣喜道,不过这称呼让我顿时满头黑线,险些崩溃。

我摇了摇头,懒得搭理他,在黑子身边坐了下来,随手就要拿起一个纸人。

刚要说话,赵黑子转过身一把抓住我的手,“不买就别碰,沾了人气,就是你的了。”

“靠,咱们这么多年的老哥们了,不就一个纸人吗,咱们可是穿开裆裤的交情,我也是你哥吧。”我笑道。

“滚犊子!”赵黑子利索的送了我三个字。

老赵家,历代传人都是江东最有名的巧匠,是阳间为数不多,制作阴司之物能在阴司流通的奇人。

正因为奇,价格也是相当的高,而且极少卖给普通人。

试想在普通人眼里,十块钱能买上亿的宝钞,但在这里就只能买一个纸糊的金元宝,他们当然不能接受。

凡来江东办事的奇门中人,必定来赵氏白事店,能否买到东西,就看运气了。

事实上,赵黑子是个性格很古怪的人,做事全凭心情,一旦他心情不好,就是龙虎山张天师驾到,也休想从店里拿走一张纸钱。

像这样的人,是很难有朋友的,很幸运,我就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赵黑子,其实并不黑,而且很耐看。

他有着一张刚毅的脸庞,轮廓刀削般,不算帅,但很男人。

他一米七出头,不胖不瘦,典型的南方人。古铜色的皮肤下尽是钢筋铁骨,如同猎豹一般,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让人心寒的斗志。

再配上他刀子般森冷的眼神,长满老茧的双手,谁都知道,这绝不是个好惹的茬。

事实上,他确实很能打,直到现在,我见到他打趴过无数人,而且从没输过。

我和古怪的赵黑子之所以能成为朋友,除了是世交以外,更奇特的是我们是同一天生日,不过让赵黑子不爽的是,我比他早出生那么半个时辰。

我爷爷在世时,与赵家老爷子是拜把子的弟兄。

小时候,每逢过年,赵老爷子带着他来我家拜会,总会虎着脸让他叫我哥哥。

他虽然倔,但却也不敢忤逆赵家老爷子,每次都含着眼泪委屈的叫我哥哥,然后我就高兴的拍拍他的头,从兜兜里拿出糖给他吃。

上初中、高中那会,我比较叛逆,在学校没少惹事,但并非我一脸胡子,长相凶恶能唬住人,而是因为有赵黑子罩着我。

他不混社会,也不爱打架、说话,但只要我喊他揍人,他绝对连眉头都不眨一下,也不问原因,指哪打哪,江东一带的学生混混见到他都打哆嗦。

高中毕业后,我上了大学,赵黑子承接了赵老太爷的班,至此我们联系就少了。

我回到江东后,因为忙着送快递,极少与他见面,感情很稀疏,老实说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让他加入黄泉镖局。

“三千金银元宝,装箱。”我说。

赵黑子也不多说,麻利的走到里屋,很快拿了两个大箱子,扔在屋中间,“老价钱,金元宝十块,银元宝五块,半价折扣,恕不赊账。”

推荐热门小说黄泉阴镖,本站提供黄泉阴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黄泉阴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章 桥眼诡事 下一章:第6章 坟场开镖
热门: 惊奇物语:超好看 幽巷谋杀案 从天而落 异域密码之韩国异闻录 孩子们 鬼吹灯同人之过路阴阳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祈祷落幕时 阴阳鬼术 肇事者